第1161章 大結局(終)

第1161章 大結局(終)

沒有任何人提點,烜哥兒自己就意識到什麼,心中隱約有了猜想。

他不再出門,天天守在皇祖父身邊,為皇祖父讀書讀報,講述外面有趣的事情。

劉詔趁機提點他,「若是遇見有才有德之人,可以趁早籠絡到身邊。你一年年長大,要學著組建自己的班底。」

「謝皇祖父提點!」

劉詔又說道:「你父皇那裡,你不用擔心。我會和他說清楚。」

「皇祖父不必特意為了我要求父皇對我格外看待。孫兒憑本事也能得到父皇的重視。」

「好小子,果然有志氣。你儘管放心,你父皇是個很有原則的人。你要是沒本事,就算是我出面,你父皇也不會特意重用你。」

烜哥兒自信滿滿地說道:「我會讓父皇,讓朝臣對孫兒刮目相看。」

劉詔很高興。

私下裡他同顧玖嘀咕,「烜哥兒是個這有志氣的孩子,我們該多幫幫他。」

「他這麼年輕,還要多加歷練。我們過早插手,對他不是好事。得讓他自己去經歷必經的這過程,去撞幾回南牆,受一點挫折,在朝堂這個大染缸裡面摸爬滾打,才能真正成長起來。」

「我怕是等不到那個時候。」

顧玖沉默片刻,才說道:「我會替你看著他。」

劉詔鄭重說道:「一定要替我看好烜哥兒,我是捨不得他受一點挫折。卻也知道,人生太過順利不是好事。受點挫折,方能磨鍊心性。你要盯著老大,不准他苛待烜哥兒。」

「你這話傳到幾個孩子耳中,他們又該抱怨你偏心,有了孫子就沒兒子。」

劉詔得意洋洋,「他們哪裡能和烜哥兒比。」

顧玖白了他一眼。

……

過完年,等到冰雪融化,河流通航,顧玖和劉詔啟程回京。

依著劉詔的心愿,夫妻二人住進了長安宮。

不耐煩被人打擾,顧玖免了皇后以及諸位皇孫請安。

烜哥兒正式進入山河書院讀書,同時開始接觸一些朝政。

偶爾,劉詔想念烜哥兒,顧玖就安排人將烜哥兒接到長安宮吃一段便飯。

乾明帝劉御,時常到長安宮蹭飯。

長安宮的廚子,這些年跟著太上皇太後走南闖北,手藝精進。

各地美食都能做,而且能做出新花樣。

比御膳房的廚子手藝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乾明帝劉御愛上了長安宮的美食,也是為了到父母跟前盡孝,因此時常以蹭飯的借口跑過來。

好幾次,烜哥兒在長安宮遇到他老子乾明帝,難免會被教訓一頓。

劉詔很不滿。

顧玖笑話他,「你以前一樣一樣的,每次看見孩子們,總要找借口教訓他們一頓。就是不肯好好說話。」

「胡說,朕是講理的人。」

講個屁的道理。

顧玖連翻數落他,將陳年舊事全都翻了出來。

劉詔被數落了一頓,於是開始反省。

「我當年真有那麼混賬?」

「你現在也不咋樣。昨兒老大過來,你還罵了他一頓。」

是哦!

昨兒劉御到長安宮蹭飯,劉詔看他不爽,將他罵了一頓。

劉御偷偷翻了個白眼,他早就習慣了,完全是刀槍不入。

想起自己乾的事情,劉詔尷尬一笑。

接著他說道:「皇帝類我,不愧是我教導長大的孩子。」

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顧玖直接甩了他一個白眼。

天氣熱起來,太上皇劉詔的身體似乎有所好轉,乾明帝劉御還挺高興的,早朝的時候罕見的和顏悅色。

顧玖卻知道,劉詔身體只是強弩之末,時日無多。

她默默地交代少府預備後事,以免到時候手忙腳亂。

同時關注著理工學院的動靜。

她希望,劉詔在走之前,能看一眼蒸汽機長什麼樣子。

乾明七年九月。

顧玖帶著劉詔,乘坐雙軌馬車進山。

靠近馬場的山坳裡面,多了一條鐵軌。

劉詔好奇,「你帶我過來,到底看什麼稀奇。」

顧玖神秘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果然很快!

一大坨鐵疙瘩矗立在鐵軌盡頭,鐵疙瘩後面是個燒煤的爐子,再後面是幾節車廂。

劉詔驚呆到了,「這是你說的蒸汽機?」

「對!這就是蒸汽機,第一個樣板。我們將是這個時代,第一批體驗蒸汽機的人。」

「這麼大鐵疙瘩,真能拉動車廂?」

「靠燒煤拉動。」

「那我真要體驗一番,應該不會有危險,對吧。」

「不到十里長的鐵軌,無論如何也不會有危險。」

內侍扶著劉詔,上了車廂。

車廂很寬敞,很奢華。

隔著車窗,能清楚得看見外面的景物。

一聲刺耳長嘯!

劉詔抓住顧玖的手。

顧玖反手握住他,「啟動了。」

逛吃逛吃……

車廂緩緩前進,發出頗有節奏感的響動。

劉詔好奇死了,忍不住伸出頭,「前面真的沒有馬匹在拉車廂嗎?」

「當然沒有。」

「煙囪那麼大的煙,真的在燒煤?」

「這事豈能有假。」

劉詔像是個好奇寶寶,心中藏了十萬個為什麼。

魯王劉衠陪伴在父母身邊,解答一個又一個的疑問。

短短十里長的鐵軌,很快到了盡頭。

乾明帝劉御帶著烜哥兒,等候在車廂外。

烜哥兒親自將劉詔扶下車廂。

劉詔四下尋找,果然沒有找到馬匹。

「沒想到真讓你們弄出了蒸汽機,了不起!」

「耗費無數人力物力,總算有了成果。」顧玖這一刻,有點心疼投入的大筆銀子。

好在,投入無數銀子,總算有了回報。

回到皇宮,劉詔一直同劉御以及烜哥兒嘮叨,「蒸汽機是個好東西啊!有了蒸汽機,有了鐵軌,天南地北都能去。物資運送,人口輸送,時間將被大大縮短,這東西要發展,不計成本的發展。」

劉御點頭應下。

烜哥兒說道:「有了蒸汽機,不光能發展鐵軌交通,還能發展海運。任先生說了,蒸汽機也可以用在船舶上面,燒煤帶動船舶前進。如此一來,不懼天氣風向,船舶任何一個季節就能出海。」

「果然是好東西。太后每年花費上百萬的錢糧,耗費十數年之功,有今日成就,了不起!」

可能是被蒸汽機刺激,劉詔興奮得到半夜才睡好。

次日一早起來,又拉著顧玖劃定鐵路線。

以京城為中心,一條條小紅線,從京城出發,延伸到天南海北。

最後,他鄭重得將這副鐵路規劃線交給了乾明帝劉御。

似乎是完成了最後心愿。

十月初的某個晚上,劉詔在睡夢中離世,走的時候,嘴角還掛著一抹笑容。

他走了不到一刻鐘,顧玖猛地從睡夢中醒來,惶惶然!

不知不覺,眼淚已經濕了衣襟。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

她陪在劉詔身邊,一直到天麻麻亮,才宣布太上皇薨。

轉眼,皇宮哭聲震天。

乾明帝劉御紅著眼睛宣布輟朝七日。

顧玖恍惚了幾日,才從劉詔去世的哀痛中回過神來。

她沒有出席喪儀,她怕看到那個畫面。

沒想到,這世上也有叫她怕的事情。

她請來畫師,按照自己的記憶,畫下劉詔的模樣。

她去了行宮,送他最後一程。

站在皇陵前,她一聲嘆息。

端郡王劉議來到她身邊,「皇兄走了,太後節哀!」

「我們都老了!」

顧玖離開了皇陵,劉議卻守在皇陵前久久不肯離開。

自皇陵回京,劉議一病不起,藥石無效。

劉詔過世不到兩月,一母同胞的兄弟劉議便追著他的腳步離世。

一個冬天,先是了死了太上皇,接著又死了一個郡王,這個冬天不太平啊。

顧玖以太后之尊,住進曉築,就很少下山。

她喜歡去山河書院,感受青春氣息。

偶爾將孩子們召到曉築用膳。

乾明帝劉御,一得空,總要去一趟曉築請安。

魯王劉衠也是經常到曉築蹭吃蹭喝。

沒有劉詔的日子,顧玖的生活是熱鬧的,卻也是寂寞的。

……

開了年,朝廷正式下旨在海外設諸侯國。

榮王劉衡,搖身一變,成為諸侯王。

汝陽公主,同樣搖身一變,成為史上第一位女性諸侯王。

兩位新封諸侯王自去年進京,直到今年,總算將開諸侯國這件大事給辦成了。

這也給大周朝開了一個先例。

宗室只要有能力去海外圈地為王,就有機會被賜封諸侯王。

榮王劉衡,汝陽公主劉想,兄妹二人前往曉築請辭。

他們即將離京前往海外,經營自己的諸侯國。

下一次回京,也不知何年何月。

汝陽公主趴在顧玖身邊哭泣,終歸不舍。

顧玖輕撫她的頭,「當年你嚷著要出海,本宮就知道留不住你。給你修的公主府,終歸等不到他的主人。」

汝陽抽抽噎噎,「女兒心裡頭怪難受的,說不清後悔還是沒後悔。」

顧玖安撫她:「你有了自己的事業,有了諸侯國,可名正言順設小朝廷經營一方地盤。歷朝歷代,皇子皇孫們盼都盼不來的機會,你擁有了,就要好好珍惜,好好經營!」

汝陽重重點頭,「母后還會去海外嗎?」

顧玖搖頭,「本宮走不動了。你父皇不在,本宮也沒了出門的興趣。你若有心,三五年後再回來看望本宮。」

汝陽重重點頭,心頭很難受。

顧玖又說道:「趁著你們兄妹都在身邊的機會,本宮有些事情也該安排下去。」

「母后……」

顧玖擺手。

派人將乾明帝劉御,魯王劉衠全都叫來。

一家人吃了一頓家宴。

家宴過後,顧玖鄭重說道:「本宮名下的產業,不會拆分,不會分給任何人。」

幾兄妹面面相覷,靜等下文。

「本宮成立了一個皇室基金會,類似於傷殘退伍軍人基金會的模式。凡是本宮的後人,每年都將從基金會領取一筆資金。這筆資金到了手中要怎麼用,你們自行安排。基金會的資金,來源於本宮名下的產業,每年會抽取一定比例的利潤注入基金會。你們四兄妹,將分別擁有基金會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不等的股份。具體規章制度,都寫在裡面,你們自己看吧。」

厚厚的一本皇室基金會規章制度,發到每個人手中。

不等孩子們發問,顧玖又繼續說道:「基金會將統一管理本宮名下一切產業。皇室基金會下面有數個子項目,其中教育基金會,將持續投資各大書院,投資新建學堂,各地興辦書院,發掘人才。自然科學基金會,主要投資醫學院和理工學院所有項目。具體怎麼操作,規章上面都有寫。

你們四兄妹在皇家基金會的股份,加起來最多,合起來將具有決定權。給你們的股份,同樣不可拆分,只能交給你們的子女或是後人繼承,外戚不得染指你們手中的股份。如果你們將基金會的股份交給子孫外的任何一個人,都將被取消基金會成員資格,手中的股份也將被收回。這個規矩會一直延續下去。另外,尊重你們父皇的意見,本宮額外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留給烜哥兒。有意見嗎?」

四兄妹齊齊搖頭,沒有意見。

世人皆知,皇長孫殿下由太上皇和太後娘娘養大。

皇長孫額外得到一份基金會股份,簡直太理所當然。

顧玖說道:「你們沒意見就好!即便有意見,本宮也會無視。本宮會成立一個團隊,專門管理基金會,並替基金會物色人才。基金會會和少府展開更深入的合作。另外按照你們父皇的意思,少府也將成立一個宗室基金會。以後宗室成員,將從宗室基金會領取生活所需錢糧。具體數額,操作方式,另有安排。」

」母后……「

顧玖抬手制止,「聽本宮說完。你們每個人,都可以推薦三個人到基金會管理團隊工作,審計司負責審計基金會賬目。基金會的人即便離職,也不能到審計司工作。同理,在審計司工作過的人也不能到基金會工作。此乃鐵律,任何人都不得更改這個規矩。

還有一個規矩請牢記,三族之內的親緣,不得同時在基金會和審計司工作。任何進入基金會和審計司的人,都會被上查三代,下查兩代。所以你們決定推薦某人進入基金會工作之前,一定要想清楚。

本宮知道很多空子可鑽,所以本宮也設了很多規章制度,堵住這些空子。百年內,誰敢更改本宮定的規矩,定將被基金會除名,從今以後在基金會將拿不到一文錢。你們手中的基金會說明書,將替你們解答一切疑問,請務必仔細看清楚,被牢記要點。」

四兄妹都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著母后是在交代後事。

他們擔心不已。

顧玖卻笑了笑,「本宮喜靜!以後除了烜哥兒,沒有本宮許可,就不要上曉築打擾本宮靜養。」

「母后住在這裡,連個陪著說話解悶的人都沒有,會不會太過冷清。要不讓孩子放學后,都到曉築寫功課。就當是給曉築添一點人氣。」

「不用!」

顧玖果斷拒絕。

交代完所有事情,顧玖就打發了四個子女。

她一個人住在曉築靜養,身邊有宮人伺候,烜哥兒一得空就往曉築跑。

顧玖喜看書,帶著一副眼鏡,再小的字都看得清清楚楚。

容信管理的玻璃廠,總算將眼鏡搗鼓出來,解決了無數老夫子,書獃子的大難題,得到了讀書人的青睞。

救星啊!

黃去病帶來了說了許久,直到最近才出版的《名人傳》第一冊。

顧玖翻開《名人傳》,第一人沒有任何懸念,正是已經過世的興宗景明帝劉詔。

魯侯裴仁,安西王裴蒙,竇先生,李秉明,陳壯實,楊季,顧珽,無望大師,錢富錢公公……

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躍然紙上。

他們都有開疆拓土之功,都曾為大周江山立下汗馬功勞。

史書不會忘記他們,民間也不該忘記他們。

他們的功勞,全都書寫在這本《名人傳》上面。

老當益壯的錢富錢公公,哭得像個三歲孩子。

哭完了,摸一把眼淚,說要去守皇陵。

顧玖罵他,「本宮還沒死,你守什麼皇陵。等本宮死了,你再說這話。」

「娘娘長命百歲……」

「都是屁話!沒有人能長命百歲。」

錢富委屈,「老奴,老奴就是太激動了。老奴沒想到,自己會在《名人傳》上有一席之地……」

還沒說完,錢富又哭出聲來,哭哭啼啼,實在是不美觀。

顧玖打發他,「你等著被人羨慕嫉妒恨吧。」

「就算被天下人指著鼻子唾罵,說老奴不配登上這本《名人傳》,老奴這輩子也值了。」

錢富的人生圓滿了。

顧玖卻覺著自己的人生似乎還缺了點什麼。

想來想去,她終於想起來,她嫁給劉詔這些年,不曾為他做過一件針線活。

「本宮的針線活有些不堪入目,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嫌棄。」

「先帝爺高興還來不及,又怎會嫌棄。」

顧玖第一次主動拿起針線,替劉詔做了一套鞋襪。

針線活的確不咋樣。

用時近一年,做完了針線活,顧玖覺著自己的人生圓滿了,已經沒有遺憾。

有一天她將乾明帝劉御叫到跟前。

她鄭重交代:「這是本宮替你父皇做的針線活,記得放入地宮。雖說針線活不太好,你父皇是不敢嫌棄的。等本宮走了后,記得封住地宮。本宮和你父皇都不喜歡被人打擾。

烜哥兒很好,你父皇應該和你說過,可以考慮立烜哥兒為儲君。這也是本宮的意思,你參考參考。另外,給孩子們尋摸親事,女方家世重要,品性也很重要。最重要的是孩子們得心甘情願。

一如當年,本宮和你父皇在你婚事上的態度,一直遵循著要尊重你們的意見,不可盲婚啞嫁。你得給子孫後代立個規矩,不可立婢生子,私生子,妓生子為儲君,這會敗壞皇家風氣,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比一代蠢。皇室內部,也會因此重啟腥風血雨的奪嫡之爭。」

「朕謹記母后吩咐!朕會立下規矩,子孫後代誰敢立婢生子,私生子,妓生子為繼承人,全部除名。」

「如此甚好!宗室內部也該如此!本官觀宗室幾十年風風雨雨,那麼多糾紛矛盾,多是當家人持身不正,家中婢生子,私生子強勢奪產造成。這種事情一多,宗室內部風氣隨之變壞。弄得烏煙瘴氣,著實可恨。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享受宗室基金的供養。」

顧玖又提點起皇子皇孫的教育問題。

「孩子們啟蒙后,就該送往書院讀書,和同齡人在一起。再大一點,就該去軍中歷練,強健體魄。你做皇帝也要注勞逸結合,不可太過操勞。醫學院和理工學院,凝聚著本宮多年心血,一定要支持他們……」

顧玖說了許久,也說了許多。

乾明帝劉御一一牢記心中,心卻一點點下沉。

他不敢深想,卻又不得不深想。

「你父皇在身邊的時候,本宮煩他。他不在了,本宮又想他。」

顧玖自嘲一笑。

等到來年秋天,她突然決定回宮,住進了長安宮。

十月初五,劉詔忌辰。

同一天深夜,太後娘娘薨。

相隔五年,先帝爺和太後娘娘竟然在同一天,幾乎同一時辰過世,此事震驚了所有人。

乾明帝劉御輟朝十四日,哀痛過甚病倒。

太后被葬入皇陵地宮,與興宗景明帝劉詔相伴。

謹遵太后懿旨,乾明帝劉御親自監督,封住地宮。

從此之後,夫妻二人生死相伴,留下一個又一個傳奇。

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門醫妃有點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侯門醫妃有點毒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1章 大結局(終)

100%
目錄
共116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