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蘇父,蘇石

【237】蘇父,蘇石

暖暖和蘇橋試過了新婚禮服之後就被周氏和於氏她們給趕出去了,反正結婚的事情新郎新娘能夠幫上忙的地方也不是很多,都是她們這些長輩操辦的。

不過為了能夠讓蘇橋和暖暖的婚宴能夠隆重,周氏和於氏都勒令讓蘇橋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內把他的徒弟給訓練出來,讓他們能夠負擔得起婚禮當天的宴席的重任。

蘇橋也是從現在開始就制定了婚宴的菜單的,蘇橋打算把婚宴交給自己的徒弟做,也算是他這個當師傅的給徒弟的考驗,如果徒弟們能夠完美的操辦自己的婚宴,就說明他們可以獨當一面了。

所以這段時間蘇橋也是很忙的,他的實習期要結束了,所以現在要忙著做實習報告。還有他也即將畢業了,所以也要忙著寫畢業論文,甚至還有七七八八的各種事情需要他忙的。

雖然蘇橋是新郎官需要忙的事情不算是很多,可是畢竟只是他的婚禮,他也是想要給暖暖一個很隆重的婚禮的,所以就多操心了一點。

倒是暖暖這個當新娘的,她在快結婚之前又開始報上了一個新的研究課題,現在正在帶著自己的助手們在實驗室那邊忙著做實驗。

暖暖現在也打聽清楚了這個世界也是有袁隆平袁老的存在的,這位袁老現在也才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可是他已經大學畢業十多年的時間了,也已經開始投入到雜交水稻的研究當中了。

暖暖當然不可能會去跟袁老那邊搶功勞,不過她還是給袁老提供了一些資料的。她不可能讓袁老慢慢地花費時間去摸索雜交水稻的研究的,她希望袁老能夠儘快把雜交水稻給研究出來,甚至她還把自己空間里經過末世輻射變異的產量高的稻子的種子讓人送到袁老那邊,讓袁老用這種稻種來完成完成雜交水稻。

暖暖交給袁老的這種變異水稻的產量是非常高的,如果說袁老的雜交水稻能夠做到畝產千斤以上的話,那麼這種變異水稻的產量是可以達到畝產五千斤以上的。

只是現在又不是末世,再進過袁老和這個時代的水稻雜交的話,產量肯定是不會有五千斤那麼高的,但是大概也能夠做到畝產兩千斤以上三千斤以下的產量的。

暖暖並沒有跟著袁老一起研究產量高的水稻這樣同樣的課題,她研究的是怎麼樣才能夠提高食材的口感和味道,她追求的是質量而不是產量。

當然袁老是為了所有人都能夠吃飽飯,能夠填得飽肚子,而暖暖則是提供給那些權貴的高端食材的。所以暖暖研究的,是怎麼樣把從古至今那些貢品糧食給保存下來,甚至研究出口感更好的糧食。

暖暖這邊很忙,於氏很不滿意。自家女兒是不是忘了她快結婚了啊?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就要結婚了,結果她還在實驗室那邊整天實驗實驗的,她女兒什麼時候是這樣的工作狂了?這丫頭不是一向都很懶的嗎?

其實暖暖也不想讓自己變得這麼的忙碌的,可是蘇橋這段時間又很忙,還有因為陳烈陽以及陳朝陽、陳潯陽兄弟三個都勒令讓暖暖和蘇橋在結婚之前不要見面,新人在結婚之前不能見面,那是從古至今的規矩的,暖暖和蘇橋必須遵守。

暖暖:新人不能見面的規矩,不是說結婚前三天不能見嗎?為什麼她和蘇橋就必須是結婚前兩個月不能見面?

然而就算暖暖再怎麼不理解,因為蘇橋忙著畢業,忙著結束實習期,忙著給部隊那邊遞交自己要進入部隊當軍醫的報告,還有盯著婚禮的事情,他很忙很忙。

既然蘇橋忙得沒空跟她約會,她也被哥哥們盯著不能去見蘇橋,那麼暖暖就忙著做實驗了。她只需要在每個星期抽出一兩天的時間去給學校里的學生講講課就好了。

1968年7月,蘇橋正式從清華大學醫學院畢業,拿到了醫學院醫學博士的學位——沒錯,他在學習的時候還不忘修了博士學位,一點都不耽誤的。

蘇橋這樣的特例也是大學的領導們給他的便利,讓他能夠在這一天同時拿到本科畢業生和博士學位證書的。而這一天,陳朝陽他們倒是沒有攔著妹妹不給她去看蘇橋了。

這是蘇橋前世今生的大日子,蘇橋上輩子沒有上過高中大學,這輩子能夠大學畢業還拿到了博士學位證書,這是一個很值得慶祝的日子,所以陳朝陽並沒有當惡人不讓妹妹過來幫蘇橋慶祝,沒有攔著妹妹不讓她過來見證蘇橋如此重要的時刻。

蘇橋穿著學士服,一米八七的大高個船上學士服帶著學士帽,看起來特別的帥氣,讓暖暖看著就移不開眼。

暖暖:前世今生看了幾十年的人了,無論什麼時候看還是覺得特別的好看,特別的帥氣。

「阿橋,恭喜你畢業。」暖暖走到蘇橋的身前,仰著頭看著蘇橋臉上比平時的微笑多了一份飛揚的情緒的笑容,忍不住跟著他一起揚起了笑臉。

「我家阿橋真的特別棒,醫學博士呢,阿橋真厲害。」暖暖一臉崇拜地說道。

蘇橋低頭看著暖暖,看著她閃亮亮的眼睛也跟著笑了起來,「嗯,暖暖家的阿橋很棒,所以暖暖也很棒。」

暖暖聞言,笑得牙都露出來了。

兩個人身高雖然相差十多厘米,可是站在一起卻非常的相配,男的俊女的美,猶如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一般,無人可以插足。

同樣今天和蘇橋一起大學畢業的林芳菲在不遠處的樹下看著那邊看著對方笑著,一看就很甜蜜幸福的一對璧人,忍不住紅了眼眶。

自從大一的時候受人挑唆后急急忙忙的跑去蘇橋的面前挑撥他和他未婚妻的關係,反而被蘇橋教訓了一頓,後來半個月做了自己的丈夫被人搶了的噩夢以後,林芳菲就不敢對蘇橋糾纏了。

她對蘇橋的好感大多數都是因為蘇橋在醫學院很出名,他是個非常優秀的准醫生,他以後會成為一個非常非常優秀的醫生。而且這還不算,蘇橋開的那家葯膳館通常都是達官貴人來往的,這是一個很好的開拓人脈的地方。

當初林芳菲就是看到蘇橋的身上有這樣的潛力,所以才會主動追求蘇橋的。可惜,她還沒有來得及和蘇橋曖昧,還沒有來得及跟蘇橋說自己喜歡他,讓他拋棄他那個鄉下來的未婚妻,就被蘇橋給教訓了一頓了。

後來做了半個月的噩夢以後林芳菲就不敢對蘇橋抱著任何的目的了,她連yy都不敢yy蘇橋,她做夢的時候都不敢夢到蘇橋的,不然她總會想起自己做的那半個月的噩夢,那種自己付出了所有卻換回丈夫出軌,孩子仇視的痛苦,她非常真切的感受到的。

當然林芳菲就算是不敢對蘇橋還抱著什麼非分之想,可是她這四年來總能夠聽到關於蘇橋的消息的。他大一的時候就可以去醫院實習了,他大二的時候就表現得很優秀,被醫院的老醫生帶著觀摩學習。

大三大四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獨立給病人看病,但是卻還不能獨立給病人做手術,可是卻已經跟在老醫生的身邊給醫生做助手,經歷過不少但是手術了。

而大五的時候,後半年短時間蘇橋就已經可以獨立完成手術,半年的時間就完成了布下一百場的手術了。而且他的手術都很完美的完成,成了大家交口稱讚的年輕有為的醫生。

蘇橋這麼的優秀,林芳菲也是很想再問問蘇橋,他如果沒有遇到他的未婚妻的話,會不會考慮她。因為她真的各方面都和蘇橋很相配的。

可是林芳菲能夠知道蘇橋很優秀,當然也知道蘇橋的未婚妻也是很優秀的。在家裡的支持下開了一家私人研究所,研究出來的成果都放到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銷售,賺了滿盆缽。

大學花了三年的時間就拿到了本科畢業證書,後來留校任職的時候還不忘繼續考博士研究生,一年多的時間就拿到了生物博士學位證書,現在也是一個生物學博士了。

而且她研究出來的東西都是很有用處的,能夠凈化污水的生物菌,能夠處理垃圾的生物菌,能夠分解雜草植物把材料分解成肥料的生物菌等等,這些都是很有用的東西的,都是和面生息息相關的東西。

林芳菲不是很懂,但是聽說現在蘇橋的未婚妻現在也開始研究生物醫學了。畢竟很多的醫學藥品,也是需要生物菌的。比如青霉素,比如紅霉素之類的。

當然還有各種細菌病毒之類的,那都是屬於生物的範圍的,暖暖也都差不多涉獵的。只不過她大多數不太研究生物醫學,只是研究別的生物方面的東西的。

就是因為蘇橋和他的未婚妻都很優秀,林芳菲才會遲遲不敢再踏出一步。這些年來她也認真的學習,現在畢業了也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內科醫生了。

只是現在看到蘇橋和他的未婚妻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此甜蜜的對視,那笑容滿面的模樣都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多麼甜蜜恩愛,讓林芳菲的心裡不是滋味。

當年林芳菲也知道自己是受到了別人的挑唆了,所以查了之後也清楚的知道是生物系那邊嫉妒蘇橋的未婚妻的女生做的,她知道了許玉芳和那個叫張美怡的女生的遭遇了。

聽說許玉芳和張美怡也是跟她差不多做了很久的噩夢,只是她只是做了半個月的噩夢,許玉芳和張美怡卻做了一個半月的噩夢,後來她們倆就可能因為做噩夢而作息不規律,所以導致她們的臉出了問題,長痘痘了。

或許長痘痘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可是長痘痘不是病,可是痘痘多了還是會要人命的。

許玉芳和張美怡的臉就因為長了痘痘之後毀了,就算一開始的時候痘痘都是又紅又腫的那種大痘痘,然後她們不小心弄破了以後就會留下痘疤和痘印。

四年來許玉芳和張美怡的臉上的痘痘倒是沒有長得多到能夠讓她們的臉爛掉的地步,可是卻時不時地會冒出來幾個痘痘,讓她們不再和當初一樣的美麗了。

就像是許玉芳,她當初就是因為她的那張臉非常的出色,她的家人就是需要她靠著那張臉攀高枝聯姻的,現在許玉芳的臉都毀了,許家的人當然就不喜歡她了。

許玉芳被她的繼母葉氏坑得挺慘的,她雖然依舊還在清華這邊讀書,可是她卻忍受不了心理落差,脾氣變得更加的暴躁了,日子當然也不會很好過的。

四年的時間,許玉芳學習的時候學不進什麼東西,就只能隨便勾搭了一個男生,花了不少的心思讓那個男生娶了她,就不再繼續讀書了。

而張美怡更慘,她的家世不如許玉芳,她的家裡也不僅僅是只有她一個女兒的,所以她的日子就更加的不如許玉芳,這會兒已經被她的父母給退了學,早早地嫁給一個四五十歲的商人了。

林芳菲也是覺得痛快,那兩個人把她當槍使,現在她們也罪有應得。

只是……

林芳菲看著那邊蘇橋攬著暖暖兩人往回走的背影,就忍不住難過。

聽說蘇橋和他的未婚妻即將結婚了,婚期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蘇橋就和他未婚妻結婚,兩人也會離開北京……

「芳菲,還是放不下他?」

一個俊美高大的男人站在林芳菲的身邊,循著她的目光看向蘇橋和暖暖的背影,語氣深沉的問道。

男人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很平靜,可是細細品味的話,還是能夠聽得出來他的語氣中帶著多麼的的醋意。他吃蘇橋的醋的,他不願意自己喜歡的女生,過多的關注別的男人。

林芳菲聽見男人的聲音后驚訝地回頭,看見男人那張俊美的臉就忍不住驚訝,「你怎麼來了?」

這個男人長得也是很不錯的,家裡的家世也和林芳菲家差不多。這個男人是個當兵的,雖然現在還只是個排長的職位,可是他前途還是很光明的。

這個男人是家裡給林芳菲安排的相親對象,當初相親的第一眼就看上了林芳菲。後來知道林芳菲最開始喜歡的人是蘇橋的時候,他也很關注蘇橋的情況。

他倒是沒有因為林芳菲以前喜歡過蘇橋,現在也還關注蘇橋,沒有因為蘇橋拒絕了林芳菲就覺得蘇橋罪大惡極,處處找蘇橋的麻煩。

男人很清楚蘇橋很優秀,畢竟是自己的情敵。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作為一個軍人他還是很清楚這句話的意思的。所以他打聽清楚了蘇橋的一切,雖然出身有點問題,可是蘇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這樣的男人能夠有很多的女生青睞是很正常的。

只是男人雖然很清楚也很理解,可是在看到林芳菲還是這麼關注蘇橋的時候,他還是會吃醋的。當然,他吃醋不會怪林芳菲,也不會怪蘇橋,只能表現出來讓林芳菲更加的看重自己一點。

林芳菲看到男人是真的很驚訝的,她以為這個男人現在已經回部隊了,沒想到她畢業的這一天男人竟然來了。

男人見林芳菲很驚訝自己的出現,無奈地抬起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頭頂道,「今天是你畢業的日子,這麼重要的時刻,我當然要在這裡見證。一輩子,能有多少個大學畢業的日子?我要陪你見證這一刻。」

林芳菲聽了男人的話以後忍不住紅了臉,嗔怪道,「油嘴滑舌。」

「呵呵,這是肺腑之言。」男人笑呵呵的說道。

男人雖然是軍人但是沒有一般軍人的嚴肅古板,他應該是那種很痞氣的那種所謂的兵痞的類型的男人,在面對自己喜歡的女人的時候,騷話從來都不斷的。

男人牽住林芳菲的手道,「走吧,接下來還有什麼活動?我陪你一起去。」

林芳菲看著被牽住的手,臉頰更加的紅了。但就算是這樣,她還是乖乖地跟上了男人的腳步。

男人很照顧林芳菲,所以邁的步子很小,能夠讓林芳菲跟上自己的腳步,一邊走他還一邊跟林芳菲道,「聽說這個蘇橋和他未婚妻一個月後要結婚了,那麼芳菲,你什麼時候和我結婚?」

「我已經二十七歲了,你也二十三歲了,我們也早點結婚吧?」

「不如我們趕在蘇橋他們結婚之前結婚吧?先把證領了,然後再慢慢地籌備婚禮怎麼樣?」

「我已經把結婚報告給報告上去了,領導也把我的結婚報告給批複下來了,就等著你答應我們就可以直接去民政局領證了。」

「芳菲,你覺得怎麼樣?」

林芳菲:「……好。」

年輕的時候不懂事,太自我,所以覺得世界上最優秀的是自己,所以所有人都必須喜歡。現在長大了,還是覺得自己很優秀,所以配得上另一個優秀的你。

……

蘇橋畢業了,也趁著距離結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陳鐵錚一家子和周氏祖孫倆就再次浩浩蕩蕩地回家了。這一次,全家齊聚。

陳朝陽和葉文雪本來就是老師,他們的時間也是挺自由的,學生們放假了他們也放假了,而陳潯陽他是老闆,他想要什麼時候下休息就什麼時候休息。

陳驕陽和陳歐陽也難得休息,他們爭取到一個多月的休假的時間,能夠陪著家裡人回老家一趟,還能夠參加自家妹妹的婚禮,也挺好的。

陳驕陽和陳歐陽也早就畢業了,兩年前差不多和暖暖同樣的時間拿到的畢業證,然後他們就正式進入國家研究院工作,到現在也都已經兩年了。

現在自家妹妹要結婚了,他們當然要爭取到休假更長一點,能夠參加自家妹妹的婚禮。

其實這一次大家全都回老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這麼多年來很少回老家,也是因為這個時候,蘇橋的親生父親蘇石有了消息了。

從老家那邊傳來消息,最近有個自稱是蘇石的人回到了淺灣村。年輕一輩的人都不太認識蘇石這個人的,可是老人們卻很確定這個人雖然變了不少,可是他的的確確就是蘇橋的父親,周氏唯一的兒子——蘇石。

接到了蘇石還有活著並且回到了淺灣村的消息,大家都必須要回去看看的。

雖然出了周氏之外大家都很清楚蘇橋是帶著前世的記憶重生到才三四歲的原本的蘇橋身上的,可是蘇石畢竟是蘇橋現在這個身體的血緣上的父親,還是周氏的親兒子,於情於理都要回去看看蘇石的。

不過這件事還沒有確定下來,大家倒是還沒有跟周氏說,只是說他們一大家子回來家是因為趁著暖暖和蘇橋結婚之前,回去老家和大家敘敘舊,祭祖,甚至是跟老家的人說蘇橋和暖暖結婚的事情,簡單的辦一場婚禮和大家熱熱鬧鬧一場。

就這樣,在周氏不知道有自己兒子的消息的時候,大家都回到了淺灣村。

據陳銘欽告訴陳鐵錚的消息來看,原來蘇石二十幾年前的確是在某個軍官那邊當廚師的,可是後來那個軍官廚師的時候蘇石被連累了,竟然被人帶到了香港。

其實香港和淺灣村還是很近的,可是那個時候香港還不是華國的領土,因為香港還沒有回歸,所以蘇石想要回來還是有限制的。

而且蘇石那個時候也斷了一隻手,蘇石的右手被砍掉了。

沒錯,二十幾年前的蘇石在逃到香港之前就被砍掉了右手,蘇石的右手就整整齊齊的砍到了胳膊那邊,他的整個手臂和胳膊都沒有了。

蘇石那個時候因為失去了手臂,受了那麼重的傷昏迷了許久,後來醒來后也因為沒有受到好的治療所以身體一直不太好。

而且因為自己沒了一隻胳膊,又他的一身好廚藝也不能施展出來,畢竟作為初始他的雙手是非常的重要的。可是他卻失去了右手,整隻手都沒了,那麼他就沒有什麼本事了。

而且蘇石現在一點用都沒有,又不能夠輕易地離開香港,所以他不敢逃回淺灣村去。他也擔心自己拖累了自己的家人,家裡還有辛苦了一輩子養育他的母親和剛剛出生的兒子。

蘇石很清楚如果他沒了消息的話,他的妻子肯定會改嫁的。

蘇石很了解自己的妻子,本來當初他們孤兒寡母的能夠娶到那樣漂亮的婆娘也是因為別的原因,所以蘇石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沒了消息,那個漂亮的婆娘會守著家裡的老人孩子。

蘇石也是因為知道這一點,也知道按照自己娘的本事,她能夠養活一個孩子,卻不能夠再被自己拖累了。所以蘇石安心地在香港紮根下來,不好好的活著對不起自己的寡母和小兒。

所以蘇石這二十年來都是在香港過的,可是他的日子卻不太好。因為沒了一隻手臂,他能做的事情很少。可是蘇石卻咬牙堅持了下來,他苦練自己的左手,愣是用了二十年的時間,把自己的左手鍛鍊出來,現在的他,一隻手就可以做出美味的飯菜。

他一身的廚藝沒丟,他這二十年來吃了不少苦,可是還是堅持用自己不熟練的左手練刀工,用自己不熟練的左手吃飯幹活,把自己的左手鍛煉得比曾經的右手更加的靈活。

可是也因為他吃了不少苦,所以二十年的時間他老了不少,明明比陳鐵錚還要小几歲,可是這個時候的他卻彷彿比陳鐵錚老了十幾歲的樣子。

二十年了,香港回歸了,蘇石就回來看看自己的兒子。

沒想到他回到了淺灣村之後,才聽了村子里的人說自己的兒子有出息了,不僅考上了北京的大學,還買了房子把他奶奶也帶到了北京去生活了,五年來也就是偶爾回來看看。

蘇石本來是打算自己去北京找自己的老娘和兒子的,可是淺灣村的人看著他如此的老態,還有那空蕩蕩的右手的位置,知道他這些年吃了不少苦,所以就把他給攔了下來。

村子里這會兒已經裝上了電話的,當然電話是裝在食品加工廠這邊的,所以是陳銘欽打電話到蘇橋那邊告訴蘇橋,他的父親蘇石回來了。

蘇橋已經忘記了有父親的感覺了,前世他十幾歲的少年時期就末世爆發,他的父母和哥哥都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變成了喪屍,他只有跟姐姐相依為命。

在末世過了十幾年,然後又重生了十八年加起來有三十多年的時間,他早就忘記了有父親是什麼樣的感覺了。可是這是自己的父親,所以他要帶著周氏回去看看蘇石。

「不知道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希望他以後不會為難你。」在船上的時候蘇橋和暖暖在甲板上吹海風,他忍不住擔心他多了個父親的話,自己的這個便宜爹會不會為難暖暖這個兒媳婦。

暖暖笑了笑道,「別想太多了,自古只見過婆婆為難兒媳婦的,還真的沒見過公公為難兒媳婦的。更何況,你要相信奶奶,她帶出來的孩子,不是個壞的。而且,你這輩子的父親也算是和我爹起長大的好兄弟,不會的。」

「這可說不定,從小跟岳父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好鄰居也有雲海叔,可是他家的孩子卻出了一個黃銀花。」蘇橋反駁道。

暖暖:「……」

「可是你看,金寶和木森都是好的吧?」暖暖據理力爭道。

「希望我這個便宜爹,不會為難你。」蘇橋摸摸暖暖的臉,忍不住在她的唇上親了親。

之前因為暖暖年紀還小,蘇橋和暖暖的相處出了抱抱之外,親親也只是親臉,都不敢親嘴的。現在暖暖十八歲了,蘇橋終於能夠再次親吻她的唇了。

「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夠比你更重要。」蘇橋的話,消失在唇瓣之間。

暖暖閉上眼睛,忍不住笑彎了眼睛。

蘇橋很擔心自己的這個失蹤了二十多年之後突然冒出來的父親會為難自己老婆,周氏是從小看著暖暖長大的,又知道暖暖很有本事,她自己也很喜歡暖暖,所以不會為難暖暖。

可是他不知道失蹤了二十多年的蘇石如果以後跟他們住在一起的話,會不會欺負暖暖,會不會為難暖暖。畢竟,蘇石對於蘇橋和暖暖來說,就只是個陌生人。

前世陪著自家姐姐和老婆看多了各種小說的蘇橋很擔心自己的家裡,會讓自家老婆受委屈,也成了一個極品婆家——當然,以前是只有一個周氏,當不了極品的。

現在,不知道蘇石失蹤的這二十多年怎麼過,會不會再娶,會不會變了性子呢?

這一切,還需要回到淺灣村才能解答。

當他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從海上回到淺灣村的時候,當看見家裡那個看起來比自己還要老的中年男人的時候,周氏哭了。

周氏也很激動。

她以為自己的兒子已經去世二十多年了,沒想到兒子竟然還活著,他回來了。

原本周氏還怨兒子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早點回來找他們。可是當看見兒子看起來比她還要老,看著兒子沒了的右手,更加的心疼兒子了。

「石頭?」周氏看著站在自家院子里,看起來很憔悴,頭髮花白,看著比自己這個當娘的還要老的中年男人時,忍不住哭了出來。

「你真的是石頭?」周氏來到蘇石的身邊,看著有點佝僂著背的蘇石,眼淚停不下來。她摸著蘇石空蕩蕩的右手的衣袖,哭得更加的上心了,「怎麼回事?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娘……」蘇石看著比自己還年輕的母親,又看著跟在母親身後看起來器宇軒昂的年輕男人,也跟著激動道,「娘,兒終於回來了,兒回來看您了。」

「兒子的手,當年就是因為沒了這隻手,我才沒有回來的。」蘇石現在已經對自己失去右手的事情釋然了,二十多年的時間,他早就放下了。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看到自己的母親和兒子,心情很激動。

「石頭,你這老小子竟然混成這副模樣?」陳鐵錚看著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兄弟竟然看起來這麼老,也是很難過,可是他卻很欣喜他還活著。

陳鐵錚走到蘇石的跟前,錘了蘇石的胸口一拳,笑呵呵道,「你小子還活著,真的是太好了。我們都以為……都以為你……沒了。」

蘇石也跟著笑了笑道,「我當時也以為自己會死的,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沒了的時候也想過死了一了百了的,可是我捨不得娘,捨不得……兒子。」

蘇石說這話的時候,忍不住看向後面那個年輕俊朗的年輕男人,帶著皺紋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笑。

當年他離開的時候妻子剛剛生下孩子,他原本打算賺到錢給孩子過上好日子,能夠保證孩子就算是在這樣的年代也能夠不挨餓的。

可是沒想到,自己一離開就分別了二十多年,當年剛剛出生的小小一團的孩子,已經長大。他的兒子,已經成長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對對對,石頭,你看看,這就是我們阿橋。」周氏抓著兒子的手,然後轉身向蘇橋招招手讓蘇橋過來。

蘇橋心理年齡已經很大了,所以這會兒倒是沒有和父親失散二十多年以後重逢的那種複雜的感覺,他聽話的走到周氏的身邊,禮貌地對蘇石點點頭。

「石頭啊,這就是我們阿橋,已經長成大小夥子了。而且阿橋可出息了,他現在可是醫學博士,以後可是大醫生,可有本事了。」周氏笑呵呵的對兒子說道。

「是啊,阿橋,很有出息。」蘇石看著兒子,紅著眼眶說道。

於氏看著大家都堵在蘇家的門口的院子這邊說話,又看著淺灣村聽到他們回來的消息以後聚集過來的村民們,忍不住走上前提醒道,「不如我們陷先進去說吧?」

「嬸子,你和石頭兄弟還有阿橋陷進去再說吧?這會兒大家聽說咱們回來了都過來串門,堵在門口這邊也不太像樣。」於氏微笑著說道。

「對對對,我們進去說進去說。」周氏點點頭,一手抓著兒子一手抓著孫子就拖進了院子里回屋,蘇橋趁著空隙回頭看看暖暖,卻看到了臉上掛著微笑的暖暖。

『好好和石頭叔聊聊吧,雖然缺失了二十年的感情,可是能夠彌補回來也是可以的。阿橋,我希望你能夠幸福,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甚至是親情,都不要有遺憾。』

暖暖希望蘇橋幸福,他們倆前世都是十幾歲就失去了雙親的。他們前世都年紀輕輕就沒有了父母親情,只有蘇橋的姐姐時時刻刻提醒他們,他們也是有親人在的。

可是就算是如此,姐姐還是不能夠替代父母的。

而這輩子暖暖有父有母,蘇橋卻只有一個奶奶,父親雖然傳說是去世可可是卻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母親也早早改嫁了。二十年來沒有父愛母愛。

現在蘇橋的父親回來了,暖暖希望蘇橋不要排斥這個父親,也希望這個父親是個好的,能夠讓蘇橋有一種父親的感覺,讓他不至於太過孤單。

有些感情,是她這個愛人無法給予的。

蘇橋深深地看了暖暖一眼,也跟著笑彎了眼。

『會的,就算一時之間沒有辦法把他當成父親,可是我還是會敬他是個長輩的。』

『阿橋,我愛你。』

『我也愛你,暖暖。』

------題外話------

PS:

【一】推寵文:《名門盛婚:嬌妻V5》/安然本尊

一場自導自演的酒醉,他清醒且霸道地佔有了她。

她信以為真,事後閃閃躲躲,避而不談。

卻不想他步步為營,寸寸緊逼…

[pk求收藏求點擊,謝謝大家!]

【二】

《重生之寒門寵妃》佛前一水蓮

現代殺手,穿成了一個溫馨家庭的女兒,好不容易努力一把成了郡主,又一覺睡過去,醒來成了個農家女……

庄雲青:若是命,那我就逆天改命,嬴一個百歲長生,錦繡田園!

庄雲青:因為註定短命,所以我惜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五零小福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五零小福妻
上一章下一章

【237】蘇父,蘇石

100%
目錄
共2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