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永不錄用

第110章 永不錄用

「我們老闆,笑話,你知道我老闆是誰嗎?!」

隋靜穎聽到林羽這話突然停了下來,嗤笑了一聲,滿是鄙夷的掃了林羽一眼。

「你們老闆不是楊晨銘嗎?」

林羽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確定的看了眼鄒導。

「呦,土包子,還挺有見識的嘛。」隋靜穎譏諷的冷笑了一聲,「既然知道我們老闆是楊哥,那你還敢對我這個態度?你以為你們有倆臭錢就了不起了?告訴你們,我們老闆是你們清海一把手謝長風夫人的親侄子!」

她說這話的時候威風不已,正是因為背靠著楊晨銘這顆大樹,所以她在清海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你以為你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當年為了上位,可以陪一整個劇組男人睡覺的賤貨,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耀武揚威?!」

薛沁一見隋靜穎敢罵林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冷冷的沖隋靜穎怒罵了回去。

「操你媽,你說誰呢!」

隋靜穎宛如被人拔了鬍子的母老虎,被人戳中了痛處,滿臉通紅,表情猙獰的指著薛沁罵道:「臭婊子,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讓你們公司垮台!」

薛沁一聽她的話,眉頭一皺,衝過來照她臉上啪啪就是兩耳刮子。

隋靜穎身後的保鏢和助理一看都不幹了,紛紛衝上來要打薛沁。

林羽一個閃身擋在了她的面前,隨後一腳踢飛了一個保鏢,冷聲道:「這裡是清海,還由不得你們在這裡撒野,不想死的都給我滾蛋!」

幾個保鏢一看林羽身手如此迅猛,互相看了一眼,沒敢繼續動手,畢竟這是在清海,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還是忍忍為妙。

「你們都是死人嗎?公司雇你們來有什麼用!」隋靜穎面色通紅,臉上還有幾個鮮紅的掌印,眼淚都出來了。

她經紀人和助理急忙過去幫她擦眼淚,出聲安慰她。

「你們等死吧,我這就給我們老闆打電話!他現在就在清海,看他一會兒來了不讓你們跪地求饒!」經濟人惡狠狠的指了指林羽和薛沁。

「把電話給我,我來打!」

隋靜穎一把把電話搶了過來,電話接通后,她立馬哭喊道:「老闆,你在哪呢,我被人打了!」

說完她嗚嗚的哭了起來,聲音嗚咽,委屈不已,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與剛才的潑婦形象大相徑庭。

楊晨銘此時正連夜跟兩個知名編劇討論劇本,一聽他旗下熾手可熱的搖錢樹受了這麼大的委屈,立馬火了,冷聲道:「誰敢打你?!」

要知道一個藝人吃飯靠的全是一張臉,要是被人打壞了,那前途也就跟著毀了。

「就是新接的那個化妝品廣告!」隋靜穎委屈巴巴的說道,「就因為我來晚了一會兒,他們就打我,扇了我兩個耳光,楊哥,你可一定得為我做主啊。」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楊晨銘氣的不行,「在影視樂園是吧,你等著,我現在就過去!」

隋靜穎把電話一掛,臉上立馬恢復了那種狠戾的神色,沖薛沁和林羽冷聲道:「狗男女,等著吧,一會兒我們老闆就來了!」

「人賤,嘴更賤!」

薛沁冷罵了一聲,作勢又要上去扇她的耳光,鄒導趕緊跑過來拽住了她,懇求道:「薛總,薛總,不看僧面看佛面,給我個面子,您就別跟她一般見識了,一會兒楊老闆來了您跟楊老闆談吧。」

說著鄒導嘆了口氣,談個屁啊,薛沁等著賠錢吧,要是不打發楊老闆滿意,她這公司也就不用幹了。

清海市一把手的侄子,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可憐的是,他也得跟著受牽連。

他打拚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熬上了傳媒公司的一個掛職導演,現在倒好,得罪了隋靜穎,只要楊老闆跟他的傳媒公司遞句話,他這個導演就得被擼下來。

「我這個導演啊,是干到頭嘍。」鄒導垂頭喪氣的走到了一邊,一屁股坐下。

「鄒導,你放心,我保證你受不到牽連,而且還會幫你多爭取一些好的合作機會。」林羽見鄒導這個人還不錯,笑呵呵的沖他說道。

「行了,何總,您就別刺撓我了,您還幫我說好話呢,先把您自己的問題解決了吧。」鄒導覺得有些可笑,年少成名確實不是什麼好事,這個何總,年紀輕輕開了家大公司,就有些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對楊晨銘的人都敢打敢罵,簡直是膽大包天。

還幫他說好話呢,明明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隋靜穎那邊助理和經紀人已經開始打電話給公司的法務了,詢問這種情況下要怎麼起訴林羽他們,賠償金額該要多少。

薛沁見他們打電話,也有些坐不住了,趕緊起身要打電話找關係。

其實要是換做往常,她是不會這麼衝動的,生意場上忍氣吞聲的事情有的是,她早就習慣了,她向來注重的是長遠利益,是大局。

但是今天她看到隋靜穎辱罵林羽的時候,就氣不打一處來,怎麼也忍不下去了,甚至還覺得兩巴掌太便宜隋靜穎了。

「別急,坐下歇會兒。」

林羽笑了笑,走過來拉住了薛沁拿手機的胳膊,輕聲道:「手疼不疼?」

「不疼。」薛沁急忙搖了搖頭,見林羽這麼關心自己,心裡不由一盪,「我打電話讓我外公找人通融通融。」

「不用通融,一切交給我,放心吧。」林羽沖她溫和的一笑。

薛沁不由一怔,不明白林羽哪來的自信,說是交給他,但是怎麼連個電話都不打,關係也不找,人家楊晨銘可是馬上就要到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心裡疑惑,但是看到林羽從容的眼神后,她竟然不由的點了點頭。

「誰敢打我的人?!還想不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了!」

這時外面氣勢洶洶的衝進來一幫人,領頭的正是楊晨銘。

只見他穿著一身黑色皮衣,氣勢威嚴。

現在的他完全有資格說這種話,作為一個往幕後老闆轉型的天王級巨星,他在娛樂圈的影響力可謂非凡,只要不是超一線新星,他想要封殺誰,真的只是一句話的事。

鄒導聽到這句話嚇得差點一個趔趄摔到地上,其他的工作人員也都是面帶惶恐,噤若寒蟬。

「老闆,就是他,就是這對狗男女!」

隋靜穎一看楊晨銘來了,開心不已,急忙跑過來委屈道,「您看看我這張臉,都被他們打壞了,我還怎麼拍戲啊。」

說著她又捂著臉哭了起來。

「行啊,我楊晨銘的人也敢打……」

楊晨銘怒氣沖沖的掃了林羽和薛沁一眼,認出林羽后突然猛地一怔,驚聲道,「何老弟!」

「楊大哥,好久不見啊。」林羽沖他笑了笑。

「哎呀,何老弟,我正準備過年前抽時間去你家作客呢!」楊晨銘看到林羽面色大喜,急忙走過來跟他握了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都張大了嘴巴,怎麼也沒想到林羽竟然跟楊晨銘如此熟識,看起來宛如多年的莫逆之交。

薛沁只是有些意外,但是鄒導就不一樣了,想起林羽剛才跟他說的話,他面上一喜,興奮的差點蹦起來。

隋靜穎面色不由慘然一變,沒想到林羽真的認識他們老闆。

隋靜穎咬了咬嘴唇,暗想就算是他們兩個認識,老闆也一定會護著她,畢竟她可是楊晨銘的搖錢樹。

「楊老闆,他是您的朋友啊,可就是您的朋友,也不能隨隨便便打人吧,我明天戲都拍不了了。」隋靜穎趕緊湊過來楊晨銘身邊,委屈巴巴的說道。

此時林羽已經把事情的大概跟楊晨銘說了一番,一聽隋靜穎這麼過分,楊晨銘正氣不打一處來呢,結果她自己湊過了來,楊晨銘二話沒說,揚手在隋靜穎臉上啪啪就是兩個大耳刮子。

隋靜穎猛地一怔,有些被打蒙了,滿臉震驚的望著楊晨銘。

「什麼東西!你才紅了幾天,就輪的著你耍大牌了!」楊晨銘指著她惡狠狠的說道。

「楊大哥,我說句話您別不愛聽,雖然她現在正火呢,是您的搖錢樹,但是有得必有失,以她這種德行操守,日後一定會給您捅大簍子,到時候恐怕得不償失啊。」林羽瞥了眼隋靜穎,悠悠的補刀道。

「何老弟說的是,我們公司立志培養德藝雙馨的藝人,像這種眼高於頂的,我們也不會要!」楊晨銘冷冷的一指隋靜穎的經紀人,「馬上把她開除,我們公司從今以後,永不錄用!」

隋靜穎身子猛地一顫,嚇得臉都白了,要知道以楊晨銘在娛樂圈的地位,放話永不錄用,那別的影視公司也不可能再要她,她的職業生涯算是徹底的毀了!

她立馬不顧一切的撲了過來,嘶聲哭喊道:「老闆,您別這麼對我啊,求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知錯了,求求您了!」

此時的她哪還有那種趾高氣揚的氣勢,整個人幾乎哭成了一個淚人。

「薛總,何總,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錯了,我錯了,你們饒了我吧!」

隋靜穎見楊晨銘沒搭理她,連忙跑到林羽和薛總跟前撲坐到地上,一把抱住了他們的大腿,痛哭不已。

「你們眼瞎嗎,拖出去,別髒了何總和薛總的衣服!」

楊晨銘冷聲沖那幾個保鏢呵斥了一句。

那幾個保鏢一愣,立馬跑過來拖著隋靜穎往外走,臉上湧出一絲不屑,剛才隋靜穎還是他們的主子,現在屁都不是!

「何老弟,不好意思,讓這種人破壞了你的心情。」楊晨銘有些歉意的說道,「回頭我再幫你找個女明星,保證幫你把這廣告拍好。」

林羽點點頭,接著跟他介紹了一下鄒導。

楊晨銘跟鄒導簡單的聊了兩句,隨後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既然是何老弟推薦的人,那肯定沒問題,以後咱合作的機會多著呢。」

「多謝楊哥,多謝楊哥。」

鄒導感激不已,看向林羽的眼中滿是淚花,要不是自己是個男的,他都想對林羽以身相許了!

被隋靜穎這麼一搗亂,今天的拍攝也算是毀了。

「白等了一晚上,累壞了吧,不嫌棄的話,跟我去我辦公室休息休息吧,我辦公室有床,正好你還沒去過公司呢。」薛沁笑著說道。

反正天都快要亮了,她索性直接回公司吧。

林羽聽完這話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神情,這話聽來似乎有些彆扭啊,腦海中不由想起小電影里的絲襪OL、辦公室之類的鏡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章 永不錄用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