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女學徒

第137章 女學徒

「我們家……不……葉家那邊來人了……」

葉清眉推了下眼鏡,有些難以啟齒,覺得自己如果要求林羽不給何家治病,似乎不太好,這不是擋了人家的財路嘛。

如果她知道她最近在用的火的一塌糊塗的雪膚美顏露背後的大老闆是林羽的話,就不這麼想了。

「葉老師,你有什麼事都可以直接跟我說,無論你需要我做什麼,我都絕不推辭!」

林羽一看她這是遇到了什麼難事了啊,趕緊信誓旦旦的沖她說道。

似乎覺得這話以何家榮的身份說不太合適,他趕緊又跟了一句,「不為別的,就為我跟林羽之間的交情!」

葉清眉聽到這話,才將事情的始末跟林羽說了一遍,倒也沒說不讓林羽給他們治的話,只是闡述了一遍事實。

林羽聽完點點頭,說道:「不好意思,葉老師,雖然他們說起來也算是你的家人,但是這種人,我不想給他們治病,希望你原諒。」

葉清眉聽到這話心頭一動,感覺暖暖的。

明明是林羽在幫她的忙,竟然還要請求她的原諒,很顯然,林羽是怕自己欠他的情,才故意這麼說的。

她睫毛不由微微有些顫抖,明亮清澈的雙眼盯著「何家榮」,竟然莫名的感覺他有些熟悉,彷彿看到了她那個陽光善良的小學弟,林羽。

其實她一早就有了這種奇怪的想法,感覺「何家榮」跟林羽是那麼的相像,說話的語氣、神情、動作,幾乎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如果不是他們長了一副不同的面孔,她都要誤認為「何家榮」就是林羽了。

等掃完墓后,兩個人也沒著急回去,路邊散起了步,葉清眉一直低著頭,似乎想起了一些痛苦的回憶,神情特別的傷感。

「葉老師,有什麼話你可以跟我說說啊。」林羽主動提了一句,有些話說出來,比悶在心裡要好受的多。

「沒什麼,就是有些想我媽了。」葉清眉有些苦澀的笑了下,「我一直有種很幼稚的想法,如果當年葉家來給我媽道一聲歉,她胸中陰鬱的悶氣是不是就能消解一些,那她是不是就不會這麼快得病,是不是就能多活一些日子……」

話音一落,她便紅了眼眶,可惜人生沒有如果。

看著葉清眉略顯單薄的身影,林羽說不出的心疼,感覺失去父母的她宛如江河裡的一株浮萍,無處可依。

「光道歉不行,我覺得你爸和你爺爺起碼得去你媽的靈位前磕三個響頭謝罪,以慰阿姨的在天之靈。」

林羽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葉清眉身子一顫,恨恨道:「我也有過這種想法,也想讓那個負心漢和狐狸精到我媽的墳前磕頭謝罪,但是……這永遠都是不可能的……」

「那不一定,說不定哪天他幡然悔悟,覺得自己罪大惡極,主動要給你媽磕頭謝罪呢。」林羽笑眯眯的說道,心裡突然有了主意。

如果葉家能答應自己這個要求的話,倒是可以考慮考慮給他們治病。

「不會的,那種人,沒有人性的。」葉清眉輕輕的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

連自己的親生女兒是生是死都不聞不問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幡然悔悟。

這時葉清眉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接起來說了兩句話,接著用手捂住手機,沖林羽詢問道:「何老師,你還記得上次我提過給你介紹個實習的小姑娘嗎?她現在正打電話問我呢,你覺得怎麼樣,還滿意嗎?」

「瞧你,你要不說我還忘了。」林羽一拍腦袋,頓時想了起來,「孫芊芊是吧?今年畢業來著對吧,我看過你發我的資料,還不錯,可以啊,讓她過來吧。」

葉清眉隨後便把醫館的地址發給了孫芊芊,跟著林羽一起回了醫館,打算一起去看看。

林羽和葉清眉剛到醫館沒一會兒,一個背著書包,年輕靚麗的小姑娘便來了,看到林羽和葉清眉后趕緊打了個招呼,「葉老師好,何老師好。」

「怎麼樣,以前給人看過病嗎?」

林羽打量了孫芊芊一眼,發現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兩隻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渾身充滿了活力,正好能緩解下他醫館里沉悶的氛圍。

「看過一些,但都是瞎看。」孫芊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何老師,你可別聽她謙虛,這小姑娘可厲害著呢,是這屆內定的優秀畢業生。」葉清眉極力跟林羽推薦道。

「是嗎,那今天就由你來坐診吧。」林羽笑眯眯道。

「我?」孫芊芊一驚,慌忙擺手,「我不行,我不行。」

其實她真給人看病並沒有多少次,而且都些親戚朋友之類的,並沒有真正的實踐過,這一來醫館林羽就讓她給別人看病,她難免有些膽怯。

「我問你,各個教材的知識點都記牢了嗎?」林羽問道。

「這個倒是都記牢了,您要不信,可以考考我。」孫芊芊自信的說道。

「那就行了,你就直接開始看病吧。」說著林羽指了指診桌後面的椅子,示意她坐過去。

孫芊芊有些緊張,猶豫了下,便沒再推辭,直接走了過去。

回生堂這一開門,沒多時便來了幾個病人,林羽沖他們做了個請的姿勢,笑道:「今天坐診的是孫大夫。」

孫芊芊臉色不由微微一紅,幾個病人也有些不可置信,但是見林羽肯定的點點頭,便走了過去,讓孫芊芊替他們把起了脈。

「大姐,您這是受涼后引發的感冒,我給你開個桑菊飲加石膏的方子,您喝上兩劑便可痊癒。」

孫芊芊從容的幫眼前的大姐看完,接著寫起了方子。

厲振生靠在一邊的牆上笑著點點頭,心想這小姑娘看起病來,神色跟先生倒真有幾分相像。

林羽笑而不語,這種小病再看不了,就不用當醫生了。

看病的大姐抓了葯走後,又過去一個中年婦女,跟孫倩倩說道:「醫生,我這身上腫的厲害,醫生說是什麼粘液性水腫?去了很多醫院了,也沒看好,聽說何神醫醫術高超,所以今天便過來了。」

說話間她有些希冀的看了眼林羽,顯然是想讓林羽幫自己看病。

「阿姨,您身上有什麼感覺啊?」孫芊芊很老道的問道。

「這胳膊腿啊老是疼,天一冷疼的就厲害,胸口也堵得慌,大小便也不太通常。」中年婦女說道。

「您張嘴我看看。」孫芊芊說道。

中年婦女趕緊張開口,孫芊芊仔細的查看了一番,接著給中年婦女把起了脈。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她,很是期待,這個病她要是能看好的話,那說明她水平確實不俗。

「阿姨,您這病在中醫上屬於水氣病,需要先服麻黃加術湯,消腫止痛,三劑之後,再服苓桂術甘湯善後。」孫芊芊邊說邊寫好了方子。

中年婦女有些不太相信的看了林羽一眼,林羽沖她點點頭,笑道:「您放心喝,換做我給您看,也是這副方子。」

中年婦女這才趕緊跟孫芊芊道了謝,拿著方子走了。

「這個小徒弟不錯,我收了。」林羽看著孫芊芊笑呵呵的說道,怪不得葉清眉如此誇她,確實天資過人。

張仲景《水氣病篇》並沒有提到麻黃加術湯,沒想到她竟然會因症施藥。

這時外面突然停下了一輛掛著外地牌照的香檳色寶馬七系,車上下來的正是剛剛才去找過葉清眉的老滿和葉尚傑。

老滿手裡還抱著一尊椰子大小的玉觀音,是他和葉尚傑剛去玉器店裡買的。

「是這嗎?回生堂?」葉尚傑把墨鏡往上一推,抬頭看了一眼。

「就是這,沒錯!」老滿點點頭。

接著兩人便走了進去,因為他們目光全被鎮桌上的孫芊芊給吸引了,並沒有注意到坐在牆邊的葉清眉和林羽。

他們兩人都頗有些驚訝,沒想到這醫館里竟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女醫生。

「喂,小姑娘,你們這是有位叫何家榮的醫生嗎?」葉尚傑在孫芊芊身上打量了一下,笑眯眯的問道。

孫芊芊看了眼椅子上的林羽,剛要說話,厲振生率先走了出來,冷聲道:「你們是什麼人,找我們先生做什麼?」

厲振生一看這倆人的模樣,感覺就不像什麼好人,出於謹慎,並沒有直接告訴他們誰是林羽。

「幹什麼?給何先生送禮!」

葉尚傑嘿嘿笑了一聲,接著把玉觀音放在了診桌上,拿手拍了拍。

林羽此時已經認出了他們倆,想起上午那一幕,心裡十分窩火,甚至都想出手教訓他們一頓。

「是……是他們……」

葉清眉看到葉尚傑后,也面色一變,輕輕嘟囔了一句。

「他們?你也認識他們?」林羽不由一怔。

「那個戴墨鏡的,就是葉尚傑。」葉清眉緊緊的攥了攥手,輕聲道。

沒想到他們竟然直接找到這裡來了。

「他就是你三叔……不,他就是葉尚傑啊?」林羽搖頭笑了下,「那真是巧了,感情咱倆碰的倆神經病是一伙人,這倆人,就是今上午弄髒我衣服的人。」

「嘿,你們倆,還記得我嗎?」

林羽沖葉尚傑倆人喊了一聲。

「是你這瓜娃子?」

葉尚傑看到林羽后立馬面色一變,早上林羽堵著他的車不讓他走的事他還記憶猶新呢,「你也來看病?」

「媽的,你這小兔崽子,我今上午就想收拾你了!」老滿看到林羽后也滿臉怒氣的嘎巴嘎巴捏了捏拳頭。

「清眉?你怎麼也在這?!」葉尚傑冷笑了一聲,還在為葉清眉上午對他的態度懷恨在心。

見葉清眉和林羽緊挨著坐著,便以為他們兩個是一對,忍不住說道:「你果然跟你那水性楊花的老媽一個德性啊,身邊永遠缺不了男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7章 女學徒

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