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用生命做掩護

第1530章 用生命做掩護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不由微微一怔,似乎根本無法理解林羽話里的意思。

他們想不通,既然知道這裡危險,那為什麼還要繼續留在這裡呢?!

「何隊長,您這是什麼意思?!」

陶闖皺著眉頭十分不解的問道,「您留在這裡幹嘛啊,您這次來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救何隊長嗎?!」

「我留在這裡,就是為了救何隊長!」

林羽沉聲說道。

眾人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疑,更是一頭霧水,十分不解林羽這話的意思。

「只有我處在危險之中,你們才能安全!」

林羽沖眾人解釋道,「如果拓煞不來的話,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找何隊長,但是現在拓煞來了,我就必須要留在這裡!你們也知道,他真正要報復要消滅的,不是何隊長,而是我!」

陶闖眼中光芒一閃,似乎已經明白了林羽這話中的意思。

「所以,我在哪裡,拓煞就會去哪裡,他的目標是我!」

林羽繼續說道,「只要我留在這裡,你們就是安全的!何二爺也就是安全的!」

說著他神色一暗,語氣低沉的說道,「而且,我留在這裡,一旦牛大哥回來的話,我也能等到他!」

一想到百人屠他心裡就說不出的擔憂沉悶,不過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在這裡等百人屠回來!

「可是您這麼做,所冒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陶闖滿臉動容的說道,甚至聲音都有些哽咽,雖然這麼一來,他們倒是安全了,但是林羽卻將身處暴風雨的中心!

林羽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為他們打掩護啊!

暗刺大隊和軍機處剩下的成員臉色一凜,望著林羽的神情說不出的敬重,林羽的這份擔當和情義,讓人肅然起敬!

甚至連薩江等蘇門教的人,看著林羽的眼神也愈發的崇敬!

「何隊長本來就是受我所累,成為了隱修會打擊的對象!」

林羽皺著眉頭嘆息一聲,語氣頗有些自責,說道,「所以,這是我應該做的!」

「那我留下來陪您!」

參水猿急忙說道。

「我也留下來陪您!」

孫學兵也急忙搶道,接著挺起胸膛,昂著頭朗聲笑道,「有我們三人組坐鎮,拓煞來了,那就是有來無回!」

林羽笑了笑,點頭道,「好,那你們就留下來陪著我!」

陶闖咬了咬牙,點點頭道,「好,那我就跟薩江他們去找何二爺,您在這裡好好歇息歇息,找到何二爺他們之後,我會立馬通知您,另外,我留下兩名暗刺大隊的人在外面替你們放哨,你們好好歇歇!」

說著陶闖點出了兩名暗刺大隊的成員,接著招呼著薩江等人朝著外面走去。

「何先生,保重!」

薩江鄭重的沖林羽一點頭,接著迅速轉過身朝外面走去。

陶闖和薩江等人走後,林羽便盤腿坐在地上歇息了起來,孫學兵和參水猿將獨眼龍綁在大廳的立柱上,敷過止血生肌藥膏之後,便在地上一眾屍體身上搜了起來,想要從這些人身上搜出些有用的信息。

……

話說大護法從此處逃走之後,便迅速的朝著外面城鎮東側掠去,一直跑出去足足有六七條街,竄進一條小巷,轉頭往後望了眼,見沒有追兵,這才長鬆了口氣,腳步瞬間放緩了下來。

「大護法?!」

就在這時,他的耳旁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大護法聽到這個聲音身子猛地一顫,迅速扭過身來,雙手一架,擺出了防守的姿勢。

「大護法,是我!」

一個身著一身黑色勁裝的年輕男子恭敬的沖大護法低了低頭。

「你怎麼來了?!」

大護法看到這個年輕男子之後,頓時神色一變,神情間浮起一絲驚喜,急聲道,「莫非會長大人他已經來了?!」

這名身著黑色勁裝的男子,正是拓煞身邊的幾名侍從之一。

年輕男子恭敬的一點頭,說道,「不錯,會長已經到了,此時正在城外的林子內,我們抓到了一個人,會長讓我過來叫您和二護法一起過去,有要事相商,沒想到在路上就正巧碰到了您!」

年輕男子說話的時候,雖然一直是在低著頭,但是兩隻眼睛卻好奇的在大護法浮腫的嘴角以及塌陷的鼻子上掃了掃,想要詢問,但是卻沒敢開口。

「會長來的正好!何家榮這小子的死期到了!」

大護法眼中泛起一絲寒光,恨恨的說道,「走,帶我去見會長!」

「那二護法呢?!」

年輕男子朝著大護法的身後張望了一眼。

大護法赤紅的眼中恨意更重,緊握著拳頭冷聲道,「他永遠都聽不到會長的召喚了,走吧,一會兒我自會跟會長解釋!」

年輕男子不敢多問,一點頭,轉身迅速的帶著大護法朝著城郊外面掠去。

到了城鎮邊緣之後,年輕男子帶著大護法迅速的衝進了外圍的雨林中,不出幾個起落,便看到雨林中站著幾個身著黑色勁裝,跟年輕男子年紀相仿的青壯男子,面色冷峻,眼神凌厲的四下掃視著,察覺到有人來之後,幾名青壯男子身子一緊,扣住了腰上的武器,等看清是自己人之後,神色這才緩和了下來。

而在這些人當中的空地上,一個身著黑色長袍的瘦弱身影正坐在一塊巨石上。

長袍將這個人的身子和面容全都遮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了一雙銳利的眼睛,只不過這雙眼睛周圍已經布滿了皺紋,可見這個身影年紀已經不小。

他緊緊的裹著身上厚重的長袍,似乎有些怕冷,而且時不時的輕輕咳嗽上幾聲,給人的感覺有些病態。

「會長!」

大護法看到裹著長袍的身影之後瞬間眼眶一濕,宛如受盡欺負,終於找到父母的孩童,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放聲痛哭道,「我沒用,求會長重罰!」

「發生了什麼事?!」

裹在長袍中的身影沉聲問道,聲音低沉嘶啞,給人一種極重的蒼老感。

「何家榮來了!他……他殺了二護法和三護法……」

大護法聲音哽咽的說道,「是我沒用,沒能保護好自己的手足兄弟……」

裹在長袍中的身影聽到大護法這話,一雙銳利的眼睛中精芒陡射,根本沒有在乎死去的二護法和三護法,急聲問道,「你是說,何家榮現在就在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0章 用生命做掩護

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