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深藏不露

第1584章 深藏不露

林羽話音一落,蕭曼茹已然是泣不成聲,伸出手一把抱住了林羽,哭聲說道,「家榮,在阿姨心裡,你早已經是阿姨的親兒子……」

何自臻內心一時間也是顫抖不已,鐵血錚錚的七尺男兒眼中也不由浮起一層薄霧。

「何叔叔,蕭阿姨,我們不能死,也不該死……」

林羽內心溫熱,笑了笑,低聲沖何自臻和蕭曼茹說道,「我們要活下去,幸福的生活下去!」

拓煞看著這一幕眼中的銳利頓時消減了幾分,似乎有些相信林羽是真的希望活下去,他這才冷聲問道,「你真的有五靈涎?!」

這個世上沒有人真正想死,他也不例外。

其實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在命自己的手下尋找五靈涎,但是始終一無所獲。

他也並不著急,以為自己用內力壓制著手臂上的毒素,還可以撐個十年八載,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

雖然他認為林羽的話有刻意嚇唬他的可能,但是他心中仍舊忍不住犯嘀咕。

而且他知道,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可能窮盡一生,也再找不到五靈涎。

所以他忍不住開始考慮起了跟林羽之間的交易。

「真的!」

林羽沉聲說道,呼吸顯得有些微弱,可見毒素對他身體造成的損耗正越來越大。

「好,只要你給我五靈涎,我就放何自臻和這個女人!」

拓煞眯著眼,冷聲說道,「至於你,不能走!」

他費盡了周折,練就了這五毒掌,就是為了對付林羽,如今他好不容易得手,怎麼甘心就這麼放林羽走。

何自臻聞聲面色一凜,冷聲道,「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好談的了,直接動手吧,反正我本來也不想跟你做交易!」

「不錯,我們絕不會拋棄家榮苟活!」

蕭曼茹也死死的扶住林羽的臂膀,面色堅毅的說道,「就算是死,我們一家人,也要死在一起!」

林羽聞聲面色一苦,既動容,又有些無奈道,「何叔叔,蕭阿姨,這次你們就聽我一句吧,你們先走吧!」

「家榮,就算我活下去,我這一生也會活在愧疚和痛苦之中,你……你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我……」

蕭曼茹淚眼涔涔的說道。

「縱然是死,我們也要拖上你!」

話音一落,何自臻已經腳下一蹬,迅速的朝著拓煞沖了上去,同時他的右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何叔叔!」

林羽心頭一動,急聲沖何自臻呼喊了一聲,情急之下下意識作勢要衝出阻止,但是他一邁腿,身子頓時打了個踉蹌,差點摔撲在地上。

「家榮!」

蕭曼茹心頭一動,急忙一把扶住了林羽,勸道,「家榮,讓你何叔叔攔住他,我現在就帶你走!」

說著她用力的攙扶著林羽想要往外走,不過林羽堅決的搖了搖頭,說道,「不行,我不能丟下何叔叔……」

就在他們兩人說話的同時,何自臻已經衝到了拓煞的眼前,不過何自臻的速度在常人而言或許很快,但是在拓煞眼中,實在是太過緩慢,在何自臻右手揮刀沖向他身前的剎那,拓煞身子驟然消失,緊接著出現在了何自臻的右後方,趁著何自臻收勢不住的間隙,他那隻乾枯的手掌已經重重拍向了何自臻的肩頭。

「何叔叔,小心!」

林羽看到這一幕心頭猛地一沉,脫口大喊一聲,但是為時已晚,背對拓煞的何自臻幾乎沒有任何可能躲過這一掌。

何自臻也確實沒有反應過來,在拓煞這一掌拍到他身前的剎那,他仍舊沒有絲毫轉身閃躲的趨勢。

本以為拓煞這一掌會結結實實的拍砸到何自臻的肩頭,但是讓人意外的是,拓煞這一掌拍到何自臻肩頭的剎那,突然觸電般猛地往回一收,緊接著拓煞驚駭的望了眼自己的右掌,發現自己黑乎乎的掌心處,竟然滲出來了幾滴黝黑的熱血。

拓煞雙眼一寒,定睛一看,這才發現,何自臻的腋下竟然藏著一把黑漆漆的鋒利匕首!

而握著這把鋒利匕首的,是何自臻的左手!

林羽見狀面色一喜,著實有些意外,沒想到何自臻竟然有如此之強的先見能力。

其實他不知道,何自臻早就從向南天的嘴裡,問取過一些對付拓煞的技巧,所以縱然他速度跟不上,但是倒也不至於被完虐!

何自臻左手一收,沖拓煞晃了晃手裡的匕首,笑著說道,「你們隱修會這玄鋼匕首的滋味如何?!」

「找死!」

拓煞陡然間惱羞成怒,渾身「噌」的迸發出一股巨大的殺氣,接著腳下一蹬,迅速的沖向了何自臻,他腳步錯落間,已經是數掌拍出。

他這幾掌的速度極快,縱然換做林羽,也不敢擔保能夠百分之敗躲過去,但是讓人詫異的是,何自臻竟然「慢吞吞」的躲過了過去。

之所以說是慢吞吞,是因為他的動作速度並不快,但是卻不偏不倚的將拓煞的數掌都恰好躲了過去。

林羽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喜不已,脫口道,「何叔叔當真是深藏不露!」

此時他才發現,何自臻之所以能夠將拓煞的攻勢躲過去,是因為何自臻一早就預料到了拓煞的招式,所以提前做出了躲避。

「哼,雕蟲小技!」

拓煞似乎也已經看穿了何自臻的招數,冷哼一聲,接著身子一俯身,鬼魅般掠向了何自臻的身前,兩隻利爪般的枯手閃電般抓向何自臻的雙腳。

何自臻猛然一怔,下意識的迅速抽腳後退躲避,但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在他後退的過程中,拓煞身子一扭,以一個扭曲詭異的姿勢,狠狠一個鞭腿朝著他的胸前砸來。

何自臻臉色大變,雙臂慌忙格擋,但是仍舊晚了一步,「嘭」的一聲悶響,他的胸口宛如被火車撞中了一般,迅速飛了出去。

而與此同時,拓煞的身影也鬼魅般的飛了出去,眨眼間便攆到了凌空飛出去的何自臻身前,乾枯的手掌狠狠一掌拍向了何自臻的胸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84章 深藏不露

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