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高手過招

第15章 高手過招

面對眾人的指責,林羽神色依舊安定自若,開口解釋道:「加一味大黃確實藥劑偏重,但是他這個癥狀必須得加大黃,你的方子治宜溫陽活絡,力難勝任,加大黃以瀉實導滯,方能治癒。」

「笑話,他這病本屬於太陽病癥候,因為誤服攻下藥,邪陷太陰,脾傷氣滯絡淤,以致發生腹滿疼痛等癥狀。」宋征剛才把脈頗為仔細,認為自己不可能看錯。

「你說的沒錯。」

林羽點點頭,宋征心裡不由有些自得。

不過林羽接著道:「但是腹滿疼痛有輕有重,這位大哥每次疼起來的時候,恐怕很嚴重吧?」

「非常嚴重,就跟有人拿鑽子在我胃裡鑽一樣。」病人急忙點頭。

「剛才我為大哥把脈的時候,脈象沉穩,但癥狀不減,營衛不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大哥很有可能已經服過這個方子了。」說著林羽把宋征寫的藥房往他面前一推。

病人低頭看了眼藥方,眼前一亮,連忙道:「不錯,就是這個方子,我吃了有一個多星期了,也沒見效,聽到濟世堂今天開業,所以便趕過來了。」

宋征瞬間面色大變,不可能啊,為了怕出錯,自己特地多把了一會兒脈呢。

眾人不由一片嘩然,紛紛為自己剛才誤解林羽而自責,「不好意思小兄弟,我們誤會你了。」

「原來某些人光頂著個少年才俊的名頭,其實根本沒有什麼真才實學!」

「是啊,趁我們不懂,在這忽悠我們呢,好在還有比你更厲害的人在這!」

面對眾人的奚落,宋征臉上有些掛不住了,青一陣白一陣。

「你按我這個方子去抓藥吃,不出幾日,便會好轉。」林羽把自己開的方子推到了病人面前。

接著林羽抬頭安慰宋征道:「你的診斷其實沒有錯,但是中醫講究望聞問切,你下次記得多問問病人,便可少走很多彎路。」

其實宋征是有真材實料的,年紀輕輕能有如此醫術,已經很不容易,林羽對他也有些敬佩,只可惜這個人為人太高傲了。

「哼!」

宋征一彆頭,林羽的安慰在他聽來更像是嘲諷。

「宋老,您看這藥方……」病人還是有些不相信林羽,畢竟他看起來實在是太年輕了。

「你按照他的房子抓吧,沒問題,三劑便可治癒。」

把一切看在眼裡的宋明徽嘆了口氣,接著站起身,沖宋征擺擺手,示意他把座位讓開,打算親自上陣。

「爺爺,我跟他還沒比完呢!」宋征十分的不舍氣。

「不用再比了,你不是人家的對手,從明天開始,功課加倍。」

這麼多人看著呢,宋明徽臉面上著實有些掛不住,雖然自己的孫子並沒有犯什麼大錯誤,每次診斷也都合理,但跟人家林羽比,老是差那麼一點點。

在醫學上,用差之毫厘謬以千里來形容,絲毫不誇張。

現在換了宋明徽親自坐診,林羽不由謹慎了許多,除了一些有把握的病症不用切脈,其他的都要認真把一下脈,隨後再開方子。

每次開的方子,林羽跟宋明徽的幾乎一模一樣,就算不一樣的,也只是稍有出入,不過相較而言,林羽的更優,所以整體來說,林羽算是稍稍佔了上風。

兩人越斗越有興緻,越斗也越發欽佩對方,每次看到對方跟自己開的方子相同,都會相視一笑。

宋明徽對林羽的偏見早已經一掃而光,反而內心生出了幾分敬意。

很快門診的病人就被診治的差不多了,天色也已經漸漸暗了下來。

圍觀的眾人目睹了這麼一場精彩絕倫的比斗,也是大呼過癮,在門診病人都被診治完之後,眾人齊聲鼓起了掌。

在他們看來,這場比斗最後是以平局收尾。

就在此時,從門外突然擠進來一對年輕夫婦,掃了眼屋裡,忙問道:「請問哪位是宋明徽宋神醫?」

「我就是。」宋明徽急忙應道。

「宋神醫,求求你,救救我丈夫吧。」女子聲音裡帶著哭腔。

一旁的男子面色虛白,神情痛苦。

「別急,先坐,什麼癥狀,慢慢說。」宋明徽趕緊讓這對夫婦坐下。

「宋神醫,我前段時間突然得了一種怪病,後背就跟火燒似得,全是汗,感覺特別煩躁,但是我從小腹下面開始,又老是發涼,就跟泡在涼水裡似得,老是尿頻尿急,而且,而且……」

男子說到這裡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圍的人,壓低聲音對宋老說道:「而且我隔個三四天都會夢遺一次。」

「我們在老家看了好多醫生都沒看好,所以就趕來清海治療,打聽了一下,得知濟世堂今天正好開業,我們便趕了過來,求求您一定救救我丈夫。」女子聲音急促而懇切。

眾人聽到這種癥狀都一臉詫異,一半身子熱,一半身子涼,這個癥狀他們連聽都沒有聽過,沒想到竟還有這麼奇怪的病。

「來,張嘴我看看。」

宋明徽檢查過男子的口腔后便開始把脈,面色稍顯凝重,過了片刻,展顏一笑,神情頗有些自信,沖林羽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他給這個病人也瞧瞧,隨後便低頭開始寫方子。

等他寫完方子之後,見林羽一直坐在旁邊沒動,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怎麼了,小何,怎麼不診斷啊,我們的切磋還沒結束呢,你該不會認輸了吧,不過也難怪,這種病症確實極少見。」

人群頓時也發出了一陣鬨笑聲,不過全無惡意,因為剛才林羽的醫術已經徹底把他們折服了。

「小夥子醫術高超,但還是年輕了些啊。」

「這個怪病我聽都沒聽過,他不會看,倒也正常。」

「是啊,這小夥子已經很優秀了,這麼多疑難雜病都能給看的明明白白,已經很厲害了。」

「放眼整個中醫界,這麼年輕就這麼有能力,恐怕至此一人吧!」

眾人對林羽絲毫不吝讚美之詞。

衛功勛在一旁不由的挺了挺胸膛,似乎也因為認識林羽而自豪。

「再厲害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輸給了我爺爺。」一旁的宋征緊握著拳頭,滿臉的不服氣。

「那也比某些有點成就就沾沾自喜的人強吧。」

「就是,某些人技不如人,就只會說風涼話。」

「年輕人要懂得謙卑,看看人家何神醫。」

眾人不再買他的賬,紛紛奚落起他來。

宋征被人說的面色通紅,有些無地自容。

林羽在一旁一直未說話,看著宋明徽此時臉上宛如孩子般的笑容,他實在有些不忍跟他說破,其實這個病,自己不需要把脈,就已經診斷出來了。

通過剛才的一番較量,宋老也贏得了林羽的敬意,現在能一門心思撲在醫學上,不為名利,盡心儘力為病人服務的醫生已經不多了。

濟世堂的藥材很好,價格很合理,甚至稍稍有些便宜,足以看出宋老的宅心仁厚。

而且宋老這副孩子般好勝的性格,讓林羽想起了自己的外公,莫名就有一種親切感。

他很想就這麼認輸,讓宋老能夠開心開心,但他看了眼痛苦的男子和男子一臉急切的妻子,心裡不由一緊。

本著對病人負責的態度,林羽還是張開了口,「宋老,服藥見效太慢,我有個更快的法子。」

正興高采烈囑咐病人如何煎制湯藥的宋明徽不由一怔,疑惑道:「更快的法子?小何,莫非你已看出他的病因?」

林羽點點頭。

「可是你根本就沒有把過他的脈啊。」

「不用把脈,我以前見過這種癥狀。」林羽神色鎮定道,確切來說,是他的祖上見過這種癥狀。

圍觀的眾人頓時一片嘩然,宋明徽臉上也有些詫異,自己雖然以前聽過這個病症,但今天也是第一次見,林羽這麼年輕,怎麼可能就見過這種病狀呢?

「哼,吹牛不打草稿!」

宋征冷哼道,他才不相信林羽見過這種癥狀,猜測他又要搬出神棍那一套來,但林羽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大為吃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高手過招

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