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看風水

第17章 看風水

掛了電話后林羽就去了小區對面的咖啡店,他和沈玉軒約好在這見面。

沒一會兒沈玉軒就來了,跟他一塊兒的還有一個年輕男子,長得白白凈凈的,戴著副眼鏡,很斯文。

「這是我發小,周辰,這是我跟你說過的好朋友,何家榮。」沈玉軒急忙給他倆互相做介紹了一下。

「家榮,你們小區有個叫江敬仁的老先生嗎,周辰今天想來拜訪他,沒想到你跟他住在一個小區,索性就跟我一起過來了。」沈玉軒問道。

林羽心想還真巧,猜測周辰多半是為了那副明且帖來的,現在每天來求江敬仁帶他們去看明且帖的人不計其數。

「他是我岳父,現在不在家,上班去了。」林羽笑道。

「啊?是你!」

聽到這話,原本面色淡然的周辰突然一驚,「我聽古玩街的人說了,當時是你發現的明且帖,幸會啊!」

本來態度稍顯冷淡的周辰一下湊過來握住了林羽的手,說道:「兄弟好眼力啊!」

「過獎了,運氣好而已。」林羽平靜一笑。

周辰內心激動不已,他家是開拍賣行的,自小對古玩感興趣,一聽說明且帖現世,今天便迫不及待的趕來了,想拜會下江敬仁和他女婿,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碰到了。

「何兄弟,你可一定要幫我這個忙啊,務必讓你岳父帶我去見識見識那副明且帖。」

周辰一邊說一邊掏出一張銀行卡要塞給林羽。

他今天來拜會江敬仁什麼禮物都沒帶,只帶了這張卡,裡面有五十萬。

對他這種古玩發燒友而言,五十萬看一眼明且帖,值了。

林羽連忙把卡推回去,說道:「你收回去,我保證帶你去看,不然就當我們沒見過。」

「是啊周辰,以後都是自己兄弟,不用這麼客氣,回頭有啥好玩的玩意記得給家榮老丈人捎兩件過來。」沈玉軒趕緊打圓場,他還著急跟林羽說玉觀音的事呢。

周辰也沒再推辭,爽快的說了聲好。

沈玉軒這才急忙道,「跟你倆說,昨天我出車禍了,在路上開著車,突然被一輛失控的大貨車拱到了牆上。」

林羽和周辰不由一驚,忙打量他一眼,問他有沒有事。

「我沒事,一點事都沒有。」沈玉軒神情有些古怪,「可是我的車整個都被擠扁了。」

說著他掏出手機,給林羽和周辰看了下車禍現場的照片,那輛車擠得已經看不出本來的樣子,宛如一個被擠扁的火柴盒。

從照片上來看,車裡面的人根本不可能倖存,但沈玉軒竟然完好無損的存活了下來,而且毫髮無損。

「當時我在車裡幾乎縮成了一團,車頂都貼到了我的頭皮,身子也被鐵皮緊緊包住,整輛車被擠的只留出了我一個人的空間,要是車頂再往裡兩公分,我就死定了。」

想起當初那驚魂一幕,沈玉軒仍然心有餘悸,面色慘白。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早就說過你小子福大命大!」周辰笑道,心裡十分替沈玉軒慶幸。

「狗屁的福大命大,多虧了家榮送給我的這個觀音,要不然我就完蛋了。」沈玉軒看了眼林羽,眼神中頗有些感激。

「觀音?」周辰十分不解。

在周辰驚訝的眼光中,沈玉軒從口袋中掏出了那個觀音,說道:「當初家榮送我這個觀音我沒當回事,直接扔在了副駕駛前的儲物盒裡,車禍的時候這個觀音被震了出來,正好落在了我懷裡。」

周辰急忙接過觀音,定睛一看,瞬間面色大變,「怎麼會這樣?!」

只見整個玉觀音周身布滿了細小的裂痕,而且裂痕處泛著紅光,好似在往外殷著鮮血一般。

沈玉軒認為自己之所以沒事,是因為這個觀音替自己死了一次。

「家榮,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我會出事情?」沈玉軒見林羽沒說話,主動問道。

沈玉軒是自己大學的好哥們,林羽覺得也沒什麼可瞞他的,便點了點頭,應聲道:「不錯,我會一點風水玄學,看到你印堂發黑,可能有血光之災,便送了你一個觀音保平安,沒想到真起了作用。」

觀音只是個載體,真正起作用的其實是沈玉軒加持的那個平安咒,但這個地攤貨終究靈氣太低,只能用一次,要是換做精品的玉石,沈玉軒十條命都保得住。

沈玉軒看著林羽的眼神變得有些複雜起來,看來這個「何家榮」比他想象中要高深莫測的多,但從他平淡的話語來看,似乎不想讓自己知道太多,沈玉軒知道很多高人都不喜歡暴露身份,便也再沒多問。

「玉軒,那這麼說來,你這條命還是家榮救的呢,你可得好好感謝感謝人家。」

周辰嘴上雖這麼說,但眼神中顯然有些質疑,覺得車禍和觀音的事情,可能只是巧合。

「當然,救命之恩,沒齒難忘。」沈玉軒一字一句,說的十分認真。

「言重了,主要是你自己福氣大。」林羽笑道。

「家榮,既然你懂風水這一塊,能不能去我家看看,我爸最近身邊出了不少麻煩,先是要莫名腰酸腿疼,接著下樓梯又摔傷了胳膊,而且上次洗澡衛生間竟然突然漏電,差點被電死,我覺得很有可能是我家的風水出了問題。」

沈玉軒語氣懇切道,他對風水玄學確實比較相信,覺得既然林羽能救自己一命,肯定也能救他爸一命,這麼下去,他爸遲早要出事。

「這個也說不上,有可能真是意外,但是去看看也無妨,不過我能力有限,如果看不出什麼來,還請你不要見怪。」

林羽故意謙讓,但是從沈玉軒的描述來看,他父親,顯然是被人施了手段,否則一個人再背,也不可能一直走這種霉運,要是長此以往,極有可能丟掉性命。

沈玉軒一聽林羽答應了下來,這才鬆了口氣,忙問他現在能不能過去。

林羽現在也沒什麼事,索性便答應去他家看看。

周辰向來對這種風水之事不太相信,一直覺得沈玉軒太過迷信。

現在見到沈玉軒這麼一捧,林羽竟然答應了下來,突然就覺得林羽這人有些浮誇,愛被人戴高帽,不切實際,對他的好感也大大下降。

不過沈玉軒叫他一起,他也不好推辭,便跟了過去。

沈玉軒家住在江海比較有名的一片富人區,一進他家,林羽不由一陣驚嘆,沈玉軒家的風水不只沒有問題,而且極佳。

門庭寬廣,大門正南,前面毫無格擋,而且院子南面栽著一棵梅樹,一棵棗樹,正應了風水學上那句「東植桃揚,難植梅棗」,實為大吉。

而進入他家的大廳,只見室內懸挂一副牡丹畫,一副錦鯉圖,分別象徵富貴花開和連年有餘,而入門對角處栽放一盆發財樹,枝繁葉茂,蒼翠欲滴,很是祥瑞。

林羽忍不住嘖嘖稱奇,客廳的布局結構,也十分合理,並沒有任何不妥之處。

他自己忍不住也疑惑了起來,不可能啊,倘若風水真這麼好,沈玉軒的父親不可能接連出這麼多意外的。

「玉軒,這位是?」

這時樓上突然下來一位中年男子,穿著居家裝,神情威嚴,長相與沈玉軒頗有些相似。

「爸,你今天怎麼在家?」

沈玉軒不由有些驚訝,他爸這個時間不應該在公司嘛。

「奧,今天腰疼的厲害,就回來了,約了個針灸醫生,一會兒過來幫我針灸。」沈寒山說著拿手按了下自己的腰,神情有些痛苦。

「伯父,您這個毛病不是勞損所致,也與生病無關,找針灸醫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林羽看了沈寒山一眼,便發現他身體健康,但是面帶黑氣,是大凶之兆。

看來真正有凶兆的人並不是沈玉軒,而是沈寒山。

沈玉軒被牽連,都有性命之憂,可見給沈家施手段的人下手極重,似乎是想要將沈家滅門,若是不趕緊想辦法應對,那不出三日,沈寒山就會性命不保。

「你是?」沈寒山皺了皺眉頭,似乎對林羽有些不待見,這個年輕人是幹嘛的啊,就在這亂說亂話,搞得好像自己很懂一樣,醫生明明說他這腰疼是勞損所致。

「奧,爸,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何家榮,我今天特地請他來給咱家看看風水,昨天我出車禍,要不是他送我那玉觀音替我擋了一劫,我估計就……」

「一派胡言!我不是告訴過你,讓你腳踏實地,少倒騰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你大難不死,那是你運氣好而已!」

沈寒山滿面怒容的打斷了沈玉軒,能夠看出來,他對風水玄術這些東西極其排斥。

其實門前的梅棗和屋裡的布局,都是沈玉軒自己偷偷布置的,要是被他父親知道這些跟風水有關,早就全被清出去了。

「伯父,雖然我暫時看不出哪裡不對,但是你們家的風水肯定有問題。」

看到沈寒山之後,林羽十分篤定一定是他的住宅出了問題。

「是嗎,年紀輕輕不學好,學人家裝神弄鬼?對不起,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我們家不歡迎,請你出去!」沈寒山厲聲道。

「爸!」

「住口!從今以後,你不許再跟他來往!」

沈寒山冷聲呵斥,見林羽站著沒動,立馬怒聲道:「我說了,我們家不歡迎你,請你出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看風水

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