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3章 唯一的後人

第1793章 唯一的後人

當初嚴昆跟林羽說過,玄武象七大星舍分別為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和壁水貐。

所以紅臉漢子稱呼這駝背老頭兒為「牛老爺子」,那這駝背老頭兒多半就是玄武象中的牛鬥牛一支。

「對!」

紅臉漢子點頭沖林羽說道,「這老爺子就是玄武象的牛金牛,也是玄武象如今唯一存世的後人!」

「什麼?唯一後人?!」

角木蛟和亢金龍聽到這話神色不由大變。

「其他六大星舍全……全都沒有後人存世嗎?!」

角木蛟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喃喃道,「就留下了這個老禍害?果真是禍害遺千年啊!」

他話音一落,一塊力道遒勁的石子凌空飛砸而來。

他急忙側身一閃,靈活的躲了過去。

「小兔崽子,你嘴巴乾淨點!」

駝背老頭冷冷的瞪著角木蛟罵道,「如果不是念在你是青龍象的後人,我早就把你給宰了!」

「說到無禮的人,應該是你吧?!」

亢金龍沉著臉冷聲沖駝背老頭兒說道,「你既然是玄武象的後人,現在見到我們星斗宗的宗主,為何不行禮?!」

「你們說自己是星斗宗宗主就是嗎?!可有什麼憑證?!」

駝背老頭反過來質問道。

「本門的星斗令別人不認得,你總該認得吧?!」

林羽臉色凜然的沖駝背老頭沉聲道,「如何辨認星斗令,應該是你們世代相傳的技巧吧?!」

「你有星斗令?!」

駝背老頭昂著頭,有些傲然的沖林羽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信。

林羽沒有多半,直接將隨身攜帶的星斗令掏出來遞給駝背老頭。

駝背老頭兒看到這塊布滿了白色星狀小點、通透艷麗的黑色瑪瑙,神色不由一變,趕緊將林羽手裡的星斗令接了過來,仔細的辨認了片刻,擰著眉頭喃喃道,「星斗令,果真是星斗令……」

「見到星斗令,還不跪見宗主!」

角木蛟沉聲喝道。

駝背老頭兒沒有理會角木蛟,直接將星斗令遞還給了林羽,說道,「既然你手持星斗令,那說明你多半就是我們星斗宗的新任宗主,我這裡見過宗主了!」

說著他十分敷衍的雙手作揖,沖林羽施了個禮。

「你這是什麼態度!」

角木蛟滿臉慍怒的指著駝背老頭喝道。

「既然你認我這個宗主,那有些事,我便要同你問清楚!」

林羽沉著臉沖駝背老頭冷聲問道,「我們星斗宗向來規矩森嚴,不許濫殺無辜,為何你為了煉藥練功,屠殺如此年幼的孩子?!」

「我們星斗宗源遠流長,底蘊厚重,玄術功法數不勝數,但是卻從未有過如此歹毒狠辣的練功之法,你又是從何處學來?!」

「你在殘害這個孩童的時候,可有想過他的家人?!可有想過報應?!」

林羽咬牙切齒,字字泣血,心中又恨又痛,不敢相信也不願接受,自古以來以磊落仁義著稱的星斗宗竟然會誕生出駝背老頭這等敗類!

駝背老頭這等惡行,甚至比氐土貉、房日兔、尾火虎和箕水豹四人的行為還要可恨的多!

竟然都對平民下手了!

而且還是如此年幼的孩童!

聽到林羽的連番質問,駝背老頭神色淡然,沒有絲毫的局促,昂著頭悠悠的說道,「我練這功夫,還不是為了增強自己的實力,從而更好地守護好星斗宗流傳下來的古書秘籍,守護好星斗宗的根基嗎?!」

「守護星斗宗的根基,就必須要習練這種陰狠毒辣的功法嗎?!」

林羽憤怒的厲聲問道,「你這分明是在毀壞我們星斗宗的根基!」

「嘿嘿,呦呵,還真有點宗主的架子,一見面不幹別的,光他媽審問我了!」

駝背老頭陰惻惻咧嘴一笑,眼中精芒閃爍,冷聲道,「那我問你,現在整個玄武象就剩我一人抵禦外敵,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覬覦這些東西嗎?你知道其他玄武象的後人是怎麼死的嗎?你知道最後留我一人看守這些東西需要耗費多麼大的精力嗎?!」

「我如果不劍走偏鋒,怎麼可能敵得過這麼多的外敵?!」

「如果不是我,整個玄武象早他媽的沒了!你現在到了這裡,屁都見不著!」

駝背老頭氣勢十足,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語氣中甚至還覺得自己十分委屈。

原本滿臉怒容的角木蛟和亢金龍聽到他這話也不由神情一滯,一時間無言以對。

駝背老頭說的倒也是實情,現如今玄武象只剩他自己一人,要想對抗外面接連不斷來騷擾的玄術高手,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3章 唯一的後人

7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