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惡有惡報

第183章 惡有惡報

「什麼?!」

衛功勛陡然一驚,急聲道:「謝書記,這是為什麼啊?這個混蛋害了這麼多人,您竟然要放了他?!」

衛功勛情急之下聲音不由提高了幾分。

滿屋子的人頓時滿是驚詫的望向他,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

「唉,我也沒有辦法啊,是上頭的意思。」謝長風十分無奈的嘆了口氣,他何嘗不想把這個混蛋繩之於法啊。

「上頭的意思,清海不就是您最……」

衛功勛還未說完,立馬反應了過來,急忙快步走了出去,躲到樓梯間,壓低聲音道:「您是說,放他是京城那邊的意思?」

「是啊,這小子在京城的背景不淺啊,已經兩個京城的家族給我打電話通融了,雖然是京城二流的家族,但是也不是你我能抗衡的啊,該給的面子,還是得給啊。」

謝長風內心說不出的壓抑,怪不得這個藏狄安初來的時候敢連他的面子也不給,果然在京城背景深厚。

「書記,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這麼放了他我不甘心啊!」衛功勛無比憤恨的說道。

「功勛,不瞞你說,於公於私,我也都希望這個混蛋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現在情況所迫,也只能暫時便宜他了,日後有機會再說。」

謝長風嘆了口氣,接著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補充道:「不過好在京城那邊也已經答應我了,不會讓這小子再留在清海任職,你今天放了他,他立馬就得滾回京城了。」

「操他媽的!」衛功勛氣的一拳砸在了牆上,這個混蛋差點害死了自己的妻子,現在竟然要自己親手放了他。

過了好一會兒,他心頭的怒氣才緩和下來,回到病房跟林羽和衛雪凝交代了一聲,說自己有急事要回趟局裡,接著便拿上傘快步走了出去。

他等電梯的間隙,林羽快步走了過來,低聲對衛功勛說道:「衛局,是不是藏狄安的事情?要放了他嗎?」

剛才衛功勛打電話的時候林羽就猜到了,指定是藏狄安京城方面的關係發揮了作用。

「京城那邊讓我放了那個混蛋,不過,我不會這麼便宜他的!」衛功勛冷哼一聲,臉上浮起了一絲狠戾。

林羽看到他的表情心裡不由一緊,急忙勸道:「衛叔叔,我可得勸您一句啊,鄭阿姨現在已經有所好轉了,您可別為了這麼個人渣,搭上自己的前程啊。」

他知道,就算衛功勛弄死了藏狄安,憑著鄭老爺子那邊的關係,也不會讓衛功勛丟了性命,但是烏紗帽肯定是保不住了,甚至京城那邊追責下來,還有可能要坐上幾年牢。

「你放心,我心裡有數。」衛功勛知道林羽這是關心自己,沖他點了點頭,示意他沒事。

從醫院出來之後,衛功勛便直接趕回了警局,把傘一扔,一邊往裡走,一邊松著領子上的扣子。

「前幾天逮回來的清海市人民醫院院長呢?」衛功勛逮到一個路過的小警員沉聲問了一句。

「姜隊正在審訊室審問他呢。」小警察趕緊回道,因為藏狄安身份的特殊性,所以整個局裡的人都知道這個案子。

衛功勛點點頭,徑直走到了姜隊審訊藏狄安的審訊室,用力的敲了敲門。

「衛局?」跟姜隊一起的小警察看到衛功勛后頗有些意外。

「你們都出去。」衛功勛沖他們兩個招招手,示意他們出去。

姜隊也沒多問,趕緊帶著小警察往外走去,路過衛功勛身邊的時候,衛功勛在他耳邊低聲道:「把監控關了。」

姜隊立馬明白了衛功勛的意思,連忙點點頭,快速的走了出去。

衛功勛進去后把門關上,接著摸起桌上的鑰匙,幫藏狄安把審訊椅上的鎖打開。

藏狄安先是一愣,隨後滿臉得意的說道:「怎麼樣,衛功勛,我早就說過了吧,用不了幾天你就得乖乖放了我,京城那邊來電話了吧?」

衛功勛沒說話,沖他招招手,示意他站起來。

藏狄安面帶微笑的起身,作勢就要往外走,但此時衛功勛突然閃電般一拳砸到了他的肚子上。

藏狄安感覺如同被掄圓了的鐵鎚砸中了一般,嗷嗚一聲,捂著肚子弓成了蝦米狀,滿頭冷汗,身子因為劇痛猛烈的抽搐著。

「既然你要走了,那我自然得好好為你送送行。」

衛功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後鋼鐵般堅硬的拳頭雨點般落向了藏狄安的肋下和側腰。

衛功勛打人的手法很特別,既能讓藏狄安疼痛難當,還能讓醫院檢查不出外傷來。

最後藏狄安是捂著肚子一步一瘸的從警察局裡走出來的,一邊走一邊恨恨的咒罵著衛功勛。

不過好在無論如何,他是活著出來了,雖然清海市人民醫院的職位保不住了,但是起碼他不用坐牢了,回到京城,照樣可以過的風生水起。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他看到衛功勛還站在台階上看他,恨恨的沖衛功勛比了個中指。

隨後他打了輛車,往租住的小區趕過去。

他出事之後他老婆第一時間回了京城,幫他打點了關係,臨走前給他留下了一些錢,讓他出來后抓緊坐飛機回京城。

回到小區之後,他把他老婆留給他的皮包拿上,把門鎖好,便往小區外面走去。

至於房子的押金,他也懶得要了,鑰匙也不給了,到時候到期后讓房東自己來撬門吧,他是一刻也不想在清海多待了。

不過他沒注意到的是,在他從警局出來之後,就有一輛黑色的越野車跟上了他,一直跟到了他家小區門口。

等他進去后,越野車才停在了小區門口外的樹下,駕駛室的男子掏出煙盒,顛出一根煙,用嘴唇夾出來,拿出打火機點燃。

男子也就四十不到,留著個小平頭,身上穿著一件緊身短袖,脖子上掛著一根大金鏈子,眯著眼望著小區門口。

此時他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低頭一看,趕緊接起來。

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馬爺,緬甸那邊我都給你安排好了,等你辦完事可以直接躲過去,等風頭過了你再回來。」

「行,麻煩你了,兄弟。」男子說完便直接掛了電話。

他就是在茶樓跟藏狄安賭博的馬爺,上次藏狄安找衛功勛抓了他之後差點沒給他整死,贏得錢全吐了回去不說,差點都沒能活著從拘留所出來,現在後背上的傷還隱隱作痛呢。

這口氣他自然咽不下,所以在得知藏狄安被抓之後,他就和手下輪番守在警局,沒想到今天終於被他等到了。

他早就打定主意了,非整死這小子不可。

「抱一抱那個抱一抱,抱著我那妹妹呀上花轎……」

藏狄安胳膊上夾著一個黑色的小皮包,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朝小區外面走了過來。

馬爺看到他后眼前一亮,眼中閃過一絲陰鷙,立馬把手裡的煙一掐,扔出窗外,隨後發動起車子,往後倒了幾米,接著換擋,踩油門,車子「嗚」的一聲竄了出去,直衝藏狄安而去。

藏狄安聽到巨大的引擎轟鳴聲后,下意識轉頭一看,眼前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車頭,他未來的及發出任何喊叫,便已經天旋地轉的躺在了地上,身子擰曲成了一個奇怪的姿勢,胸口不停的抽搐,嘴裡汩汩往外冒著鮮血,死魚般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瞪著灰濛濛的天空。

隨著越野車快速離去,整個小區門口再次安靜了下來,只有「唰唰」的細雨聲,綿延不絕。

林羽從醫院回來后已經是傍晚了,剛進醫館,衛功勛就給他打來了電話,「小何,老天有眼啊,就在今天下午,藏狄安在租住的小區門口被人用車撞死了!」

「啊?是故意的嗎?」林羽頗有些意外。

「可以確定是蓄意的,但具體是什麼人乾的還不清楚,我正派人查呢,好了,先不說了啊。」衛功勛急匆匆的掛了電話。

林羽望著窗外潺潺的細雨,內心久久不能平靜,惡有惡報,大抵不過如此吧。

藏狄安死後,清海市人民醫院的位子便由鐵閻王接管了過來,一上任,他就將醫院所有部門好好整改了一番,辭掉了一部分收受紅包的醫生,提拔了一批年輕有為的醫生。

至於江顏以前被誣陷的那次醫療事故也得到了平反,鐵閻王撤銷了江顏的所有處分,並在清海市人民醫院官網給她掛了一篇以醫院名義的致歉信,算是替她正名了,而且再次邀請她回去擔任內科主治醫生和副主任。

不過江顏也沒立馬答應下來,說考慮考慮,因為匯古廣場的何記寶玉閣一直是她在管理,想走的話,需要一定時間進行交接。

「顏姐,要我說你就別回去了,當醫生哪有你當老闆娘自在。」

「是啊,弟妹,我們寶玉閣離不開你啊。」

此時匯古廣場的何記寶玉閣內,林羽和何金祥坐在會客區內一邊喝著茶,一邊極力的勸阻著江顏。

「行了,我才不聽你們倆忽悠,我自從接手了這個店,成天累的腰酸背痛,我看你們就是把我當你們賺錢的工具了。」江顏翻了個白眼,端起剛泡好的玫瑰花茶吹了吹。

「咔嚓!」

這時一聲響亮的雷聲破空而來,江顏端茶的手嚇得不由一抖,幾個導購員也嚇得尖叫一聲,圍縮在一起。

轟隆隆的雷聲一過,剛才還略微放晴的天頓時嘩嘩的下起了大雨。

「顏姐,看到沒,連老天爺都不同意你走。」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此時一個身穿職業套裙和高跟鞋的靚麗身影快速的衝進了店內,跳了跳腳,甩了甩衣服和包包上的水。

「小姐,您好,請問你需要點什麼?」導購員趕緊熱情的迎了上去。

「我找你們何總。」靚麗的身影在店裡掃了一眼,目光落向屏風後面的會客區。

「薛沁?」

林羽聽到動靜後起身往外看了眼,見是薛沁,急忙熱情的邀請道:「快,來,喝杯茶暖暖身子。」

「家榮,跟我去工地一趟吧,出事了。」薛沁面色凝重,顧不上打招呼,語氣略顯慌張。

「怎麼了?」林羽心裡頓時一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3章 惡有惡報

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