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工地事故

第184章 工地事故

「出人命了,死了一個工人。」薛沁面色泛白。

「啊?」

林羽猛然一驚,工地出人命那可是大事啊,說不定要被勒令停工的。

而且這是一條人命啊,作為一個醫生,林羽難免感到痛心,急忙說道:「快,快帶我去,看看還有沒有救治的可能。」

說完林羽顧不上跟江顏和何金祥打打招呼,拽著薛沁就沖了出去。

雖然薛沁儘可能的把車開的飛快,但是畢竟路面濕滑,交通擁擠,他們趕到工地時足足花費了一個小時。

此時工地上已經停工了,一大幫戴著紅黃色安全帽的工人圍在深基坑旁邊,議論紛紛。

中間空地上躺著的,是一個沒了生命特徵的工人。

林羽下車後顧不上打傘,冒著雨沖了過去,薛沁趕緊拿出一把雨傘撐開,追了上去。

這時承建商那邊的領導也過來了,總共三四個人,其中一個身著灰色西服的就是承包商方面的總經理孫德柱,上次奠基儀式上跟林羽解釋工期的就是他。

「都讓開!」

孫德柱也沒顧上打傘,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工人趕緊給他和林羽讓開了一條道。

林羽和孫德柱他們進去后,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工人屍首,只見他面色泛青,嘴唇泛黑,早已沒了生命特徵。

林羽俯身在他手腕上摸了摸,發現滿是泥垢的手上冰冷無比,顯然已死去多時。

林羽在他身上查看了一番,並沒有發現明顯的致命傷,急忙問道:「這位工友是怎麼死的?」

「對,怎麼死的?!」

這時愣在原地發怔的孫德柱立馬也回過神來了,急忙沖周圍的工人問道,「老張,你說!」

老張是工地的包工頭,急忙站了出來,用略帶口音的普通話說道:「我當時也木看到,據旁邊的工友說是被雷劈殺滴。」

「被雷劈死的?!」孫德柱驚訝不已,話音剛落,天空再次閃過一道閃電,隨後轟隆一聲雷聲傳來,嚇得他身子不由一抖。

眾人也抬頭看了眼黑壓壓的天空,滿臉恐慌。

「當時他正在基坑裡下鋼筋,我隔著他不遠,就看到一道閃電突然落了下來,打在他頭上,他身子抽了幾下,趴在地上就不行了。」這時親眼目睹情況的一個工友跟孫德柱描述了一番。

「對,我也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

還有幾個工友也出聲附和道,顯然當時很多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孫德柱咕咚咽了口唾沫,驚慌的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他們公司承辦了十幾年的工程了,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看他身體的狀況,確實是觸電身亡。」林羽輕輕地嘆了口氣,內心隱隱有些不安,前幾天奠基儀式上的時候自己剛剛囑咐了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這才幾天啊,竟然就出了這種事。

剛一動工就出人命,實在是不吉之兆啊。

「孫總,你怎麼回事,我不是囑咐過你了嗎,工期可以有所延長,但是必須保證安全問題和質量問題嘛!」薛沁冷聲沖孫德柱問責道。

「是我的疏忽,我的疏忽,薛總,何總,你們放心,這件事全部責任在我們公司,我們一定會妥善處理的。」孫德柱滿臉汗顏的賠著不是。

「這不是誰的責任的問題,萬一被安監局勒令停工,那我們這工期恐怕會無限期延長!」薛沁冷聲道。

「是,是,您放心,我們上下都有關係,肯定會及時打點的,絕對不會再讓這種情況出現。」孫德柱趕緊解釋道。

「孫總,希望你這次吸取教訓,在趕工的同時,一定要保證工人們的安全,誰都是爹媽生養的,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不可替代的。」林羽也沖孫德柱囑咐了一句。

「是,是,明白,我們也不希望出現這種情況啊,其實我們公司的事故率在行業內算是很低的了,這次也是我們倒霉,竟然能碰上被雷劈死的情況,我幹了這麼多年工程,還是頭一次見。」孫德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以後雷雨天就不要趕工了。」林羽也不禁嘆了口氣,確實,誰也不想攤上這種事。

等警察來了之後,林羽和薛沁就先回去了,剩下的事情全部由孫德勝來處理。

「別多想了,這種事情有時候確實是在所難免的。」薛沁見林羽一路上情緒低沉,忍不住勸了他一句。

「是啊。」

林羽苦笑了一聲,按壓了下太陽穴,說道:「可能很多大工程施工期都難免死一兩個人,但是我還是感覺不太對,這人死的有些蹊蹺。」

「能有什麼蹊蹺,那麼多人看著呢,純粹就是意外吧。」薛沁安慰了林羽一聲。

「但願吧。」林羽呼了一口氣,再沒多想。

回匯古廣場,林羽邀請薛沁道:「進店裡坐一會兒吧。」

「不了,你研製出的面膜和體霜已經檢驗合格了,我得抓緊回去準備一些生產的事宜。」薛沁沖他眨眨眼說道。

「辛苦你了,路上慢點。」林羽有些難為情的說道,自己這甩手掌柜當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行了,人家都走了,別戀戀不捨了。」這時江顏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接著遞給他一條毛巾,關切道:「工地上出什麼事了?」

「死人了,一個工友被雷劈死了。」林羽一邊擦頭一邊說道。

「啊?」

江顏和幾個導購員互相看了一眼,頗有些驚慌。

被雷劈死的事情她們只在新聞上見過,沒想到真能發生在自己身邊。

「對了,何大哥呢,不是說緬甸那邊來了一幫原石商,中午要一起吃飯嗎?」林羽見何金祥不在,急忙問道。

「奧,何大哥回家了,說一會兒直接去酒店,讓你直接過去就行。」江顏說著看了眼時間,「現在差不多了,你快過去吧。」

林羽趕緊應了聲,打著傘跑到路邊準備打車,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見到一輛計程車的身影,一撇頭,見何金祥那輛破麵包車停在停車場,趕緊跑回店裡,問導購員要了鑰匙。

「何總,您要開那輛麵包車啊,會有失身份吧?」導購員小姐有些古怪的說道。

「要不開我的吧,我中午不回家了。」江顏把自己的車鑰匙遞給他。

「不用,什麼身份不身份的,何大哥能開,我為什麼不能開。」林羽笑了笑,轉身跑向了麵包車。

因為第一次開麵包車,這輛車又是個二手的,掛擋桿、離合、剎車都有些發軸,所以林羽開起來有些吃力。

加上此時又是雨天,以致他車速提不上來,一直維持在六十邁上下,不過只要路上不停,應該能及時趕到。

上到快速路的時候,車流量突然加大了,林羽把車速放緩到了五十邁左右。

這時車后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喇叭聲,非常刺耳。

林羽看了眼反光鏡,發現是一輛黑色的GTR,不停的沖自己按著喇叭,似乎是嫌自己跑的慢了。

但是林羽也沒有辦法,兩旁的車道車流很大,而且麵包車方向盤操控不好,路面又濕滑,他也不敢貿然變道,只能稍微提了提速度。

但是那輛GTR還是不滿意,一連串的按著喇叭。

最後GTR逮到一個空子,變到了旁邊的車道上,駕駛室玻璃搖下來,一身朋克服的小年輕沖林羽豎了個中指,怒罵道,「操你媽的,會不會開車,跟個烏龜似得!」

林羽沒說話,打算忍氣吞聲,畢竟自己趕時間。

但是朋克服還在不停的罵著,似乎十分的不解氣,一打方向,一個加速,斜插到了林羽跟前,不停的點著剎車,林羽也趕緊跟著點剎車,速度陡然間慢了下來。

GTR在前面慢吞吞的走著,林羽也只好慢吞吞的跟著,他低頭一看時間,發現自己這樣下去非遲到不可,急的頭上都冒汗了,心裡惱怒不已,連忙按了按喇叭。

不過他越按,GTR就越慢,最後直接一個剎車停了下來。

林羽面色一變,連忙一腳踩住了剎車,但是麵包車剎車欠佳,路面又滑,林羽緊踩慢踩,還是砰的一聲撞到了GTR的車尾上。

「卧槽!你他媽的敢撞我?!」

朋克服本來只是想整一整林羽,沒想到林羽竟然敢真的撞上來,頓時怒不可遏,立馬衝下去,一把撕開林羽麵包車的車門,拽著林羽的領子就把他拽了下來,揚手朝林羽臉上就是一巴掌。

不過他的手掄到半空中就被林羽抓住了,林羽淡淡道:「小兄弟,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大馬路上,你怎麼可以隨便剎車,多危險啊。」

「我草你媽,你追尾你還有理了。」朋克服另一隻手一拳打了過來,但同樣被林羽給抓住了。

「你放開我!」朋克服滿臉通紅,無論他怎麼用力的掙扎,也掙扎不開。

「小兄弟,我有急事要辦,沒工夫陪你瞎鬧,修麵包車的錢我就不跟你要了,以後自己多注意點。」林羽說完用力一推,朋克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林羽趕緊上車發動起車子,往後一倒,一調方向盤,快速的離去。

「你等著,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朋克服氣的咬牙啟齒,立馬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林羽見時間緊迫,不由加快了一些速度。

這幫客人是專程從緬甸過來的,與各大原石場口關係匪淺,掌握一手原石資源,如果何記能與他們達成合作關係,那便宛如火箭裝上了助推器,必將一飛衝天。

所以他自然怠慢不得,必須抓緊時間趕過去,否則人家一生氣,終止合作關係,那對何記將是一個不可逆的莫大損失。

想到這裡,林羽內心更加的煩躁不安,一踩油門,再次加快了速度。

但就在此時,後面突然傳來了幾陣巨大的引擎轟鳴聲,眨眼的功夫,四五輛顏色各異的超跑瞬間趕超了上來,圍繞在林羽左側,不停的把他往左邊逼。

路上的一眾車輛也紛紛減速避讓,生怕一不小心擦碰到這幾輛超跑,賠個傾家蕩產。

林羽看到剛才那輛GTR的身影,頓時勃然大怒,這個傻逼,還沒完沒了了。

林羽見自己沖不出去,索性直接往路邊一靠,一個剎車停了下來。

四五輛超跑立馬也都靠路邊停住,下來五六個打扮潮流的年輕人,一看就是些紈絝公子哥。

「操你媽的,你不是跑嗎,跑啊?!」

GTR上的朋克服一下車便指著林羽破口大罵。

「就是你個傻逼故意別我兄弟的道兒,還打了他?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時一個頭頭模樣的年輕人走過來沖林羽指了指,一臉的囂張。

林羽看到這個年輕人後頓時忍不住咧嘴笑了,感情是老熟人,錢海德的兒子,錢大少。

因為林羽救他的時候他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所以自然不認得林羽。

「錢大少,你就這麼跟你的救命恩人說話嗎?」林羽背著手,沖他淡淡一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章 工地事故

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