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我不用任何人罩

第199章 我不用任何人罩

「找死!」

林羽徹底被他這態度激怒了,作勢要動手,薛沁趕緊拉住了他,急忙道:「家榮,不能在這裡動手,對公司影響不好。」

說著她轉頭沖白宗偉厲聲道:「白宗偉,你皮又癢了是不是,不記得上次你爸在謝書記跟前怎麼打的你了嗎?」

「別說,我還真忘了,有本事你再讓謝長風過來!」白宗偉滿臉的囂張,「他過來老子也不鳥他,別忘了他早已不是清海市的一把手了!你們也別再指望有人給你們撐腰!」

「我們不需要任何人撐腰,我們遵紀守法,不怕你這種流氓無賴!」

薛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接著掏出手機,翻出通訊錄,冷聲道:「我相信剛到任的韋書記也一定會給我們做主的!」

「你們有韋書記書記的電話?」白宗偉微微一怔,接著面色一緩,大手一揮,毫不在乎道,「打,你們隨便打,我爸昨天剛跟韋書記喝過酒,咱看看他向誰!」

薛沁撥通電話后猶豫了一下,將手機遞給林羽,「家榮,還是你來打吧。」

她覺得相比較她,林羽的話分量會重一些,畢竟林羽也算是清海招商引資的功臣,所以由他來打更合適。

林羽也沒推辭,把手機接了過來。

電話接通后,那頭便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喂,你好,哪位?」

「請問是韋書記嗎?」林羽急忙問道。

「是,你哪位?」

「奧,韋書記您好,我是何家榮。」林羽急忙應道。

「何家榮?何家榮是哪位?」電話那頭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耐煩。

林羽不由一怔,不對啊,謝書記臨走前不是說跟韋書記打過招呼了嗎,他怎麼會不認識自己呢?

「我是回生堂的何家榮,不知道謝書記有沒有跟您提起過我。」林羽耐著性子解釋了一番。

「奧,回生堂的何家榮啊,長風跟我提過一嘴,有點印象。」韋譽恆語氣冷淡道,「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嗎?」

「是這麼回事韋書記,一個官家大少跑到我們公司來,想以極低的價格強買我們公司的股份……」

「這件事你找我做什麼?你應該報警啊!」韋譽恆語氣十分不悅道。

林羽急忙解釋道:「不是,韋書記,我們報警可能沒用,這個人父親身份比較特殊,是食葯監督局的白局長,他借著自己父親職位之便,想逼迫我們把股份低價轉給他,還扣壓了我們回生堂一批藥材作為威脅,希望您幫忙徹查!」

「何家榮,你把我這裡當成你自己的家了是吧?」

韋譽恆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剛才已經明確的告訴過你了,有問題,你可以報警,你要懷疑哪個公職人員違法違紀,也可以去紀檢部門舉報,但是你不能給我打這個電話,我這裡是為廣大人民服務的,但不是為你一個人服務的!謝長風以前在清海的時候助長了你什麼風氣我不管,但是現在我來了,你就給我記清楚,我的電話,不是你能隨便打的!」

韋譽恆說完便「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怎麼了,跟誰生這麼大的氣啊?」韋譽恆的老母親抬頭看了眼韋譽恆,語氣關切道。

「沒事,媽,一些工作上的事,來,咱吃飯。」韋譽恆立馬換上一副笑臉。

「我早就告訴過你了,有些事別太計較……」韋譽恆母親話未說完,突然眼前一黑,身子往後仰去。

「媽,媽!」

韋譽恆急了,趕緊伸手一把攬住了母親,關切道,「您這頭暈症又犯了啊?」

「沒事,沒事,我緩一會兒就好。」他母親趕緊沖他擺了擺手。

林羽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嘟嘟」聲,臉色不由變了變,接著將手機遞還給薛沁。

看來,這個新來的清海市一把手對他意見挺大啊。

「怎麼樣?韋書記怎麼說?」薛沁急切的問道。

「韋書記說不管,讓我們自己找相關部門。」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

「哈哈哈……怎麼樣,老子就說吧,何家榮,謝長風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告訴你,沒了謝長風罩你,你屁都不是,以後最好老老實實做人!」白宗偉滿臉得意道。

「是嗎,告訴你,老子不用任何人罩!」

林羽話音一落,手裡突然多了一根銀針,手指一彈,銀針飛速的射向了白宗偉。

白宗偉只看到眼前寒光一閃,接著便有東西沒入了自己的體內。

「何家榮!你剛才向我扔了什麼?!」

白宗偉慌忙在自己身上摸索了起來。

「向你扔東西?我能向你扔什麼?」林羽裝出一臉糊塗的說道。

「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一手指頭,我讓你們榮沁美顏立馬倒閉!」白宗偉惡狠狠的說道,手在身上摸了個遍也沒看到有什麼異樣,這才鬆了口氣,「量你也不敢對老子怎麼樣,咱們接著談談股份的事吧。」

說著他挪了挪身子,往凳子上一坐,但是他立馬跟屁股著了火似得跳了起來,殺豬般慘叫了一聲,只感覺屁股上彷彿扎了數百根鋼針一般,刺痛無比。

「你們在椅子上放了什麼?!」

白宗偉一邊回頭看,一邊用手摸著自己的屁股,但是這一摸,那種強烈的刺痛感又來了。

他再次尖叫一聲,身子不由跳了一下,雙腳下面立馬也傳來了同樣的刺痛感,他腳下一軟,一屁股摔坐到了地上,接著更強烈的刺痛感傳遍全身!

「啊啊!救命!救命!」

白宗偉疼的臉都白了,等痛感過去后,坐在地上動也不敢動,因為他發現,只要自己身子一受到擠壓,就會刺痛無比。

薛沁一臉的迷惑,也好奇白宗偉好端端的這是怎麼了。

「哎呀,白大少,您這是怎麼了啊?」林羽臉上一急,慌忙跑過來扶白宗偉。

「哎呦,疼疼疼!」

林羽一碰到白宗偉的胳膊,白宗偉立馬便慘叫了起來。

「疼?哪裡疼啊?我看看來。」林羽接著拿手在他身上按了起來,「這?這?這?」

「啊!啊!啊!」

林羽每按一下,白宗偉都要立馬跟上一聲慘叫,被林羽按過的部位就如同被火燒了一樣,刺痛難當,給他疼得眼淚都出來了,恨聲道:「何家榮,我知道是你搗的鬼,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啊啊疼!」

他話未說完,又是慘叫一聲。

因為林羽拿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勾著他的肩膀說道:「白大少,你瞎說什麼呢,我這不迫切的想幫你嗎,怎麼可能會是我搗的鬼呢?」

「你別碰我,你他媽別碰我!」白宗偉紅著臉沖林羽嘶吼道。

「我不碰你我怎麼幫你啊白大少,我得幫您找找是為什麼疼嘛,該不會是做多了壞事,遭報應了吧?」林羽笑呵呵的說道,同時手在白宗偉背後輕輕地拍了拍。

白宗偉又是一陣慘叫,臉都白了,毫無血色,額頭上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見威脅不了林羽,只好咕咚咽了口唾沫,哀求道:「何……何總,你饒了我吧……」

「饒了你?白大少,你這話是從何而來啊?我有傷害過你嗎?我怎麼可能會傷害你呢!我們是合作夥伴啊,你不是還要買我們公司的股份嗎?」林羽笑呵呵的說道,眼裡帶著一絲寒光。

「不……不買了,哥,我不買了……」

「不買了?!」

林羽面色一驚,啪的拍了白宗偉後背一巴掌,「怎麼能不買了呢?」

「啊啊啊!疼!」白宗偉慘叫一聲,只感覺一股鑽心的痛感瞬間傳遍全身,接著大哭了起來,「何大哥,何大哥我不敢了!我知道錯了,您饒了我吧!」

這何家榮簡直不是人啊,是魔鬼,絕對是魔鬼!

「白大少,可別這麼說,你要不買的話,就是你饒了我們啊,你確定不買我們公司的股份了?」林羽說話的時候手不停的在白宗偉後背摩挲著,「要不您再好好考慮考慮?」

「不考慮了,不考慮了,何大哥,我錯了,我錯了,我堅決不買了!」

白宗偉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滿頭冷汗,身子不停的打著哆嗦,感覺在自己背後摩挲的簡直就是張老虎爪子,自己一句話說錯,就會被拍個粉身碎骨。

「那我們醫館藥材的事……」

「我這就打電話,這就打,煩請何大哥幫我把手機拿過來。」白宗偉連連點頭。

好漢不吃眼前虧,現在不管林羽說什麼,他都只能乖乖照做。

林羽把手機拿過來,白宗偉便給他父親的手下打了個電話,吩咐他們把扣押回生堂的那車藥材給送回去。

「何大哥,你看這電話也打了,股份我也不買了,您能不能饒了我啊。」白宗偉語氣滿是祈求,接著面色一正,信誓旦旦的保證道,「您放心,您要是饒了我,我保證立馬就滾,立馬就滾!」

「白大少,確定是滾嗎?」林羽說話的時候特地加重了「滾」字的語氣。

白宗偉立馬聽懂了他話里的深意,咬咬牙,用力的點點頭,「對,是滾。」

他沒想到會被林羽抓到話柄,這要是這麼滾出去,還不得被林羽公司的人笑掉大牙?

要是傳出去,他白大少的威名也會一敗塗地,但是他不敢不答應。

「好,白大少果然標新立異,既然你非要不走尋常路,那我就不攔你了,不過希望你說到做到,否則後果恐怕更嚴重啊。」林羽說著輕輕地在他後背上拍了一巴掌,一根銀針立馬從他胸口飛了出來,「噗」的釘在了木桌桌腿上。

白宗偉身子立馬打了個哆嗦,不過這次並沒有傳來方才那樣的刺痛感,他這才長舒了口氣。

「白大少,您,請滾。」

說著林羽起身很紳士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一旁的薛沁忍不住再次「噗嗤」捂嘴笑了起來,這才反應過來是林羽搞的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9章 我不用任何人罩

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