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莫須有的罪名

第20章 莫須有的罪名

「咦?鳳緣祥的東西?」陳保剛看到藍盒子上的燙金字后頗有些意外。

「哼,該不會是個一兩千的破金戒指吧?」范茹婷翻了個白眼,心裡納悶這個吃軟飯的怎麼有錢買鳳緣祥的東西。

「婷婷你怎麼說話呢,就算是一個小金戒指,對家榮來說,也已經十分不容易了,可能得從牙縫裡省一兩年呢。」陳保剛笑呵呵的說道,眼中滿是濃重的譏諷。

林羽沒搭理他倆,把藍盒子遞到江顏面前,輕聲道:「不好意思,虧欠了你這麼久。」

江顏微微一怔,不知道林羽這是唱的哪出,也不知道他哪來的錢買鳳緣祥的東西,稍一遲疑,還是把盒子接了過去。

打開盒子后,看到裡面璀璨的鑽戒,江顏眼睛驀地睜大,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起。

饒是她再冷淡從容,也被震撼到了,這盒子里的鑽戒可足足比范茹婷那個大了一圈。

「顏顏,裡面什麼啊?」

看到江顏如此驚訝的神情,陳保剛和范茹婷立馬好奇的湊了上來,隨後兩人面色大變。

「這怎麼可能?這麼大的鑽石,假的吧?」

范茹婷胸口驀地燃起一股嫉妒的火苗,她不相信何家榮這個窩囊廢會買得起這麼大的鑽戒,指定是從哪倒騰的玻璃高仿品。

「肯定假的,這玩意我見過,在首飾店一二百一個,仿的可真了!」陳保剛連忙道。

他說的沒錯,首飾店確實很多這種類似的玻璃製品鑽戒,但要說「仿的可真了」那就是扯淡了,玻璃與鑽石,怎可同日而語。

但是林羽的經濟能力擺在那,確實不可能買的起真的。

江顏也忍不住暗自驚嘆,要真是高仿的,那這仿的也太精緻了。

「先生這個鑽戒可以給我看看嗎,我幫您鑒定鑒定。」

導購小姐看到盒中的鑽戒后也十分驚訝,從光澤折射度和凈度來看,這明顯是一顆真鑽。

林羽大方的把鑽戒遞給了導購員。

導購員小心翼翼的戴好手套,拿出十倍放大鏡,細細的看起了手中的鑽戒。

「看也是白看,這種窮鬼,怎麼可能買的起這麼貴的鑽戒!」范茹婷語氣酸溜溜的說道,見導購員看的如此認真,她心裡竟然有些忐忑。

誰知她話音剛落,導購員立馬激動道:「先生,您對您妻子的愛當真是情比金堅,至死不渝啊!」

「美女,你能有一位這樣的先生,實在是莫大的福氣啊!」導購員隨後又抬頭沖江顏感嘆道,眼神中滿是羨慕之情。

「你意思是說這鑽戒是真的?!」

陳保剛和范茹婷兩人臉色瞬間大變。

江顏也感覺有些不可置信。

「你確定你看對了嗎?!」范茹婷質問道,連聲音都變得尖銳了起來。

「是的小姐,這顆鑽石裸鑽重量至少在三克拉以上,D色、FL凈度、3EX切工,各項數值都是行業頂級,我們鳳緣祥售價至少要在二百二十萬以上呢,所以說這位先生對他的愛人,真是矢志不渝呢。」

導購員面帶微笑,侃侃而談。

「多……多少?!」

陳保剛嘴巴張的都能塞下一個蘋果了。

范茹婷面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她手上這枚鑽戒竟然連人家的零頭都趕不上。

江顏也滿心震驚,神情古怪的望著林羽,相比較鑽石的貴重,她更驚訝於林羽是怎麼把這顆鑽石弄到手的。

「也只有你的氣質,才配的上它。」

林羽故意學著導購員恭維范茹婷的話將戒指拿起來,戴在了江顏白皙修長的無名指上,整個屋子彷彿也在剎那間明亮了起來。

江顏的手指微微有些顫抖,這是她平生第一次戴鑽戒,這種場景她年少時也曾無數次憧憬過,只不過她從沒想到,給她戴上鑽戒的會是「何家榮」。

「老公,我也要!」范茹婷噘著嘴在陳保剛胳膊上掐了下,望著江顏的眼神中滿是嫉妒。

陳保剛額頭上冷汗連連,買這麼貴的鑽戒,他得傾家蕩產。

「先生,小姐,不好意思,這枚鑽戒能讓我看看嗎?」

這時裡間一個胖乎乎的男子跑了出來,對著林羽和江顏客氣的笑了笑,自稱是這裡的店長。

江顏這才從泛濫的情緒中抽離出來,把戒指取下來遞了過去。

店長立馬跑進櫃檯用十倍鏡仔細的查看了一番,隨後用電子秤稱重了一下,臉色突然一沉,沖林羽冷聲道:「先生,請問您這款鑽戒是在我們鳳緣祥哪家分店買的?」

「呃,這枚鑽戒不是我買的……」

「果然,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偷的吧!」胖店長冷笑一聲,立馬把這枚鑽戒鎖到了櫃檯里。

聞言眾人面色皆是一變。

「什麼意思?」林羽眉頭一皺,有些不悅。

「哼!這款鑽戒是我們鳳緣祥的新貨,是新貨里最貴重的也是唯一的一枚至尊鑽戒,還未在店裡正式售賣,現在本應該存在我們董事長的保險柜里,你說,不是偷的,那你是哪兒來的!」

胖子店長語氣逼人,臉上頗有得色,要是讓董事長知道自己立了這麼大的一個功,肯定得給他升職加薪啊。

「原來是偷的啊,家榮,你這麼做可就不對了,這是犯法啊!」陳保剛面色陡然大喜,立馬落井下石道。

「我就說嘛,這個窩囊廢哪兒能買的起這麼好的鑽戒,感情是偷的,真不要臉!」范茹婷長呼了口氣,也恢復了趾高氣揚的模樣。

「我不是偷的,這是你們董事長沈寒山送給我的。」

林羽原本不想說的,但是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只好和盤托出。

「笑話,我們董事長會認識你?」胖子店長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他們董事長什麼級別的人物,怎麼可能會送給林羽這種無名小輩這麼貴重的鑽戒。

而且前兩天董事長還讓人通知他這枚鑽戒會分派到他們這家分店來銷售呢。

陳保剛和范茹婷倆人也捂著肚子笑了起來,「都這時候了,還嘴硬呢,你認識沈寒山,那我還認識比爾蓋茨呢!」

「你可以打電話問問你們董事長。」林羽不由握住了拳頭,有些慍怒。

「打,我當然要打,我要讓我們董事長親眼看看是誰偷的他鑽石!」胖子店長立馬樂滋滋的給沈寒山的助理打了個電話,說這邊有急事,讓董事長無論如何抽空過來趟。

打完電話他指著林羽說道:「你別想跑啊,否則後果更嚴重,我這有監控呢!」

「放心,有我在他跑不了。」

陳保剛一個箭步衝上去抓住了林羽的胳膊。

「我不跑,我正好也想見見你們董事長,問問他這都招的些什麼人。」

林羽一邊說,一邊厭惡的甩了下胳膊。

陳保剛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幹嘛呢!」范茹婷瞪了林羽一眼,趕緊伸手去扶陳保剛。

「報警!報警!」陳保剛爬起來怒氣沖沖的說道。

胖店長給導購員使了個眼色,說:「報警吧,反正一會兒董事長來了照樣得報警。」

「店長,我看這位先生不像是偷東西的人,他說的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我們等等吧。」導購員主動站出來替林羽說話。

「這裡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胖子店長怒氣沖沖的吼了一句。

導購員沒辦法,只好撥打了110。

「江顏,我沒有偷任何東西。」

林羽沒再搭理他們,轉身沖江顏解釋了一聲。

「我知道。」

「你相信我?」

「嗯。」

江顏是這世上最了解何家榮的人之一,她知道他雖然窩囊沒用,但是卻從來不是那種手腳不幹凈的人,而且,他也沒有那個膽量去偷這麼貴重的東西。

雖然明知道江顏相信的是何家榮,但林羽心裡還是感覺很溫暖,這是這麼久以來,江顏第一次肯定他。

「著急忙慌的給我爸打電話,幹嘛呢!」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沈玉軒的聲音,語氣頗有些不悅。

他剛好在附近玩,接到父親的電話,說分店出事了,便放下手裡的一切,立馬趕了過來。

「小少爺,您來了啊!」胖店長立馬迎了上去,邀功道:「我抓到了偷咱家鑽戒的小偷了,被我扣在店裡了,請您處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莫須有的罪名

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