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大禮

第219章 大禮

「可以,可以。」銷售經理連忙點頭,接著吩咐人貼著圍欄加了一副散桌。

這麼一加,經理一看還真是個好辦法,趕緊又讓人順著圍欄加了十幾桌,這樣訂不到桌的客人也有地方坐了,而林羽和湯浩坐在這裡也不顯得突兀了。

坐定后林羽便迫不及待的問道:「湯大哥,聽你剛才的話,好像對這個何瑾祺有些了解啊。」

「大家族的核心人物我雖然不了解,但是這些第三代公子哥的八卦我可沒少聽說,經常混酒吧的人都知道。」

湯浩笑道,接著突然想起林羽老闆的身份,面色一變,急忙解釋道:「何總,我泡酒吧可是工作需要啊。」

「行了,湯大哥,你就別叫我何總了,聽著彆扭,叫家榮就行。」

林羽趕緊笑著跟他擺擺手。

「嘿嘿,那不敢。」湯浩趕緊給林羽倒了一杯酒,說道:「這個何瑾祺也是有名的公子哥之一了,不過跟楚雲璽這些人相反的是,他是因為敗家出的名,這小子年輕的時候不知道跟誰學過功夫,打架有一手,後來在酒吧老惹事,他爸就把他送去了部隊,當了足足兩年的兵,習慣也沒改過來,有次跟他們副連長起了衝突,給人家踢斷了三根肋骨,他爸就把他弄了回來,關了一個月的禁閉,後來也就懶得管他了,只要不鬧得太大就行。」

湯浩給林羽加了幾塊冰,接著說道:「不過那個連長也是因禍得福,三根肋骨換了一個正連副營!立馬就被提拔了上去!」

不錯,這個三弟有點意思。

林羽不由咧嘴笑了笑,儼然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何家的人。

不一會兒,就見一大幫子人從旁邊走了過來,全是男生,一個個的都是小年輕,看起來也就二十齣頭,走路晃啊晃的,有些欠揍。

走到林羽他們剛才的卡座后,一屁股坐下了。

「媽的,打個球累死老子了。」坐在最中間的一個小年輕把皮夾克一扔,拿起酒水單點起了酒。

林羽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眼,見他面容清秀,梳著泛光的大背頭,眉目間似乎跟何家榮有幾分相似,不過酒吧光線太暗,看的不是特別清楚,只是大致看起來有些相似。

「他就是何瑾祺吧?」林羽試探著問道。

「何總,小點聲。」湯總趕緊拍了拍林羽的胳膊,小聲道:「這位大爺咱可惹不起,京城好多公子哥都怕他。」

大爺?

明明是家榮兄的三弟嘛。

林羽笑眯眯的掃了這個「三弟」一眼,倒也沒有多說什麼。

很快二樓中間的舞台便跳上去一名穿著黑背心和黑短褲的性感女郎,音樂也陡然間爆炸了起來,女郎跟著音樂跳起了火辣的舞蹈。

林羽忍不住低頭往下看了會兒,正看得盡興呢,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砸了自己一下,他摸了摸頭,低頭一看,見桌上多了一顆開心果,正轉個不停,緊接著又飛過來一個開心果,不過這次沒有砸到他,打到桌子上彈走了。

林羽循著開心果飛來的方向轉頭一看,見何瑾祺等人正歪著頭望著自己。

何瑾祺手裡還握著一把開心果,見林羽看向這邊,不耐煩的沖林羽擺擺手,示意他往旁邊挪挪,擋到他看錶演了。

不錯,這個三弟果然夠狂。

林羽也沒搭理他,繼續轉過頭去繼續看錶演。

何瑾祺見林羽無視他,眉頭一皺,立馬將手裡的一捧開心果扔向了林羽,正好一個靚麗的身影經過,一捧花生果全砸到了這個身影身上。

「啊!」

靚麗的身影不由嚇得叫了一聲,林羽納悶的回頭看了一眼。

靚麗身影低頭看了眼地上的開心果,有些惱怒的看了何瑾祺一眼。

何瑾祺看到這個女人的面容后不由眼前一亮,急忙指著林羽解釋道:「我扔他的!」

靚麗身影回身一看,頓時與林羽四目相接,接著面色一驚,驚訝道:「是你?!」

林羽也不由一怔,也脫口道:「是你?」

實在太巧了,這女的竟然就是林羽在飛機上遇見的頭等艙空姐。

「何先生,你走了之後我跟那位奶奶找了你好久呢。」

頭等艙空姐沖他笑了笑,「我當時才發現,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現在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叫李千影。」

說著她沖林羽伸出了手。

「我叫何家榮。」林羽趕緊跟她握了握手。

「介不介意我在這裡坐一會兒?」李千影歪著頭禮貌道。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

未等林羽答話,湯浩急忙起身搬了一個椅子過來,怪不得何總不讓他叫那些嫩模來啊,有這麼一位氣質出眾的天仙在這,誰還瞧的上那些二流野模啊。

此時的李千影換了一身休閑裝,白毛衣配緊身牛仔褲,長長的頭髮披散在一側,氣質溫婉迷人。

「李小姐,你怎麼在這啊?」林羽納悶道。

「奧,我明天休息,我們組的同事叫我過來玩,我們平常休息的時候都會來這裡,沒想到這麼巧,竟然碰到你了。」李千影語氣間頗有些興奮,她上午的時候還為沒要到林羽的聯繫方式而遺憾呢,沒想到晚上又碰見了,還真是緣分。

「草,好白菜都被豬拱了。」何瑾祺看到李千影坐到林羽身旁,十分的不爽,因為剛才他看到李千影后也心動了。

「咋了,祺哥,看上那妞兒了?我去幫你把她叫來。」

何瑾祺旁邊的一個小平頭說了一聲,接著起身走到李千影身旁,手撐在桌子上,望著李千影說道:「美女,去我們那桌喝一杯唄。」

「不好意思,我在我朋友這裡坐會兒就行了。」李千影歉意的一點頭。

「美女,你知道我那桌坐的是誰嗎,何瑾祺何少爺!」小平頭頗有些驕傲的豎著大拇指往後指了指,補充道:「何家的三少爺!」

「什麼三少爺八少爺的,人家不想去,你聽不懂人話嗎?」林羽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剛才何瑾祺往他頭上丟開心果的時候他就很不爽了,一點都不知道尊重兄長!

「何總。」湯浩聽到這話嚇得臉都綠了,急忙伸手壓了壓,示意林羽別惹事。

「卧槽,小子,你敢罵三少爺,給你臉了是不是?」

小平頭甩手就是一耳光,不過他手還沒碰到林羽的臉,便被林羽一把抓住了,林羽用力一扭,小平頭立馬慘叫了起來,「哎呦,哎呦,你放開我,放開我!」

林羽冷笑一聲,用力的一推,小平頭立馬摔回到了卡座前的桌上,將桌上的一眾酒瓶推下桌,「嘩啦啦」砸了個稀碎。

「我草!給老子弄死他!」

何瑾祺頓時勃然大怒,語氣中隱隱帶著一絲興奮,已經好久沒有人敢這麼對自己無禮了,他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活動活動筋骨,就是他爸追究下來,他也可以推脫是林羽先找的事。

李千影嚇得面色一白,慌忙站了起來,林羽一把把她拽到自己的身後,笑道:「放心吧,沒事的。」

話音一落,林羽已經踢出去了三腳,三個小年輕立馬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卡座上,翻滾到地上捂著胸口哀嚎了起來。

「操你媽的,找死!」

另外三個小年輕抄起酒瓶和凳子再次朝林羽身上砸來,林羽緊接著又是三腳,這三個小年輕也立馬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滑出去三米遠。

「行啊,有兩下子。」

何瑾祺眼中的興奮更濃,一抖肩膀,腳下一蹬,一個側踢朝林羽脖頸砸了過來。

林羽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隨後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到了他腳底,何瑾祺只感覺一股鑽心的痛感襲來,臉上立馬憋成了豬肝色,收回腳來往地上一站,只感覺腳下一軟,立馬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何三弟,你這功夫練得不怎麼樣嘛。」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何瑾祺滿頭大汗,手撐著地想站起來,但是根本站不起來,右腿受了林羽那一重擊之後,不停的打哆嗦。

「快來人!何少爺被人打了,快來人!」

幾個小年輕一看他們不是林羽的對手,立馬嚎叫了一聲,三層的一眾服務生和保安聽到后立馬沖了過來。

「何總,快跑吧!」

湯浩一看臉色瞬間變了,急忙說道:「被何家抓到可就完了!」

「嗯,有道理。」

林羽點點頭,沖地上的何瑾祺說道:「三弟,你記住了,我叫何家榮!」

說完林羽再沒任何遲疑,拉著李千影的手就往外樓梯口跑。

「啊!」

李千影驚呼一聲,被林羽這麼一拉一跑,她高跟鞋一下踩塌了。

林羽趕緊一把橫著把她抱起,快速的朝著樓梯口跑去,接著飛速的衝下了樓。

因為速度太快,李千影只好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縮在他的懷裡,她能夠清楚地感受到林羽的體溫和他強勁的心跳,不由面色羞紅,心裡小鹿亂撞。

「何總,你抱李小姐幹嘛,又不關人家李小姐的事。」湯浩跑下去見林羽抱著李千影,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是啊,又不關人家李千影的事!

林羽恍然大悟,趕緊把李千影放下,歉意道:「不好意思,李小姐。」

說完林羽拽著湯浩快速的朝路口對面的衚衕跑去。

「哎,何先生,你的手機號……」

未等李千影說完,林羽已經跑的沒影了,她再次失落的嘆了口氣。

夜深后,楚錫聯總喜歡泡一杯茶,在書房裡看一會兒書。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接著殷戰,也就是上次去回生堂接楚雲薇的胡茬男喊道:「首長,有件事情跟您彙報一下。」

「進。」

殷戰趕緊推門進去,恭敬道:「首長,何家榮已經到京城了。」

「嗯,我早就知道了。」楚錫聯點點頭。

「今晚上他去雲錦會所玩的時候,碰上了何瑾祺,兩個人還打了起來。」殷戰急忙說道。

「是嗎?」楚錫聯面色頓時一喜,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正合我意!」

「首長,何家榮已經進京了,您下一步打算怎麼辦。」殷戰問道。

楚錫聯端著熱茶往椅子上一趟,眯起眼,悠悠道:「過幾天不是何家老太太的壽辰嘛,到時候送他們個大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9章 大禮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