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純鈞

第221章 純鈞

「你說買就能買嗎?」

小眼男冷笑了一聲,接著轉頭望向鞋拔子,冷聲問道:「他敢買,你敢賣嗎?」

他的聲音中隱隱帶著一絲威脅的意味。

鞋拔子在古玩界混了這麼多年,接觸的人魚龍混雜,哪能聽不初來小眼男話里的意思,要是自己把這青玉豬賣給林羽,估計自己有命拿錢沒命花,急忙討好道:「不賣不賣,他就是給我再多的錢我也不賣,我只認秦大少,五十萬,成交!」

秦大少面上一樂,有些示威的瞪了一眼,接著掏出一張金卡,遞給鞋拔子,「能刷卡嗎?」

「能,能。」鞋拔子連忙把卡接了過來,滿臉堆笑的把卡刷了。

林羽滿心怒火,但是卻又無計可施,畢竟東西是人家鞋拔子的,人家願意賣給誰就賣給誰。

「秦少爺,您看這些東西您打算怎麼拿?」鞋拔子指了指三輪車裡的字畫和破銅爛鐵。

「算了,那些東西就不要了,一堆破爛!」

秦大少有些不耐煩地擺擺手,興沖沖的把玩著手裡的青玉豬。

「哎呦,那謝謝秦大少了。」鞋拔子臉滿臉堆笑道。

「不行,我們花錢買的,怎麼能不要。」小眼男眉頭一皺,不悅道:「秦大少都給了你五十萬了,你這破三輪就不能送給我們嗎?」

這些破爛雖說不值錢,但是萬把塊錢還是能賣了的,小眼男知道這些東西秦大少指定就都給他了,不要白不要。

「好,好,三輪車我就送給兩位了。」鞋拔子也沒摳,直接點頭答應了,他心裡已經了樂開了花,五十萬都到手了,哪還在乎這輛破三輪。

「要騎你騎,本少爺可不碰這種破爛。」秦少不滿的嘟囔了一句。

林羽一看他們真要把東西弄走,頓時急了,突然靈機一動,急忙一拍腦袋,裝作恍然大悟道:「哎呦,秦大少,您就是京城那個鼎鼎大名的秦大少是不是?!」

「你認識我?!」

秦大少不由回頭一怔。

「失敬失敬啊,秦大少,恕我愚笨,一時沒想起來,您就是京城有名的大家族,秦家!秦家的秦大少是吧?」林羽裝出一副驚喜的樣子說道。

「算不上什麼大家族,勉強算個二流吧。」

秦大少一聽林羽這麼誇自己家,頓時得意不已,挺直了胸膛。

「秦大少客氣了,我初來貴地,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我跟您道個歉,還望秦大少海涵。」林羽恭敬道。

為了三輪車上的那個無價之寶,這個氣,他忍了。

「算了算了,以後記得長點眼,不是誰你都能得罪的。」秦大少神氣十足的擺了擺手,宛如皇帝赦免罪臣一般。

「剛才衝撞了秦大少,我實在過意不去啊,要不這樣吧,作為補償,這青玉豬的錢,我替您付了。」林羽討好道,「就當我送給您的見面禮,以後我們交個朋友。」

「哦?這樣好嗎?」

秦大少頓時眼前一亮,頗有些興奮,竟然還有這種冤大頭?

雖然五十萬對他而言並不算多,但是白撿的便宜為什麼不幹,最主要的是這件事以後可以拿出去跟其他世家公子吹吹牛,顯擺顯擺。

「一點小心意嘛,還希望秦大少不要嫌棄。」林羽急忙道。

「秦大少,這小子還算上道,您就給他個面子吧。」小眼男也趕緊附和了一句,心裡已經把林羽當成了傻子。

外地佬就是膽小,幾句話就給嚇到了,其實他和秦大少本來並沒想把林羽怎麼著的。

「那行吧,那我就卻之不恭了。」秦大少面帶微笑著點點頭。

要過秦大少的卡號,林羽便直接把錢給他轉了過去,秦大少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笑呵呵道:「你看一見面你就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也不知道該送你點什麼。」

「不用不用,秦大少客氣了。」

林羽一邊推脫,一邊掃了眼一旁的三輪車,笑道:「要不秦大少就把這三輪車上的東西送我一件吧,我做個紀念。」

「什麼一件兩件的,全送給你行了!」秦大少毫不在乎的大手一揮。

「這……這不好吧……」林羽故作為難道,心頭卻是大喜,果然如他所料,這些東西秦大少根本就不在乎。

「秦大少賞你的,你就拿著!」

小眼男直接把車子推給了林羽,現在他們白賺一個青玉豬,他也不在乎這點破爛了,正好他還覺得騎這破三輪有失自己身份。

「那太感謝秦大少了,希望您能記住我,我叫何家榮,以後有什麼事的話,可能還得麻煩您。」

林羽興奮不已,不過臉上還是裝作一副平靜的樣子,把戲做全套。

「好說,好說。」秦大少遞給林羽一張自己的名片。

林羽上了三輪車之後就騎著匆匆的走了。

「老徐,看到沒,這外地佬啊,都是慫包,傻蛋!」秦大少樂呵呵的捧著手裡的青玉豬得意不已。

「可不是,我看那小子剛才都要被嚇破膽了。」老徐趕緊討好的說道,皺著眉頭望了望林羽的背影,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狐疑。

其實他們不知道,在林羽心中,他們兩個才是最大的草包傻蛋!

林羽騎著三輪車回到衚衕后直接找了一個隱蔽的小路拐了進去,接著急不可耐的在車上的破爛里翻找了起來。

畢竟這麼多東西拿回酒店也不方便,索性他先把那個寶物找出來再說。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等他把雜物翻開,泛著青芒的,竟然是一把破劍!一把破到不能再破的破劍!

只見劍外面套著銅製的劍鞘,因為時間長了,劍鞘上面爛了好幾個破洞,結著厚厚的青綠色的銅銹,與劍身幾乎粘連在了一起,刀鞘的鞘口也滿是銅銹,覆蓋住了整個劍格,將整個劍銹死在了裡面,根本拔不出來,如果硬拔的話,估計整個都得碎掉。

不過劍柄還是十分完好,厚重圓滑,從劍柄的形狀來看,極有可能是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劍。

但是銹成這樣,幾乎都要爛掉了,已經沒有太大的價值了。

林羽不由嘆了口氣,懷疑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但是他再次仔細的打量了一眼手中的破劍,仍舊青芒強盛,甚至在自己握住劍柄的剎那,這股青芒陡然間再次旺盛了幾分。

這麼一看,林羽確定自己沒有看走眼,索性用力握住劍柄,側著身子,將劍鞘狠狠的往牆上砸去。

「叮!」

一聲脆響,劍鞘和銅銹立馬四散迸裂,一道寒芒閃過,清冷冷泛著白光的劍身頓時顯現了出來。

林羽面色大喜,原來這銅銹全都是出自劍鞘,而並非劍身!

他再次往牆上砸了一下,再次「叮」的一聲,剩下的銅銹立馬被震落,厚重的劍身和鋒利的劍刃頓時顯露無疑。

剛才被劍刃撞到的牆壁硬生生的磕出了一道十幾公分長,三四公分深的槽口,劍刃卻絲毫未損。

林羽仔細看了眼手中的青銅劍,只見劍柄劍身通長五十多公分,寬約四五公分,劍身修長,有中脊,兩側的從刃鋒利無比,前鋒曲弧而內凹,劍身中間有兩道凸箍,圓首裝飾以同心圓紋,劍身上則布滿了規則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紋,刻有十個鳥篆銘文,劍格正面鑲有藍晶石,背面鑲有綠松石。

整個劍製作精美無比,握在手裡沉甸甸的,林羽不由大喜,太好了,自己正愁沒有把趁手的武器呢,有了這把神劍,別說擊殺各種妖邪小人,就是斬天滅地,也不在話下啊!

林羽猛地一抖手腕,迎天而刺,劍身一顫,隱約可聞嗡鳴之聲,晨陽照耀下,劍身刃如秋霜,斬金截玉!

「純鈞!」

這時衚衕口突然傳來一聲驚呼,接著就見剛才的小眼男,也就是秦大少口中的老徐快速的跑了過來。

林羽面色一變,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追了過來,剛才進衚衕的時候他還特地往身後看了眼,並沒有發現有人跟蹤,看來這人也是剛跟過來,只怪自己見到寶劍太興奮了,一時間有些忘乎所以。

「我的天,真是純鈞劍!」

老徐震驚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往這邊跑的時候眼睛死死的盯著林羽手中的劍,腳下被石頭一絆,差點一個狗吃屎撲到地上。

「你說什麼?」

林羽手腕一轉,把劍往後一背,不讓老徐看,假裝茫然的皺著眉頭道:「什麼純金純銀的,聽不懂。」

其實他怎麼會不知道純鈞乃是古代十大名劍之一。

「這是純鈞劍啊,越王勾勾勾……勾踐的純鈞劍!」

老徐因為太過激動話都說不清楚了,心裡悔的腸子都青了,一下明白過來剛才林羽的用意,怪不得這小子剛才願意花五十萬買一堆破爛呢,感情這裡面還有這麼大一個寶貝。

要不是他心頭存疑,好奇的跟了過來,自己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堆破爛里竟然有純鈞劍!

他歷來對青銅器物研究頗深,可以斷定這把就是純鈞劍,比六十年代出土的那把越王勾踐劍還要強上數百倍,要知道當年那把劍出土后都被稱為了「天下第一劍」,這把劍更是可想而知!

當年越王千匹駿馬、三處富鄉、兩座大城都不換的寶劍,放在現在得是多麼的價值連城啊!

不過他實在想不通,這小子是怎麼發現的!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這不過是一把普通的古劍罷了。」林羽假裝糊塗道。

「小逼崽子,你甭跟我扯犢子!」老徐一激動家鄉話都出來了,怒氣沖沖道,「這把劍是我們一起發現的,理應有我一份!」

「有你個頭,老子錢都付了!」林羽看傻子似得看了他一眼。

「好,你不分我是吧?行,我舉報你,販賣青銅器可是犯法的!」

老徐一個箭步衝到林羽跟前,死死地握住了他的胳膊,掏出手機佯裝要打電話。

「你撒手!要不然我一劍劈了你!」林羽瞪了他一眼,嚇唬道。

「你敢!」老徐咬牙道,「你敢打我?你動我一手指頭,我讓你出不了京城!」

「打的就是你!」

林羽話音一落,一腳把老徐踹趴在了地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1章 純鈞

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