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拍賣會上的較量

第24章 拍賣會上的較量

爭?

怎麼爭?

憑你這張嘴嗎?

江顏突然覺得有些可笑,她最討厭這種沒能力還喜歡說大話的男人。

不過她覺得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為了一個男人心心念念了這麼久,如今,也是時候放下了。

她暗自發誓,從今晚以後,她的心臟將再也不會為李俊逸這個名字跳動一下。

只是可能嗎?

她用了兩年多的時間,都沒有做到。

來到六樓會議廳,場地布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先的椅子基本上都被撤了,會議廳前面擺滿了大大小小的原石。

一塊極大的原石前面圍滿了人,一些珠寶商和賭石的人已經站在石頭前面指指點點。

只見這塊原石品相極佳,皮殼成黑褐色,質地細膩光滑,屬於細皮子,周圍爬滿了黑灰色的綠癬,俗話說綠隨癬走,所以這塊石頭出綠的幾率極大,而且錶殼已經形成了帶狀松花,鮮翠欲滴。

因為品相出眾,這塊原石價格自然也不低,起價就是八百萬。

眾人圍在周圍議論紛紛。

「這種塊頭和品相的原石我很久沒見過了,肯定出綠,而且品質不俗。」

「那是自然,聽說這塊原石是今天的幾個壓軸之一,當然差不了。」

「起價八百萬,估計成交價得幾千萬,唉,我們是沒希望了。」

沈玉軒看到這塊原石也是雙眼放光,這麼大一塊原石,開出的綠自然小不了,要是做成鐲子掛墜,那肯定得賺翻了。

「這塊原石現在開始競價,起拍價八百萬,加價階梯五十萬,價高者得!」

這時拍賣師見人來的差不多了,便宣布開始競價。

「我出九百萬!」

「九百五十萬!」

「一千萬!」

隨著眾人的追捧,原石價格不斷飆升。

沈玉軒也混在出價的人群中,但是並沒有急著出價,等價格飆升到兩千萬以後,競價的人已經很少了,沈玉軒立馬朗聲道:「三千萬!」

聞聲眾人不由一陣驚呼,鳳緣祥的少東家就是豪氣啊,一口氣加了七八百萬。

沈玉軒昂首抬頭,臉上頗有些得色,自己這一口價,基本上就是封頂了,這塊原石,他是勢在必得。

「四千萬!」

這時安靜的人群中,突然一個醇厚的聲音傳來。

沈玉軒面色一變,轉頭一看發現竟然是李俊逸。

李俊逸風輕雲淡的看了沈玉軒一眼,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他繼續加價。

沈玉軒咬咬牙,給父親打了個電話,得到允許后,立馬喊道:「四千五百萬!」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眼睛也有些泛紅,顯然動了火氣。

「五千萬!」李俊逸挑了挑眉頭,頗有些挑釁的看了眼沈玉軒。

「五……」

沈玉軒剛要開口,突然有人按住了他的肩膀,他回身一看,發現是林羽。

林羽沒有說話,沖他搖了搖頭,示意他別再跟了。

這塊原石在林羽看來並沒有多少靈氣,就算開出來也不會暴漲,撐死就值個起拍價,他沒想到沈玉軒會半路殺出來競價,好在還有李俊逸接手,所以他急忙上來制止沈玉軒。

「家榮,幹嘛啊?」沈玉軒有些著急,拍賣師已經開始倒計時了。

「聽我的,讓給他。」林羽說道。

「哈哈,怎麼,堂堂鳳緣祥的少東家,還要聽命於一個窩囊廢嗎?」李俊逸看到這邊的情形后,立馬出言奚落。

「不是聽命,是建議。」林羽有些不屑的道,「對於一個連起拍價都不值的原石,我們沒興趣,既然有人願意做冤大頭,那便讓給他唄。」

聽他這麼一說,沈玉軒原本激動地情緒頓時安穩了下來,經歷過上次的事,他對林羽有種莫名的信任,當下點點頭,說不跟了。

「笑話,你懂個屁!」李俊逸被林羽的話逗得嗤笑一聲,有些窩火,這個窩囊廢,也就只能嘴皮子上咒咒自己了。

圍觀的眾人也是一陣哈哈大笑,看向林羽的眼神多有些一些不屑,顯然認為林羽是個門外漢。

「不要不懂裝懂!」這時身後的江顏也冷聲責怪了林羽一句,她對原石也多少了解一些,覺得這塊石頭五千萬拍下來,倒也划算。

最後這塊原石以五千萬的高價賣給了李俊逸,他並沒急著解石,因為接下來出場的一塊原石立馬吸引了他的目光。

壓軸的原石被賣掉,周辰立馬吩咐人把另一塊壓軸的擺出來,意圖趁勢將拍賣會的氣氛炒到高潮。

「這屆原石拍賣會果然名不虛傳,好料不斷啊!」

「依照我看,這塊比剛才的那塊還要好,絕對暴漲!」

「這塊原石來頭可不簡單,聽說是貨主直接從緬甸山兵手裡拿的貨,極有可能開出玻璃種。」

一聽從緬甸山兵手裡拿的貨,眾人不禁一驚,看來這個貨主來頭不一般啊,這種渠道,可不是一般人能接觸到的。

所謂緬甸山兵就是地方的民族武裝勢力,與政府軍為敵,很多場口都被他們掌控了,貨比市面上的要好很多。

只見整塊石頭呈灰黑色,顏色很深,周身白蟒,蟒下飄霧,為火煙咎,上緣皮殼很薄,在燈光的映照下,竟然有些晶瑩剔透的翠綠感。

單從品相上來看,比剛才李俊逸拍走的那塊,還要勝上幾籌。

「這塊石頭我要定了!」李俊逸頗有些豪氣的說道,「誰也別想跟我爭,我直接出六千萬!」

人群不由嘩然一驚,這李俊逸當真是財大氣粗啊,兩塊石頭加起來直接就一個多億了,雖然在座的很多人都身家不菲,但是身家不同於流動資金,能一下拿出一兩個億的流動資金,確實實力不俗。

「我出……」

沈玉軒迫不及待的要競價,誰知話還沒出口,便被林羽一把抓住了。

沈玉軒立馬急了,沖林羽問道:「家榮,你幹嘛啊,剛才那塊不讓我拍也就罷了,這塊石頭一看就會暴漲,錯過這次機會,我今晚上就要空手而歸了!」

剛才周辰提醒過他了,這是今晚上最後一塊壓軸的石頭,錯過就沒了。

「這塊石頭不只不會漲,而且還會垮的很厲害,除了上緣有一小塊綠之外,下面幾乎全是石頭。」林羽解釋道。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不懂原石嗎?」沈玉軒眉頭一皺,吃飯的時候林羽可不是這麼說的。

「當我是兄弟,就相信我。」林羽直接拋出了一句狠話,鬆開了沈玉軒的手。

「何家榮,你過分了吧,人家想買就買,你跟著摻和什麼!」江顏面帶慍怒,她也覺得這塊石頭絕對暴漲,所以不希望被李俊逸拿到。

林羽沒再說話,他方才那句話分量已經夠重了,剩下的只能沈玉軒自己抉擇了。

「玉軒,家榮也是好意,不過你自己對這方面也有研究,你慎重想想,再做抉擇吧。」這時周辰趕緊出面調解,但是語氣中還是在暗示沈玉軒競拍。

「六千五百萬!」

這時人群中有個別資產雄厚的珠寶商已經開始競價了。

「七千萬!」李俊逸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錢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數字。

「七千五百萬!」

「九千萬!」李俊逸狠了狠心,直接加了一千五百萬。

那個珠寶商立馬安靜了下來,神情有些掙扎,再往上拍,就是一個億了,而且看李俊逸的樣子,還打算繼續加價。

「還有沒有出價的?還有沒有比九千萬更高的?十,九,八……」

聽著拍賣師的倒計時,沈玉軒滿頭冷汗,他爸說過了,只要他覺得能賺,兩個億以內,都可以競拍,所以他完全有能力跟李俊逸鬥上一斗。

「好,我聽你的……」沈玉軒猶豫片刻,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林羽。

最後,這塊石頭如願落到了李俊逸的手裡,他笑的眼睛都彎了,扭頭挑釁的沖沈玉軒說道,「沈大少,你怎麼不跟我競拍了?被價格嚇住了嗎?你們全國知名的鳳緣祥就這點實力嗎?」

沈玉軒氣的剛要罵他,林羽搶在前頭冷聲道:「這跟實力有什麼關係,你花近一個億買一塊只值一兩百萬的破石頭,我們為什麼要跟?」

「放你媽……」李俊逸氣的破口大罵,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立馬把怒氣壓了下去,「我不跟你一般見識,你個吃軟飯的窩囊廢,也就只能嘴上詛咒詛咒我了。」

江顏眼神冰冷的看著林羽,滿是厭惡,對他剛生出的一絲好感也一掃而光,自己一開始想的沒錯,這個窩囊廢還真打算靠這張嘴為自己把失去的爭回來,殊不知,他已經成為了在場所有人眼中的笑話。

人群中很多人毫不避諱的恥笑起了林羽。

「下次這種場合建議不要請這種門外漢了。」

「看他穿那身衣服吧,跟個鄉巴佬似得。」

「沒辦法,現在這種厚臉皮的年輕人比比皆是。」

面對眾人的奚落,林羽倒是比較從容,但江顏的臉上已經有些掛不住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丟人不說,尤其還是在李俊逸的面前。

「年輕人,既然你這麼厲害,為什麼不選塊石頭給我們看看,看看你能不能開個冰種給我們開開眼!」

人群中已經有人在拿著林羽尋開心了。

「好啊。」林羽面帶微笑,竟然一口答應了下來,「既然說是開眼,冰種難免差了些,索性直接開個玻璃種帝王綠吧!」

他話音一落,頓時滿堂鬨笑,沒想到啊,今天真碰上傻子了。

眾人都拿耍猴的目光看著林羽,催促他快點選個帝王綠給他們看看。

「家榮,你這是做什麼!」周辰急了,低聲喊了林羽一聲,整個拍賣會的石頭他都看過,最好的兩塊原石已經全部被拍走了。

剩下的一些石頭,都不算大,倒是也有品相不錯的,但是要想開出帝王綠這種極品,根本就不可能。

「我說過,賭石嘛,重在一個賭字,走,我們去轉轉,說不定真能碰巧開出來呢。」林羽輕鬆一笑,朝著那堆原石走了過去。

眾人也面帶笑意的跟了上去,唯獨江顏站在原地沒動,臉色鐵青,氣的手都抖了,這是給她爭氣嗎?這是在給她丟臉!她長這麼大,還從沒這麼丟臉過,自己的老公被人當猴耍,竟然還樂在其中!

「走啊,江顏,愣著幹嘛,看看你老公是怎麼從這批廢料里開出帝王綠來的。」這時李俊逸走到江顏身邊,哈哈的笑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拍賣會上的較量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