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一個求字

第249章 一個求字

「有屁快放!」

何自欽冷聲道,腳步沒停,徑直走到了住院樓門口。

「何家榮想在京城開……開一家珠寶公司,我讓工商局給他使了絆子……」

何瑾瑜小心翼翼的說道,沒成想話音剛落,立馬看到一個飛腿砸來,隨後他整個人便飛了出去,越過七八棟台階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頓時摔得七葷八素,渾身的骨架都要散架了。

「蠢材!」

何自欽怒斥了一聲,「我怎麼養了你這麼蠢貨!」

他身後的兩個保鏢趕緊跑過去把何瑾瑜扶了起來,何自欽沒搭理他,直接快步下了台階上了車。

何瑾瑜在兩個保鏢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上了車,眼淚不自覺的就流下來了,他長這麼大,他爸還是頭一次打他打的這麼狠的,全都是拜這個何家榮所賜!

一路上何自欽鐵青著臉,一直沒說話,何瑾瑜縮在車門旁,大氣都不敢出。

從醫院出來后何自欽就讓局裡的人把林羽現在的住址發了過來,所以很快他們便到了林羽居住的小區。

司機亮出證件后,保安壓根沒敢阻攔,趕緊升起欄杆,放他們通行。

到了林羽居住的樓下后,何自欽皺著眉頭瞥眼一旁的何瑾瑜,冷聲道:「還不快上去把他叫下來!」

「是……」

何瑾瑜趕緊打開車門下去,有些忐忑的說:「爸,他……他不一定能跟我下來……」

「你告訴他,我何自欽親自在樓下等他!」

何自欽語氣威嚴道,頗有些倨傲。

別說對於林羽,就是對於絕大部分達官貴人而言,能讓他堂堂的國安局局長親自在樓下等候,也都是莫大的榮耀。

何瑾瑜這才吞咽了口唾沫,一瘸一拐的進了單元門。

出了電梯,他頗有些緊張的找到林羽的房門,接著「砰砰砰」拍了拍門。

此時屋內眾人正忙著吃飯、聊天,氣氛無比的融洽,聽到敲門聲后都不由一怔。

「我去開。」

林羽起身跑去開門,看到何瑾瑜后頗有些意外,笑道:「呦,何大少,您怎麼來了?」

何瑾瑜看向林羽的眼神有些躲避,垂頭喪氣道:「我姐情況比較嚴重,想請你過去幫忙看看。」

「何大少,你當我是什麼?你們何家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隨從?!」林羽冷一聲,「對不起,我現在很忙,您請回吧。」

說完他就要關門,何瑾瑜趕緊一把把門抓住,急聲道:「何家榮,我已經給工商局那邊打過電話了,只要你救了我姐姐,你們公司的批文很快就可以下來。」

林羽略一遲疑,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交換條件,但是轉念一想這個批文本來就是何家阻撓才無法下來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淡淡道:「我們申請的批文本來就是合理合法的,你不用拿這個來要挾我。」

說完林羽又要關門,何瑾瑜一側身,緊緊的抱住了門,恨恨道:「何家榮!我告訴你,你別不識抬舉,我爸親自過來的,現在正在樓下等著呢!」

「哦?何自欽來了?!」林羽頗有些意外。

「放肆!我爸的名字也是你敢直接叫的?!」何瑾瑜頓時眼睛一瞪,滿臉惱怒,別說林羽了,就是整個京城敢直呼他父親大名的,都找不出幾個!

「好好好,那你和何大局長請回吧!」林羽二話沒說又要關門。

「別別別!」

何瑾瑜見根本嚇不住林羽,頓時慌了,這要是再得罪了林羽,他爸非殺了他不了,他語氣立時軟了幾分,說道:「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為下午的事跟你道歉還不行嗎?」

「那我問你,何自欽的大名我叫不叫得?」

林羽面帶微笑的看著他。

「這個……」何瑾瑜心裡叫苦不迭,連忙點頭道,「叫得,叫得……」

「那行,那既然是何自欽來了,我就給他個面子,想讓我醫治你姐也行,讓你爸親自上門來求我。」

林羽挺了挺胸膛,傲然道。

「求求……求?!」

何瑾瑜聽到這個字嚇得身子渾身一顫。

「對的,q,iu,qiu。」林羽不緊不慢的給他拼了一遍。

「你瘋了嗎?!你讓我爸求你?!你知道我爸是什麼身……」

「砰!」

何瑾瑜還未說完,林羽便毫不客氣的把門關上了,拍手喊道,「你愛什麼身份什麼身份,老子又不欠你們的,愛治不治!」

何瑾瑜頓時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內心苦不堪言,林羽這簡直是要逼死他啊!

在他印象中,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是別人求他爸,求他們何家,還從沒聽說過他爸求過別人呢。

他趕緊拍了拍門,不停的沖林羽說著好話,但是林羽理都沒理他,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看了眼表,見時間不多了,只好咬咬牙跑了下去。

走到車前,他遲疑了片刻,才將林羽的話結結巴巴的轉述給了何自欽。

「好!好!好!」

何自欽頓時勃然大怒,一連說了三個好字,一巴掌拍在了車前的副駕駛座上,整個車都不由為之一顫。

林羽這哪是在讓自己求他啊,這分明是讓整個何家求他啊,畢竟他是何家家主,代表的是整個何家!

「長官,要不要我們去請他?」前面兩個保鏢沉著臉說道,手已經下意識的摸到了腰間的手槍上,印象中他們長官已經很久沒生這麼大的氣了。

「你們去有用嗎?就是把他押下來,他就能給我女兒治病嗎?!」何自欽冷冷道。

「我就不信他不怕死!」保鏢神情猙獰道。

「你們說對了啊,這個何家榮,還真的不怕死……」何自欽頗有些無奈的長嘆了口氣,想起當初林羽敢跟他叫板的情形,他不禁搖了搖頭,接著開開車門下了車。

「爸,您,您真要去求他啊?!」何瑾瑜滿臉驚訝的說道。

「廢物,你還有臉說!還不是拜你所賜!」

何自欽一腳把何瑾瑜踹到了一邊。

要是下午何瑾瑜沒得罪林羽,事情至於發展到這種地步嗎?!

何瑾瑜吭都沒敢吭一聲,縮在一旁默默的流淚。

何自欽上去后,直接用力拍了拍門,高聲喊道:「是我,何自欽!」

「何局長?!」

林羽開門看到何自欽后,裝出一副意外的樣子。

「行了,咱都別賣關子了,我女兒和兒子做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替他們賠個不是,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別跟他們一般見識,請你去幫我女兒看看病,我何某人,感激不盡。」

何自欽神情自若的說道,接著一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言語中仍然帶著一絲傲慢。

「何局長,我如果沒記錯的話,我跟你兒子說的是求字,不是請字吧?」林羽瞥了他一眼,神色淡然。

「何家榮,我告訴你,你不要太過分了!」何自欽冷著臉沉聲道,他能親自上來請林羽,就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

「既然您堅持說請,那我自然也有拒絕的權利,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時間,何局長,請回吧。」林羽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何自欽胸口憋得直疼,冷冷的望著他,眼中滿是狠戾,手微微的打著哆嗦。

二十年了!二十年沒有人敢對他這樣過了!一個小小的何家榮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張狂!

但是一想起女兒,他只好把火氣壓了下來,沉聲道:「何自欽,求!何先生去給小女看病!」

他特地加重了「求」字的發音,感覺整顆心臟都在顫抖。

「好!我今天就給何局長這個面子!」林羽一挺胸,滿臉自得的笑容。

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他何家勢力再大,地位再高,如今,照樣得老老實實求在他「何家榮」頭上!

林羽去醫館拿了醫藥箱,便隨著何自欽去了醫院,跟竇老打過招呼后,便急匆匆的進了病房,畢竟何妍妍情況危急,拖延不得。

何妍妍見到林羽后也沒有以前那種咄咄逼人的樣子了,低著頭,有些不敢看林羽。

林羽也沒理會她,在她傷口上查看了一番,隨後問趙忠吉要過紙筆,在方子上寫了阿里紅、穿心蓮、細葉七星劍等十數味草藥,接著遞給趙忠吉,讓他吩咐人去抓藥。

竇老看到方子上的內容后不由一怔,急忙提醒道:「何小友,你這方子上的藥量,好像太大了吧?吃這麼多,會出人命的。」

「竇老,我這葯不是用來吃的,是用來做葯浴的。」林羽笑道。

「葯浴?!」

竇老猛然一怔,接著一拍腦袋,興奮道:「對呀,我怎麼就沒想到啊!」

「竇老,他這種辦法可行?」何自欽慌忙問道。

「當然可行,我應該早點想到的,老了,糊塗嘍。」竇老搖頭苦笑道。

何自欽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眼神複雜的看了眼林羽,心想自己一個「求」字,換了女兒一條腿,值了!

「一會兒葯抓過來,熬制之後摻在四十度溫水裡,讓何小姐進去泡三十分鐘,可去肌表之毒,但是內腑之毒,還需要吃藥調理。」

說完林羽走到一旁給厲振生打了個電話,讓厲振生抓幾味葯研碎,製成藥丸送過來。

醫務人員搬來葯浴盆之後,何妍妍便在兩個護士的幫助下,在病房內泡起了葯浴,眾人焦急的等在外面。

雖說這個房子得到了竇老的認可,但是能不能起效,誰也不敢說。

過了有半個多小時,門突然開了,一個護士激動地喊道:「何小姐站起來了!」

眾人慌忙擠進病房一看,見原本整條腿都失去知覺的何妍妍此刻竟然真的站了起來!

而且她腿上的紫斑已經全部褪去,恢復了肌膚原本白皙明亮的顏色。

「厲害啊!就泡了會兒澡就好了?!」

「中醫也太神奇了吧!」

「不可能啊,中醫不都是些忽悠人的玩意嗎,怎麼可能見效這麼快!」

「眼見為實,由不得你不信啊!」

一幫外科醫生滿臉驚訝,不可思議的熱烈討論著。

「妍妍,你感覺怎麼樣?!」

何自欽也是滿臉振奮,急忙迎上去扶住女兒,關切道。

「不疼也不脹了,感覺好多了。」何妍妍激動地都快要哭出來了。

何瑾瑜望著這一幕再次留下了眼淚,剛才挨的那些打,值了!

此時厲振生也把趕製好的藥丸送了過來,林羽轉交給何自欽,說道:「每天兩次,一次六粒,吃一個星期就能痊癒,而且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

何自欽接過葯,臉色緩和了幾分,沉聲道:「謝謝。」

「您不用謝我,要謝的,應該是您自己。」林羽淡淡一笑,「當初要不是您告訴我京城不是我待的地方,我也不會留下來,我要是不留下來,令千金,也不會保住這條腿。」

何自欽聽到這話立時憋得臉通紅,啞口無言,第二次了,今天第二次了,這個何家榮簡直是不氣死他不罷休啊!

「何局長,沒事那我就先走了。」林羽笑眯眯的揮了揮手,接著轉身往電梯間走去。

他身後的何自欽一把捂住了胸口,急忙道:「快,老趙,給我開點胸痛葯……」

林羽跟厲振生走出貴賓病房區后,伸了個懶腰,感覺心頭暢快無比,何家跟他擺過的譜,他今天全還了回去!痛快!

「你是……何家榮?!」

這時他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9章 一個求字

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