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往生陣

第285章 往生陣

其實在此之前,關曉珍聽過玄清子的大名,知道他玄學方面有很深的造詣,但是這不能代表他能破解曇花命,所以還是提前問清楚的好。

玄清子一聽這話頓時挺胸抬頭,沒急著回答,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反問道:「其實像李小姐這種情況,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要想破解,只能『逆天改命』,夫人可知道歷史上第一位逆天改命成功的人是誰嗎?」

關曉珍急忙搖搖頭,老實回答道:「不知道。」

雖然她這幾年對玄學方面的東西知解不少,但是還真沒聽說過有誰做到過逆天改命。

「唐太宗夫人知道吧?」玄清子也沒賣關子,直言道,「他其實就是逆天改命最成功的人!」

「唐太宗李世民?」關曉珍頗有些驚訝,疑惑道:「大師,此話怎講?」

印象中她好像沒聽說過李世民命格上有什麼問題吧?

「李世民生來並不具備九五之尊命格,所以他本來當不成皇帝,但是他發動玄武門之變,囚禁生父,殺兄弒弟,逼宮上位,有違天命和人倫,這就是逆天抗命!」

玄清子神情嚴肅,煞有介事的說道,「按理說他是要遭到天譴的,三年之內,別說皇位了,就是命也得丟!」

關曉珍聽的一驚一乍,原來這玄武門之變就是逆天命而為啊!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蹙緊了眉頭,看來這個玄清子懂得不是一般的多,他還真是小瞧他了。

「可是李世民不是好端端的當了二十多年的皇帝嗎?」關曉珍納悶道。

「不錯,那是因為有個奇人異士出面幫了他。」玄清子解釋道,「袁天罡您總該聽說過吧?」

「袁天罡?作《推背圖》的那個袁天罡?!」關曉珍急忙點了點頭。

「不錯,傳聞袁天罡憑面相可斷人一生凶吉,在玄學方面更是有所大成,李世民自知違背天道,便找到了他求助,正是袁天罡出手相救,與十一位術士施展往生陣,扭轉乾坤,才讓李世民保全了生命,而且太太平平的做了二十多年的皇帝。」玄清子昂著頭,傲然道,「我之於李小姐,便如袁天罡之於李世民,李小姐這曇花命,除往生陣,無法可解!」

關曉珍聽到他這話頓時激動了起來,手掌都不由微微顫抖,眼含熱淚,哽咽道:「大師,您……您懂這往生陣?!求您救救我女兒,求求您……」

或許剛才她還對玄清子有些質疑,但是現在聽到玄清子這番有鼻子有眼的話,內心頓時對他深信不疑。

「曉珍,你別激動,只要你答應了玄清子大師的條件,他肯定不會見死不救的。」杜夫人再次隱晦的提點了一下股份的事。

「大師,您放心,我關曉珍對天發誓,我答應您的股份一絲一毫都不會少!只要能救我女兒,我愛人也一定會答應把股份轉讓給您的,因為我愛人最疼的就是我們這個小女兒……」

關曉珍喜極而泣,沖玄清子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玄清子看了杜夫人一眼,杜夫人連忙點頭說道:「對對,振北確實最疼千影了,這麼說的話,那股份的事情肯定沒問題。」

李千影聽到這話頓時急了,作勢又要起身,林羽再次拽住了她,沉聲道:「別急,聽聽他還會說什麼。」

「還聽什麼啊,他分明是在編瞎話糊弄我媽!」李千影頗有些惱怒的說道,從這玄清子一進門,他就看出來,這個人不是什麼好人。

「他說的不是瞎話。」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神情說不出的肅穆。

「什麼?」李千影驚訝道,「你……你是說他說的是真的?!」

林羽嘆了口氣,輕輕點點頭,「真的,李世民確實是靠的『往生陣』逆天改命,你的曇花命,也能用此法相解。」

「真的?!」

李千影臉上閃過一絲興奮的光彩,雖然她坦言自己無懼生死,但是能活,誰又願意選擇死亡呢?

畢竟這世上有太多的事,有太多的人,值得她留戀。

就比如眼前的這位何先生。

李千影聽到林羽這話整個人頓時放鬆的坐了下來,望著林羽的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疑惑,既然林羽也知道往生陣能破解她的曇花命,那為什麼他一開始不如實相告呢?

「只要夫人說話算話,那貧道我自當竭盡全力,不過有件事我得提前跟夫人說明。」玄清子突然四下掃了一眼,壓低聲音道:「不瞞您說,李世民逆天改命之後,那十一位術士全部暴斃身亡,無一倖免!」

關曉珍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顫,面色慘白,滿臉大駭的望著玄清子。

玄清子繼續說道:「其實這十一位根本不是什麼術士,而是十一位死士,正是他們用自己的性命,逆轉了李世民的命數!李小姐要活,同樣需要找這麼十一個死士!」

關曉珍握著念珠的手不住的打顫,望著玄清子的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雖然玄清子這話聲音刻意壓低了,但是屏風後面的李千影仍舊聽的一清二楚,她身子也是猛地一顫,眼中的興奮之色陡然消失,怔怔的望著林羽。

現在,她終於明白林羽為什麼沒說出這種破解之法了。

這哪是破解啊,這分明是將自己的生命,建立在別人的生命之上,而且還是十一條!

林羽低著頭面色肅穆,沒有說話,他也沒有料到,玄清子竟然會精通此種禁術。

他坐著沒動,想看看這個玄清子還懂些什麼。

「曉珍,你不用憂慮,我來前都替你想好了。」杜夫人趕緊坐到關曉珍跟前,握住她的手,笑呵呵的說道:「我問過玄清子大師了,他說這十一個死士男女老少皆可,我正好有個朋友是管孤兒院的,隨隨便便弄出十幾個孩子很輕鬆,而且這些孩子都無父無母,死活根本沒有人關心,也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影響,反正這些孩子活在世上也沒有什麼意義,他們替千影死了,也算是他們不枉來這世上一回了。」

她在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掛著溫和笑容,看不出有絲毫的波動,似乎不是在談論十幾個孩子的生命,而是在談論十幾棵雜草的存亡一般。

「呵呵,是啊,夫人,能救李家千金一名,也是這些孩子的福報。」玄清子也笑呵呵的說道。

關曉珍坐在沙發上震驚不已,用力的搓著手中的佛珠,緩緩的閉上眼,兩行清淚順滑而出,喃喃道:「願佛祖能寬恕我的罪過……」

「媽!」

此時屏風後面的李千影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竄過來,眼淚大顆大顆的滑落,望著關曉珍說道:「您怎麼能答應呢!?那可是十條鮮活的生命啊!您的良心能過的去嗎?!」

她實在沒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會如此喪心病狂!

關曉珍微微一震,剛才跟玄清子聊得太投入了,竟然忘記了女兒和林羽還在這裡。

杜夫人和玄清子看到李千影后也是不由一驚,看到李千影出眾的氣質和魔鬼般的身材,玄清子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興奮的亮光。

「千影,你聽阿姨說,你媽也是為你好!」

杜夫人立馬站起身,伸手來拉李千影。

「你別碰我,你這個魔鬼!」李千影一把把手甩開,滿臉憤怒的瞪著杜夫人。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杜夫人眉頭一蹙,甚為惱怒,自己也是為了她好,這小丫頭片子怎麼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呢!

「呵呵,看來李小姐心地甚為善良啊,沒關係,你要是覺得心裡心裡過意不去,可以裝作不知道。」玄清子笑呵呵的說道。

「混蛋!」

李千影突然摸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的將水潑在了玄清子的臉上,似乎覺得不解氣,她立馬又把茶杯砸到了玄清子臉上。

玄清子緊躲慢躲,還是被這茶杯砸中了額角,額頭瞬間鼓起了一個血包。

「哎呦!」他忍不住捂著頭叫了一聲。

「大師,沒事吧?!」杜夫人面色一變,急忙衝上來查看玄清子頭上的傷勢。

「放肆!」關曉珍猛地站起身,冷冷的瞪著李千影怒聲道:「給我滾回屋裡去!」

「關夫人,別生氣,沒關係,這不是李小姐故意要打我的,是她內心的邪崇早作祟,要想破解她的曇花命,首先我要幫她化解內心的邪崇!」

玄清子話音一落,一個箭步搶上來,在李千影脖頸一砍,李千影身子一軟,頓時昏了過去,歪到了玄清子的懷裡。

玄清子感受著懷中的溫熱玉體,聞著李千影身上散發出的香氣,不由心神蕩漾,立馬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說道:「關夫人,受邪崇影響,李小姐印堂發黑,可能近幾日就會有血光之災!」

「啊?!」關曉珍嚇得面色慘白,「大師,求求您救救小女……」

「你放心,我這就施法,替她驅除心中的邪崇,你幫我找間房間,我要施法布陣!」玄清子急忙道。

「這幾間房間都可以!」關曉珍連忙指了指裡面的幾間房間。

「好,作法的時候我需要全神貫注,你們切忌,不能讓任何人進來打擾我。」玄清子點點頭,說著就要抱著李千影往房間裡面走,用舌頭舔舔嘴唇,嘴角不由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關曉珍一直以為玄學之人清修而為、不近女色,自然猜不到這個玄清子是個十足的色中餓鬼,便放心的任他抱著女兒進屋。

「玄大道長,我看你幫李小姐清除內心的邪崇之前,還是先讓我幫你清清內心的邪崇吧。」

林羽這時不緊不慢的站了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5章 往生陣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