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我們家不歡迎你

第297章 我們家不歡迎你

對於何家這個風雲人物,可能是因為家榮兄跟他有著特定的血緣關係,所以林羽難免對他懷有一種別樣的傾慕之情。

而且厲振生對這位暗刺營的領頭人也是讚不絕口,甚至聲稱,若當今世上還有一人能與射石搏虎的飛將軍相比,非何自臻莫屬!

要知道,像厲振生這種能力超強,性格孤傲的人,可是很少夸人的,既然他都能以飛將軍李廣形容何自臻,足見他對何自臻的敬佩之情。

「今天剛回來,為了我爺爺的病特地趕回來的。」何瑾祺應聲道,「怎麼,二哥,你想見見我二爺嗎?」

「我跟你們何家又沒什麼關係,我見你二爺做什麼。」林羽笑呵呵的說道,心中卻憋了一口氣,不管他與何家有沒有關係,他一定要讓自己的成就超過何家。

倘若自己是何家的子孫,那一定要讓何家堂堂正正的認下自己,倘若自己不是何家的子孫,那也要讓何家對自己恭敬禮讓。

「那你能來幫我爺爺看看病嗎?」何瑾祺聲音近乎帶著一絲哀求,「我信不過那些故作清高的老頭子……」

雖然他爺爺自小對他很嚴厲,但是在這幾個子孫之中,除了何瑾榮,爺爺最疼愛的人就是他了,或許無形中把對何瑾榮的愛也全都傾注在了他身上了吧。

每次他爸打他,踢他一腳,他爺爺就會對他爸踢回去兩腳。

每念及此,向來沒心沒肺的何瑾祺也不由有些淚目,這也是他給林羽打這個電話的原因,林羽的醫術他是見識過的,對他深信不疑,所以想讓林羽幫他爺爺看看。

雖然林羽很不想去何家,但是聽到何瑾祺近乎央求的聲音,林羽最終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問道:「那好吧,你爺爺現在住在哪家醫院?」

「沒去醫院,在家呢,他死活不去醫院,明天有幾個老頭子要去家裡給他看病,你順便也過來吧,二哥。」何瑾祺急忙說道。

「好,不過你得幫我找一個去你們家的借口啊……」林羽無奈的笑了笑,總不能自己厚著臉皮不請自來吧。

「這還不簡單,我奶奶天天盼著你來呢,我就說我奶奶叫你來的。」何瑾祺興奮道。

「那行。」林羽便答應了下來,一想到明天就要見到何自臻了,他竟然還莫名的有些緊張。

「呦,小何,吃飯呢。」

這時突然一個笑呵呵的聲音傳來,林羽抬頭一看,見竟然是竇老,頗有些意外,急忙起身笑道,「竇老,您來的正好,喝碗雞湯吧。」

「吃過了。」竇老笑呵呵的看了眼葉清眉和江顏,試探著問道,「這兩位是……」

「奧,這是我妻子江顏,這位是我的干姐姐,葉清眉。」林羽急忙介紹道。

葉清眉已經認了母親為乾媽,確實算是他的干姐姐。

「好福氣啊,小何。」竇老笑呵呵的掃了眼江顏,急忙道:「辛夷,還不快過來見過何醫生!」

林羽等人微微一怔,見竇老跟旁空無一人,不知道竇老這是在跟誰說話。

「辛夷……」

竇老回頭一看也不由一愣,急忙轉身走到店外,沉聲道:「辛夷,沒聽見我叫你嗎?」

只見外面站著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穿著一身白色休閑裝,留著到耳的短髮,看起來眉清目秀,皺著眉頭說道:「爺爺,我不想來這裡!我想回家坐診!」

「混賬!你基本功還沒學紮實,坐什麼診?!」竇老冷聲道,「再不進來,看我不讓你爸教訓你!」

年輕人撇了撇嘴,這才不情願的走了進來。

「家榮啊,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大兒子家的孩子竇辛夷。」竇老笑呵呵的說道。

「辛夷?可是中藥中的那味辛夷?」林羽笑道。

「不錯。」竇老點頭應道。

「辛夷升清明目,其意深遠,看來竇老對這個孫子是寄予厚望啊。」林羽笑呵呵道。

「去,什麼孫子,人家是個女孩子。」

江顏趕緊拿手推了他一下,白了他一眼,林羽微微一怔,掃了眼面容俊秀的竇辛夷,不由有些意外。

「呵呵,江顏說的對,這確實是我孫女,這孩子成天打扮的跟個假小子似得。」竇老有些不自然的笑笑,對於孫女這種性格,他也是無計可施。

「家榮啊,我想讓你收她為徒,跟著你學些東西,你看看可不可以啊。」竇老有些討好的笑笑,接著一挺胸,拍著胸脯道,「你放心,這孩子從小跟我學醫,天賦倒還不錯,絕不會給你添麻煩。」

「可以啊。」林羽趕緊點頭應了下來,自己這正缺人呢,沒想到竇老竟然雪中送炭,竇老培養出來的人,他自然信得過。

「我拜他為師?!」

誰知竇辛夷皺著眉頭掃了眼林羽,嗤笑一聲,見林羽如此年輕,眼中滿是不屑,冷聲道:「他比我還大了幾歲呢,我憑什麼拜他為師!」

「誰告訴你中醫醫術寫在年齡上?我告訴你,何醫生天資卓著,少年老成,醫術精湛,別說是我,就算放眼整個京城,都沒有幾個人能與他匹敵,何先生收你為徒,是你的榮幸!」竇老沉著臉沖竇辛夷罵道。

「切,不稀罕!」

竇辛夷才不相信呢,她打小學習中醫,知道中醫知識龐雜博大,是需要時間去積累的,林羽這麼年輕,就是一下生就不吃不喝的學,成就也高不到哪裡去。

「你,你這混賬丫頭!」竇老氣的面色通紅,這小丫頭太不知好歹了,以林羽的能力,隨便教她幾手絕活,就夠她功成名就的了!

「竇老,如果她不願意就算了吧。」林羽笑呵呵的說道。

「不行,今天必須拜師,否則我竇仲庸沒你這個孫女!」竇老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氣的臉紅脖子粗,忍不住用力的咳嗽了幾聲。

「好!」

竇辛夷氣的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見爺爺氣成這樣,只好答應了下來,咬著牙道:「我可以答應留在這裡,但是我要求坐診!我不想從抓藥學起!」

「荒唐,何醫生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哪有你挑揀的權力!」竇老氣沖沖的呵斥道。

「沒事,讓她坐診吧,正好我這裡缺人。」

林羽倒是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既然是竇老從小教導出來的,那水平應該不差,診斷個小病小災的肯定沒問題。

「家榮啊,那我就多謝你了,從明天開始,這丫頭就來你這裡上班了,你看行嗎?」竇老笑呵呵的說道。

「沒問題,薪資我給加百分之五十。」林羽笑道。

「切!」

竇辛夷似乎很不領情,走的時候還拿白眼瞥了眼林羽,滿心的不服氣。

「小丫頭片子,不識好歹!」

厲振生氣呼呼的罵了一聲,心裡不爽,暗想等你見識到先生的水平,看你還拽不拽!

第二天一早,何瑾祺便來接林羽去了爺爺那邊。

今天小院外面已經停了十數量各式各樣的轎車,還有一輛救護車,將校園門口擠了個滿滿登登。

何瑾祺只好在路邊就把車停了下來,接著跟著林羽步行了進去。

院子里站了幾個人,在那抽煙聊著什麼,看到何瑾祺后打了聲招呼,屋子裡也站了幾個人,見到何瑾祺后也都點頭示意。

「這都是醫院和那幾個老頭子帶來的人。」何瑾祺跟林羽解釋了一句,轉頭沖黃媽喊道,「黃媽,我奶奶呢。」

「在廚房熬湯呢。」黃媽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熬湯?她怎麼熬起湯了?」何瑾祺皺著眉頭不悅道,這種活平常都是黃媽做的啊。

「老夫人不讓我動手,說小少爺打小最愛喝她熬的雪梨湯……」黃媽有些無奈的說道。

何瑾祺眉頭微微一皺,趕緊叫著林羽去了廚房。

只見何老夫人此時正在用湯匙盛出了一碗雪梨湯,看到林羽和何瑾祺後面色一喜,急忙端著湯遞給林羽,笑道:「瑾榮,你來了啊,快,奶奶剛給你熬得雪梨湯。」

「哎呀,奶奶,何大哥是來給爺爺看病的,不喝……」

何瑾祺剛要阻止,林羽擺擺手打斷他,接過雪梨湯一飲而盡,隨後笑道:「奶奶,我先上去看看爺爺,一會兒回來再喝!」

「好好。」何老夫人笑著連連點頭。

隨後林羽便叫著何瑾祺出了廚房,沉聲道:「瑾祺,你奶奶這種癥狀多久了?」

「嗯?什麼癥狀?」何瑾祺有些不明所以。

「你難道沒看出來嗎,你奶奶越來越糊塗了,而且我每來一次,她的情況就加重一次。」

林羽皺著眉頭說道,何老夫人這種癥狀屬於老年痴呆症,作為一個醫生他自然十分敏銳。

記得第一次見何老夫人的時候還是在她壽宴上,當時她整個人還很清醒,尚能分的出自己是何家榮,可是今天她著著實實把自己當成了何瑾榮,這才兩個月的時間,就已經糊塗到了這種程度,實在是讓人意外。

他心裡不由有些自責,會不會是自己的出現,對何老夫人造成了刺激。

「這個我倒還真沒怎麼注意,怪不得我奶奶最近老忘事兒。」何瑾祺嘆了口氣,接著搖搖頭,說道:「很正常,人老了嘛,頭腦難免糊塗些,走,先去看我爺爺吧,我爸、我二爺還有我大爺,都在上面呢。」

等到林羽跟著何瑾祺到了樓上之後,只見卧室裡面站了一大幫人,其中幾個都是頭髮花白的醫生,中西醫都有,竇老也在其中。

何自欽和何自珩也在,但是並沒有看到何自臻所說的二爺。

「你怎麼來了?!」何自欽看到林羽后微微一怔,臉上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慌亂,立馬拽著林羽的胳膊把他拽了出去,冷聲道,「你快走吧,我們家不歡迎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7章 我們家不歡迎你

1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