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指哪打哪

第330章 指哪打哪

「誰說我們不會?只不過我們不屑用而已,我們中醫的藥粉既可以一次性止血,又可以快速生肌,促進傷口癒合,我們為什麼還要用針灸止血?它除了止血,還能做什麼?能讓傷口癒合嗎?我真搞不懂你們韓國人,捨近求遠做了這麼多無用功,反而還沾沾自喜,什麼智商?!」

林羽眯著眼,毫不客氣的回懟道。

體育館的一眾學子聞言頓時爆發出了一陣鬨笑聲,林羽的解釋讓他們立馬找到了有力的回擊角度。

「就是,你們的針灸學來純粹是為了顯擺嗎?華而不實!」

「我們的中醫是用來治病救人的,不是拿來表演的!」

「扎了針止了血,不還得擦藥嗎!真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次一舉!」

一眾中醫大家聽到這話臉色才緩和了幾分,是啊,中醫講究的是實用,不得不說,林羽這話讓他們差點丟盡的老臉又找回了幾分。

崔金國和金宇炫聞言滿臉通紅,眼含恨怒的瞪著林羽。

「你們華夏人真是狡猾,我們比的是針灸技法,不是看病,你們做不到,那就說明你們輸了!」崔金國氣沖沖的說道。

「不瞞你說,你們所會的那點針灸之術不過是皮毛而已,你們知道我們華夏針灸技法最高水平是什麼嗎?」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不緊不慢道:「就是只需要扎你一針,就能讓你動彈不得!」

「放屁!你以為我沒讀過你們華夏的武俠嗎?這種事情只存在你們的武俠中而已!是你們的意……意……」

崔金國冷笑一聲,最後一個形容詞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

「意淫!」

金宇炫立馬提示道。

「對,意淫!」崔金國滿臉不屑。

「那要不我給你現場展示展示吧。」林羽笑眯眯的說道,臉上從容自信。

他話音一落,整個體育館頓時一片嘩然,一眾學生剎時群情雀躍。

「真的假的,他竟然會點穴?」

「糊弄人的吧,這只是里的東西。」

「是啊,他估計是故意騙人的,點穴,咋可能啊,醫學上根本就沒有這一說。」

「不一定啊,所謂存在即合理,說不定真有可能呢!」

「我也覺得有可能,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他如果做不到怎麼敢說出來呢?」

一眾人對此議論紛紛將信將疑,不過他們發自內心的都希望林羽能夠做到,為中醫掙一個臉面。

王紹琴在內的幾個中醫大家倒是滿頭疑惑,在他們的認知中,壓根沒有「點穴」這一說啊。

「好,那就麻煩你讓我們見識見識!」

崔金國顯然以為林羽是在說大話,畢竟他以前問過他師父這方面的事情,他師父很肯定的告訴他根本不可能,這不是華夏人編出來自娛自樂的鬼話而已。

「行啊,為了更有說服力,就麻煩你親身試一試吧!」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說道。

「沒問題,不過我要先把話說明白,如果你做不到怎麼辦?」崔金國眼中也帶著一絲陰謀的意味。

「你說怎麼辦?」林羽饒有興緻的望著他說道。

「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

崔金國仰著頭,滿臉得意的說道:「就是要你幫我做一個採訪,親口承認你們中醫是小偷!」

「好,沒問題!」林羽一口答應了下來。

一旁的幾個中醫大家一聽面色一變,王紹琴急忙勸阻道:「小夥子,你可不能這麼賭啊,你輸的可是中醫的臉面啊!」

「放心吧王老,我不會輸的!」林羽沖他笑笑,沒等其他人說話,轉頭沖崔金國問道:「那要是你們輸了呢?」

「條件你隨便提!」

崔金國滿臉傲然地說道,顯然以為自己贏定了。

「其實我的要求也很簡單,要求你們兩個跪在地上,從這裡爬著出去!」

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

崔金國和金宇炫面色一沉,知道林羽這是存心故意羞辱他們,不過他們料定林羽輸定了,所以也互相看了一眼,也沒有遲疑,肯定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現在可就要施針了,麻煩你把衣服脫了吧,上衣全脫,謝謝!」

林羽捻起一根銀針,望著崔金國笑道。

「啊?還……還要脫衣服?」崔金國不由有些驚訝,這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上衣脫了,太尷尬了吧,而且這屋子裡溫度不高,光著膀子難免有些冷。

「對啊,你穿著衣服我怎麼扎啊,你們韓國人針灸都穿著衣服嗎?」林羽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好!」

崔金國沉著臉緩緩的把自己的外套和保暖內衣等衣物脫了個乾淨塞給金宇炫,露出他不算健壯的身子。

整個體育管里頓時騷動了起來,有譏笑聲,有叫罵聲。

崔金國饒是心理素質再好,此時臉上也不由有些燒紅了起來,怒聲道:「麻煩你快點!」

「稍微一等,我這根針不太合適,封穴對針的要求特別高,麻煩你稍微等一下!」

林羽在他脫完衣服后突然回身重新找起了銀針,拿起一根仔細的看一眼,見不合適,就放下,拿起一根見不合適就放下。

崔金國此時已經凍的身子微微顫抖了,腦袋也微微打著擺子,急聲道:「麻煩你快點!」

「要不先把衣服穿上吧!」

金宇炫看出來林羽是在整崔金國呢,頗有些憤怒,急忙把衣服給崔金國遞過來。

「好了,可以了,可以了!」

林羽此時已經挑選出了一根銀針,快速走過來,用手掰了下他的下巴,示意他抬頭挺胸。

隨後林羽伸手在他脈搏上摸了摸,眉頭微蹙,嘴裡喃喃的數道:「4、3、2……」

話音一落,他猛地一針扎在了崔金國的期門穴上。

「好了,現在可以試試你能不能動了!」

林羽後退一步,笑眯眯的說道。

「笑話,當然……」

誰知道崔金國話還未說完,臉色便嗎,猛然一變,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整個身子真的宛如石化了一般,動也動不了。

無論他是想動手還是想走路,他的身子宛如不聽使喚了一般,直挺挺的立在地上絲毫不動,他心裡猛地瀰漫出一股恐怖感,額頭上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動啊,你愣著幹嘛啊!」

金宇炫急忙催促道,不過等他看到崔金國臉上驚慌的神情和豆大的汗珠,心頭不由一沉,急聲道:「你……你該不會是真的動不了吧?」

崔金國沒說話,滿臉苦色,還在做著最後的掙扎,但是毫無作用。

「我靠,好像真的動不了!」

「好像是真的啊!太神奇了!」

「我的天,這怎麼可能呢!」

一幫學生見崔金國站在地上半天沒動,頓時激動了起來,顯然是林羽的這一針起效了!

幾個中醫大家也陡然間睜大了眼睛,滿是驚詫的在崔金國身上打量了起來。

「老紀,我沒看錯的話,他扎的應該是期門穴吧?」

王紹琴滿臉激動地抓了紀均的胳膊一把,驚聲道。

「不錯,期門穴,確實是期門穴!」紀均也是滿臉震驚,喃喃道:「可是這期門穴主要功用是健脾疏肝,理氣活血,怎麼到了這裡還能讓人不動了呢?!」

「崔先生,你為什麼不動啊,莫非是我這一針起了作用?!」

林羽笑眯眯的沖崔金國問道,想讓他自己親口承認。

崔金國咕咚咽了幾口唾沫,見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便支支吾吾道:「確……確實,我動不了……」

「我知道了!你剛才用手動我師兄的頭部來著,一定是你給我師兄下了什麼迷藥!」

金宇炫怒氣沖沖的拿著草草包紮好的手指著林羽怒聲罵道,顯然是在故意耍賴。

「對,是他給我下了什麼葯,所以我才動不了的!」

崔金國一聽金宇炫這話,立馬也跟著賴起了賬,「怪不得我剛才聞到了一個奇怪的味道,你們華夏人都是一些只會使用陰謀詭計的小人!」

「下藥,你以為我們都跟你們一樣無恥嗎?!」

林羽冷笑一聲,果然,像這種無恥的人,早就應該想到他們不會履行諾言。

他快步走到崔金國跟前,猛地拔出了崔金國身上的銀針,崔金國身子驟然可以動了起來,滿臉大喜,忍不住提腿跳了幾步,「我可以動了!我可以動了!」

「同學們,我很高興你們能選擇中醫,選擇我們華夏的精粹,我們的中醫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非常值得我們這些後來人為之努力,就好比我們的針灸技法,深奧精微,不只能讓人全身不能動,還能指哪打哪!」

林羽昂著頭,沒有理會崔金國,一邊小範圍踱步走著,一邊對著體育館里的一眾學子說道:「譬如我現在讓他左腿不能動!」

話音一落,他手中的銀針猛的一甩,寒光飛射,瞬間扎到了崔金國的左腿腿彎,正跳的歡崔金國左腿一滯,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啊,我的腿,我的腿!」

崔金國面色猛然一變,發現自己的左腿上竟然整個的失去了知覺,嚇得他面色慘白,雙手抱著自己的左腿滿臉驚恐,拚命叫喊。

「再譬如說,我現在讓他右臂不能動!」

林羽話音一落,取出一根銀針,又是一甩,一根銀針瞬間紮上崔金國的右肩肩頭,崔金國右臂一抖,陡然間不受控制的癱軟摔在地上。

「啊!我的右臂,我的右臂!」

他面色煞白,聲音都變了,這可比剛才不能動還要嚇人,剛才他起碼還能有知覺,現在左腿和右胳膊已經毫無感覺,宛如徹底廢了一般。

「再譬如說,我讓他腦袋不能動!」

林羽話音一落,再次一根銀針飛向了崔金國的脖子,他的叫聲戛然而止,脖子瞬間一軟,噗通一聲後仰栽倒在了地板上。

整個體育館的一眾學子看的目瞪口呆,此時終於從震驚中緩過神來,陡然間爆發出一陣巨大的歡呼聲,宛如瞬間引爆的核彈,氣勢驚人,整個體育館似乎都為之顫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0章 指哪打哪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