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你們這些平民

第363章 你們這些平民

林羽抬頭一看,見跟張奕鴻一起來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在這種寒冬里,他身上穿的竟然是一件洗的泛白的天藍色布褂,腳上穿的是一雙黑布布鞋,但是他的面容卻十分紅潤,似乎根本感覺不到寒冷。

從他的面容來看,他與張奕鴻長得確實十分相像,但是整個人顯得很年輕,看起來也就三十五六,嘴上留著淺淺的胡茬。

如果單從他的著裝打扮上來看,還真想不到他竟然是大世家出身的紅色子弟。

「你們做什麼的?!」

厲振生聽到動靜立馬跑了出來,冷冷的打量了張奕鴻和他二叔一眼,冷聲道,「又是你?!」

「他是誰?」藍褂男子瞥了厲振生一眼,淡淡道。

「看門的!」張奕鴻急忙回道。

「我們來找的是何家榮,不是看門狗,讓何家榮來跟我說話!」

藍褂男子再沒搭理厲振生,聲音很平淡,甚至有些溫文爾雅,但是說的話卻異常刺耳,而且臉上莫名帶著一股優越感,背著手,儼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雖然他知道剛才侄子指過的人就是「何家榮」,但是他卻沒有主動上前跟林羽說話的意思,似乎在等著林羽主動跟他說話,因為這樣,才符合他的身份。

「你他媽罵誰呢!」厲振生聞言面色一獰,拳頭捏的咯叭作響,恨不得一拳把這裝逼男打趴下。

「厲大哥!」林羽趕緊喊住了厲振生,生怕他動手。

馬上就是年關了,在年前他不想惹出太大的動靜來,畢竟很快自己的母親和老丈人丈母娘以及厲振生的女兒佳佳就要來了,如果這時候跟張家起了太大的衝突,萬一他們背地裡耍陰招,那這個年恐怕就會過得非常不安穩。

「老人家,你和李小姐現在這裡先喝茶,我去跟他們談談。」林羽笑著沖老太太和李千影說了一句,示意她們別擔心。

「小夥子,這兩個人有點太不講禮貌了,你小心一點!」老太太有些不放心的囑咐了林羽一句,轉頭有些不悅的望了張奕鴻和他二叔一眼,氣呼呼的跟李千影說道,「現在很多年輕人啊,仗著家裡有點背景,就輕狂傲慢,沒有一點教養!」

雖然老太太並不認識張奕鴻和張奕鴻二叔,但是這種囂張跋扈的年輕人她在京城倒是沒少見過、聽過,畢竟京城的富家子弟實在是太多了,很多年輕一輩因為家裡寵溺無度,養成了驕橫狂妄的性格,仗著自己家中有點背景,便目中無人。

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李千影緊張的抿了抿嘴唇,見張奕鴻這倆人來者不善,也不由有些擔心林羽。

「兩位可否借一步說話?」

林羽不想讓李千影和老太太擔心,叫著他們走到了大廳一旁,接著打量張奕鴻二叔一眼,問道:「不知閣下是……」

「我是奕鴻的二叔張佑偲。」藍褂男子說話間神情有些輕蔑的在林羽身上掃了一眼,開門見山的冷聲道,「我侄子的牙齒就是你打掉的?」

「不錯!」林羽點點頭,淡淡說道,「當時是他自己非要跟我挑戰的,怨不得我。」

林羽話音一落,身子不由猛然間緊張了起來,因為他突然從張佑偲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凌厲森寒的殺氣!

一股他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殺氣!

甚至讓他不由感到一絲直入心底的寒意!

林羽面色雖然依舊坦然,但是望向張佑偲的眼神卻不由慎重了起來,帶著一股濃重的好奇感。

「怨不得你?怎麼,敢做不敢當嗎?!」

張佑偲冷笑道,「我侄子在八歲的時候,剛剛習武不久,功力尚且欠缺,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跟他打架,將他的鼻子打破了,你知道後來結果如何了嗎?」

林羽皺了皺眉頭,瞥眼望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靜靜地等待著他的下文。

「後來那個孩子的兩條腿全部都被打斷了,而且孩子的父母親自帶著孩子來我們家道的歉!」

張佑偲聲音森寒的宛如一把利劍,而且整個人身上散發著一股不可一世的狂傲氣場,似乎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而林羽不過是他眼中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林羽聞言面色一沉,眯了眯眼,眼中也陡然爆發出一陣寒意,小孩子之間互相衝突打架很正常,而且人家只是把他侄子的鼻子打破了,他竟然就廢了人家孩子的兩條腿,簡直是喪心病狂,心狠手辣!

林羽冷笑一聲,語氣中滿是嘲諷的揶揄道,「怎麼,你是要告訴我,那個孩子的腿是你打斷的?欺負一個孩子,你們張家確實挺厲害的!」

「不是!」

張佑偲搖搖頭,淡然道:「如果我出手的話,那孩子早就已經死了,那孩子的腿,是他爸爸親手打斷的,就是為了彰顯他們道歉的誠意!」

張佑偲說到這裡話音一頓,對於張家的自豪感顯而易見,高昂著頭傲然道:「這孩子的父親很識相,而且也很聰明,用兩條腿,便換了他兒子的一條命,很值!」

「可惜,我不是那個小孩子,也沒有一個那樣的父親。」林羽冷笑一聲,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毫不在乎的淡淡回了他一句,知道張佑偲跟自己講這個故事就是為了震懾自己,但是這次,他震懾錯人了!

「是啊,你不是那個孩子,你比那孩子犯的錯還要深重,你也確實沒有一個那麼明智的父親,所以你的命可能也保不住了!」張佑偲眼睛一眯,聲音變得分外的陰沉。

「是嗎?我的命掌握在我自己的手裡,用不著任何人保!」林羽背著手,傲然而立,臉上仍舊是一片坦然,但是他背後的手已經緊緊的握了起來,隨時準備出擊。

這種情況在以往他是從來沒有過的,因為在他認為,任何人對他而言都是沒有威脅的,但是此時碰上這個張佑偲,他卻有些莫名的不安了起來,所以也變得格外謹慎。

「好大的口氣,雖然奕鴻不是你的對手,但是在我面前,你那兩下子,不過是些三腳貓的功夫而已,我到現在之所以還沒殺你,不過是因為你手中的那把純鈞劍而已!」

張佑偲眼神陰冷的望著林羽,用近乎命令的語氣說道:「我要你現在就交出那把純鈞劍,那麼我便答應饒你一命,你跟張家的恩怨也可以一筆勾銷!當然,前提是你從今以後再也不得觸碰張家的利益!」

林羽聞言忍不住嗤笑了一聲,宛如看傻子一般看了眼這個張佑偲,沒想到張家的人一個比一個狂傲啊!

林羽學著他的語氣不緊不慢道:「好大的口氣,張奕鴻不是我的對手,你,我也同樣不放在眼裡,之所以到現在我還沒把你趕出去,是因為我怕毀壞了我店裡的東西而已!只要你們從今以後再也不打我這把純鈞劍的主意,我可以考慮跟你們張家的恩怨一筆勾銷,當然,前提是你們張家的人再也別來煩我!」

「不知死活!」

張佑偲陡然間勃然大怒,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跟他這麼說過話呢!

要不是他覬覦那把純鈞劍,他早就將林羽碎屍萬段了!

他話音一落,面色陡然間變得陰寒無比,左手猛地凌空一抓,指間突然多了一枚黃色的符紙,揚手一甩,符紙陡然間子彈般射向了一旁的鋼化玻璃茶几。

符紙在接觸到茶几的剎那,「砰」的一聲瞬間燃燒了起來,但是隨後立馬消失不見,宛如沒入了茶几中一般。

緊接著便聽到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原本厚重結實的一個鋼化玻璃茶几突然間爆裂出了諸多錯綜的白色裂痕,而且裂痕以極快的速度增長,布滿了整個桌面,終於,厚實的鋼化玻璃桌面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砰」的一聲如落雨般碎了一地。

林羽面色陡然一變,驚聲道:「你會玄術?!」

此時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張佑偲會這麼自信,身上又為什麼會散發如此巨大的氣場了!

單憑他這一手符紙灌力的功夫,就可以判斷出他是一個玄術高手!

「有點見識嘛!」

張佑偲冷笑道,「既然你懂玄術,那自然知道我這手功夫的厲害,所以你自然也知道我不是在嚇唬你,我還是那句話,不想死的話,就把純鈞劍交出來!」

「你們做什麼呢!賠錢!」

誰知他話音一落,未等林羽說話,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陣怒喝聲。

只見坐在會客區的老太太怒沖沖的往這邊走了過來,剛才桌子碎裂的那一聲脆響,把她嚇了一跳。

「奶奶,沒事,您別管!」

林羽面色一緊,趕緊勸了她一聲,隨後沖李千影使了個眼色,示意李千影把她拉回去。

「不行,我偏要管!」

老太太甩開李千影拉她的手,徑直走了過來,滿面怒容道:「有事就說事,你們憑什麼扔石頭砸人家的桌子!」

「石頭?」

張佑偲挑了挑眉頭,頗有些哭笑不得,沖老太太冷聲道:「老太太,這件事與你無關,你還是好好的回去喝你的茶吧!多管閑事,可是容易出事的!」

「是嗎?我這把老骨頭就站在這裡,我倒要看看你青天白日下你敢對我做什麼!」老太太倒是沒有絲毫的畏懼,神情間滿是堅毅。

「老人家,您先走吧,改天我親自去您家看望您!」

林羽生怕張佑偲一氣之下對老太太動手,立馬擋在了她身前,急忙勸了她一句,示意李千影趕緊帶著老太太走。

「不用,我不走!這是法治社會,小夥子,你也不用害怕他們!」老太太沉著臉說道,「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

「老婆子,你活的不耐煩了是吧?!」張奕鴻沒好氣的說道,「法制社會,不過是對你們這些平民而言的罷了!」

「平民?小夥子,怎麼,你是貴族嗎?都什麼年代了,你還說這種話!你是比我們多條胳膊還是多條腿啊?不要仗著自己的家裡有點權勢,就無法無天!」老太太沉著臉慍怒道,他實在是沒想到,一個區區的世家子弟竟然會如此的狂妄!

「有點權勢?笑話!」張奕鴻冷笑道,「說出我怕嚇死你,京城張家你知道嗎?老子是京城張家的大少爺,人稱京城三傑的張奕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3章 你們這些平民

1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