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截然相反的運氣

第373章 截然相反的運氣

與此同時,從裡面已經走出來一眾身著病服的病人,全部都是歐美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出來後站成一排,背對著觀眾,每個人身上都貼著一個醒目的標號。

之所以讓他們在抽籤前出來,就是為了保證比賽的公正性,提前把他們的號碼展示給在場的眾人。

「大家不要害怕!他們所患的疾病都不是傳染病!」路易王子的助理立馬沖大家解釋了一聲,隨後示意林羽和朴尚俞抓緊時間開始抽籤。

「請吧!何醫生!」

朴尚俞眯了眯眼,示意林羽先抓。

林羽倒也沒有跟他推脫,直接走過去從箱子里抓出了三個黃色的小球,因為號碼寫在裡面,所以從小球外面看不出任何的信息。

朴尚俞皺了皺眉頭,接著走上前將自己的三個小球也抓了出來。

隨後兩個工作人員走過來將他們各自手中的小球取走,對著觀眾念出了標號。

「請念到標號的病人留下,其他人請回!」路易王子的助理高聲說道。

沒念到的幾個病人立馬走回了後台,而其他的六個病人則按照指示坐到了早就準備好的六把椅子上,面向了自己的主治醫師。

林羽分到的三個病人一個是六七十歲的白人老頭、一個是六歲左右的黑人小孩、一個是二十齣頭的金髮年輕女人,年輕女人不知什麼原因,嘴上戴著一個口罩,而且林羽掃了他們一眼,從氣色上來看,他們三個人得的病病情各異,而且差別較大,這無疑中增加了醫治的難度。

相比較林羽,朴尚俞則要幸運的多,他的三個病人全是男病人,其中兩個病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小夥子,另一個也沒有超過四十,而且有兩人的病情看起來較為接近,都是頸椎或者腰膝之類的骨病。

雖然這種病除根較難,但是運用針灸之術能夠短時間內極大的緩解病人的痛苦,那麼自然也就容易獲得病人的認可。

「小子,這下我看你怎麼贏!」

身為一名資深的醫生,萬士齡也看出了林羽的三個病人比較難醫治,不由鬆了口氣,臉上浮起了一絲得色。

「哈哈,這下何家榮恐怕是要把華夏中醫的臉都輸光嘍!」旁邊的一個中醫協會會員也無不諷刺的笑道,似乎「華夏中醫」這幾個字跟他毫無關係。

「這次要是輸了,我們中醫協會就狠狠的羞辱他一番,看他還怎麼在京城待下去!」另一邊一個老醫師也不由冷笑了一聲,滿臉的恬不知恥。

在場的一群華夏觀眾雖然看不出林羽三個病人的病情,但是看到他們的年齡和性別具有如此大的差異,自然知道醫治起來很麻煩,尤其是從通常情況來看,小孩子不懂事,老人秉性苛刻,女人天性要求高,這些不確定性因素無形中再次降低了林羽獲勝的可能性。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英皇室在故意刁難林羽呢。

但是抓鬮的時候他們是親眼所見,確實是林羽自己抓的,所以他們只能跟著感嘆一聲倒霉。

「好了,兩位,你們的病人全部都已經確定了,記住,你們對於每個人的醫治時間,只有四十五分鐘!而且時間不能累積!」

路易王子的助理解釋道,「如果你們中間有什麼需求的話,可以儘管提,我們會盡量滿足,但是時間不會因此而暫停!」

在他們皇室認為,既然是針灸比試,那就老老實實的用針灸進行醫治,如果還需要一些其他的藥物,他們也可以提供,但是這需要時間,如果因此輸掉比賽,那後果只能自負。

說完后他立馬一招手,工作人員便趕緊抬了一個屏風過來,擋在了林羽與朴尚俞中間,以防止互相打擾,同時他們兩人身邊也立馬走過來兩個身著職業套裙的女翻譯,方便替他們和病人進行交流。

「兩位準備好了嗎?」

路易王子助理得到兩人的肯定后,立馬按下秒錶,同時喊道:「開始!」

隨後林羽和朴尚俞立馬開始坐起了診。

「老大爺,請把手放在這上面!」

林羽指了指診桌上的枕墊,女翻譯翻譯完后那個老頭立馬把手放到了枕墊上。

林羽把手往上一探,便知道了他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直接說道:「老人家,你這屬於久年高血壓,時常伴有心慌胸悶,總是感覺體力不支,而且心虛血瘀,精神衰弱,對不對?」

一旁的女翻譯趕緊將林羽的話翻譯給了老頭兒,老頭兒陡然間睜大了眼睛,顯得極為震撼,用力的點了點頭,嘴裡不停地喊道:「YES!YES!……」

「他說什麼?」林羽除了幾聲「yes」之外,其他的話有些聽不太懂,因為這個老頭話說的太快,而且情緒太為激動。

女翻譯皺著眉頭稍一遲疑,說道:「他說如果您能治好他的話,他給您打一百分!」

「你告訴他,這種病只需三次我就能治好他,這一次針灸,我就能讓他感覺到他的身體有了明顯改善!」林羽跟女翻譯說道。

其實他完全可以騙這老頭說一次性就能給他治好,好讓他給自己打一個一百分,但是林羽深知作為一個醫生要講誠信,所以對老頭如實相告。

「OK!OK!」

不過老頭倒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他這種情況的高血壓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葯,但都沒有太大的療效,如果林羽三次便能治好他,對他而言已經非常難得了。

林羽點點頭,隨後讓他伸出左手,在他手腕神門、內關、大陵三處穴位分別扎了一針,以養心,緊接著又在其足三里與豐隆穴各扎了一針,以通降陽明之滯。

緊接著又在其董氏奇穴中的三皇,即天、地、人皇三穴的位置各扎了一針,扶正固本,化瘀理血,同時以太沖理心氣,平肝陽,幾個穴位交替著針灸了十數次,這才將針收回來,沖老頭兒笑道:「老人家,你用力呼吸呼吸,感覺如何?」

女翻譯翻譯完后,老頭趕緊大口大口的吸了兩口氣,面色大喜,顯然十分震驚,他一直以來的胸悶淤積癥狀竟然一掃而空!

而且整個人身心都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感,他起身用力的甩了甩胳膊和腿,只感覺精力充沛,頗有種夢回年少的感覺。

老頭兒立馬豎著大拇指沖林羽一遍遍的喊著不可思議、神醫等詞語。

林羽笑著沖他點了點頭,建議他在京城待幾天,再去回生堂治療兩次,自己就能完全將他治好。

緊接著林羽趕緊坐到了黑人小男孩身旁,開始替他診脈。

因為時間不能累計,所以林羽手一探到小男孩身上,一旁的計時員立馬重新開始計時,依舊是四十五分鐘。

林羽給小男孩把完脈后皺了皺眉頭,發現他竟然得過小兒麻痹,而且他的嘴明顯有些向右傾斜,左眼也無法閉合,顯然是上次小兒麻痹留下的後遺症。

林羽見他沉默不語,便沖他問道:「你在三四歲的時候是不是得過小兒麻痹?」

女翻譯翻譯完后黑人小男孩點了點頭,眼神中帶著一絲驚慌。

「你告訴他,讓他不用害怕,我會把他治好的!」林羽輕聲道,希望能緩和一下小男孩的緊張和不安。

女翻譯翻譯完后小男孩再次乖巧的點了點頭。

「你,不能說話?」林羽見他一直沒有開口,指了指自己的嘴。

小男孩這次沒等翻譯,便用力的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

林羽沖他報之一個溫暖的笑容,溫和道:「沒關係,馬上你就可以說話了!」

女翻譯說完后小男孩的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光亮。

林羽找出銀針,在他的頰車、上下關、四白、地倉、迎香、合谷等穴位兩側同取,施以銀針,先輕瀉右則,后重補左側穴位,同時輔以靈力,整個過程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

林羽這才將銀針取回來,只見此時的小男孩嘴已經恢復了正常,而且左眼也已經能夠閉合了。

因為小男孩這屬於金燥水虧,邪熱灼傷血脈,風木內動,上絡脈而致病,通過針刺這幾個穴位,可以很好地曲風活絡,所以只針灸了一次,小男孩臉上的痿症便有了明顯的改善。

不過小男孩此時還不知道自己的變化,仍舊雙眼怔怔的望著林羽。

林羽沖他淡然一笑,接著問一旁的工作人員要了個鏡子,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自己臉上的變化后,頓時面色一喜,滿臉童稚,顯然十分興奮。

「你可以開口說話試試!」林羽沖他笑道。

小男孩聽完翻譯后,張著嘴啊了一聲,見自己喊出聲音后,他興奮的啊啊的叫了叫,用模糊的發音說著「山克右」。

可能因為他長時間沒說話的原因,所以他的發音很不標準。

隨後他突然跳下椅子,走到坐著的林羽身邊,踮起腳,輕輕地在林羽臉上吻了一下。

林羽的內心猛然間被什麼東西猛地擊中了一般,頓時感覺無比的柔軟。

他知道,他這看似簡單的幾針下去,改變的,或許是小男孩一生的命運。

對於他而言,這才是身為一個醫生最珍貴的東西!

「不客氣!」林羽輕輕的撫摸了撫摸小男孩的臉,接著開了個藥方,寫明白劑量,讓翻譯人員翻譯著抄了一遍,遞給工作人員,囑咐工作人員一定要把這藥方交到孩子的家長手裡。

隨後林羽走到金髮女郎跟前坐下,工作人員趕緊重新開始計時。

金髮女郎仍舊戴著口罩,深邃的眼睛望了林羽一眼,沒有說話。

林羽也沒多問,直接伸手在她白皙的手腕上試了試,眉頭突然一蹙,冷聲道:「你沒有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3章 截然相反的運氣

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