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姐姐陪你睡

第403章 姐姐陪你睡

玫瑰再次透過後視鏡沖林羽眨眨眼,語氣無比溫柔道:「這麼晚了,當然是回去幫你處理處理傷口,然後幫你洗個熱水澡,陪著你睡覺嘍!」

林羽望著她不由微微一怔,隨後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女人當真是迷死人不償命。

他信她才有鬼了!

估計一會兒回去,這個女人還不知道要怎麼折磨他呢。

最後玫瑰直接將車開到了郊外,來到了一處河邊,順著河邊往前一走,便是一排排二三層高的精緻別墅。

玫瑰直接開車拐進了其中一棟別墅,將車停到車庫后,這才拽著林羽把他從車裡拽出來。

林羽因為受了涼,加之失血過多,所以渾身發冷,神志都不由有些模糊了。

他迷迷糊糊的任由玫瑰帶著自己上了樓,隨後玫瑰將他扔到客廳的沙發上,找出濕毛巾替他擦了擦身上的傷口,接著抹上了一種奇怪的藥膏,林羽只感覺清清涼涼的,十分舒服,很快傷口便傳來一股異樣的刺癢感,應該是傷口正在癒合。

林羽意識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發現這款藥膏的包裝有些眼熟,瞥了眼藥膏上的字,不由一怔,驚訝道:「回生製藥廠?這是我們藥廠的那款藥膏?!你是怎麼弄到的?!」

他不由大為吃驚,這藥膏可是自己生產給軍需處特供的,玫瑰手中怎麼也會有呢?!

但是旋即他就想開了,以玫瑰的身手,搞到這些東西,不是輕而易舉嗎,不過不得不說,這個玫瑰真是挺識貨的!

「你們藥廠?」玫瑰聽到林羽這話頓時來了興緻,眯著眼笑道,「你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怪不得名字這麼耳熟呢,回生堂、回生製藥廠,原來都是你開的啊,那這藥膏是不是也是你發明的?」

「不錯!」林羽笑著點點頭。

玫瑰眼前一亮,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名狀的興奮之情,接著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地在林羽臉上划著,咯咯的笑道:「小弟弟,你還真有本事啊,姐姐我都有點不忍心殺你了!」

林羽聽到她這話,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了起來,眉間一凄,臉色也黯然了下來,輕聲道:「如果你非要殺我的話,可不可以最後答應我一個請求,讓我給我愛人打個電話……」

這是他重生以來第一次感覺自己離死亡這麼近,也是第一次性命被捏在別人的手裡,雖然作為一個死過的人,死亡對他而言早已不足為懼,但是他此時才發現自己最挂念的人就是江顏和葉清眉了。

其實母親倒是還好說,畢竟林羽已經死過一次了,何家榮這個乾兒子再怎麼親,肯定也敵不過自己的親兒子,所以母親能承受的住這種打擊。

但是江顏就不一樣了,雖然她從未說過,但是林羽知道,自己現在絕對是江顏內心最在乎的人,而葉清眉,林羽不知道自己死了的話她會有多傷心,但是林羽知道,自己虧欠她的,再也沒有機會彌補了。

他突然很後悔,後悔沒有早點把自己是林羽的身份告訴她。

他又很慶幸,慶幸沒有把自己是林羽的事情告訴她,起碼,自己死了,她不必太傷心……

「給你愛人打電話?」玫瑰把臉湊到林羽跟前,笑著說道:「你愛人有我好看嗎?男人不都是喜新厭舊的嗎?守著我,你怎麼還能想起你愛人呢?」

林羽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確實很漂亮,但是我愛人比你漂亮一千倍,一萬倍!」

玫瑰的眉毛挑了挑,臉上似乎閃過一絲不悅,隨後嫣然一笑,說道:「我不信!你是故意氣我的!」

說著她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穿著高筒靴的腿輕輕地在林羽腿上蹭著,手背撐著側臉,眼波流轉,語氣無比柔媚道:「小弟弟,就算你愛人再漂亮,你也看膩了吧?只要你放棄給她打電話,姐姐我就願意陪你一晚上!讓你死也做個風流鬼,怎麼樣?」

說話間她伸手輕輕的將自己大衣裡面的毛衫解開,露出精緻的鎖骨和圓潤白皙的胸緣,以及那一抹深邃的事業線。

「沒興趣!」

林羽看都沒看她,淡淡的回應了一句,甚至有些嫌棄的用儘力氣將自己的腿往旁邊挪了挪。

不過他心裡卻不由生出一陣旖旎,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簡直是個勾人的妖精,單單看來她的眼睛一眼,林羽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你!」

玫瑰氣的雙眉一蹙,眼中陡然間爆發出一股怒意,不過隨後她再次嫣然一笑,說道:「沒想到呢,你還是個痴情種,電話就不要打了,寫信吧,等你死了,我會把你的信親手交給你愛人的!」

說著她便起身去衛生間給林羽放洗澡水去了。

林羽瞥了眼她的背影,等她進去后極力的坐起來,努力嘗試著想緩解身上的葯勁兒,但是沒有任何的作用。

此時步承已經將李千珝送回了家,隨後他在小區的門口等了許久,見沒看到林羽的身影,便撥通了厲振生的電話。

「厲哥,你們那邊怎麼樣了?」步承語氣冰冷的問道。

「撤回來了!」電話那頭的厲振生聲音仍舊有些喘息,「警察過去了,那幫人立馬就跑了,警察了解完情況后就讓我們走了!也沒多問,看來他們也不想深究!」

「嗯,這是何先生的意思!」步承點點頭,繼續問道,「你回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何先生?」

「何先生?他不是跟你們一起走的嗎?!」厲振生語氣陡然一變。

「我們路上遭遇了伏擊!」步承接著把碰到那個面罩男子后的事情告訴了厲振生。

「啊?你怎麼能丟下先生自己走了呢!」厲振生語氣頓時有些惱怒道,「我這就回去找先生!」

「我陪你一起!」步承冷聲說道,接著發動起了已然沒了頂棚的車子,直接趕往了回生堂。

厲振生此時早就已經等在了醫館外面,身上揣著銅匕首和硃砂,以防萬一。

等他們兩人趕到事發時的馬路上后,整條馬路上已然沒有了絲毫的人影,鮮血早已被雨水給沖刷乾淨了,連絲毫的痕迹都沒有留下,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先生!」

厲振生頓時急了,跳下車沖著四周大喊了一聲,但是空蕩蕩的馬路上沒有任何的回應。

「何先生!」步承也衝到路邊,對著湖面大喊了一聲,回答他的也只是淅淅瀝瀝的雨聲。

厲振生的面色變的十分的難看,急忙道:「走,上車,我們順著馬路找找!」

但是他們兩人開著車來回找了好幾遍,也沒有發現什麼線索,最後只好無奈的開了回來。

厲振生望著黑漆漆的湖面,沉聲道:「既然沒有發現先生的屍體,那就說明先生還活著,不對,媽的,我怎麼說話呢,以先生的身手,怎麼可能會死呢,他一定是遇到了什麼特殊情況,所以……所以……」

說著說著,厲振生便再也說不下去了,緊緊的攥著拳頭,自己都騙不過自己了,要不是出了事,先生怎麼可能會不見了呢?

「何先生肯定會沒事的,我相信他一定能回來!」步承冷聲道,「不過何夫人那邊……」

「現在不能讓她們知道這件事,除了讓她們擔心,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厲振生沉聲道,用力的捶了下車門。

此時江顏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敷著面膜,時不時的望一望門口。

「顏顏,家榮的電話怎麼打不通啊?」葉清眉從卧室走出來,語氣有些急切。

「可能是沒電了吧!」江顏看了眼牆上時針已經指向十二的鐘錶,心裡仍舊十分的坦然,以前林羽去參加晚宴的時候,也有這麼晚回來過,但是不管再晚,他絕對會回來。

她以為,今天也不例外,林羽也會在不經意間突然推門進來,看到她後會驚呼一聲,「顏姐,你還沒睡呢!」

但是可惜的是,她今晚上,註定等不到了。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厲振生打來的,她面色一喜,急忙接了起來,「喂,厲大哥,我正想問你呢,家榮怎麼還沒回來呢?」

「奧,那什麼,先生接到衛生部通知,給一個外省的大人物出急診去了,過幾日才能回來!」厲振生語氣裝的十分沉穩,故意撒了個謊。

「奧,出急診去了啊……」江顏感覺有些意外。

「是啊,因為走的太急,先生手機都忘了拿呢!」厲振生繼續說道,「不過到了那邊,他忙完肯定能抽時間給你打個電話的,你別擔心!」

「嗯,我不擔心!」江顏點點頭,疑惑道,「我就是沒想到他走的這麼急,連個招呼都沒打。」

「呵呵,據說是病人那邊情況很嚴重!」厲振生強顏笑道,「這幾日要是有什麼吩咐,直接給我和步承打電話就行!」

「嗯!」江顏應了聲便掛了電話,秀氣的眉頭不由微微一蹙,顯然有些疑惑,就算走的再急,也不可能連個電話都打不了吧,印象中她可從未記得林羽有這種不辭而別的情況啊,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想到這裡江顏立馬呸呸了兩聲,兀自笑道:「他能出什麼事,他怎麼可能會出事!」

林羽坐在沙發上嘗試了一番,見無法恢復力氣,索性便放棄了。

「小弟弟,別浪費力氣了,你逃不出姐姐的手掌心的!」玫瑰出來后依然換了一聲輕便的紫色睡衣,沖林羽悠悠道。

隨後她拿了一個小瓶在林羽鼻子上晃了晃,林羽打了個阿嚏,感覺身上的力氣恢復了一些,但是仍舊有些無力,隨後玫瑰把林羽拽進衛生間,同時遞給他一套衣服。

「小弟弟,別想動什麼歪心思哦,憑你現在的力氣,我殺你可是易如反掌!」玫瑰沖他笑著眨眨眼,接著把衛生間的門關上。

林羽翻了個白眼,好好的洗了個澡。

等他出來后,玫瑰便把他帶到了卧室,接著毫無徵兆的一把將他推到了床上,笑道:「小弟弟,今天晚上姐姐陪你睡覺,你可是唯一一個享受過這種待遇的男人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3章 姐姐陪你睡

1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