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劇情不對

第44章 劇情不對

這個死混蛋,竟然不說話?

薛沁等了半天也沒見林羽答話,扭頭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

林羽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她的話,此時正全神貫注的看著右側的後視鏡,神情嚴肅,想了想,說道:「一會兒往右拐,走風凌橋,過了橋就停車。」

「為什麼啊?我偏不!」薛沁氣呼呼的說道,她又不是他的司機,憑什麼他讓她走哪她就走哪。

「後面有輛別克跟了我們好久了。」林羽神情平淡。

「啊?真的假的?那我報警吧!」薛沁的語氣稍微有些慌亂。

她出身金貴,二十多年的人生生涯平坦順利,還從沒碰到過這種事,所以難免有些驚慌。

「暫時還不確定是不是沖我們來的,萬一誤會了就不好了。」林羽說道,其實他是怕報警后把這幫人嚇跑,那自己就無法查出這幫人的幕後主使了。

因為就算現在把他們嚇跑,以後他們還會再找機會動手的。

「哦。」薛沁一聽不由鬆了口氣,覺得林羽應該是有些過度緊張了。

不過她還是按照林羽說的,將車開往了小河橋,過了橋之後便停了下來。

「咦?他們怎麼停下來了?」別克君威里的張大嘴見薛沁的車停了下來,也趕緊吩咐手下停車。

「大哥,這裡晚上沒什麼人,他們倆一男一女,該不會在車上玩……」一個小黃毛嘿嘿的笑道,神情猥瑣至極。

「那不行,這可是鄭大少的女人,抓緊,讓豹子他們從前面繞過來,堵住他們。」張大嘴吩咐道。

隨後他給鄭天依發了個消息,說二十分鐘后他就能把林羽解決掉,讓鄭天依到時候過來英雄救美即可。

車子停下后,林羽和薛沁坐在車上沒動,看到後面那輛別克君威也停著沒動,林羽不由有些納悶,他們怎麼還不動手?

這時前面突然竄出來了一輛瑞風商務,吱嘎一個側停擋在了薛沁的車前,隨後車上立馬下來了七八個人,手裡都拿著鐵棍或者砍刀,凶神惡煞。

後面別克君威上的人也馬上下來了,足足有五個,手裡也都拿著傢伙。

薛沁嚇得面色一變,猜測這幫人多半是沖自己來的,因為自己最近剛拿下了Versace的銷售代理權,有很多人眼紅,難免會有人惡意報復她。

「別怕。」林羽輕聲安慰了她一句,隨後便打開車門下去了。

上次他和江顏一起的時候被刀疤男堵過,所以對這種場合沒有太大的反應。

不過兩者不同的是,上次刀疤男是沖著他手裡的明且帖來的,而這次,人家是直接抱著廢了他的目的來的。

「小妞,我們老闆的生意你也敢搶,活的不耐煩了吧?」

張大嘴上來便按照跟鄭天依計劃好的台詞背了起來,因為他本來就長得丑,神情又猙獰,這麼惡狠狠的一說話,頗有些嚇人。

薛沁一聽這幫人果真是沖自己來的,面色不由一白,不由攥緊了白皙的手掌,沖林羽道:「他們是沖我來的,與你無關,你快走吧。」

林羽聞言有些驚訝,不可思議的看了薛沁一眼,這個冷傲,甚至有些刻薄的女人,竟然也有如此偉大的一面?

「兄弟們,先把這個小白臉給我弄殘了,然後再把這個女人扒光,大家一起享用!」張大嘴放肆的大笑著。

風凌橋位置十分偏僻,又是在商務新區,一到了晚上,附近幾乎不見人影。

所以張大嘴才敢毫無忌憚。

要不是拿了鄭大少的錢,張大嘴倒真想在這裡就地把薛沁法辦了。

畢竟這種級別的女人,他這輩子別說一親芳澤,就是連遇也遇不上幾次。

一群小混混聽后也瞬間興奮了起來,狂叫著沖了上來。

鄭大少雖然吩咐了不讓碰薛沁,但人多手雜,不小心碰下摸下總是難免的吧。

「害怕嗎?害怕就閉上眼,我來解決。」林羽輕聲對薛沁說道。

薛沁睜著水靈的大眼睛滿是驚訝的望著他,眼眶已經微微泛紅,動容道:「你可以自己跑的,這件事本就與你無關。」

「怎麼無關,你可是宋老的外孫女,我自然要護你周全。」

林羽輕輕一笑,見薛沁滿臉擔憂,拍拍她的肩安慰道:「別忘了,我可是從二十層火樓上救下小女孩的人。」

薛沁眼睛睜的更大,甚至隱約閃著一絲狂喜,他終於承認了!

他倆說話間,一眾小混混已經張牙舞爪的衝到了跟前,手裡的棍棒毫不留情的往林羽身上砍來。

「閉眼!」林羽再次囑咐了薛沁一句,隨後身子便陡然間模糊成了一個幻影。

薛沁很聽話的閉上眼,聽著周圍的慘叫聲和骨頭折裂的聲音,心頭驚悚萬分,睫毛不停的顫動,緊緊的攥著拳頭,指甲幾乎都要摳進肉里去了。

她感覺時間異常漫長,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好了,可以睜開了。」

林羽溫柔的聲音再次傳來。

聽到林羽的話,她便迫不及待的睜開了眼,其實時間只過了幾分鐘,但她卻覺得彷彿過了一個世紀。

等看到眼前的景象,她臉上立馬布滿了震驚的表情。

剛才還張牙舞爪的一群小混混竟然全都躺在了地上,抱著胸口或肚子嗷嗷慘叫。

不過一旁的張大嘴卻完好無損的站在別克車前,只不過嘴巴和眼睛都睜的老大,彷彿見鬼了一般看著林羽。

他甚至都沒看清林羽是怎麼出手的,他的一眾手下竟然就已經倒下了。

他感覺自己褲襠涼颼颼的,隱隱飄來了一股尿騷氣。

巨大的恐懼感將他的心裡防線徹底擊潰,他也顧不上這幫小弟,回身就準備開車跑。

但他剛轉身,發現林羽突然站在了他面前。

「鬼啊!」張大嘴身子嚇得一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這麼稱呼我,倒也對。」

林羽自言自語的笑了下,接著一腳踩在了張大嘴的腳踝上。

「啊!疼疼疼!」

張大嘴慘叫了一聲,雙手懸在空中胡亂抓著。

「說,誰讓你來的。」林羽面色冷峻的問道。

他必須要把幕後主使問出來,這樣才能永絕後患,否則薛沁會一直處在一種危險的境地中。

這還是自己在商場里欺負的那個怯弱的男子嗎?

薛沁站在遠處痴痴望著林羽,顯然已經呆住了,眼角間的興奮與傾慕不言而喻。

這些年,她之所以對男人不感冒,是因為她周圍根本就沒有比她優秀的男人,她可以自己自己養活自己,自己保護自己,強大到不需要任何人照顧,所以,又何必找男人呢?

尤其是很多臭男人只會嘴上溜須拍馬,根本沒有什麼實在的本事,所以久而久之,她便養成了厭惡男人的心理,進而發展成為了同性戀。

因為相比較男人,女人的感情更純粹一些,起碼不是貪圖她的肉體。

而現在林羽的出現,讓她陡然間對男人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原來傳說中那種有能力,又富有責任心的男人,是真的存在的。

此時三公裡外的路邊正停著一輛黑色的蘭博基尼。

鄭天依雙手枕在腦後,正躺在駕駛室的座椅上優哉游哉的哼著小曲,心裡開心不已,何家榮你個廢物,竟敢跟老子爭女人,老子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瞥了眼手上那塊金黃色的勞力士腕錶,見時間差不多了,連忙起身往身上噴了一些男士香水,隨後發動起車子,快速的朝著風凌橋駛了過去。

老遠他便看到薛沁的車被兩輛車堵在了中間,嘴角不禁勾起一個得意的微笑,這個張大嘴可以嘛,事情辦的不賴。

隨後他猛地一個急沖,快速衝到跟前,一腳剎車停住,迫不及待的跑了下去,同時大喊道:「沁兒,別怕,我來了!」

等他衝到跟前,一下愣住了,怎麼倒在地上的都是自己的人?何家榮呢?

「你怎麼來了?」薛沁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鄭天依咕咚咽了口唾沫,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這個劇情嚴重不對啊!

他早就背好的台詞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我,我來救你的……」

愣了半天,他才回過神來,摸著頭尷尬的說道。

「不用了,家榮已經把他們解決掉了。」薛沁看著他很輕蔑的一笑。

家,家榮?

何字都不帶了嗎?

鄭天依只感覺天旋地轉,差點一頭栽到地上。

「哎呦,鄭大少,你來了?」這時林羽拖著已經被揍成豬頭的張大嘴走了過來。

「呵呵,可不是嘛,剛才經過這裡,聽到有情況,就趕了過來,沒想到是你和沁兒。」鄭天依臉上掛著笑,十分不自然的說道,「本來想幫忙的,沒想到你竟然把他們都解決掉了。」

他臉上盡量裝的自然,心裡早已驚恐萬分,這個何家榮,這麼厲害的嗎?這麼多人竟然都不是他的對手!

「鄭大少,你來的正好,我剛才逼問他是誰指使的,他誣陷你,說你出錢他配合演戲,怎麼處置他,你看著辦吧。」林羽笑眯眯的把張大嘴扔到了鄭天依腳前。

「胡說!你這個混蛋,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鄭天依面色陡然一變,滿臉驚慌的沖張大嘴踹了幾腳,破口大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劇情不對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