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那便如你們所願

第514章 那便如你們所願

福山說話的時候眼睛微微眯起,精芒畢露,眼睛眨也不眨的盯在向南天的臉上,顯然是想從向南天的臉上捕捉到一絲局促與緊張。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向南天的臉始終面沉如海,除了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根本沒有絲毫的異樣,永遠都是那麼一副傲然與自信的神色。

「我徒弟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的功夫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表演的!」

向南天淡淡的沖福山說道。

「向戰神,您誤會了,我們對您和您的身手都抱有極大的敬意,我們不是想讓您給我們表演,只是好奇,這十年間您的身手到底有什麼長足的進步,想開開眼界,僅此而已!」

福山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話中的暗示意味已經十分的明顯,意思是說我福山想見識見識這十年間,你的身手到底變化到了什麼程度!

當然,這個變化即有可能是進步,也有可能是倒退!

林羽見福山如此咄咄相逼,猜到福山已經看出了向南天身體上的異樣,心頭不由為向南天捏了把汗,腦海中極速的想著應對之策。

但是他始終無法想到一個好的推脫理由,因為福山既然已經看出了向南天身體上的破綻,那就宛如聞到了血腥味的餓狼,絕對不可能會輕易放棄的!

一旁的德川也沒有跟方才那樣極力的阻止福山,因為他此刻似乎也看出了一絲端倪,甚至有些傾向於福山剛才所說的那句話。

是啊,要知道十年前向南天可是中過劇毒的人啊,怎麼突然間就好了呢?!

是不是近期剛剛痊癒呢?!否則這十年間為何一直沒有露面?!

「既然你如此質疑我的能力,不如這樣吧,我答應跟德川這老小子切磋,不過我有個條件!」

向南天仍舊面色坦然,語氣平靜的笑了笑。

「哦?有何條件,快請說!」

福山見向南天答應了下來,面色陡然大喜,急忙問是什麼條件。

「很簡單,我剛才說了,我的功夫是用來殺人的,既然德川想跟我比試也可以,那就必須簽個生死狀!」

向南天笑呵呵的說道,臉上沒有絲毫的異樣,彷彿說的不是生死,而是一件極其平常的小事。

眾人聞言不由面色陡變,沒想到向南天性子如此剛烈,一次小小的交流切磋,竟然就要上升到決戰生死的地步!

福山也是猛然一怔,明顯沒想到向南天竟然會這麼說,他禁不住心頭狐疑,莫非是自己一開始看錯了?!

「師父……」

「首長!」

一旁的步承和胡海帆也都面色焦急,急忙出聲要阻止向南天,但是向南天一抬手打斷了他們,轉頭望著德川笑道:「正好我和德川這老小子還有一筆舊賬要算呢,正好借今天這個機會把恩怨了了,我們提前簽好生死狀,這樣這次比試就是我們兩個人的私事了,不管誰死了,軍情處、劍道宗師盟雙方,以及兩國之間都不能追究!怎麼樣,德川,你覺得如何?!」

德川聽到向南天這話面色陡然一變,見向南天如此自信,內心頓時慌張不已,急忙擺手道:「不不不,向大哥,我們之間哪有什麼賬啊,再說,我哪是您的對手啊,再說,動不動就要死要活的,那多傷兩國以及軍情處和劍道宗師盟的和氣啊,我們這次來是尋求合作發展的,可不是來找茬鬧事的!」

出於對向南天的畏懼,他根本不敢答應,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概率向南天仍舊強如巔峰,他也不會去冒險,畢竟一旦攤上這萬分之一的可能,那他就是死路一條啊!

想起當初在締神嶺向南天刺中的他那幾刀,他仍舊心頭髮慌,渾身惡寒。

福山回身有些惱怒的瞪了德川一眼,顯然有些瞧不起德川,沒想到劍道宗師盟堂堂的三大長老之一,竟然慫成了這個樣子。

不過他雖然看不起德川長信,但是他自己也沒有膽子挑戰向南天,所以一時間沉著臉不知該說什麼好。

「行,德川,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難為你了!」

向南天冷哼了一聲,接著瞥了眼福山,淡淡道,「既然福山先生這麼想見識見識我的身手,我想了想,也不能掃了你們的興,畢竟來者是客嘛,那我就小小的給你們亮一手!」

福山聽到這話面色陡然一喜,急忙抬起頭,滿是期待的望著向南天說道:「好,向戰神果然痛快,那我們可就等著大飽眼福了!」

一旁的德川也神情一怔,布滿細紋的眼窩中,黑漆漆的眸子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既能不跟向南天交手,又能試探出向南天狀態如何,實在是再合適不過。

軍情處的一眾軍官聞言也是群情激昂,紛紛伸直了脖子往向南天這邊望著。

不過向南天身旁的步承反倒是急了,他知道,以師父現在這個身體狀況,根本什麼都展示不了,哪怕是展示一些十分普遍的招式,不僅得不到大家的認可,反倒會讓大家覺得向南天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步承無比著急的走過來,壓低聲音在向南天耳邊喊道:「師父,您這是做什麼啊?!」

「放心,為師自由分寸!」

向南天沖他自信的一笑,接著轉頭沖胡海帆說道,「小胡啊,去,找倆人,給我截幾根鋼條過來,長短無所謂,寬度和厚度在三四公分左右就行!」

「首長,您這麼做,沒有必要啊。」

胡海帆似乎也有些擔心向老的身體狀況,頗有些小心的關切道,不管向南天給不給眾人展示自己的實力,對於軍情處的眾人而言,向南天都是他們一直敬仰的神!

「哪兒那麼多廢話,叫你去你就快去!」

向南天沒好氣的沖胡海帆喊了一聲。

雖然胡海帆貴為軍情處的一號首長,但是向南天這個老教官和老首長還是沒給他留絲毫的情面,吩咐他就宛如吩咐一個小兵一般。

不過他喜歡向南天這麼吩咐他,這說明在向南天心裡,一直都沒跟他生分。

「是!」

胡海帆趕緊啪的站直,接著吩咐兩個特種部隊來的工程兵,讓他們去倉房,按照向老的要求截出幾根鋼條過來。

隨後胡海帆便恭敬的把向南天請到主席台那坐下休息,畢竟鋸鋼條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林羽望著面色坦然的向南天眼睛微眯,心頭狐疑不已,感覺自己根本看不透這個向老,不知道這個向老是打的什麼主意,在他看來,向南天方才故意用簽「生死狀」的方式嚇退德川的方式很高明,到此為止就可以了,絕對沒有第二個人敢出來挑戰他,可是為什麼他又要給大家展示下身手呢?為什麼非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呢?!

以向南天這種身體狀況,連個簡單的後空翻都做不了,他又能給大家展示什麼呢?!

雖然他心頭狐疑,但是這段時間的接觸,讓他對向南天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他知道向南天是一個做事沉穩的人,所以他剛才也沒出來阻止向南天,想看看向南天到底要做什麼。

此時韓冰突然走到了林羽的身旁,兩隻眼睛望著向南天,眼中寫滿了敬仰與敬重,輕聲道:「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親眼見到自己兒時的偶像,雖然他的身形跟我想象中的有著很大的出入,但是他身上的那股氣勢和豪邁之情,跟我幻想中的一模一樣!」

林羽笑了笑,說道:「你兒時的偶像是向老啊!」

韓冰點了點頭,說道:「我自小就有個當兵的夢想,而我的舅舅也是個很厲害的軍人,我從他嘴裡聽說了很多關於戰神的事迹,所以也立志想成為一個像戰神一樣的軍人!」

「你已經做到了,你已經是軍情處的一員!」林羽望著她讚賞的笑道。

韓冰搖了搖頭,眯起眼睛冷聲道:「不,我跟戰神差得遠,戰神可以讓劍道宗師盟的長老聞風喪膽,我卻連千渡山上的一個道士都解決不了!」

林羽知道她說的是凌霄的師傅,那個視人命如草芥的大魔頭,忍不住沖她淡淡一笑,說道:「通過對那幾本書的研究,我現在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了,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直接殺上千渡山了!」

「嗯!」

韓冰用力的點了點頭,想起方才林羽以純鈞劍力挫東洋第一刀,以及林羽用一根銀針破掉服部所謂的「往生聖體」,韓冰不禁心頭一柔,望向林羽的眼神也不自覺的露出跟看向向南天時那種傾慕敬佩的眼神。

哪個女孩心裡會沒有個蓋世英雄呢?!

而強如韓冰這樣的女孩,也不例外。

不過林羽早已轉頭望向了主席台,並沒有注意到韓冰的眼神。

「報告首長,鋼條已經拿來了,按照您說的尺寸,分毫不差!」

先前的那兩個工程兵此時已經回來了,啪的沖胡海帆和向南天打了個敬禮,兩人手裡抱著幾根長條狀的粗重鋼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4章 那便如你們所願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