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山洞獨處

第547章 山洞獨處

林羽把手裡的東西撿起來細細一看,隨後面色一變,沖安妮急聲問道,「安妮,這東西你是哪裡來的?!」

安妮摸了摸頭,沒想到林羽竟然會對一塊「小石頭」如此好奇,隨口說道:「就是剛才那些猴子扔的啊,砸到了我的頭上,夾在頭髮里,被我順手拿了出來,抓在手裡忘扔了!」

剛才他們被猴子追趕的時候,光顧著逃命了,哪能意識到自己手裡還抓個東西啊。

但讓她意外的是,林羽聽到她這話面色猛然一變,驚聲道:「你說什麼?!這是那幫猴子扔的?!」

「對啊,怎麼了?」

安妮見林羽如此驚訝,也不由好奇不已,湊過頭去望了眼林羽手中的那塊「小石頭」。

但是等她看清林羽手裡的東西后也不由「咦」了一聲,疑惑道,「這……這是什麼啊?!」

只見林羽手中拿著的根本不是什麼石塊,而是一個圓形的白色石狀飾物,身上有一道整齊細小的缺口,周身還帶著一些複雜的花紋。

「這東西叫玉珏!」

林羽一邊轉動著手裡的玉珏,一邊沖安妮說道,「是用質地優良的白玉打造的!」

「玉珏?!」

安妮眨著眼睛疑惑不解,「玉珏是幹什麼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那些猴子的手裡呢?!」

她對華夏的玉有一定的了解,知道是一種很貴重的石材,但是對於林羽所說的「玉珏」她是一竅不通,而且她更想不通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些猴子的手裡!

「是啊,我也納悶,怎麼會出現在一群猴子的手裡呢?!」

林羽眯眼望著手做工精美,但是有些磨損的玉珏,可以判斷出這玉珏極有可能是漢代的文物。

「不過不得不說,這個東西真漂亮!」

安妮好奇的湊到跟前好好的看了看林羽手裡的玉珏,忍不住感嘆道,「何,你還沒告訴我,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的呢?!」

「嗯……在古代多作為女性的佩飾,有些類似今天的耳環吧!」

林羽略一思考,沖安妮解釋道,「照例說,這種東西都是成對出現的,但是……」

「耳環?!」

安妮聽到這話眼睛瞬間睜大,沒等林羽說完,頗有些興奮的從林羽手裡把這塊玉珏搶了過來,接著放到了自己的耳朵上,興沖沖的沖林羽問道,「怎麼樣,何,好看嗎?!」

「你長得漂亮,戴什麼都好看!」

林羽沖他笑了笑,隨後有些無奈的解釋道,「但是,這個東西基本上都是死者佩戴的!」

「啊!」

安妮臉色瞬間一白,一把把手裡的玉珏扔到了一旁。

林羽眼疾手快,猛地一跨,一把把玉珏抓在了手裡,沖安妮說道,「這麼貴重的東西,扔掉可就太可惜了啊!」

安妮捂著胸口有些畏懼的望了眼林羽手裡的玉珏,疑惑道,「何,我真不理解你們華夏的風俗,這麼好看的東西,竟然是專門為死者準備的,不過既然是死者的東西,應該是在墓里吧?莫非這裡有什麼古墓嗎?!」

安妮雖然不是華夏人,但是也能夠猜到,做工如此精美的玉珏,就算是死人佩戴的,那也絕對是身份不凡的死人,所以說明這片林子里肯定有古墓存在。

林羽十分讚賞的看了安妮一眼,心想副會長就是副會長,果然聰明!

「按理論來說,應該是有古墓存在,但是也不排除是林子外面的人帶進來的!」

林羽略一思考,說道。

如果真的是外面的人帶進來的,那說明這人多半已經死了。

「走,我們回去找那些猴子!」

林羽皺著眉頭稍微一想,接著領著安妮作勢要往回走,如果這個玉珏真是外人帶進來的,那要是找到那人的屍骸,說不定就能找到什麼有用的地方,或者從那人身上找到出去的線索。

雖然不確定能不能有收穫,但是總比他們這麼胡亂的走下去要好得多!

安妮面色一變,想起剛才被那群猴子支配的恐懼,似乎心有餘悸。

林羽看出來了安妮的擔憂,趕緊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罩在安妮的頭上,沖她笑道,「一會兒躲在我後面!」

等到林羽和安妮回到剛才那幫猴子所在的區域之後,樹上果然仍舊有幾隻猴子待在那裡沒走,給林羽感覺他們似乎在放哨一般。

看到林羽和安妮后,這幫猴子再次吱哇亂叫了起來,呲出鋒利的牙齒,擺出一副十分恐怖的樣子,嚇唬林羽和安妮。

林羽直接從地上挑起一塊石頭,接著精準的朝著樹上的一個猴子扔了過去,正中那猴子的面門。

那猴子吃痛,立馬大叫了一聲,其他的猴子也顯得十分意外,沒想到林羽剛才落荒而逃,現在竟然還敢殺回來,而且還如此猖狂!

它們立馬沖著林羽大叫了起來,同時拽起樹上的果子和樹枝朝著林羽扔了過來。

林羽一把把安妮護在身後,然後沖那幫猴子冷笑一聲,精準的把它們扔過來的東西接住,猛地一甩手扔回去,那幫猴子立馬被打的嗷嗚亂叫。

它們見自己不是林羽的對手,再次朝著順林深處竄去,顯然是想跟剛才那樣,繼續去找自己的同伴幫忙。

林羽見狀立馬拉著安妮跟著它們往林子里走去。

但是他們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天色極速的暗了下來,隨後只聽「咔嚓」一聲沉悶的雷響,天空嘩的一聲下起了瓢潑大雨!

安妮被雷聲嚇得渾身一顫,一把攥住了林羽的胳膊。

「沒事,抓緊我的手!」

林羽緊緊的抓著安妮的手,帶著她快速的超前跑去。

既然他們已經開始追趕起了那幫猴子,就不能半途而廢,再說,就算他們不追趕這群猴子,他們也不知道該去哪裡避雨。

那群猴子也被雨淋的哇哇大叫,迅速的抓著藤蔓和樹枝快速的往前跳躍,偶爾有幾隻沒抓穩的,一個踉蹌從空中撲下來,摔在地上吱哇慘叫,隨後立馬爬起來迅速的上樹,接著再次抓著藤蔓往裡跑。

本來林羽他們跟不上這幫猴子的,因為山路實在是太難走了,而且安妮畢竟是女生,跑不快,但是這些猴子摔傷后速度便瞬間慢了許多,林羽倒是也勉強跟的上。

此時雨越下越大,雨水打在樹葉上嘩嘩作響,林羽他們跟著這幫猴子足足跑了有四十多分鐘才跑出了這片林子,只見前面地勢一緩,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山洞。

那幫猴子無一例外的竄進了那個山洞,隨後便沒了動靜。

林羽帶著安妮跑到山洞裡面之後這才停下來,只見山洞伸出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有什麼,而那幫猴子也已經不知所蹤,整個山洞深處靜悄悄的,聽不到絲毫的動靜。

林羽抹了把臉上的雨水,從背包摸出手電筒對著山洞裡面照了照,但是手電筒的光實在太有限,照射了沒幾十米,便看不清了,可見這個山洞非常深。

這種情況下林羽自然不敢帶著安妮往裡走,而且兩人現在衣服都淋濕了,十分的難受,林羽打算先把衣服烤乾。

安妮看了黝黑的山洞深處,臉上也不由閃過一絲驚慌。

「我先點堆火,我們先把衣服烤乾!」

林羽說著便把洞口的一棵小樹和一些灌木給掰斷,接著把樹榦這樹枝折成柴火,用打火機生起了一堆火。

隨後林羽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因為他裡面還穿著一條運動四角褲,所以他也不怕走光,抓著褲子坐在火架跟旁烤了起來。

至於他身上的外套已經給安妮了,所以他身上就剩一件小背心,很快也能烤乾。

不過安妮就不一樣了,她把林羽的外套用樹枝支了起來,但是她自己的外套卻不知該怎麼辦,手扣在外套的扣子上,臉色陣陣發紅,似乎十分的難為情。

林羽見狀不由好奇道,「安妮,你怎麼了,快把外套脫下來放在火堆旁烤烤啊,這麼穿著多難受啊!」

安妮低著頭,緊緊的咬著嘴唇,遲疑著沒有說話。

「你……你裡面穿了衣服吧?!」

林羽見她扭捏的樣子,不由皺著眉頭疑惑的問道。

他記得安妮外套裡面還有衣服的,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安妮還脫過外套呢,所以他不知道安妮此刻怎麼突然如此扭捏了起來。

安妮略一遲疑,身上的濕衣服實在是太難受了,所以她還是迫不得以的把外套上的拉鏈拉開,露出了裡面的背心。

林羽看到她外套里的樣子后不由咕咚咽了口口水,終於知道安妮剛才為什麼遲遲不肯脫外套了,因為她裡面穿的背心是白色的!

白色的背心在乾燥的時候倒是沒有什麼,但是經歷過剛才雨水的沖洗,她裡面的白背心已經整個的濕透了,而白背心濕透之後幾乎就變成了透明的了,所以安妮此時近乎透明背心裏面白嫩的腰肉和那兩團聳翹中間深邃的事業線已然清晰可見。

好在她的貼身衣物是米白色的,還算厚實,沒有暴露的太過明顯。

其實對於開放的米國人而言,穿著性感的泳衣面對陌生的男子絕不會有絲毫的難為情,但是安妮骨子裡相對比較保守,尤其是她平日里高高在上慣了,不習慣過多的將自己身上的肌膚暴露給異性,所以她此時才會顯得難為情。

而且剛才的雨太大,她上下的貼身衣物也都已經濕透了,因為貼著的都是她身上的敏感部位,她感覺特別的難受,她還想著一會兒也都脫下來烤烤呢,但是林羽在跟前,她便心頭慌亂,不知如何是好。

不烤吧,貼在身上實在太難受,尤其是對於她這種有著輕微潔癖的女人,私密部位感受著那股濕粘感,簡直是要把她逼瘋!

但是烤吧,總不能當著林羽這麼個大男人的面兒脫衣服吧,而且雨下的這麼大,總不能把林羽給趕出去吧!

林羽方才見安妮的背心都濕透了,本著非禮勿視的觀念,林羽低下頭,拿著樹枝在地上緩緩的划拉了起來。

「何……」

安妮感受到濕粘衣物上宛如蟲咬般的感覺,終於忍不住沖林羽開口了,「何,你能不能轉過頭去,我……我想把裡面的衣服也脫下來烤烤!」

聽到安妮這話林羽瞬間明白了過來,急忙點點頭道,「好,好,要不那什麼,我還是出去吧!要不我進洞里看看!」

說著他起身拍拍自己屁股上的土,就準備往外走。

「何,別,不用,你就轉過頭去就行!」

安妮見狀頓時慌了,急忙喊了林羽一聲。

這荒郊野外的,本來她就害怕,這要是林羽走了,她就更加的慌亂了。

「那好吧!」

林羽撓撓頭,接著轉過身去,背對著安妮。

安妮用樹枝把自己的外套和林羽的外套整個撐起來,用樹枝架在地上,接著一左一右的斜著對在了一起,既能擋住山洞外面,又能擋住山洞裡面,同時又能擋住對面的林羽。

不過所謂的擋住林羽實在是有限,因為兩件衣服中間總會留有一個縫隙,林羽此時要是回頭的話,還是能夠看到一些「美景」的。

安妮知道林羽不是那種人,所以對他十分的放心,直接把自己的背心和褲子以及貼身衣服都脫了下來,接著縮起身子,用樹枝挑著衣服伸向火堆,烘烤了起來。

「何,你說這洞里會有什麼啊?」

安妮為了緩解緊張,跟林羽聊起了天。

林羽轉頭望了眼黑洞洞的山洞深處,皺著眉頭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這幫猴子跑進去就消失了,不應該啊!猴子又不是夜視動物……」

他心頭也是疑惑不已,突然感覺從那洞口裡面竟然還有腥濕的風吹過來,心頭不由更加的好奇,懷疑裡面並不是一個完全堵死的深洞。

此時不只山洞裡有風吹來,山洞外面也有風出來,夾在著濕涼的雨水,呼的颳了進來,一下把安妮挑在枝頭的內衣吹走了,徑直將內衣吹向了山洞深處。

「啊!」

安妮見狀立馬驚叫了一聲,慌忙道,「何,我的衣服!」

「衣服?!」

林羽也看到了安妮被吹跑的衣服,趕緊起身三步並作兩步沖了過去,一把把安妮的衣服抓了回來,接著她回身走向安妮這裡,無意間瞥到一絲雪白,他臉上也不由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頭轉向了一旁,走到跟前伸長了胳膊把衣物遞給安妮。

「謝謝你,何……」

安妮白皙的臉蛋羞得通紅,躲在衣服後面,伸手把林羽手裡的衣物接了過來。

但就在此時,洞外再次刮來一陣山風,很大很疾,呼的就把安妮搭在身旁的衣架給吹倒了,而且濕涼的雨水打在安妮的身上,引得安妮再次啊的一聲驚叫了起來。

「怎麼了?!」

林羽猛地轉過頭,還以為安妮出了什麼事,不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皙豐腴的「美景」。

「啊!」

安妮嚇得再次機尖叫了一聲,忙不迭的把地上的衣服抓過來擋在了胸前和身下,但是她知道為時已晚,該看的早就已經被林羽給看到了。

「不,不好意思!」

林羽面色通紅,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慌忙把手裡的衣服塞給安妮,接著快速的朝著洞口走了出去,躲在洞口的一旁,任由幫個身子淋在雨里。

安妮也再沒喊他,羞赧不已,慌忙的拿起烤的半乾的衣服往身上套。

林羽望著霧蒙蒙的樹林,長呼了一口氣,方才眼前看到的那一片白皙的情景怎麼也無法從腦海中抹出去。

不過等他聯想到這次來的主要任務,想到葉清眉那虛弱的面容,他心頭所有的旖旎陡然間煙消雲散,轉而是臉上布滿了一層愁容。

他知道,自己要儘快的把醫療方案拿出來,否則時間越久,那葉清眉也就越危險。

「啊!何!何!」

此時山洞裡的安妮再次驚聲叫了起來。

林羽以為她又是衣服被吹走了,輕輕咳嗽了兩聲,說道,「安妮,你,你還是自己撿吧……」

「不是,何,快,快來!」

安妮語氣驚慌的喊道。

林羽一聽她的語氣不對,立馬轉身朝著山洞裡衝進去,只見安妮此時已經穿好了褲子和背心,手裡正緊緊的抓著他們僅剩的那個背包,而背包另一側,則是兩個猴子,正在拽著背包的背帶,用力的往裡拽。

林羽見狀面色猛然一沉,一個箭步衝到了山洞裡。

而那兩隻猴子看到林羽頓時呲牙咧嘴的叫了起來,其中一隻還摸起一塊石頭沖林羽砸了過來。

林羽面色一沉,一把將那猴子砸過來的石頭接了過來,隨後他用力一捏,直接將石頭捏作兩半,隨後右手猛地一揚,兩塊石頭迅速的飛出,砰砰兩聲,正好砸在了那兩隻猴子的胸口。

「吱吱!」

那兩隻猴子吃痛的大叫了兩聲,接著一撒手,猛地轉身朝著山洞裡面跑了過去。

「安妮,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跟進去看看!」

林羽看了眼黑漆漆的山洞,沉聲沖安妮說道。

安妮雖然有些畏懼,但是見林羽這麼說了,還是跟著點了點頭。

隨後林羽從包里翻出了一些用來處理傷口的紗布和酒精,將紗布緊緊的纏到木棍上,隨後浸滿酒精,製作成簡陋的火把,自己拿了一把,隨後又遞給了安妮一把。

「何,我來背包吧……」

安妮主動把林羽的背包拿了過來,倒不是她想替林羽分擔重量,而是有個背包背在背後,她感覺有安全感。

隨後兩人舉著火把往山洞滲出走去,林羽另一隻手裡的手電筒時不時的照一照山洞的岩壁,看看有沒有什麼其他可疑的東西。

其實在不確定山洞裡有什麼氣體的情況下,點火把是一種很危險的行為,但是剛才林羽感受到了從山洞裡吹出來的風,所以林羽斷定這裡面的氣流是流通的。

果不其然,林羽和安妮往裡走了有一兩百米遠,就見前面突然出現了一絲微弱的亮光。

林羽心頭一動,不由加快了腳步,安妮趕緊湊到了林羽的跟前,小心防備的打量著周圍。

隨著離光亮處越來越近,林羽和安妮竟然聽到了「咚咚咚」的水滴聲。

等他們走到亮光處,才發現這裡是一道寬大的石縫,透過石縫可以看到裡面是個很大的洞穴,地上鋪滿了綠色的苔蘚和植物,而洞穴頂端則透出數道光芒,使得洞穴裡面顯得較為光亮。

「安妮,走,我們進去看看!」

林羽看到這麼大的洞穴,不由面色一喜,知道那幫猴子多半是跑到這個洞穴裡面了。

接著他拉著安妮穿過石縫,進入了洞穴裡面。

「咔吧!」

剛進入洞穴,安妮就好像踩到了什麼,發出了一聲脆響。

安妮好奇的轉頭往後望去,接著面色猛地一變,「啊!」

她剛要開口喊,林羽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也已經看到了安妮腳下剛才踩過的東西,發現那是一堆白骨!一堆帶著乾癟腐肉的白骨!

只見這人的頭骨深深凹陷,帶有裂痕,彷彿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一般,而他身上的衣衫也已經殘破不堪,似乎是遭到了巨大的外力的撕扯!

尤其是他的手骨,呈現一個故意的角度彎曲著,要不是指節間的腐肉連著,他的手指骨早就已經掉下來了,可見他在生前,手指骨是生生被折斷的!

那也就意味著,這個人在臨死前遭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安妮一雙眸子睜的溜圓,聳翹的胸口劇烈的一起一伏,呼吸了幾口,才把心情平復了下來。

作為一名醫生,她倒是見過不少死人,但是這次見的這個實在不一般,這可是在野外看到的非正常死亡的人啊!

而且這對她是一種無形的暗示,說不定她一會兒也會跟這個人一樣,痛苦的死去!

她想到這裡身子不由嚇得顫抖了起來,緊緊的抓住了林羽的胳膊,顫聲道,「何,要不我們出去吧?!」

林羽沒有說話,撿起一根樹枝在這個男人身上戳了戳,挑開他的衣服,不過可惜的是,這個人身上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林羽嘆了口氣,略一遲疑,還是決定帶著安妮繼續往裡走。

都已經跟進來了,要是一無所獲的就走了,他有些不甘心。

「家榮,用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而且我們繼續往裡走,還不知道會碰到什麼啊!」

安妮望了眼一眼望不到頭的洞穴,有些擔憂的沖林羽說道,想起剛才死那人的慘狀,她就不由心裡發毛。

「我們再往裡走十分鐘,要是還是沒有什麼發現的話,我們就出去!」

林羽低頭看了眼時間,知道安妮的擔憂不無道理。

安妮這才點點頭,跟著林羽繼續往裡走去。

他倆往裡走了沒幾步,空氣中便傳來了一股十分難聞的腐臭氣息,林羽轉頭往左側的溝壑一看,頓時面色大變,只見溝壑里躺著四五具屍體,皮肉才剛剛開始腐爛,所以能看到那幾個人臉上驚恐的表情,顯然他們死之前也經歷過巨大的痛苦。

「何,怎麼了?」

注意到林羽的眼神后,安妮也立馬轉頭順著林羽的眼光看去。

林羽趕緊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沉聲沖她說道,「你還是不要看的好!」

說著林羽拽著她的身子讓她把頭轉到了右側,但是林羽沒想到的是,右側的溝壑里同樣有五六具腐爛程度不一的屍體,散發出了一股巨大的惡臭之氣,安妮看到這副景象立馬隱忍不住,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把中午吃的野豬肉全部吐出來了之後,仍舊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吐著。

她當了這麼多年的醫生,見過不少死人,但是畢竟她從事的不是法醫,所以還沒見過這種腐爛的屍體,強烈的視覺衝擊和猛烈的氣味衝擊的她幾乎快要崩潰。

林羽回頭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右側溝壑里的屍體后眉頭也不由一蹙,接著走到安妮背後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掏出一根銀針,在安妮的后脖頸扎了一下,安妮這才好了許多。

緊接著林羽直接跳到了溝壑里,用手裡的木棍挑了挑那幾個人的屍體,一股更加刺鼻的惡臭瞬間襲來,林羽立馬用衣袖捂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見這幫人身上除了一個羅盤外,也沒有什麼太有用的東西,他用紗布把羅盤捏出來之後,就準備跳上去,但就在他準備跳上去的時候,突然發現其中一個人還算完好的胳膊上竟然布滿了黑色的小點!

林羽眼睛猛地一睜,趕緊用木棍把他胳膊上的衣服挑開,只見他的胳膊上有幾道很大的血口子,顯然是被什麼動物給抓傷的,而血口子周圍的皮肉,則滿是紅黑色的小點,明顯是皮疹的癥狀!

只不過是因為人死了,身體腐爛了,所以才會呈現這種顏色!

林羽心頭頓時狂跳不已!

莫非這人也感染了那種不知名的病毒?!

那是不是也就說明,這個人很有可能是死在帶有這種病毒的宿主的手下!

想到這裡林羽興奮的幾乎都要跳起來了,如果能夠知道這個攜帶病毒的宿主,那學姐就有救了!

林羽立馬從溝壑里跳了出來,安妮此時已經吐的腰都直不起來了,有些懇求的沖林羽說道,「何,我們還是走吧!」

她真的害怕再這麼走下去,她也會成為這些人中的一員!

「安妮,我們可能已經找到病毒的宿主了!」

林羽語氣興奮的沖安妮說道。

說著他未等安妮答話,直接又跳進了另一側的溝壑里,用木棍挑了挑這些人的衣服,發現這些人中皮膚完好的地方也有皮疹的癥狀,很有可能也感染了病毒!

等林羽再跳上來之後,安妮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皺著眉頭沖林羽說道,「何,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我們可能已經找到了宿主了!」

林羽興沖沖的沖她說道,「殺死這些人的生物,極有可能就是病毒的攜帶者,我從他們身上也發現了感染這種病毒的病症!」

「真的?!」

安妮頓時也興奮不已,畢竟他們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查清楚這種病毒的宿主,沒想到他們歪打正著,竟然在迷路的狀態下找到了可能攜帶病毒的宿主!

說著她面色一沉,不由有些擔心起來,顫聲道,「可是何,這麼多人都死在了它的手裡,我們……我們……」

她雖然不知道病毒的宿主是什麼東西,但是她能夠猜到,這個宿主絕對具有超強的戰鬥力,畢竟這麼多人都死在了它的手裡!

而且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種生物,不只有一個,極有可能是群居動物,那到時候事情可就嚴重了!

「安妮,你相信我嗎?!」

林羽抓著安妮的胳膊,沖她認真的說道,「我答應你,有我在,就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作為一個男人,保護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不管那種病毒宿主是什麼東西,林羽都有信心能夠保護安妮。

安妮望著林羽誠懇的雙眼,根本沒有拒絕的能力,而且她也迫切的想找到這種病毒的宿主,倒不是為了那筆獎金,主要是為了米國醫療協會的名譽,所以她最後還是用力的點了點頭。

得到安妮的肯定,林羽這才鬆了口氣,帶著安妮繼續往洞穴里走去。

只見越往裡走裡面的植被就越豐富,洞穴的上面長滿了巨大的爬行植被,長滿青苔的巨大藤蔓肆意的垂在空中。

而此時林和安妮也聽到了幾聲猴子的叫聲,顯然剛才那幫猴子就是躲到了這裡面。

林羽不由握緊了手裡的火把,把安妮護在了後面。

那幫猴子似乎也聽到了林羽和安妮的動靜,立馬大叫著順著藤蔓跳了過來,手裡拿著一些石塊和果子之類的東西朝著林羽迅速的扔了過來。

林羽把安妮緊緊的拽在背後,接著手裡的火把轉成一片虛影,將猴子們投來的東西都打開。

「何!」

安妮躲在林羽的身後打量著那群猴子,眼前突然一亮,驚訝道,「這些猴子有的眼睛赤紅,我懷疑他們極有可能就是那種致命病毒的攜帶者!」

剛才在樹林里跟這幫猴子碰面的時候,安妮他們被扔的太慘,根本來不及觀察這些猴子,現在她躲在林羽身後倒是發現了這一點。

「不過這些猴子要是宿主的話,那也就意味著是他們殺死的那些人嗎?!」

安妮有些疑惑的說道,似乎覺得不太可能,畢竟那些人都是成年人,而這些猴子的體型都數中等,根本不可能能夠屠殺那麼多人!

林羽此時疲於應付這些猴子,根本無暇回答安妮的話,而且突然間藤蔓上的猴子多了許多!

極有可能這個地方就是這些猴子的老巢!

林羽知道這麼下去不是辦法,但是他此時逃也不是,前進也不是,處境十分的尷尬,只能拚命的格擋著這些猴子扔來的雜物。

「何,我有辦法了!」

安妮此時趁機打量著四周,發現這些藤蔓上滲出了一種油狀物,立馬把手裡的火把捅到了藤蔓上,藤蔓瞬間灼燒了起來,而且火苗順著藤蔓緩緩的往上爬,接著引燃了另一條藤蔓。

安妮趕緊用這種辦法點燃了數條藤蔓,反正上滿都是岩石和積水,也不用害怕失火,而且這些藤蔓燒的極慢,很多都直接被燒斷,垂了下來,掉在下面的水坑裡。

那幫猴子看到這一幕頓時吱哇的大叫了起來,嚇得紛紛往回跑,只見在洞穴的深處有一棵參天大樹,樹杈伸到了洞穴外面,這些猴子衝上去之後立馬順著樹杈枝丫竄到了洞穴外面,接著四散而去。

林羽這才鬆了口氣,接著拉起安妮的手快速朝前破去,遠離這片藤蔓。

等他們跑到那棵大叔下面之後,發現樹的下面堆積著一些瓷瓶、玉佩、銀飾之類的東西,而且地上還放著一塊巨大的石板,石板上刻著一些古文字。

「這是棺板!」

林羽看到這塊巨大的石板後面色猛然一變,可以確定這是古代的石棺上面的棺板。

但是他環視一圈,並沒有發現石棺,心頭不由納悶,不知道是誰,或者說什麼生物,能把這麼大一塊石棺板搬過來。

「何,這上面寫的什麼啊?」

安妮疑惑的問道,接著湊身上前去看。

「小心!」

林羽面色陡然一變,急忙沖安妮喊道。

他話音一落,只見一個巨大的身影猛地衝下來,一把抓住安妮的背包,隨後這個巨大的身影手腳並用的攀上那棵大樹,順著樹杈衝出了洞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7章 山洞獨處

2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