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每個人都有秘密

第607章 每個人都有秘密

林羽看了眼袁赫泫然欲泣的表情,這才知道可能是自己誤會他了,試探著問道:「奧,原來你不是在威脅我啊……那不好意思,袁處長,我誤會你了!」

袁赫緊緊抿著嘴,別過頭,沖林羽擺了擺手,話都說不出來了,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委屈啊,他委屈啊!

他活了大半輩子了,何時受過這種委屈啊!

「何先生,請跟我來!」

袁赫壓制著情緒,聲音有些哽咽的喊了林羽一聲,似乎不想林羽看到他的窘態,急忙轉過身,率先快步走了出去。

林羽看到袁赫這副模樣,不由偷偷笑了笑,這才跟著袁赫往外走去。

等走到袁槿淑所在的審訊室之後,袁赫這才把情緒調整好,轉身沖林羽低聲懇求道:「何先生,袁老在裡面始終不肯出來……請你幫忙把袁老請出來好不好?拜託你了!」

「好,我儘力!」

林羽點點頭,也再沒難為他,而且林羽知道,現在天涼了,袁老年紀也大了,不適合在冰涼的審訊椅上長坐,對身體不好。

「多謝,多謝!」

袁赫趕緊感激的道謝兩聲,這才推門帶著林羽進去了。

「小何?!」

袁槿淑看到林羽后頓時眼前一亮,急忙站了起來,欣喜不已。

不過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急忙坐回到了審訊椅上,沖林羽招招手,示意林羽來她跟前,接著她上下打量林羽一眼,關切道,「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

「沒有袁奶奶,我沒事!」

林羽沖袁槿淑笑笑,說道,「袁奶奶,他們剛才調查明白了,這件事與我無關,所以我沒事了,我們走吧!」

一旁的袁赫連忙跟著討好的點點頭。

「小何啊,你這孩子就是心太善,人家都這麼對你了,你還替人家說話!」

袁槿淑用白眼剜了袁赫一眼,她又不糊塗,這麼短的時間裡,怎麼可能把事情查清楚,指定是這個袁赫去求林羽來著。

「袁老,我們也給何先生道個歉,對不起了,何先生我……我代表軍情處給你道歉!」

胡海帆說著就要給林羽鞠躬。

林羽連忙扶住了他,急聲道:「胡處長,您客氣了,我怎麼敢呢!」

胡海帆也沒堅持,沖林羽笑了笑,眼神裡帶著一絲感激,要是林羽不肯幫忙的話,這次還真是不好收場。

「袁奶奶,我們走吧,您這幾天不是頸椎不好嗎,回醫館我幫您推拿推拿吧!」

林羽再次轉頭笑著勸了袁槿淑一句。

袁槿淑板著臉掃了袁赫和褚凡一眼,沉聲道:「好,這次我給小何面子,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希望你們軍情處這種華夏棟樑部門以後能依法辦事,盡忠盡責,做個表率作用,切記,你們是為人民服務的,不是拿著人民賦予的權利,反過頭來,對著人民耀武揚威的!」

「是,是,袁老教訓的是!」

胡海帆和袁赫連連點頭,見袁老終於肯走了,心裡陡然間鬆了口氣。

隨後林羽趕緊扶著袁槿淑往外走去,胡海帆趕緊吩咐人去安排車。

臨上車之前袁赫急忙喊住了林羽,語氣有些感激道:「何先生,這次多謝你了,你放心,軍區總院那邊看守百人屠的人我已經通知他們撤走了,這件事你別放在心上,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好嗎?路上的時候,還得麻煩您多勸勸袁老,今天的事,就別讓她回去后多說了!」

林羽點點頭,沉著臉略一思忖,說道,「袁處長,我看你還是有必要查查,如果這百人屠當真在華夏有過濫殺無辜的罪行,我覺得還是要讓他受到華夏法律的制裁!」

他雖然救了百人屠,也十分賞識百人屠的血性,但是一碼歸一碼,如果百人屠果真在華夏做過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那林羽也絕對不可能包庇他!

袁赫微微一怔,見林羽語氣不像是試探,便點頭道,「好,我讓下面的人查查他!」

林羽和袁槿淑上車后,袁赫和胡海帆一直目送著他們出了大門。

「老袁,引以為戒啊!」

胡海帆回身拍了拍袁赫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話,接著背著手往裡走去。

袁赫沉著臉沒有說話,望著林羽他們離去的方向暗自出神。

「處長,這何家榮真毒啊!」

這時一旁的褚凡捂著被打腫的臉,湊過來跟袁赫說道,「他當時明知道這個老太太的身份,卻故意不跟我們說……」

他話未說完,袁赫直接一個大腳飛了過來,一腳給他踹在了地上。

「去你媽的吧,沒用的廢物!」

袁赫怒罵一聲,接著轉身快速的朝屋裡走去。

「袁奶奶,這次真是多虧您了!」

路上的時候,林羽頗有些感激的沖袁槿淑說道。

說實話,這次要不是袁槿淑跟著他一起過去,他可能一時半會兒都出不來。

「行了,家榮,跟奶奶你還客氣什麼啊!」

袁槿淑笑著拍了拍林羽的手,笑道,「以後啊,你要是有什麼難事,就跟奶奶說,奶奶要是辦不了啊,還有你爺爺呢,你爺爺聽我經常提起你,老是讓我請你去家裡吃飯呢,說想認識認識你,順便當面跟你道個謝,謝謝救了我這老婆子一命!」

「袁奶奶,您不答應了,這事不提了嘛!」

林羽沖她笑了笑,得知袁奶奶的愛人想認識認識自己,不由有些受寵若驚,不過他深知,「伴君如伴虎」這句話的意義,知道這種大人物,他暫時還是離著遠點的好。

回到醫館之後,袁槿淑知道林羽要去醫院探望百人屠,也沒有讓林羽幫自己推拿,直接讓司機過來接了自己。

林羽隨便扒拉了兩口飯,便帶著步承和厲振生去了醫院。

因為百人屠的身份比較特殊,軍情處的人特地把他安排在了一間獨立的房間。

林羽他們趕過來之後,百人屠仍舊處於一種昏迷狀態。

林羽趕緊拿出銀針,又替百人屠施了一次針,排解傷口上的奇毒。

「先生,我們要不要把他帶回醫館?」厲振生好奇的問道。

「讓他待在這裡吧,這裡條件好點,還有護士照顧他,省的你吃力了!」

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

「那他要是再跑了怎麼辦?」

厲振生皺著眉頭問道,想起早上的事情,還是擔心百人屠會就偷偷跑了。

「跑了就跑了唄,他跟我們又沒什麼關係!」

步承語氣無比冷淡的說道。

「……」厲振生。

「不會的,等他醒了,我會勸勸他的!」

林羽眯著眼望著床上的百人屠,思緒又飄回到了昨晚百人屠跟人動手時的情景,喃喃道,「而且,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問他……」

至於具體想問百人屠什麼,林羽並沒有說出來,目光陡然間變得深沉無比,轉著手裡的手機,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先生,他醒了!」

這時厲振生突然有些興奮的喊了一聲,他看到病床上的百人屠正在嘗試著睜眼。

林羽趕緊抬頭看去,只見百人屠確實已經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就在他的眼睛睜開的剎那,略顯疲憊的眼中陡然間閃過一絲寒光,凌厲的轉動眼珠掃視了下四周,接著作勢就要起來。

林羽知道他這是殺手的職業病,趕緊一把將百人屠摁回到了床上,沖他說道,「我們現在是在醫院,沒有危險,你不用緊張!」

百人屠瞥眼認出林羽之後,這才重新躺了下去,嘗試著運了運身上的力道,發覺自己身上一點氣力都沒有,他不由恨恨的咬了咬牙,接著臉色平和下來,望著天花板,語氣虛弱的沖林羽說道,「我早上就說過了,我欠你一條命,等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隨時拿回去,等我再恢復片刻,我就會離開這裡!」

「你不能走,就算走了,也走不遠!」

林羽搖了搖頭,淡淡道,「你身上不只是受傷那麼簡單,你還中了神木組織的毒,神木組織有一種奇毒,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

百人屠聞言眼睛陡然一睜,轉頭望著林羽驚聲道:「你是說戰神向南天中的那種奇毒?!」

林羽微微一怔,顯然有些意外,驚訝道:「你知道向老?!」

「華夏的英雄,我怎麼能不知道?!」

百人屠重新望向天花板,語氣陡然間多了几絲傲氣,冷聲道,「放眼整個華夏,近十數年來,能當的起英雄二字的,也就只有戰神向南天了!」

從百人屠的語氣中能夠聽出來,他對向南天十分的尊敬,甚至還有些崇拜!

步承面如冷霜的臉上浮起一起異樣的表情,掃了百人屠一眼,先前的敵意也不由消散了幾分,不錯,這個百人屠倒是還真有點見識!

「只可惜啊!天妒英才啊!」

百人屠頗有些惋惜的嘆了一口氣,接著轉頭沖林羽沉聲問道,「我還剩多少時日?!」

林羽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問的微微一怔,疑惑道,「多少時日?什麼意思?!」

「就是我還能活多久?!」

百人屠面無表情的臉上,竟然不由間閃過一絲不舍的情緒。

林羽微微一怔,顯得有些意外,他還以為像百人屠這種殺手早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呢,原來也是不想死啊!

林羽展顏一笑,如實沖他說道:「你雖然傷的挺重,但是不會死!」

「不會死?!」

百人屠顯然極其意外,隨後嗤笑一聲,說道,「你不必安慰我,我不怕死!你只需要如實告訴我能活多久就行了,我也好把我的事都處理處理!」

「你聾嗎,我們先生說了,你不會死!」

步承聽到百人屠這話眉頭一蹙,有些不悅的冷聲呵斥道,「你活得不耐煩了嗎?!這麼想死!」

百人屠被步承罵的不由一愣,隨後望向林羽,沉聲道:「你剛才說我中的是神木組織的奇毒對吧?!據我所知,這種毒數百年來,無葯可解,所以我怎麼可能不會死!」

林羽聽到這話才明白了百人屠的意思,果然如他所料,這百人屠果然十分的有見識,多半是名師之徒!

林羽沖他笑著說道,「確實,神木組織的這種毒十分的古老,而且除了他們無葯可解,不過那都是過去時了,現在這種毒碰上了我,所以它就不是無解的毒了!」

「你是說……這毒你能解?!」

百人屠陡然間睜大了眼睛,驚異不已,顯得極為不可置信。

「不錯,你腿上的毒,我已經解了一半了,否則你今早上怎麼可能會站的起來!」

林羽沖他淡然的一笑,說道。

百人屠神情震驚的望著林羽,有些將信將疑,接著躺回到了床上,再沒說話。

「百人屠兄弟,有句話我需要問你,我希望你如實回答,就算你不如實回答我,也沒用,因為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我遲早都會知道事實如何!」

林羽淡淡的沖可百人屠問道。

「有什麼事儘管問,我百人屠要麼不回答,要回答,就絕不會撒謊!」

百人屠沉聲說道,「而且你救了我的命,不管這個問題我想不想回答,我都會回答你!」

「好,痛快!」

林羽點點頭,望著百人屠眼中的欣賞意味更濃,心也不由提了起來,沉聲問道:「我問你,你有沒有因為錢,在華夏殺過無辜的人?!這無辜的人不包括那些十惡不赦的罪犯,指的是那些遵紀守法的老百姓!」

「沒有!」

百人屠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說道,「不管是在華夏還是在境外,我從沒殺過一個華夏人!」

林羽聞言心頭頓感振奮,提著的心也陡然間放了下去。

不過他還高興多久,百人屠立馬接著說道,「不過,我為了錢,接過一單殺華夏人的任務……我要殺的,應該是個無辜的人……」

他的聲音陡然間變得沉重了下來,似乎內心帶著深深的虧欠。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一怔,好奇道:「那你要殺的人是誰,有沒有動手?!」

「沒有動手……」

百人屠語氣複雜的說道,「因為我還沒來得及殺他,他就已經救了我……」

「救了你?」

林羽仍舊一頭霧水。

「不錯,我要殺的人,就是你!」

百人屠撇頭望向林羽。

「找死!」

步承和厲振生聞言面色陡然一變,步承話音一落,手中的匕首已經出鞘,陡然間衝到了百人屠的跟前。

「步大哥,等等!」

林羽急忙拉住了他,轉頭望向百人屠,沉聲道,「你為什麼要殺我?誰指使的你?!」

「我剛才說過了,我是為了錢……」

百人屠臉上仍舊沒有絲毫的表情,接著把那晚答應張家兄弟在挑戰成功后殺了林羽的事說了出來,這也是他頭一次為了錢,要殺華夏人。

林羽聽到他這話這才明白了怎麼回事,張家兄弟要置自己於死地,這倒也正常,百人屠拿人錢財,替人辦事,也正常,所以林羽也沒往心裡去,望著百人屠疑惑道:「不過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像你這種世界殺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人,接一個任務,會賺不少錢吧?!既然你叫百人屠,那說明你殺的人早就已經在一百以上了,那你賺的錢應該數以億計了吧?難道還不夠花嗎?!」

林羽實在是無法理解,百人屠到底要幹什麼,才會揮霍掉這麼多錢。

而且,他每天都忙著執行任務,也沒有時間去花錢吧?!

林羽這話問完,原本臉上宛如一潭死水,沒有絲毫表情的百人屠陡然間激動了起來,緊緊的咬著牙,眼中湧出一股莫大的悲痛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7章 每個人都有秘密

2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