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家宴上的羞辱

第6章 家宴上的羞辱

這個何家榮廢物是廢物了一些,但是好在人老實,又是自己親手養大的,所以李素琴對他也有些感情。

雖然跟他結婚有些委屈女兒,但現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女兒和他能趕快生個孩子,自己和老伴好抱孫子。

「媽,這個回頭再說。」江顏低著頭冷聲道。

「還回頭說,女兒,你們結婚都快兩年了啊。」李素琴有些著急道。

江顏沒再接話,換好鞋轉身進了卧室。

衛生間里的林羽一邊刷鞋一邊擦著鼻血,想想江顏精緻的臉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他難免有些心潮澎湃。

恐怕任何男人在這種極品面前都把持不住吧,所以他陷入了糾結,睡,還是不睡?

睡吧,她畢竟是別人的老婆,不睡吧,現在名義上自己又是她的老公,而且自己要是不出手相助,她和何家榮可能這輩子都要不了孩子了。

想想自己生前也是清海市見義勇為的傑出青年,所以最終他決心,助人為樂!

忙完后他好好的洗刷了一番,懷著忐忑的心情進了卧室。

江顏已經穿著睡衣躺在了床上,地上則打好了一個地鋪。

林羽微微一怔,抬頭看了眼專心玩手機的江顏,見她連解釋的意思都沒有,禁不住苦笑了起來,怪不得結婚快兩年了都沒孩子,原來何家榮一直都睡在地上啊。

難怪今天自己握江顏手的時候,她有些不自在,可能他倆平日里連手都很少牽。

這個何家榮真是太不爭氣了!

林羽遺憾的嘆了口氣,看來這次沒法助人為樂了,只好走過去躺到了地鋪上。

「關燈了。」江顏冷冷道。

「關吧。」

林羽竟然有種回到了大學寢室的感覺。

接下來的幾天林羽一邊去探望母親,一邊通過對何家榮身邊的人旁敲側擊,終於將這個傢伙的信息了解了個差不多。

原來何家榮是個孤兒,三歲的時候被李素琴領養了回來,後來長大了就跟江顏結婚了,至於江顏為什麼會答應,這點不得而知。

通過翻查這個何家榮的手機,林羽發現他的交際網很簡單,除了與兩個販賣色情光碟的來往密切之外,幾乎沒什麼朋友。

他昏迷了兩個月,連這兩個販賣光碟的都沒了聯繫,不過林羽覺得人際關係簡單也好,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煩。

可能血緣關係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吧,林羽母親在見到披著何家榮皮囊的林羽后,感覺特別的親切,也打消了輕生的念頭,認他做了乾兒子。

見母親的情緒穩定了下來,林羽也放心了不少,接下來要想辦法還黃毛那筆錢了,但一時間要想籌到那麼多錢,著實有點難度。

下午林羽從母親那回來后,江顏已經回來了,正對著鏡子補妝。

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家,而且都換了一身比較正式的衣服。

「你怎麼才回來,趕緊去換衣服,今天你舅舅家新女婿升職,請我們去吃飯。」丈母娘催促道。

林羽進屋后江顏已經收拾好了,一身黑色蕾絲露肩長裙,烏黑的頭髮斜披在肩頭一側,顯得性感魅惑,同時又不失大氣穩重。

林羽看的有些呆住了,絕世尤物,大概說的就是她吧。

「你要想不去的話,可以留在家裡。」江顏冷聲道。

「怎麼,怕我去了給你丟臉嗎?」林羽自嘲的笑了下。

「不是。」江顏臉色微微一變,快步走了出去。

林羽不是沒有眼力見的人,既然江顏不想自己去,他就決定留在家裡,但李素琴不同意,怕江顏舅舅那邊挑理。

林羽只好跟著一起去了,不過能看出來江顏不怎麼高興。

風華樓是清海市比較有特色的高檔餐館,能在這種地方請客,足見江顏舅舅家這個女婿確實有點能力。

林羽他們到了后就被引到了樓上雙圓桌的大包間,一眾親戚基本上都到齊了,江顏叫什麼,林羽就趕緊跟著叫什麼,儼然一副妻管嚴的模樣。

一幫親戚都露出了譏諷的神情,對林羽愛答不理。

自己這桌坐在主位的就是江顏的舅舅和舅媽,兩邊坐的就是他的女婿和女兒,這個新女婿叫張巡,長得十分白凈,國字臉,厚嘴唇,戴著一副眼鏡,說話的語氣和神態,一看就是體制內的人。

「感謝各位親戚長輩、兄弟姐妹賞臉蒞臨,我先干為敬!」

見人到齊了,張巡端起酒杯客套了幾句,一飲而盡。

「小張,客氣了,以後我這個表哥還得多仰仗你這個衛生局科長照顧呢。」一個高個男子也站起來跟著幹了一杯。

「這麼年輕就坐到了副科,小張真是年輕有為啊。」

「升的這麼快,以後當個局長也是早晚的事啊。」

「到時候可別忘了我們這些窮親戚啊。」

眾人一邊鬨笑,一邊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

「各位伯伯嬸嬸、姑姑姑父言重了,我張巡不管混到什麼程度,永遠都是你們的晚輩,有什麼事吩咐一句,我絕不帶推辭的。」

張巡拿出在體質內的那一套,把話說得很場面,一眾親戚很是滿意,點頭誇獎了他幾句。

「家榮,既然病好了,以後就跟你姐夫多學著點,上進些,別成天不務正業。」

這時一個長輩突然把話引到了林羽身上。

江顏臉色微微一變,愈發冰冷,李素琴和江敬仁臉上頓時也有些掛不住,青一陣紅一陣的。

同樣都是女婿,自己女婿跟人家女婿差別怎麼這麼大呢。

「是啊,家榮,現在還沒工作吧,要不讓你姐夫幫你在衛生局找點打雜的工作吧。」

江顏舅媽態度略顯傲慢的說道,對於她這個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她打心眼裡不待見,誰讓她那老公公生前更加偏愛江顏。

「媽,我恐怕沒這個能力,我們衛生局就算打雜的,也不是誰都能進的,起碼也要大專以上學歷。」張巡笑了笑,「對不起啊,家榮,我實在幫不上。」

林羽點頭笑了下,心想真不愧是體制內的人,殺人不見血啊。

「那也不能在家閑著啊,總不能老是讓自己老婆養吧,正好,我認識一個包工頭,工地上缺搬磚的,一天一百八呢,回頭我幫你聯繫聯繫。」

「嗯,我們廠也有個看大門的工作,工作很輕鬆,就是錢少點。」

「沒學歷,沒技術,只能幹這種活了,別挑挑揀揀的。」

一幫親戚七嘴八舌的說道,表面上是關心,本質上是在譏諷。

江顏面色冰冷,極力剋制著內心的憤怒,每一句話,都好似在打她的耳光,這個廢物,把她的臉都丟盡了。

「吃飯,吃飯,先吃飯!」

見李素琴夫婦面色越來越難看,江顏舅舅趕緊解圍,招呼大家吃飯。

這些話雖然刺耳,但是林羽倒是無所謂,該吃吃,該喝喝,反正他們說的是何家榮,又不是自己。

「窩囊廢就是窩囊廢,就知道吃。」

「該不會是上次摔傻了吧。」

「還叫家榮,我看叫家衰更合適。」

「哈哈哈哈……」

幾個同輩的表兄表妹也看著林羽低聲譏笑。

林羽有些生氣,長輩諷刺幾句也就罷了,你們幾個同輩跟著裝什麼。

「老李你怎麼回事,不是說這個大包間我定了嗎?!」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十分不悅的聲音。

「哎呦,劉隊,真對不起,是我的疏忽,要不,我給您換一間?」

「換?怎麼換,其他包間有這個好嗎?知道今天來吃飯的都是什麼人嗎?你趕緊跟裡面的人說說,讓他們換個地方。」

「這……劉隊,不瞞您說,裡面是衛生局的一個管事的,我不好得罪啊。」

老闆口中的管事的指的就是張巡,雖然官階不大,但是自己這飯店受人家管轄,人家稍微使點手段,自己就很難受。

張巡聽到老闆這話頓時來了底氣,站起來沖門外呵斥道:「什麼人,敢打擾我吃飯!」

他這一喊,屋裡的一眾親戚也不自覺的有些自豪,不由的挺了挺胸膛。

「我,刑警隊大隊長,劉長明。」

話音一落,推門進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掃了眾人一眼,說道:「不好意思諸位,這個包廂本來是我定的,結果服務員弄錯了,我這邊有幾個貴客馬上就到,希望大家行個方便,換個包廂吃飯。」

「憑什麼,我們飯都吃到一半了,讓我們換地方?」

「就是,刑警隊長了不起啊?」

「你有什麼權利讓我們這麼做啊?」

江顏的幾個表兄表妹立馬不幹了,畢竟年輕氣盛,壓根不把這個刑警隊隊長放在眼裡。

本來聽到刑警隊長的稱呼張巡還有些犯怵,打算退讓的,結果被這幾句話說的有些下不來台,只好裝出強硬的態度說:「是啊,劉隊長,我們這正吃著飯呢,你就趕我們離開,不合適吧?」

「不好意思兄弟,行個方便。」劉長明也自知有些理虧。

「對不起,方便不了,你們非要用這個包間,那就等我們吃完吧。」

反正沒商量的餘地,張巡乾脆直接撕破了臉,他刑警隊長再厲害,也管不到自己衛生局去。

「對,想用這個包間就等我們吃完吧。」

張巡說完后其他表兄妹也都其聲附和,看向張巡的眼神也更加崇拜了。

「老劉,怎麼回事,讓你換個包間怎麼這麼半天,你們局長一會兒就到了。」

外面又傳來一個聲音,隨後鄧成斌竟然邁步走了進來。

「鄧局,你來的正好,這不我想讓人家幫忙換個包間,結果你們衛生局的大幹部不給換,讓咱在這等著他們吃完。」劉長明瞥了張巡一眼,冷聲道。

「鄧……鄧局?!」

張巡嚇得臉都白了,嘩啦一聲站起來,連帶著碗筷都摔了。

「你是衛生局的?哪個科的?」

鄧成斌顯然不認識張巡,冷冷掃了他一眼,十分不悅道。

「局,局長,我是疾病控……控制科的張巡。」張巡話都有些說不利索了,額頭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冒,得罪了副局長,自己還往上爬個屁啊。

「今晚上我要宴請公安局衛局長,能請你通融通融,把這個包間給我騰出來嗎?」鄧成斌神色威嚴道。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

張巡連連點頭,接著跟周圍的親戚使眼色,讓他們拿著碗筷,換一個包間。

一幫親戚一聽是張巡的局長,也敢怒不敢言,忍氣吞聲的收拾起碗筷要往外走。

「鄧局長,您這有點強人所難了吧。」

這時林羽的聲音不緊不慢的響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家宴上的羞辱

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