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心懸一線

第733章 心懸一線

薛沁說話的時候林羽依稀能夠聽到她周圍傳來的呼喊和哀嚎聲,環境也是嘈雜無比,知道那邊一定出了很大的騷亂,他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兒,尤其是聽到出了人命,他的心便不由怦怦直跳!

好在作為一名女強人,薛沁此時比絕大多數人要鎮定的多,所以說話也很條理,能夠以最短的時間把最有效的信息交代給林羽,得知薛沁她們所在的傢具商場之後,林羽便迫不及待的朝著薛沁說出的地點趕了過去。

讓林羽沒想到的是,這片區域果真如薛沁所說,被軍方和警察全部給戒嚴了,而且離著傢具商場還有上百米的路段,都拉起了警戒線,被警察和軍方的人給封死了,周圍站滿了身著制服的警員和荷槍實彈的士兵,皆都面色肅然無比。

可見這次事件可能十分的嚴重,也或者說死的人身份極其不一般,否則絕對不至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路段周圍好多車都因為被堵在裡面,車上的司機見一時半會兒都出不去,所以便索性跑下車,抽著煙看起了熱鬧。

而警戒線周圍幾個卡點都簇擁著一眾人群,不停的沖卡點的警察和士兵肯求著什麼,好多中年婦女都忍不住哭了起來,應該是被困在裡面的人員的家屬。

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自己的親人被困在裡面,他們自然擔心不已!

林羽面色也是極其難看,想到江顏、薛沁和葉清眉三個柔弱的女生在裡面,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心急如焚,急忙朝著其中一個卡點沖了上去。

「退後,都退後,我們說過了,他們暫時還不能離開,需要配合我們的調查,只有洗脫嫌疑后才能離開!」

前面的一個警隊隊長之類的黑壯男子一邊跟大家解釋,一邊示意大家後退。

他們在接到報警之後迅速出警,將整個現場都嚴密的封堵了起來,所以此時犯罪嫌疑人也同樣被困在了裡面。

「我兒子不是壞人啊,長官,他在裡面會有危險的!」

「長官,我女兒也不可能殺人的,她在裡面上班!」

「長官,你讓我進去吧!」

圍觀的眾人自然也聽出了這個黑壯隊長話里的意思,皆都驚慌不已,要麼替自己的親人解釋,要麼要求讓自己進去,好保護自己的親人。

「任何人不得出入!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保證他們的安全的!」

黑壯隊長一邊伸手攔著想要往裡沖的民眾,一邊沖他們大聲喊道。

林羽聽到這話面色一沉,聽這隊長和眾人的對話,可以確認裡面確實發生命案了,而且似乎現在兇手還沒找到,那江顏他們在裡面豈不是有危險?!

林羽緊緊的握住拳頭,趕緊也朝著這個黑壯隊長走了過去,沉聲說道,「保證他們的安全?!我請問你,你們怎麼保證?!裡面的人你們已經一個一個的控制起來了嗎?!」

剛才他跟薛沁打電話的時候能夠聽出商場里的人不少,而且場景嘈雜,顯然大家都嚮往外面跑,那麼多人,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一個個的控制起來,所以這個隊長的保證可以說是毫無意義!

眾人聽到這話也頓時激動了起來,不停的大聲對黑壯隊長質問了起來,而且作勢要往裡面沖,好多警員趕緊衝過來,將人群攔住。

黑壯隊長見林羽扇動起眾人的情緒,有些惱怒的瞪了林羽一眼,沉聲道,「至於怎麼保證就不用你們操心了,我說過會保證大家的安全,就一定會保證大家的安全!」

林羽抬頭望了裡面的人一樣,見裡面站滿了荷槍實彈的士兵,知道自己要是這麼硬闖的話,極有可能或造成更大的騷亂,甚至引得軍方開火,所以他只好握了握拳頭,強忍住想要硬衝進去的想法,接著轉頭望了眼那個黑壯隊長,略一沉思,急忙走過去,沉聲說道,「你好,長官,我愛人和朋友在裡面,她們都是女生,在裡面很危險,就算你不讓她們出來,能不能先放我進去?!」

「不能!你哪兒來的給我回哪兒去!」

黑壯隊長聽到林羽的話之後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林羽,而且聲音分外的大,顯然仍舊為林羽剛才說的那番話帶有極大的怨氣。

林羽咬了咬牙,心中惱怒,知道自己現在有求於人,也不能發作,為了江顏她們,他只能委曲求全,趕緊平復了下心情,語氣軟了幾分,沖那個隊長問道,「長官,請問您是哪個分局的?不知您是否認識西城分局的劉夢輝劉局長?他是我的好朋友,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跟他打電話確認下,煩請行個方便,我以後一定重謝!」

林羽情急之下想起來在公安口自己還認識劉夢輝這個西城局長,覺得不管是不是一個分局的,劉夢輝貴為西城區的局長,肯定能多少有點面子。

但是讓林羽意外的是,這個黑壯隊長壓根就不買劉夢輝的面子,冷哼一聲說道,「不好意思,劉夢輝我認識,但他是西城區的局長,我是南城區的,我不歸他管,這件事也同樣不歸他管!而且我們是依法辦事,不賣任何人的面子,你認識誰都不管用,你抓緊給我推一邊去,否則我以妨礙公務的罪名把你抓起來!」

「一邊去,給我往後退!」

黑壯隊長身邊的手下看出了自己長官的不悅,急忙走過來用手裡的警棍捅了林羽一下,示意他後退,另外兩個人還掏出了電棍,噼里啪啦的打著藍色的火焰嚇唬著眾人。

「媽的!」

林羽氣的暗罵了一聲,恨不得當場把這個黑壯隊長放倒,但是這樣一來事情會更加嚴重,他不由昂著頭朝著傢具商場的方向望了一眼,心急如焚,不知道薛沁和江顏她們在裡面怎麼樣了。

他趕緊繞著警戒線周圍轉了起來,想要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防備薄弱,好趁機衝進去。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這次來的士兵很多,幾乎將裡面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這麼多槍要是同時開槍,就是他速度再快,也有可能被打成篩子!

「喂,你鬼鬼祟祟的幹什麼,給我往後退!」

這時一個士兵似乎發現了林羽行為的異樣,急忙端著槍迎了上來,同時將黑洞洞的槍口朝著林羽指了指,厲聲喝道。

林羽望了眼眼前黑洞洞的槍口,恨恨的咬了咬牙,作勢要往後退。

「幹什麼呢,給我住手!」

這時一聲冷喝傳來,接著一個身著軍裝的身影快速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這個士兵看到走過來的人之後立馬把槍收了起來,啪的打了個敬禮,高聲道,「是,長官!」

說著他急忙退了回去。

林羽抬頭朝來人一看,頓時面色一喜,驚訝道,「譚兄?!」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身著軍裝的人正是譚鍇,他心中不由一喜,這下好辦了!

「何少……何先生,你怎麼過來了?!」

譚鍇見到林羽也是極為驚訝,快步迎了上來。

「我愛人和朋友在裡面!」

林羽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這麼混亂的情形,三個女生在裡面很不安全,譚兄,你讓他們通融通融,好歹放我進去吧!」

「什麼,你愛人在裡面?!」

譚鍇面色不由一變,接著蹙著眉頭有些為難道,「何先生,我不是領隊的,這個恐怕不好辦,而且冰姐出差了,也沒過來……」

「你不是領隊的?!」

林羽聞言不由有些驚訝,譚鍇可是軍情處的人啊,一樁謀殺案出動軍情處的人,就夠讓人驚訝的了,而譚鍇作為軍情處的一個小隊長,竟然還不是領隊的?!莫非這次來的是中隊長不可?!

「裡面到底出了什麼事?!」

既然連軍情處的處長都來了,那裡面發生的事情肯定不簡單,林羽心怦怦直跳,擔心的問道,「難道動手的是玄術方面的高手?!」

「這個倒不是!」

譚鍇搖了搖頭,沖林羽解釋道,「應該就是一些普通的殺手,但是極有可能是一個殺手小隊,最主要的是這次的死者身份很不一般,死的是一個西方國家的大使,所以軍委接到消息后直接把我們給調了過來!」

「奧,如果是大使的話,確實身份不一般,但是也不至於把你們也調過來吧,有這麼多軍方的人就足夠了吧!」

林羽蹙著眉頭問道。

「這不是謹慎起見嘛!」

譚鍇說道,「其實要是換作平常,這種事肯定不至於驚動我們,但是這不過段時間就是我們軍方組辦的一次國際性活動嘛,到時候會有很多國際上的軍方人員和政要人員過來,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出了這種事,上頭自然要格外小心!今天我們必須抓到這幫殺手!」

林羽聽到這話對情況倒是有了個大致的了解,不過得知裡面的極有可能是一個殺手小隊,他更加的心慌了,一把抓住了譚鍇的手臂,急聲道,「譚兄,這麼說來的話,我愛人她們在裡面可是兇險萬分啊,不管是看在韓冰的份上還是看在我們往日的交情上,你都得讓我進去啊!你也知道,要是那個殺手小隊在發現沒有逃脫的可能之後,很有可能是會劫持人質的!」

現在之所以還沒有狀況出現,很有可能是那幫殺手正在找尋逃走的路線,所以他們不敢暴露身份,要是被他們發現無路可走,那他們一定會劫持人質,到時候場面恐怕不堪設想!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故意賣了個破綻,就是為了讓他們現身!」

譚鍇沖林羽安慰道。

「不用擔心?!」

林羽咬了咬牙,雙眼赤紅的望著譚鍇,沉聲道,「譚兄,試問裡面的是你的父母妻兒,你會不擔心嗎?!」

譚鍇眉頭緊蹙,嘆了口氣,有些無奈道,「何先生,不是我不幫你,只是這次領隊的人是袁江袁隊長……」

「袁江?袁江是誰啊?!」

林羽眉頭一蹙,對這個名字有些陌生,不由好奇的問了一句。

「呃,就是袁赫袁處長的侄子……」

譚鍇低著頭,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袁赫的侄子?!」

林羽面色一沉,眯了眯眼,神情變了變。

這個袁赫的侄子林羽倒是也見過,只不過當時的袁赫還昏迷的躺在病床上。

當初袁赫和韓冰率隊攻擊千渡山,被離火道人重傷,治無可治,是林羽伸出援手救了他和韓冰等一眾受傷的軍情處成員。

「雖然我與袁赫之間有著諸多糾葛,但是怎麼說,我也救了他一命,他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吧?!」

林羽眯著眼沉聲道,其實他知道,上次自己和袁奶奶被抓緊軍情處之後袁赫雖然跟自己賠禮道歉,各種示弱,但是袁赫表面上對他越是討好,內心就越恨他!

所以林羽內心難免有些擔心,不過他覺得袁赫是袁赫,袁江是袁江,不能混為一談,更何況,自己畢竟救了袁江一命,就當時報恩,袁江也能賣他這麼一個面子吧!

「何先生,我……我覺得你壓根沒有必要過去問,袁隊長可能不會同意!」

譚鍇嘆了口氣,低聲說道,「袁江可是袁赫處長的侄子,是袁處長一手提拔起來的,在軍情處,他肯定是無條件支持自己的叔叔的!」

「我覺得他不能這麼忘恩負義吧?!」

林羽眯了眯眼,沉聲道,「你帶我去見他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3章 心懸一線

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