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完美方案

第769章 完美方案

袁赫這番話倒是說的不假,如果林羽把人交到他手裡,他確實會比水東偉更盡心儘力一些,於公於私,他都要把這個凌霄和離火道人給逮出來。

「家榮,我擔保,如果人交在我手上,我也一定會秉公執法,堅決把凌霄等人一網打盡!」

水東偉聞言也急忙擔保了一句,接著便跟袁赫滿臉期待的望向了林羽。

一旁的韓冰眉頭不由微微一蹙,內心都有些為林羽犯愁,要知道,這個水東偉和袁赫此時都是為了張佑偲才對林羽如此恭敬客氣的,但是張佑偲只有一個,不管林羽把人交給誰,都會得罪另一方。

而且,這倆人現在對林羽有多尊敬多熱情,那麼一旦林羽不能順他們心意,他們就會對林羽生出同等的恨意與憎惡。

古語有言「伴君如伴虎」,對於袁赫和水東偉這種威高權重的人而言,同樣也適用。

所以,這次不管把人交給誰,對於林羽而言,都將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不過林羽終歸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不可能把張佑偲這種通緝犯留在自己這裡,所以他也必須把人交出去。

百人屠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眼中閃過一絲寒色與戒備,望著面色溫和恭敬的水東偉和袁赫,更好像是看到了兩頭呲著尖牙,逼迫著林羽做選擇的巨獸。

不過林羽倒是一臉的坦然,沖袁赫和水東偉笑了笑,說道,「說實話,兩位處長的責任心和恪盡職守的操行,讓我深感敬佩,我把人交給誰,似乎都有些為難啊……」

「何先生,沒什麼可為難的,不管怎麼說,我現在也是處長,把人交給我最合……」

「老袁,雖然你是處長,但是我們兩個人也是分工明確的,有些事,我不鬆口,你同樣做不了主!你不必拿這個來干擾家榮!」

袁赫和水東偉兩人都情急不已,不由再次吵嚷了起來。

「好了,好了,兩位,我有一個好法子,保准讓兩位滿意!」

林羽笑眯眯的制止住了他們,繼續說道,「既然兩位爭論不下,那照我的意思,就由兩位共同接管這位張二爺吧!」

共同接管?!

袁赫和水東偉聞言微微一怔,互相望了一眼,接著急忙又要對林羽說什麼,不過林羽似乎已經猜到了他倆的異議,沖他倆擺擺手,繼續說道,「我知道兩位要說什麼,肯定是要問主審人的事情吧?!主審人我推薦韓冰韓上校!」

林羽語氣鏗鏘,接著轉頭望了眼韓冰,沖她咧嘴笑了笑。

「我?!」

韓冰聽到林羽這話不由微微張了張嘴,頗有些驚訝。

「韓上校是我以前的上司,我對她的為人十分清楚,知道她一定會秉公執法,不偏不倚,從張佑偲嘴裡審問出有用的情報,所以,我覺得她作為這個主審人,最為合適不過!」

林羽點點頭,笑眯眯的沖袁赫和水東偉說道。

他知道,韓冰以前是胡海帆的嫡系,自從胡海帆退位之後,韓冰沒有依附任何派系,在袁赫和水東偉之間算是中立,而也正因為這樣,所以韓冰才受到了兩邊的共同掣肘,使得她在軍情處的生存空間變得愈發的狹窄,步履維艱。

而現在,林羽親自提議由韓冰來擔任這個主審人,顯然就是為了抬舉韓冰,從而增加她在袁赫和水東偉心中的分量。

袁赫和水東偉見林羽提議由韓冰來當這個主審人,都不由有些意外,不過也都知道韓冰不依附於他們倆任何一方,倒是也都接受了下來,免得彼此相爭。

「嗯,韓上校為人正直公允,這件事交給她,確實再合適不過!」

水東偉率先表態。

袁赫也急忙點點頭,說道,「韓上校能力過人,確實能堪此大任,我一定吩咐下面的人好好配合韓上校!」

一直被「孤立」的韓冰聽到水東偉和袁赫這番話之後,心中激蕩,湧起一股難以言說的情緒,轉頭感激的望了林羽一眼,自然知道林羽這是特意在幫她。

這段時間以來,她一直深受排擠,一直負重前行,其中酸楚,又有何人能懂呢?!

林羽轉頭沖她輕輕一笑,調皮的擠了下眼睛。

事情交代好之後,林羽便把張佑偲交接給了軍情處,水東偉和袁赫雖然跟張佑偲沒怎麼見過,但是礙於張家的情面,還是上前跟張佑偲說了幾句安撫的話,意思是只要張佑偲肯配合,一切還有緩和的餘地,接著便叫著人帶著張佑偲上了車。

「何先生,這次你可是立了一件大功啊!」

袁赫吃水不忘挖井人,回頭沖林羽笑呵呵的說道,「你放心,我一定跟上面反應,給你記一次大功!」

「我也會一起跟著反映!」

水東偉也急忙笑呵呵的沖林羽說道。

不得不說,林羽這一招不只提高了韓冰在軍情處的地位,而且仍舊讓袁赫和水東偉對自己保持了敬重之心,兩不得罪,畢竟日後抓捕凌霄或者離火道人,軍情處難說不會找林羽幫忙。

「對了,家榮,還有一件事!」

水東偉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沖自己身後的手下招了招手,他的手下急忙從懷裡掏出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徽章遞過來,水東偉急忙接過手裡的徽章,遞給林羽說道,「家榮,這是一個我特批的通行證,過幾日就是我們軍情處舉辦的國際特殊機構軍事交流會,你到時候有興趣,可以過來看看!」

這次軍事交流會的事情早就在京城傳開了,雖然普通民眾都以為不過只是一場平常的軍事交流演習,但是京城一些上流的人物可都了解內情,知道這次交流會來的都是國際上有頭有臉的特殊機構,互相之間的切磋比試指定精彩非凡,而且事關軍情處甚至是華夏的尊嚴,所以很多商賈貴胄都搶破頭的想要獲得一張證件,進場參觀,可惜不可得。

所以水東偉給林羽一件通行證,倒也算是賣了林羽一個極大的面子。

袁赫看到水東偉遞過去的徽章,面色陰沉,沒想到這個老水還有這一招,他不由沉聲拆台道,「老水,我看你這分明就是多此一舉吧,何先生曾經是我們軍情處的一員,那便一直都是我們的戰友,完全可以自由進出軍情處嘛,又何必弄塊徽章,多此一舉呢!」

林羽聽到袁赫這話不由搖頭笑笑,暗想這個袁赫不愧是老狐狸啊,當人面兒說人話,當鬼面兒,說鬼話,又不是他的人把自己抓緊軍情處的時候了。

「那我就多謝過兩位了!」

林羽接過徽章,感謝一番,問道,「那我到時候進去的時候,可以帶幾個朋友嗎?!」

「可以,不過需要審查通過的人才行!」

水東偉點點頭,像軍情處這種機構,自然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必須底子乾淨。

「老水,你這是什麼話,何先生的朋友還需要審查嗎?!」

袁赫沉著臉說道,「既然我信得過何先生,自然也信得過何先生的朋友!」

「對對對!」

水東偉連忙點頭附和道,「是我失言,是我失言了!」

隨後袁赫和水東偉便跟林羽告辭,轉頭朝著車上走去。

「兩位長官,我有幾句話跟何先生說,馬上就來!」

韓冰趕緊沖他們喊了一聲,接著轉頭望著林羽感激道,「家榮,這次……多謝你了!」

「謝什麼,都是老熟人了!」

林羽望著她笑道,「軍情處此時已經沒有胡處長了,更加不能再沒有你了,只要軍情處多幾個像你和譚鍇這樣的人,軍情處才有重振雄風的那一天!」

韓冰聽到這話,心緒翻湧,滿是動容的望著林羽,接著神色一哀,語氣悵然的嘆道,「要是你還在軍情處,那該多好啊……」

林羽沖她溫和的一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不過最終還是把話咽了下去。

就在這時,韓冰的手機突然響了,韓冰接起來一看,見是譚鍇打來的,趕緊接了起來。

不知電話那頭的譚鍇說了什麼,韓冰的臉色突然猛地一沉,急忙說道,「沒有追上嗎?好,我這就通知下去,全城布控!人員損傷呢?!有沒有人員傷亡?!」

林羽聽到韓冰這一連串話,面色頓時一變,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

「好,好,我知道了,你們注意安全!」

韓冰沉聲說道,接著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怎麼了?!」

林羽急聲問道。

「出事了,那個曉艾在路上被人救走了!」

韓冰神情肅穆的說道。

「被人救走了?!」

林羽頗有些驚訝,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從軍情處手裡搶人!

「這件事可能是譚鍇大意了,他總共只帶了三個人過去,而且分成了兩輛車,對方應該早有準備,一直跟著他們,知道他們行進的路線!」

韓冰沉著臉說道。

「這怎麼可能呢?!」

林羽神情間頗有些詫異,疑惑怎麼可能會突然冒出來一幫人救曉艾,急忙沖韓冰問道,「對了,剛才春生和秋滿除了張佑偲外,還抓到了張佑偲的三個手下,被春生交給了軍區總院的保安,這事我跟譚鍇說過了,你讓譚鍇接到他們了嗎?!」

「接到了!我另外派人去的,已經帶去軍情處了!」

韓冰沖林羽點點頭。

「那就怪了,莫非她還有什麼其他的同黨?!」

林羽眉頭緊促,實在有些想不通,誰會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來救曉艾這種小角色,要救也應該是救張佑偲啊!

「我聽譚鍇的意思,救走曉艾的那些人身手非常的不簡單,手法幹練,來去非常的快,不過好在我們這邊也只有一人受了輕傷!」

韓冰跟林羽沉聲說道,神色十分鄭重的掃了眼被壓上車的張佑偲一眼,沉聲道,「這幫人的能量可能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大!」

而此時張佑偲似乎也注意到了韓冰的眼神,神情陰翳的望了眼韓冰和林羽,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沒關係,我始終相信邪不壓正,最起碼張佑偲這條大魚還在我們手上,一會兒回去的時候,記得小心一點!」

林羽眯了眯眼,若有所思,沖韓冰囑咐了一句。

「放心吧,兩個處長都在呢,絕不可能出問題,路上會有人過來接應我們!」

韓冰點了點頭,接著跟林羽告別,接著開著車子,跟著車隊一起離開。

林羽低頭望了眼剛才水東偉交給自己的徽章,眯眼笑了笑,不得不說,水東偉送的這個東西還真及時,本來他還愁著要以什麼方式進到這次交流會去呢,這下一切都好辦了。

最後韓冰一行人順利返回軍情處之後給林羽打了個電話報了平安,韓冰還補充到,他們一路上都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林羽不由有些納悶,這幫人費了這麼大的勁兒救了曉艾,但是卻連嘗試都不嘗試救張佑偲,莫非是因為憚於韓冰他們的警備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9章 完美方案

3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