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奇法拔牙

第95章 奇法拔牙

「誰說中醫不能止血?」林羽淡淡一笑,說道:「相比較你們西醫,中醫止血的方法更快,而且效果也更好。」

「一派胡言,據我所知,你們中醫的藥材雖然沒有副作用,但是起效慢,見效慢,等到見效,病人早就失血過多而死了。」

安妮冷聲道,眼神中譏諷意味濃重,開玩笑,真的以為她一點都不懂嗎,在來之前,她也是做過一定功課的。

「你說的沒錯,用藥確實見效慢,但是你忘了,我們還有針灸啊?」林羽笑了笑,頗有些自豪道,「通過針灸,我們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有效的替病人止血,隨後搭配止血藥物進行包紮,效果顯著。」

聞言一幫學生頓時又來了精神,驚奇不已,他們沒想到針灸還可以用來止血。

「何先生,您這話就是在胡扯了,你真以為我們這裡面沒有懂針灸的嗎?」

這時一個滿臉絡腮鬍的洋人站了起來,嗤之以鼻的說道,「不瞞你說,何先生,我也曾跟你們華夏的一位針灸名家學習過針灸,他從沒告訴過我,針灸可以止血。」

「不知道您師從的這位名家是?」林羽疑惑道。

「尚權華大師,你學中醫的,應該聽過吧?」絡腮鬍自通道。

「奧,原來是尚權華大師,尚大師針灸技藝確實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林羽點點頭,他跟宋老閑聊時,聽說過這個人。

「怎麼,你現在承認自己是在騙人了?」絡腮鬍有些得意道。

「我沒有騙人,尚大師雖然技藝高超,但是不能代表全部針灸文化,更無法代表整個中醫,口說無憑,我直接現場給你們演示一下吧。」林羽懶得跟他在費口舌,打算用事實說話。

「好,我就看你怎麼演示!」絡腮鬍冷哼一聲,他就不信了,單靠幾根小銀針,怎麼會止的住急性失血。

「這裡是學校,並沒有外傷病人,你要怎麼演示?」安妮皺著眉頭不解道。

「安妮小姐,拔牙時也會造成牙床短時間內大量出血,我們就用拔牙代替如何?」林羽想了想說道。

「用拔牙代替?」安妮皺了皺眉頭,隨後點頭道:「倒是也行,不過我們去哪裡找需要拔牙的病人?」

「同學們,我剛才替你們望診時,有個長有齲齒的是哪位?」林羽沖著一幫同學喊了一聲。

「我,何老師,你剛才說讓我儘快去醫院拔牙來著!」一個胖乎乎的男生立馬站起來說道。

「你信得過我嗎?」林羽笑道,「你要是信得過我,我現在就能幫你把牙拔了,不痛不流血,而且還不收一分錢。」

他話音一落,一陣同學鬨笑不已,內心暗暗稱奇,中醫竟然也可以拔牙,他們還是頭一次聽說,而且還能不痛不流血,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他們剛才已經見識過林羽的醫術,對他深信不疑,他說能,就一定能。

「胖子,趕緊的,有這種好事,還不趕緊答應。」

「就是,何老師醫術這麼好,你有什麼好怕的。」

「洋人看著呢,別給咱華夏人丟臉!」

一幫人見胖乎乎男生沒應聲,迫不及待的催促他說道。

其實胖乎乎男生倒不是信不過林羽,只是他以前拔過牙,疼的半條命都沒了,留下過陰影,所以現在才有所遲疑。

「何老師,真的不疼嗎?」胖乎乎男生小心翼翼的沖林羽問道。

「你是不是個爺們啊,算了,我來吧,何老師,你幫我拔吧,我這口牙你隨便拔,就當我為醫學做貢獻了!」一個高個男生立馬站起來說道。

眾人鬨笑一片,紛紛自薦。

「老師,我來!」

「我也沒問題!」

……

「別鬧,何老師說了,給我拔!」胖乎乎男生一看急了,生怕被人把這機會搶走,快速的跑到了講台上去。

林羽欣慰的笑笑,他來之前還真沒想到課堂氣氛會如此融洽。

「來,張嘴我看看。」

林羽讓胖乎乎男生張嘴后,在他嘴裡看了一眼,隨後沖安妮道:「安妮小姐,你也過來看一下吧。」

安妮沒拒絕,走過來看了胖乎乎男生嘴中的齲齒一眼,點點頭,說道:「情況比較嚴重,確實需要儘快拔掉。」

「按照你們西醫的方法,該怎麼做?」林羽笑眯眯的看著她說道。

「像他這種癥狀,我們需要先進行消毒,隨後麻醉,分離牙齦,拔除、止血。」安妮回答道。

「需要用到什麼器具嗎?」林羽接著問道。

「當然,不然怎麼拔?」安妮皺著眉頭看傻子般看了林羽一眼,「除了牙科綜合治療機,還需要骨膜分離器、牙挺和牙鉗。」

「那我告訴你,我只需要幾根銀針,你信嗎?」林羽笑了笑,隨後從包里取出隨身帶著的針袋,往桌上一攤,露出數十根長短不一的銀針。

「你說呢,何先生,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安妮嗤笑著看了他一眼。

林羽沒再說話,招手叫過來一個前排的男生,給他自己的工作證,說道:「你去學校藥房抓一味白芨過來。」

男生點點頭,急忙跑了出去,不多時便拿了回來。

林羽吩咐胖乎乎男生在椅子上坐好,隨後將他後背的衣服掀起來,露出整張結實的後背。

林羽取過銀針,在胖乎乎男生背後的幾個穴位上扎了幾針,然後吩咐一聲:「張嘴。」

胖乎乎男生趕緊張開嘴,林羽啪的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後背上,胖乎乎身子一動,一個異物從嘴裡飛了出去,在地上彈了一下,滾到了門口。

安妮嚇得急忙往旁邊一閃身,定睛一看,瞳孔猛地放大,發現滾落門口的竟然就是剛才那顆壞牙。

她面色一白,有些難以置信的望了林羽一眼。

眾人也是嘩然一驚,紛紛激動不已。

「真的假的,一巴掌牙就下來了?!」

「我天,這變戲法吧?」

「太不可思議了,神了!」

……

「你再過來看看,他牙床有沒有出血。」林羽沖安妮笑道。

安妮急忙走到胖乎乎男生跟前,發現他裸露出的牙床泛著血紅色,但是卻沒有出血。

「這……這怎麼可能!」

安妮咕咚咽了口唾沫,額頭上滲出了絲絲冷汗。

「安妮小姐,或許這對於你們西醫來講很奇怪,但對我們中醫來說很普通,只要將人體的十二經脈研究透徹,便能以刺激穴位的方式止住身體任何一個部位的出血。」

林羽說話的時候不禁有些感慨,其實何止是安妮理解不了,哪怕現在很多中醫醫生恐怕也很難理解。

華夏五千年,中醫理論博大精深、浩渺無際,但是時間的滌盪、西醫的打壓,致使其流損慘重,現在流傳到後代手裡的已經所剩無幾。

如今老祖宗流傳下來的一個簡單的拔牙方子,竟然就成為了一種奇象。

林羽嘆了口氣,把白芨揉碎,讓胖乎乎男子含在牙床缺口處,幫他把後背的針拔下來,囑咐他過就一會兒吐掉就可以了。

經過今天這一堂課,安妮徹底被林羽的醫術給震驚到了,同時對中醫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聽課的一眾同學更是興奮不已,紛紛稱呼林羽為神醫老師,下課後很多女同學還興緻勃勃的圍著林羽問東問西,直到打上課鈴,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何先生,沒想到您第一次當老師就這麼成功。」

林羽一出教學樓,發現安妮竟然還等在門口,沒有離去。

「他們以前只是沒有弄明白自己學的東西到底有多偉大而已。」林羽面帶微笑,對於中醫,他沒有必要謙遜。

「何先生,話不要說的太滿哦,只能說現在遇到的病症,都是你拿手的而已。」

安妮笑眯眯的說道,心裡還是十分的不服氣。

在她看來,現在中醫不過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而已,同西醫相比,還是不值一提。

「何先生,不知道你中午有沒有時間,我想請你吃頓飯,順便探討一下有關於史密斯先生病情的問題。」安妮誠懇道,她這次來華的主要目的還沒有達到呢。

如果能把史密斯先生痊癒的方法從林羽口中套出來,挪為己用,那她可就是為米國醫療學會做出了突出的貢獻,整個米國醫療協會在世界上的地位將更加穩固,父親退位后,會長自然也將非她莫屬。

林羽眯著眼望著她,沒有說話。

安妮心裡有些慌了,以為他看出了什麼,急忙道:「你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感到好奇而已,我會保密的。」

年紀輕輕便能坐到副會長的位子,除了自身能力過硬,以及家族的關係,她還善於利用一個女人天然的優勢,美貌和謊言。

對於那些貪圖自己美色被騙的男子,安妮沒有絲毫的愧疚,在她看來,他們是咎由自取。

甚至很多男人認為,能被她騙是一種榮幸,不過可惜的是,他們到最後都沒能一親芳澤。

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安妮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越得不到的,才越珍貴。

「好。」

林羽望著安妮美艷的面容,最後還是輕輕點頭答應了。

安妮選的地方是一家高檔的西餐廳,只有她和林羽兩人,並沒有叫其他人。

「何先生,現在沒有外人,您可以跟我說一下您是怎麼將史密斯先生醫治好的嗎?」安妮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安妮小姐,是您嗎?!」

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呼,一個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急忙走了過來,眼裡滿是興奮之情。

安妮皺了皺眉頭,沒想到出來吃頓飯都能被人認出來。

她轉頭看了一眼,認出眼前的男子后,突然臉上一喜,驚訝道:「是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 奇法拔牙

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