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踏波而行

第990章 踏波而行

危機往往也是機遇!

一直以來,林羽對這一點深信不疑,不過抓住機遇需要莫大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林羽已經十分強大,但是仍舊不敢有絲毫鬆懈,致力於提升自己能力的原因!

因為只有自身實力足夠強大,在面對強敵的時候才能夠臨危不懼!

將春生和秋滿支走之後,他就給老丈母娘打了個電話,為了不讓家裡人擔心,謊稱他和江顏在外面有點事要辦,要晚點回去。

隨後林羽便把步承叫了過來,兩人坐在車裡隨便吃了點東西,同時林羽把大致的事情跟步承講了一番,接著歉意道,「步大哥,這次真是對不住你了,要你陪著我以身犯險!」

雖然他跟步承親如手足,但是此時自己的老婆被抓,卻要步承跟著自己去冒風險,尤其是在曉艾明顯針對步承的情況下,他覺得有些對不住步承。

「先生要是不想讓步承無地自容,以後就不要說這種話了!」

步承面無表情,眼神冷寒的望著前方,大口大口的吃著手裡的煎餅果子,一口都沒浪費,因為他知道,打硬仗,是需要充沛的體力的!

既然這個曉艾敢動江顏,在他眼裡,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上次要不是林羽不讓他殺曉艾,其實曉艾早就已經是個死人!

林羽聽到步承這話輕輕的搖了搖頭,心中滿是感慨,他林羽何德何能啊,重活一世竟然能交到這麼多交心的義氣兄弟!

他和步承坐在這裡耐心的等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的臉色也愈發的陰沉。

林羽拿手指輕輕的敲著車門,少有的顯出一種焦躁的神情,他知道,這是曉艾的一種計策,故意拖著他不給他發地址,就是為了讓他的心先亂了!

縱然他明知道曉艾的這個策略,但他的心還是無法抑制的亂了,就如同他對江顏那沁入骨血的感情,同樣也是無法抑制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馬路上的車越來越少,甚至連路燈也間隔性的熄滅了幾盞,安靜的氛圍中林羽的手機突然「嗡」的顫了一下。

林羽身子猛地打了個激靈,急忙掏出了手機,接著就見曉艾給他發來了一個地址,同時還有一句話:若是將地址告訴其他人,我保證你再也見不到江顏!

林羽眯了眯眼,心頭冷笑,有他自己親自出馬,已然不需要再通知任何人!

接著直接發動起車子,帶著步承一起朝著曉艾所說的地方趕去。

曉艾所說的地方位於京城最大一條運河的河邊,是京城一處知名的運河文化廣場,雖然夜晚這裡沒有多少人,但是地理位置也不算偏僻,所以林羽不由有些納悶,不明白曉艾為何會把地點選在這裡,到時候她們逃起來,可十分的不方便。

等他們趕到運河文化廣場之後,發現整個廣場上一個人也沒有,江面上的風夾雜著水氣呼嘯而來,帶著一絲入骨的涼意。

「先生,你在車上等等,我下去看看!」

步承說著率先跳到了車下面,接著眼神凌厲的四下望了一眼,見周圍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更不用說人了。

緊接著步承便返回到了車上,蹙著眉頭沖林羽搖頭道,「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她是不是在耍我們呢!」

「等通知吧,這應該不是她所在的地點!」

林羽蹙著眉頭說道,知道曉艾把他們引到這裡來,極有可能是為了確定他們兩人是不是單獨過來的。

林羽朝著遠處的數棟居民房望了一眼,若有所思。

這時他的手機再次顫動了一下,林羽立馬掏出手機一看,只見信息顯示:沿著河邊一直往前走!

林羽再次發動起車子,按照曉艾說的開著車子沿著河邊一直往前行駛,隨著夜越來越深,運河邊的水氣也越來越重,甚至湖面上已然隱隱飄起了一層影影綽綽的霧氣。

林羽沿著河邊開了足足有三十多分鐘,所處的位置也越來越偏,要是再這麼開下去,幾乎都快要進入津門境地了。

但是因為沒有收到曉艾的簡訊,所以林羽只能一直的開下去。

林羽開車的時候步承一直冷眼望著外面的湖面,掃視著停泊在岸邊的那些黑漆漆的漁船。

突然間,他眼前一亮,猛地坐直了身子,沉聲沖林羽說道,「先生,你看左前方!」

經他這麼一喊,林羽立馬磚頭朝著左側的湖面上望去,只見漆黑的湖面上,一艘閃爍著燈光的漁船格外的惹眼!

這個時間段幾乎所有的漁船都已經熄火靠岸,此時突然在河面上出現這麼一艘漁船,實在有些扎眼,而且這裡又地處偏僻,所以這艘船上,極有可能就有著曉艾和江顏。

林羽眯了眯眼,接著地放緩了車速,特地等待著曉艾的消息。

果然,此時他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曉艾再次發來了消息,讓他看到湖面上亮著燈的漁船之後立馬停車。

「吱嘎!」

林羽一腳踩住了剎車,接著便看到河面的漁船上射過來一道強光,強光一閃一閃,似乎在跟林羽他們打著招呼。

林羽跟步承沒急著下車,而是十分謹慎的觀察了一眼四周。

因為這裡地處偏僻,所以視野也比較開闊,他們兩人掃視了一番,並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員,而且四周亦沒有什麼突兀的隱蔽物,所以起碼可以看出來,周圍的環境是十分安全的。

「先生,看樣她沒有帶人過來!」

步承沉聲說道。

「她在船上已經足夠安全!」

林羽望了眼隔著岸邊起碼有十多米遠的船,突然有些無奈的搖頭嘆了口氣,神色凝重無比。

怪不得這個曉艾敢約他和步承過來,原來這個女人早就做好了防範措施!

這河面隔著岸邊這麼遠,就是林羽和步承身手再厲害,也不可能踏波而行,飛到船上去!

踏波而行?!

想到這個詞,林羽突然神色一怔,接著眼前一亮,猛地來了精神!

速達其絕,力盡其輕,方可踏波而行!

林羽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話,一句在軍機處被關押時讀過的玄術秘籍中的話!

他忘記這本書叫什麼名字了,但是能記得這本書上寫著一個先決條件,要是想看這本書的話,需要率先修習好玄蹤步,因為這本書上的玄術都是以玄蹤步為基礎的!

「速達其絕,力盡其輕,方可踏波而行」,這句話說的就是如何借著玄蹤步在水面上踏波而行,跟現在很多江湖賣藝的所謂的「蜻蜓點水」是一個意思。

如果將這話翻譯成白話,就是說將速度達到極致,同時力道控制輕到極致,就可以利用玄蹤步在水面上快速行走。

當然,這個所謂的行走肯定不可能是長距離的,就是短時間內的一股爆發力!

不過要是能夠施展出來,用於岸邊到這艘漁船之間的距離,也足夠了!

林羽的內心突然興奮無比,他甚至已經開始感激起了榮鶴舒,要是沒有榮鶴舒,他不至於被關在軍機處待了兩三個月,自然也就學不到這麼多上乘精妙的玄術秘訣和功法!

要是學不到這麼上乘精妙的玄術,也就救不了江顏!

所以今日的劫難要是能過,能夠把江顏救出來,那他到時候去殺榮鶴舒的時候,一定要跟他當面表達謝意!

步承此時注意到了林羽嘴角難以抑制的笑容,不由有些狐疑的望了林羽,有些不明所以,這漁船離著岸邊這麼遠確實是個問題,這先生起先還憂慮不已,這咋突然還樂起來了!

林羽注意到步承臉上的神情,用力的拍了拍步承的肩膀,說道,「步大哥,一會兒看我的眼色行事!」

說著林羽徑直昂首挺胸的朝著岸邊走了過去。

步承有些疑惑的望了林羽的背影一眼,趕緊跟了上去。

「曉艾姐?!」

林羽站到岸邊的亂石之上,昂著頭沖漁船上喊了一聲。

「何先生,好久不見啊!」

這時漁船的甲板上,走出來一個苗條的身影,正是自從上次逃走之後便再也沒有見過的曉艾。

只見許久未見,曉艾的穿著還是一如往常,仍舊是一身貼身的綢緞旗袍,不過臉上多了一絲穩重和銳氣。

顯然,從她的穿著看,她並沒有打算跟林羽動手,甚至連船上的人手也少的可憐,除了這倆壯漢,似乎便再也沒有別人,或許是她覺得漁船離著岸邊的距離足夠安全,林羽壓根就沖不過來。

林羽看到這一幕心頭倒是樂了,眯著眼笑道,「可不是好久不見,沒想到再見面,曉艾姐就給我準備了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沒辦法,你可是軍機處的大紅人,不用這種辦法,怎麼請的動你呢!」

曉艾咯咯的笑道,眼神卻冰冷無比。

「江顏和心潔呢?!」

林羽臉色冷淡了下來,直接進入了正題。

曉艾掃了眼林羽身旁的步承,眼中閃過一絲憤恨的光芒,哼笑一聲,接著拍了拍手。

掌聲過後,船艙里立馬走出來兩個漁夫模樣的壯漢,一人手裡推著一個身影,一大一小,正是江顏和心潔。

只見她們兩人此時被綁的結結實實,連嘴上都塞了布條,不過似乎曉艾知道了心潔是個啞巴,所以沒有在心潔嘴上塞布條。

「顏姐!」

林羽看到江顏之後眼睛猛地睜大,驚聲叫道。

「嗚嗚……」

江顏看到林羽之後瞬間也激動了起來,用力的扭動著身子掙扎著,眼中兩行淚水奪眶而出。

心潔看到林羽之後弱小的身子也抖個不停,臉頰淚水不停的滑落,顯然也非常的驚恐。

江顏睜大了眼睛,用力的沖林羽搖著頭,嘴裡嗚嗚的喊著,似乎想對林羽說什麼,但是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林羽壓根也聽不懂她要表達什麼。

「顏姐,別怕,我來了,你和心潔就已經沒事了!」

林羽面色一凜,一字一頓的沖江顏說道,自信無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0章 踏波而行

4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