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歷史

番外 歷史

今天是周教授的大課,講中醫藥歷史的,上百人的公開教室里坐滿了人,還有來遲的人擠在走廊里不願意走,教室最後排的空位上也擠滿了人。

周教授面無異色的走進教室,對這火熱的情況早已見怪不怪,他這次沒有教案,直接掀起眼皮掃了教室裡外的同學們一眼后開講。

「其實我不太喜歡上這一節課,雖然我一開始很高興,能把祖先們做過的事說給大家聽,宣揚祖上功德,但相似的內容說上三四次就厭煩了,我這都說兩年了,你們還沒煩嗎?」

「沒有——」

周教授就露出無奈的表情,「我都感覺自己變成祥林嫂了。」

學生們笑起來,有人高聲道:「教授,傳說周祖師是個話很密的人,您怎麼沒遺傳到她的性格特別?」

周教授就瞥了他一眼后道:「想說話嘮就直接說,不用拐彎抹角。」

他直接打開多媒體,手中的遙控按了一下,隨意的道:「關於我的祖先,大家肯定都有所了解,畢竟十二年義務教育,從小學的品德課,初中和高中的語文課、歷史課上都有她老人家的文章和事迹,甚至電視劇,各種以她為原型創作的文學作品,大家都有所涉獵吧?」

眾人鬨笑起來,紛紛應「是」,有學生高聲回答:「畢竟是比頂流還頂流的歷史明星呢,我們都是從小看她的故事長大的。」

周教授跟著笑了笑,頷首道:「你們已經這麼了解了,之前上的這節課我也講解了不少,我們今天就不上新的知識了,直接闢謠,就辟一些明顯不是我祖先乾的事,卻又按到我祖先頭上來的事。」

大家不樂意了,他們還是更喜歡聽周教授說周家祖先的辛密,因此紛紛表示反對,「教授,您這堂課一學期就上兩節,有時候內容還是重複的,現在直接拿網路上的一些事來闢謠,這不好吧?」

周教授就攤手,「我是教你們針灸學的,這堂大課是學校為了吸引更多的人來中醫學院特別增設的,一學期兩節已經很多了,我現在上一節課都艱難。」

而且擠到這兒來上課的學生有多少個是他們中醫學院的學生,又有多少個是外學院的學生?

周教授道:「你們想要研究歷史,應該去歷史學院。」

偷偷坐在教室里偷聽上課的院長重重地咳嗽一聲,周教授覺得這聲音耳熟,扭頭看過去,一眼他便移開了目光,當做沒看見這位院長。

不過他也不再鼓動人去歷史學院,

而是開始盡職的為中醫學院做宣傳。

「中醫學一直在醫療行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中途雖然沒落過一陣,但傳承未斷,加上醫療效果突出且和緩,治標治根,一直是病人們的首選,所以它前途遠大……」

學生們「吁」了一聲,雖然周教授是教授,但他實在是年輕,看著和他們差不多大,實際上也是差不多的。

人家不過是上學早,又跳級,從小學習中醫,所以早早便出來謀生,哦,不,是取得教學資格,並順利升任教授。

因為年齡相差不大,他又話多,所以學生們一點兒不怕他,也活潑得很,當即就提意見道:「教授,我們知道中醫學好呀,但要學中醫太難了,要學成最少要十年之工,比其他的專業多出一倍還多,這麼艱難的求學過程,我們覺得我們需要非一般的激勵才可以,所以您再說一說周祖師的事迹吧,要記在族譜中的那種。」

周教授:……

「聽說周家和白家夏家的族譜上都記了不少辛密呢,周教授,是不是?」

周教授:「……三家的族譜都友情提供給國家博物館研究了,你們要想知道更多的,那不如去……」

「咳!咳!」

周教授收聲,目光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坐在角落裡的某個人。

也有學生看過去,認出是院長后,立即低下頭當沒看見。

周教授無奈,只能改口,「你們想知道什麼?」

眾學生興奮起來,當即齊刷刷的舉手提問,周教授無所謂啦,隨手指了一個學生提問。

那學生立即站起來,「教授,周滿作為第一個被載入史冊的女官,做的又是太醫這樣的工作,那她一定參與了很多宮廷機密吧?有野史記載,為了幫助當時還是太子的高宗奪位,周滿利用太醫之便讓恭王瘸腿,這是真的嗎?」

周教授頗為無語,他都說了這節課闢謠,他們非不要,跟他扯了半天,結果還是回到闢謠上來,真是何苦來哉,早聽他的,這會兒都能問好幾個問題,辟好幾個謠言了。

「假的,」他道:「你們覺得以太宗皇帝的睿智,真是我的老祖宗治壞了恭王的腿,她之後還能那麼得寵,且仕途順暢嗎?」

「可恭王的腿是怎麼瘸的呢?歷史記載得不是很詳細,但根據殘留的脈案來看,只是骨折了兩根骨頭,應該很好接好才對,又不是粉碎性骨折。」

周教授:「他想和太子爭寵,自己把腿又給弄斷了。」

「是

有人這麼推斷過,但不是被否定了嗎,誰那麼傻會去做這樣的傻事?」

「哎呀,此事略過,教授都回答你們了,現在輪到我來問了,教授我能問嗎?」

周教授抬手示意她開始。-

女學生立即問道:「周教授,我想問您家的族譜和私藏的手稿上有沒有殷或的脈案?我一直想要知道他為什麼終身不娶,是不是真的像歷史學家推測的那樣,他是因為喜歡周滿,所以才一輩子不娶的?」

周教授:「……雖然我家的族譜和手稿上沒有相關記載,但白家和夏家那裡有,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這個也是假的,而且做此推測的歷史學家已經被證實是假的專家,就是拿了野史記載為了博眼球隨口胡說的。」

他頓了頓后道:「殷或和周滿,也就是我的老祖宗,還有白善、白誠幾個都是知己好友,他們之間的感情很純粹,不摻雜這麼多的感情糾紛,他之所以終身不娶,現在不也有許多人是不婚主義嗎?」

「更何況根據他的脈案推測,他也的確不適合結婚生子,所以你們不要過度解讀,以免誤會他們之間的友誼。」

------題外話------

明天見

啊啊啊,改錯別字打開了這個頁面,然後不小心更錯了,我回頭寫個番外替換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農家小福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農家小福女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 歷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