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4章 大結局2(4000字)

第4904章 大結局2(4000字)

家裡有孩子在睡覺,他的聲音也比較小,白安安不理他。

他也知道是自己過分了,她向來挺高傲的,這次卻在他手裡吃了大虧,他更是覺得自己有些渣,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欺負她。他只是想看看她還在乎自己的樣子,哪怕討厭,也要來點兒情緒。

剛才,她哭的樣子,還是挺招人的。

就在他想要放棄時,門開了,白安安紅著眼睛走出來,秦軒上前:「好了,別哭了,是我不好,以後不會了。」

白安安套了件外套,穿得一身的休閑,衣服更是高領擋住了脖子。

她輕聲說:「我出去一下,你看著秦時秦月。」

她冷靜得不像話,秦軒捉住她,「這麼晚了,你去哪裡?」

「買葯。」她冷淡地說:「你不會想要第三個孩子吧?」

秦軒本能地說:「有了就生下來。」

「我不是你的生育機器。」白安安冷冷地開口。

秦軒刺痛一下,盯著她。

白安安情緒有些不好,推開他就要出門,秦軒拉住她,聲音沙啞:「我去吧。」

說完把她拖了回來,又靜靜地看著她半響,開口:「我去換衣服。

白安安沒有反對,靜靜地看著他。

秦軒本來有些情動的心思又冷下來了,剛才不管怎麼說都是他一廂情願的事情,怪沒有意思的。

他走出來,看著白安安,她靠在沙發上休息,沙發那兒已經收拾過了。

他的眸子一暗,拿了車鑰匙:「我一會兒就回來。」

白安安沒有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秦軒下樓,上了車坐著抽了幾支煙細細地回味了一會兒——

他和她許久沒有當夫妻了,雖然只是他一個人的意思,但總是發生過了。

她氣他也是情理之中。

他開著車子,有些抗拒她吃那葯,所以車子開著轉了好幾圈才買了葯,拿回來時已經是夜裡一點,白安安趴在那裡像是睡著了。

秦軒打開門,見著她趴著的樣子,驀地想起他們還是夫妻時,她偶爾也會這樣趴在沙發上等他回家,而他身上或多或少地帶了些香水味,他以為只要不出格就沒有事,現在想來她是真的很在乎吧!

他很想知道,那段婚姻對於她來說,是不是只有不開心。

但是,卻問不出口,怕她的回答戳心窩子。

秦軒走到沙發前面,蹲下來身體,聲音也是輕輕的:「安安。」

白安安緩緩睜開眼,看著他,半響像是想起來什麼神情略有些防備地挪了挪,他眼裡一痛:「我幫你倒杯水。」

說著起身去幫她倒了一杯水,坐在她身邊,在她吃藥時他還是忍不住問:「你真的沒有打算把孩子留下?」

白安安看他一眼,聲音嘶啞:「你想多了。」

秦軒捉住她的手:「別的,我暫時不逼你。」

白安安掙開了,虛弱地靠在沙發背上,閉了眼:『如果我早知道你會這樣做,我不會讓你留下,以後……秦軒,你不可以留在這裡過夜了。』

「怕了?」他湊過來,低喃:「剛才你不也挺高興的?」

她和他離婚後,就是一個人,他挺確定的。

心中,也有些可惜,剛才不應該那樣就隨便放過她的。

白安安仍是閉眼:「不是為了秦時秦月,我准告死你,讓你把牢底坐穿了。」

秦軒啞聲開口:「你捨得?」

『捨得。』她肯定地說。

他就低低地笑起來,面孔埋在她的肩頭,「那下次你告我好了,我不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白安安氣死了,伸手就扇了過去。

手被他捉住,他盯著她,很慢地說:「安安,我不逼你,至少在你願意之前我不會再這樣了。」

他也不想她一直吃藥,再說她不願意那又有什麼意思?只是他一個人高興罷了。

白安安伸腳踹了他一下,「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秦軒低笑,起身:「行,那我先走了。」

她不想看見他,他也是能理解的,她說沒有把他送牢里他也知道她說的是真的,他確實是行徑太惡劣了,算是強迫吧。

秦軒整了下衣服,又去看了看孩子,才說:「那我下周再過來。」

他頓了一下:「你可以完全放心,我不會再強迫你。」

白安安靜靜地一個人坐著。

等他要打開門離開時,她才低語:「秦軒!」

他的身體僵住,轉身:「還有事?」

白安安仰著頭看著他,輕聲開口:「你無非就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和你離婚,你猜得沒有錯,是失望,失望透了。」

她的眸子平靜無波:「我以為婚姻是互相包容的,所以我願意包容你,而且我比你年長兩歲,我以為你不喜歡的事情我不做,我好好地做好妻子的本分,我們的婚姻就會和諧,你會珍惜的,但是你沒有!一個孩子我已經很吃力,又有了秦月,那些等你回家的日子,我覺得度日如年,我懷著一個孩子帶著一個孩子時,我總會想我的丈夫在外面風流,懷裡坐著一個比我年輕比我好看的女孩子,我為了婚姻改變了那麼多,卻是沒有一點用得的,所以生下了秦月我就覺得要減負,至少不會再為你傷心流淚了。」

秦軒怔住。

雖然他已經想明白是這樣的原因,可是他沒有想過她會是這樣的傷心難過。

白安安勉強地笑了一下:「秦軒,我確實是失望了,不想再來一次了。」

秦軒轉回去,蹲在她面前,輕聲說:「我和那些女人沒有發生什麼,就只是大家在一起應酬。」

或許偶爾那些女人會留點兒香水味,或者是口紅印在他的襯衫上,但是這些她都會明白的,應酬就是這樣的,那樣的場面她不會沒有看見過。

白安安垂眸:「秦軒,你不是喜歡那樣的場合,你只是因為覺得結婚了,這種事情我不會管,所以也不在乎,是不是?」

秦軒窒住了。

白安安笑了笑,「看,就是這樣子的,我不是沒有和你說過我在乎,但是你心裡的底線和我不一樣,所以咱們過不到一處去。」

她從一個女強人,變成家庭主婦,他覺得是天經地義的。

天下間,又哪裡有這樣的道理?白安安想離開他,前前後後想了兩年吧,後來的生活其實就不太如意了,只是秦軒不太在意,但她是十分不滿了。

秦軒仰頭看她,她很平靜。

十分地平靜,像是說著一件無足輕重的往事一般。

秦軒的聲音低低啞啞的,「安安,以後不會了。」

白安安略有些嘲弄地說:「我知道,後面的女朋友會和你鬧,小秦公子就修身養性不再踏入那些場合了。」

秦軒皺眉:「白安安,你明明知道不是這樣的。」

他還想說什麼,她卻是不想和他再說什麼了,靜靜地一個人坐在那裡。

秦軒還是離開了,但沒有立即開車走,而是坐在車裡安安靜靜地抽煙。

他想,這兩年,他應該也是想她的,只是她去了國外,似乎想念就淡了。

秦軒靜靜地想著,慢慢地生出些勢在必得的決心來……

白安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坐了很久。

後來的日子,秦時上學,秦月也上了託兒所,她開始和柳紅一起投資,偶爾也會去律師事務所,家裡有兩個阿姨,都是白家的老人,她也放心。

她工作慢慢地忙起來,雖然秦軒也會過來但是見面的機會確實是少了許多,常常就是他來她正要出門,等她回來他已經離開了,偶爾他留下來過夜也是陪著孩子,白安安慢慢也把那事兒忘了,畢竟她也沒有打算和他再有什麼交集。

一直到這天和紅姐喝了咖啡正要離開,身邊坐下一個挺漂亮的小姑娘。

白安安知道她,某家的千金,秦軒前一個小女朋友,終結於秦軒那天突如其來的狼變。

小姑娘開口:「白律師,我想和你談談。」

紅姐看著這小白蓮,忍不住說:「要不要我留下來陪你?」

白安安搖頭,笑笑:『不用。』

紅姐看那小姑娘一副柔弱的樣子,想想也不會有事兒,就先離開了。

等紅姐離開,白安安看著面前的小姑娘,淡淡一笑:「有事?」

小姑娘紅了眼睛:「白律師,你把秦軒還給我好不好?」

白安安喝了一口咖啡:「我也沒有把他拴在身上,怎麼還給你?他現在是單身吧?」

那小姑娘是文家的女兒,文琪,也是嬌生慣養出來的,十分喜歡秦軒。

她垂了眸子,聲音有些哀求:「可是自從你回來以後,他明顯找我就少了,還和我分了手。」

白安安好笑:「我和小秦總有兩個共同的孩子,文小姐不會連這點兒骨肉親情都不顧吧,再說他要和誰在一起,不在一起和我是沒有關係的。」

文琪泫然欲泣:「可是我看見他半夜去幫你買葯了,你們……」

她看著白安安,輕輕地笑了:「白律師,你就是個第三者。」

白安安翻了個白眼,「讓秦軒和你解釋吧!」

這都什麼,那晚是她損失好不好,這個女的不找秦軒,怎麼反而找到她這個受害者身上了?

而且秦軒明顯就對她一般般,這種時候還求著纏著跟蹤又有什麼意思?

白安安懶得理她,直接拿起了手包要走。

「你不許走。」文琪叫她,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隨後白安安感覺到她動作詭異,本能地拿著手包擋了一下……

咖啡店裡響起一陣尖叫——

文琪潑了流酸!

好在白安安拿手包擋住了,但是細白的手上濺了一兩滴,頓時巨痛。

文琪害怕地看著,手上的東西落到地上,喃喃開口:「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白安安忍著疼,撥了120,然後讓店員把文琪控制住,她一直很冷靜,最後才撥了秦軒的電話:「過來處理你的前女友的事情,我要告她。」

文琪呆住了,「你憑什麼告我?」

白安安捂著手,冷冷地開口:「憑你犯罪了。」

文琪又哭又鬧,但是警一C很快過來了,秦軒也幾乎是同時到了。

文琪一見到秦軒,就哭了起來:「秦軒,我沒有做,我真的沒有。」

秦軒過來,輕輕把白安安轉了過來,「手怎麼樣了?」

那麼多人在,白安安一個巴掌就甩了過去:「秦軒你就是個賤一人!」

文琪呆住了。

她不敢相信自已奉若神明的白馬王子會被另外一個女人這樣粗暴地對待。不是應該是白安安討好勾引秦軒嗎?

秦軒挨了打,嘆息一聲,側頭看著文琪:『看見了吧,是我移情別戀想要和前妻和。』

文琪還是不願意相信。

秦軒冷著聲音:「找律師吧。」

白安安的性格,是非得弄死文琪不可的。

文琪被帶走時,還在哭還在叫……

秦軒掉頭:「我帶你去醫院。」

白安安捂著手臂:「不用小秦公子。」

她在生氣他知道,所以乾脆就抱起她走向自己的車,白安安甩了他幾個耳光他也不太在意,一直到坐到車裡,他捉著她的手看了一下,問題不大隻有一點點,但看著就很疼。

秦軒的聲音啞了:「安安,以後不會了。」

白安安別過頭:「秦軒,憑什麼每一次你的風流都是我受傷?你覺得我還會願意和你在一起嗎?」

他靜靜地注視她,很輕地說:『我可以等的。』

白安安別過臉蛋,卻是不想聽了。

後來去了醫院,是秦晨親自給她處理的,保證不會落下疤痕,處理完了他帶她回去,白安安有些累了,靠在倚背上休息。

等她醒過來時,發現並不是到她的公寓,反而到了另一處地方。

秦軒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解釋:「是我住的公寓。」

白安安想下車,他輕輕地按住她:「最好不要讓秦時秦月知道你受傷了。」

白安安靜靜地看他:「是不想破壞你在他們心裡的形象嗎?」

秦軒竟然就笑了一下,看著她。

白安安下車,一邊說:「你要是再敢,我就把你送到牢里和文琪作伴。」

「真狠。」他低笑。

白安安一邊走一邊說,「我倒不如你狠,我倒是覺得你的小女朋友挺慘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久等了,唐先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久等了,唐先生! 久等了,唐先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04章 大結局2(4000字)

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