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踢到鐵板的一線天尊主 陰險狡詐玉菏澤 博弈之坐山觀虎鬥

第1154章 踢到鐵板的一線天尊主 陰險狡詐玉菏澤 博弈之坐山觀虎鬥

「你覺得我會上當嗎?」,納魘鳴楓一如既往的直接,也一如既往的難gao#搞,他眉眼不善地睨著虛空某處,而後斬釘截鐵地拒絕了洛靂。

好在一線天尊主這會兒心情尚算不錯,所以他並沒有因為納魘鳴楓粗魯的態度就面露不喜,某個坐沒坐相的美男子,將交疊在楠木桌上的大長腿放下,而後站直身體,似笑非笑地跟電話對面,臉色已經陡然陰沉了好幾分的納魘鳴楓說道,「上當倒不至於,我覺得這應該算是雙贏的合作才對,納魘鳴楓,你其實沒必要這麼快把話說死,不如好好考慮考慮?」

洛靂還是心存僥倖,試圖說服東巫族族長,可他卻低估了納魘鳴楓,洛靂話音剛落,納魘鳴楓眉心就幾不可察地皺了皺,黑眸之中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他冷笑了一聲,而後語氣生硬道,「不需要。」

納魘鳴楓再度強勢地拒絕了洛靂,饒是洛靂脾氣再好,這會兒也有些惱火了,不過,洛靂還是在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的負面情緒,思緒百轉千回之後,洛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一邊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一邊跟電話對面的納魘鳴楓苦口婆心道,「納魘鳴楓,就算你再厲害,也應該明白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既然玉菏澤跟我能夠知道你的行蹤,你覺得其他人會查不到嗎?如果你不趁早給自己找好合適的盟友,到時候陷入被動的肯定就是你們納魘族了,難道你非要眼睜睜地看著你們納魘族淪為眾矢之的嗎?」

洛靂這會兒也有情緒了,所以才會採用威脅的方式跟納魘鳴楓對話,就是想要迫使納魘鳴楓妥協,可洛靂還是選錯了法子,納魘鳴楓輕扯薄唇笑了笑,笑容卻沒有抵達眸底,他沒有再搭理洛靂,而是直接掛斷了某人的電話。

看著手機屏幕上已經顯示出來的『通話結束』字樣,洛靂整個人都不好了,俊臉更是陰雲密布,連帶著捏著手機的手也因為太過於用力的緣故,指關節都呈現出一種不太正常的青白色,洛靂一口銀牙都快要咬碎了,當即就低聲咒罵起納魘鳴楓來。

洛靂險些被納魘鳴楓給氣死,他原本還指望著納魘鳴楓能夠迫於現實的壓力,選擇跟他們一線天合作,可如今看來,他這個算盤倒是打得有些太早了。

儘管洛靂心中依舊憋著一股怒火,可他還是竭盡全力地讓自己保持冷靜,洛靂將手機隨意地丟在沙發上,繞著富麗堂皇的客廳踱步,眉眼間的凝重之意卻未加掩飾,很顯然此刻洛靂心裡也有著不小的壓力。

就在洛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門鈴響起,洛靂黑眸一厲,俊臉表情看上去有些狐疑,畢竟他也才抵達津南市不久,而且理應沒人知道他的落腳處才對。

洛靂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並沒有遲疑太久,很快,洛靂就抬步朝著玄關走去,通過貓眼,洛靂當下就看清了門口所站的人,洛靂眉頭越發深鎖,心中的疑惑更深。

因為前來他住處尋他的不是旁人,正是麒麟山莊莊主玉菏澤,這個時候玉菏澤居然可以直接摸到他的住所,同樣也打了洛靂一個措手不及。

洛靂皺著眉頭,直接打開房門,側身,讓某個西裝筆挺的美男子進入。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洛靂斜倚著房門,鷹隼如炬地打量著表情無懈可擊的玉菏澤,而後就直接開門見山地追問起玉菏澤來,畢竟這事在洛靂看來未免也有些邪乎了。

聞言,玉菏澤只是眸光淡淡地瞥了眉頭輕皺的洛靂一眼,大長腿一邁,踏進玄關,目標明確地朝著客廳沙發走去,玉菏澤一邊解自己脖頸間的領帶,一邊跟身後的洛靂說道,「乘風調查到你的行蹤,所以我知道你下榻在此處,恰逢今日我就在這附近,索性來見見你。」

玉菏澤並沒有刻意隱瞞的意思,他解開領帶,隨意地丟在一旁,而後翹著二郎腿,神態慵懶地坐在沙發上,目光幽幽地看著已經走到他對面,神色幾分冰凍的洛靂。

當洛靂從玉菏澤口中聽到玉乘風名字時,洛靂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心情明顯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一線天尊主腦海里突然自動浮現出一副畫面,儘管那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可卻讓洛靂『記憶猶新』,畢竟那是他出糗的『至暗時刻』,洛靂又豈會輕易忘掉呢?

玉菏澤的視線始終都落在洛靂身上,自然也將洛靂的反應悉數盡收眼底,他輕輕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鷹隼微眯,只見玉菏澤伸手摩挲著自己那俊逸有型的下巴,腦海思維高速運轉之後,玉菏澤再度薄唇輕啟道,「今日我來找你,是為了納魘鳴楓的事,如何?你可曾聯絡過他?」

麒麟山莊的莊主也沒有刻意兜圈子,他直接當著洛靂的面,提到了東巫納魘族的族長納魘鳴楓,說起納魘鳴楓的時候,玉菏澤黑眸精光乍現,整個人更是被濃郁的煞氣縈繞,很顯然,玉菏澤同樣有些忌憚納魘鳴楓。

玉菏澤這話一出,洛靂眉頭越發深鎖,立刻又想起了方才自己跟納魘鳴楓之間的不愉快,洛靂目光不善地瞪了非要哪壺不開提哪壺的玉菏澤一眼,而後就徑直繞到靠窗的單人沙發椅坐下,學著玉菏澤的樣子,也翹起二郎腿,而後聳肩道,「聯絡過了,不過我們沒談攏,他的戒備心太重,我好話歹話都說盡了,還是沒有起到絲毫作用,他壓根就不願意接這茬,反正我是拿他沒法子了,你若是不介意踢鐵板,你就自己再聯絡他,反正我也是從你這裡才得知他來津南的消息……」

洛靂向玉菏澤簡單地解釋了一下,說這話的時候,洛靂眉眼之間的幸災樂禍也未加掩飾,他明顯就是希望玉菏澤也能夠像他一樣,在納魘鳴楓那裡吃一回癟,要不然他也很容易……心裡不平衡。

洛靂的『別有用心』,怎麼可能瞞得住玉菏澤,玉菏澤黑眸閃爍著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那修長如玉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著沙發扶手,思緒翻湧,好半晌,玉菏澤也沒有開口,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難以自拔,原本洛靂張了張嘴,還打算跟玉菏澤說些什麼,可最終洛靂還是改變了主意,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只是眸光微微閃爍地盯著玉菏澤,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客廳里落針可聞,安靜得不可思議,可這種安靜卻很容易讓人壓力倍增,不過好在洛靂跟玉菏澤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們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片刻的沉默過後,最終還是洛靂率先打破了這讓人心生不適的壓抑,他左手支著下巴,嗓音清冷道,「玉菏澤,我知道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可納魘鳴楓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更不是一個會被他人要挾,甚至被人牽著鼻子走的人,他個性強硬,若想說服他,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何況,你們麒麟山莊當年也沒少招惹過東巫族,那些舊賬都還沒有算清楚,你覺得納魘鳴楓會不計前嫌地跟你合作嗎?」

作為一線天的尊主,洛靂當然也不是傻子,對於眼下的局勢,更有一種相當獨到的見解,他沒有藏著掖著,而是直接將自己的心裡話都當著玉菏澤的面,說了出來,顯然就是想聽聽玉菏澤,到底有何高見。

反正眼下洛靂是已經束手無策了,他覺得他根本就不是納魘鳴楓的對手,想要說服納魘鳴楓,談何容易?

洛靂鷹隼如炬地盯著薄唇緊抿的玉菏澤,思緒翻湧,很快,玉菏澤就抬起頭來,迎著洛靂那滿是探尋的眼神,而後微微勾了勾嘴角,揚起了一抹算計滿滿的幅度,而後就語出驚人道,「我為什麼非要親自聯絡納魘鳴楓?既然你已經敗北了,我更沒必要自取其辱,更何況,如今的津南市相當熱鬧,無塵,蘇君琰,容逸,玉卿,靈約,蘇雷霆,豐子睿,還有東海大玥國那兩位貴人,誰出面不比我強,我又何必當這個出頭鳥呢?」

說這話的時候,玉菏澤看上去尤其陰險,而且他一下子當著洛靂的面報出了一大串人名,每個單拎出來都可以讓津南抖三抖,反正洛靂聽得頻頻皺眉,整個人都不好了,表情很是詭異地打量著坐在自己斜對面的玉菏澤,嘴角各種抽搐。

半晌的沉默過後,洛靂伸手扶額,輕嘆道,「常言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如今我是真佩服你,還是五體投地的那一種,玉菏澤,你跟我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在算計我們?」

說起我們的時候,洛靂一口銀牙也快要咬碎了,很顯然,這個我們同樣也包括了洛靂本人。

這種被人算計的感覺自然談不上多好,洛靂目光凌厲地等著玉菏澤,還在等玉菏澤開口。

玉菏澤並沒有因為洛靂的質問,就顧左右而言他,他抬眸,目光淡淡地瞥了面露慍色的洛靂一眼,而後伸手輕彈了一下衣袖間那看不分明的灰塵,語調慵懶道,「算計嗎?我倒不這樣認為,這本來就是事實,不是嗎?無論是璇璣皇朝,亦或是夕照國,對,還有大玥國的北皇跟嵇王,他們誰不對納魘鳴楓感興趣,誰又不想將東巫族招zhao#安,供自己差遣呢?既然這些人需求更為強烈,我為什麼還要衝到第一xian線呢?完全沒必要不是嗎?」

玉菏澤說這話的時候,態度很是自然,絲毫不覺得自己此舉有何不妥,更別提心生愧疚了。

洛靂聽得眉頭直皺,他張了張嘴,本來還想跟玉菏澤說些什麼,但因為心情實在是太過於壓抑,所以最終洛靂只是伸手揉了揉自己那抽疼不已的太陽穴,搖了搖頭,輕嘆一聲,並沒有再說什麼。

玉菏澤眸光微閃地打量著洛靂,而後端起桌上的茶壺,取了一個乾淨的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溫熱的茶,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他動作優雅地將茶杯,輕輕擱在桌上,而後扭臉,看了一眼神色依舊有些凝重的洛靂,嗓音清冷道,「我已經將納魘鳴楓抵達津南市的消息透露出去了,我相信,這幫人一定很快就會有所行動的,畢竟誰也不願意被他人捷足先登,我們暫時可以退居幕後,坐山觀虎鬥即可,等前方戰zhan@場收拾得差不多,我們再上場,到了那時候,我們就是笑到最後的人,完全可以坐收漁利,你意下如何?」

玉菏澤說這話的時候,俊臉表情看上去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陰險,反正就連一線天尊主洛靂都覺得某人有些過分了。

洛靂一開始並沒有正面回應,他只是眉心緊皺地打量著一肚子壞水的玉菏澤,再度搖了搖頭。

看到洛靂這幅『唉聲嘆氣』,且對自己各種不認同的模樣,玉菏澤漸漸地也有了脾氣,他目光陰翳地打量著洛靂,而後冷哼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難不成你還想裝聖人不成?可洛靂你也沒必要在我面前扮演什麼小綿羊,你又會比我光明磊落到什麼程度?大家沒必要裝模作樣,你就直接告訴我,你們一線天到底要不要跟我們麒麟山莊聯手?」

玉菏澤也有些不耐煩了,要不然也不至於會將話說得如此直白,玉菏澤今日既然主動找上門,當然也是希望可以成功說服洛靂,不然的話,他豈不是白跑了一趟,對於麒麟山莊莊主來說,效率可是他最看重的因素,自然不能在洛靂這裡慘遭滑鐵盧……

洛靂一聽玉菏澤這話,臉色也跟著變得不太好看,畢竟沒人喜歡聽旁人說自己卑鄙,哪怕他真的行事卑鄙,心情不佳的洛靂,先是惡狠狠地瞪了玉菏澤一眼,而後沒好氣道,「你都還沒有讓我看到你們麒麟山莊的誠意,我又為什麼要這麼快就亮出底牌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4章 踢到鐵板的一線天尊主 陰險狡詐玉菏澤 博弈之坐山觀虎鬥

98.22%
目錄
共1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