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永久封印(大結局)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永久封印(大結局)

此言一出,台下數萬魔族不禁不寒而慄。

畢竟,數千年來,魔族一直是邪惡的化身,此刻臨危保局,他們害怕周圍四族一擁而上……

我搖搖頭,回身擺了擺手道:「各族勿躁,從今天開始,人鬼妖靈魔永不再戰。」

「呵呵,怎麼,羅卜,這時候了,還心疼一夥邪祟殘孽?」帝俊冷笑道:「你殺了他們,我們再談。」

「放棄吧,帝俊!」我平靜道:「小小把戲,難登大雅。當我們殺了魔族的時候,你會繼續拋出誘餌,讓我們殺了靈族,繼而是妖族……這種調遣鍾馗、玄冥的小手段,你覺得對我來說還有意義嗎?」

說罷,我轉過身,朝著各族兵勇大喝道:「傳我軍令,也算是遺書,從今開始,陰陽兩界五族和諧共處,不分高低卑賤,不做功勛排序,不划土為界,不提舊時恩怨。互為犄角,互為兄弟,永不再戰。如有違反,今天在座的人人可唾之,人人可誅之。都聽見了嗎?聽見了嗎?」

停頓數秒,一聲齊喝!

「是!」

「謹遵……謹遵軍主敕令,陰陽五族永不再戰……」

岳敖、牛奮、史剛等老兄弟一個個眼含熱淚,齊刷刷拱手而拜!

帝俊面孔緩緩冷了下來,嗓子也不禁有些沙啞。

「羅卜,你這是下了決心拿命砸我啊……那好,咱們已經無話可說,我先滅了你所有氣脈,殺了你,在和他們決一死戰!」

一時間,氛圍冷凝到了極點。人群中充滿了悲涼之色,怨恨聲和嘆息聲混作一起……

「你就是我的祖外公嗎?」正在這時,被提在帝俊手中的孩子忽然開口道。

這孩子面色平靜,眼神有光,帶著一股子少年老成之氣。

「對不起了孩子,生有我血,帶你哀途!」我歉意一笑。

「對,對,你個小崽子,你不想死對不對?你告訴羅卜,你想活,讓他帶著他的人滾出冥界!」帝俊死死掐著孩子的大領癲狂吼道:「快,快告訴他,讓他這個自私的傢伙懸崖勒馬,你就可以活命了!」

小孩甜甜一笑,正氣道:「我外祖母常常和我們說您,她說你們是人間最勇敢的神,你們懸壺濟世,匡扶蒼生。她還說,作為你們的女兒,是她一輩子的榮耀!」

「老公!」蒼顏終於忍不住了,淚灑當場!

「小崽子,你在說什麼?我讓你求饒,讓你告訴他你不想死!」帝俊怒喝道。

這孩子狠狠看著帝俊道:「你是神,我知道,可你未必知道人。神最大的本事是無情,可人最重要的是什麼?情義!我的小學課本上有這麼一句,生,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我以鬼醫為榮,我是鬼醫羅卜的後人,我選擇的是義!」

說著,那孩子面帶笑意,在誰都沒有在意的瞬間,從容不迫身子一盪,撞在了帝俊另一手中的玄黃劍上!

劍鋒入體,半尺三寸,劍頭前心入,后心出。

「天啊!」全場愕然。

帝俊愣了一下,才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驚慌大叫起來:「血,我要的血……」

可是,玄黃劍不是一般的神器,乃是魔族重器。

正如花木木所說,沾染此劍鋒刃者,不管人鬼妖靈神魔,瞬間就會灰飛煙滅,永不再生!

只不過是區區幾秒之間,那個神情堅決倔強的孩子就化作了一縷黑煙,消失不見了!

「神……皇,大勢已去了!」飛廉等部眾眼見了這一幕,當場匍匐跪地。

帝俊空洞地抓了幾下飄散的黑煙,眼神頓時萎靡了下去,口中喃喃道:「血沒了……大勢去了……」

我心中不禁哽咽一聲,將懷中的蒼顏交給小姝和碧瑤,伸手祭出了稚川徑路!

「帝俊,你拿命來!」

我沒有絲毫廢話,縱天而上,將畢生所學之修為加持劍鋒之上,劈天砍了下來!

在我眼前,除了帝俊,只有一道道扭曲的時空黑洞。

人鬼妖靈魔,金木水火土,極盡修為,此時濺起的一粒沙子,都能將人撕成碎片!

「啊!」

帝俊瞪大雙眼,倉皇之中舉起玄黃劍相扛!

「咔嚓」一聲!

五彩光波四射,飛沙走石,混沌不見天日。

再看刀鋒相接之間,稚川徑路在金色鋒芒之上,又綻放了一道彩色光環,生猛地在玄黃劍體上切割了下去!

這把曾經引發曠世之戰的上古神器,最終在強大修為的面前也只能斷成了兩截!

而此時帝俊周身數米,直接被我震下地層十餘米。老賊站在坑中,披頭散髮,神魂顛沛,張狂抬頭看著井口一樣的天際!

「羅卜,我服了,我認了,按你之約,我退回神界,永不再犯!行嗎?」老賊大喊著!

「永不再犯?晚了!」我咆哮著,故技重施,一縱九霄,劈頭便砍!

帝俊瀕臨崩潰,趕緊運氣,再次祭出先天鑒擋在自己身旁!

「轟隆……」

又是一聲足以扭曲時空的光波,帝俊又被砸下了十多米,先天鑒更是直接碎成了渣子,司機之神撥雲應聲而出!

「我朝你稱臣,天界為你奴役,還不成嗎?」帝俊站在數十米深的坑中無力哀嚎道!

「不成!你不配為奴!」

我朝左右十二煞神呼喊道:「眾位兄弟,祭出你們的兵刃,和我誅殺老賊!」

劉大進、木頭、岳敖等早就怒氣衝天了,十二人頓時亮出了看家修為,合成一圈,和我一起共襄氣力,合力從空中斬殺下去!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下來,所有人的眼前只有黑白兩色,黑色沉底,白色懸空,每個人都像是滯留在和黑白之間,沒有聲音,沒有味道,沒有知覺……

也不知道停滯了多久,呼的一下,突然一股風吹過,眼前崩塌的空間才緩緩恢復了過來。再看地下,好似一眼深不見底的黑洞,帝俊已經不知所蹤!

「老賊,你還張狂啊!」劉大進瞪著虎目,怒吼一聲!

「嘻嘻……」

「哈哈……」

「呼呼……」

正在這時,只見黑洞之中飄上來了無數個元神碎片,你追我趕,悠悠蕩蕩,口中嬉笑猥瑣,令人寒顫!

「羅卜……」

「你還是不能殺了我……」

「我是創世神……」

「我自己不歸元,誰都奈何我不了我……」

「就算是碎片,還是永生……」

木頭幾個看著我,無可奈何地攥進了拳頭!

我稍一遲疑,笑道:「你要永生?好,我成全你,只不過,怕你熬不下去!」

說罷,我一甩袖口,祭出了混沌鍾!

「既然盤古幡已經失去了昭彰之法,玄黃劍和先天鑒也泯滅塵土,那這混沌鍾就算作你的家吧!混沌屯蒙如卵,昏昏默默盈空。浩然太素抱鴻蒙!一炁循環凝重!鎮敕!」

一聲令下,混沌鍾猶如一口大缸,從黑洞洞的玄口壓了下去!

「你……你不能封印我,你不能!」帝俊的散魂怒號著!

「燧人雷火石!」我一聲召喚,祭了出去,死死釘在了混沌鐘上。

「我不僅僅要封印你,我還要讓你日日飽嘗雷火之苦。這不是你最經常誅殺別人的手段嗎?如今一併還你!這等苦痛,什麼時候你願意自行歸元了,才會解除!」

說罷,我一抬手道:「山來!」

宗庭山上的四棱峰轟轟隆隆被移了過來,正好扣在了混沌鐘頂上!

「諸位,為了保險起見,我們用金木水火土、人鬼妖靈魔五行五族各種封印之法在此設印如何?」我轉身朝著崑崙狐、黑毛老鬼等各族大佬道。

眾人正摩拳擦掌,一聽我這話,紛紛施展各族結界本事,在四棱山上,共結下了七七四十九道結界!帝俊殘魂,就算有偷天本領,也絕逃不出來!

一切都結束了嗎?

還沒有!

我凜然看著飛廉等幾個俯首稱臣者道:「你等罪孽深重,雖有不殺之由,但決不輕饒!現在,你們自行現原形百年,甘做十二煞神坐騎百年,以觀後效!」

飛廉等不敢違背,剛才的陣勢早就嚇殺了他們,幾個傢伙匆忙變成了神獸模樣!

看著遠方熹微的殘餘戰火,我伸出左臂,高聲道:「傳我軍令,五行軍部各自提點兵馬,從三途村殺上天界。膽敢抵抗者、據守不出者、投機鑽營者、罪孽深重者皆格殺不論。但,絕不可濫殺無辜,天界黎民,等同待之!」

大軍傾巢而出,沙塵遍野!

遠遠地,西北那可孤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升至中天!萬星露出光霓,呈擁簇之勢!

高台上的男人們,都在微微的笑,可女人們,卻都在嚶嚶地哭!

男人們笑,是因為慶幸腳下站著的土地從此沒有殺戮!

女人們哭,是因為慶幸男人們都還活著。

我同樣笑著,將面前三個梨花帶雨的姑娘攬入了懷中!

……

……

……

「嗨,二中,那後來呢?羅卜有沒有坐上三界大帝的寶座?」

「太好了,終於和蒼顏、碧瑤、小姝在一起了,可是還是有點小失落,他救了蘇茹會不會娶她?畢竟蘇茹也是真愛他啊!」

「崑崙狐應該是妖族之首了吧?」

「十二煞神會不會各自執掌一個空間?」

「帝俊會不會捲土重來?」

《一個蘿蔔插在屎缸上》的小說什麼時候寫啊?

……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我只知道,有人就有江湖,故事肯定會繼續下去。至於主角,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當然,最有可能是他……(大結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六指詭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六指詭醫 六指詭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永久封印(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