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07 從此……往後餘生,不離不棄(大結局,終章)

番外107 從此……往後餘生,不離不棄(大結局,終章)

不是周末,也不是節假日。

辛早早意外的沒有去上班。

慕辭典也沒多問。

一般有辛早早在,慕辭典就基本不會抱晚晚,會把晚晚都留給她,然而今天的辛早早,對帶著晚晚也有些,提不起興趣,月嫂都發現了。

月嫂問道,「夫人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

慕辭典那一刻坐在電腦前處理工作,月嫂的這句話,似乎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往那邊看了一眼。

辛早早說,「沒什麼。」

就是心裡很難過。

就是很多情緒在心口處,堵得很難受。

「看你今天氣色也不太好,夫人不會又懷孕了吧。」月嫂大聲道。

「怎麼可能?!」辛早早連忙撇清,聲音有些大。

慕辭典的注意力也轉移了。

辛早早大概只是有心事兒。

上午慕辭典處理完了工作,下午又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辛早早就這麼看著他。

他行李真的不多。

從他搬到這裡一個箱子,到離開的時候似乎也只有一個箱子。

辛早早幾次想要開口的話,就又沉默了。

晚上。

慕辭典依舊先忙碌著照顧晚晚,把晚晚哄睡著了之後,沒有立刻睡覺,而是起身往房間外走去。

辛早早突然拉住他。

慕辭典一怔。

緩緩,他推開辛早早的手。

辛早早覺得手心一空。

慕辭典說,「有事兒嗎?」

「你明天要走嗎?」

「所以我現在要去給月嫂說一下,我不在的時候,怎麼哄晚晚睡覺。」

「一定要走嗎?」辛早早問,喃喃的問。

「嗯。」

辛早早咬唇。

慕辭典也沒有在意辛早早的情緒,走了出去。

辛早早就在房間裡面,心裡有些說不出來的難受。

慕辭典出去了好一會兒,才回到房間。

他看著辛早早就坐在房間的沙發上,也沒有要洗澡的意思。

慕辭典也沒有催促,準確說,她的生活習慣,他都沒有過問,他只是淡淡的說道,「我關燈了。」

因為晚晚睡覺,太明會影響她的睡眠。

辛早早點頭。

慕辭典就關了大燈,依舊睡在了晚晚的旁邊。

很安靜,很安靜的在睡覺,完全沒有任何,沒有任何要和她多說什麼的意思。

她在沙發上坐了好一會兒,好一會兒才從沙發上站起來,去了浴室,洗澡。

洗澡也洗得很慢。

就是心事兒很重。

其實她和慕辭典,早就應該分開的……

只是……

只是,她為什麼會突然很難受。

一想到慕辭典要真的走了,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痛。

她洗完澡出來。

慕辭典和晚晚似乎都睡著了。

安靜的房間中,還傳來了慕辭典有些輕微的呼吸聲。

她就這麼默默的看著慕辭典和晚晚睡著的模樣,在朦朧的燈光下,很溫暖很柔和的一個畫面。她腦海裡面會陡然響起,響起很多個晚上因為晚晚的哭鬧醒過來,她就會看到慕辭典半點怨言都沒有了起床給晚晚兌奶,給晚晚換尿不濕,似乎感覺不到累,而她有時候也想起床幫忙,但真的會困到不想起來。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慕辭典離開了,她一個人能不能夠照顧得好晚晚,她之所以可以放心去上班,就是因為她終究還是信任慕辭典,終究還是信任他能夠照顧好晚晚,終究只有他才可以照顧好晚晚……

她心口很難受。

壓抑著的難受,讓她沒有上床,而是去了外陽台。

外陽台的風很大,而她就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裙。

她看著錦城這座城市,看著這座繁華的城市,心思在一直不停的搖曳。

她突然想起慕辭典和吳千媛訂婚的時候,那晚上她站在自己的陽台上,聽到了他們嬌嗔的聲音,她那個時候真的很冷漠的在接受,在承受著慕辭典給她的所有傷害,她那個時候就真的忍受了,然而現在,然而現在想起那個畫面,她卻感受到了內心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甚至在想,慕辭典這次離開之後,是不是就真的會重新開始他的生活,會真的重新找一個女人……重新生活。

重新的生活不需要隱忍,他們會上床,會另外生一個小孩……

她眼眸微動。

猝不及防一滴眼淚就這麼落了下來。

她居然在想到慕辭典的未來時,忍不住哭了出來。

她居然會這麼這麼痛。

痛到,有點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她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這麼久以來,一個人獨立面對這世界這麼久以來,她幾乎沒有求助過任何人,此刻卻因為內心的痛苦,給宋知之撥打了電話。

宋知之有些迷糊不清,「早早?」

「打擾到你了嗎?」

「現在……快凌晨1點了。」顯然是打擾到了。

「對不起,我……」

「說吧,我醒了。」那邊揉了揉眼睛,做清醒狀。

「我是覺得有些難受。」

「因為慕辭典嗎?」宋知之一針見血。

辛早早也不隱瞞了,「嗯。明天我們就要離婚了。」

「什麼?」宋知之有些激動。

旁邊的季白間轉身將她抱在懷抱里。

宋知之有些羞澀,不敢發出聲音。

「就是……要離婚了。」

「不是好好的嗎?怎麼說離婚就離婚。」宋知之很詫異,「你們之間,一直不好?」

「一直不好。在發生柳茜的事故時,我們之間的關係其實就很惡化了,慕辭典在那個時候就寫了離婚協議書,但是一直沒有來找我,我想可能是看在晚晚還小的份上。現在……現在應該是突然想明白了。」

宋知之越發懷疑了。

按理,慕辭典不可能主動提離婚,不管辛早早有多排斥他,只要辛早早不提,他絕對不會提,對慕辭典而言,陪著辛早早和晚晚,應該是他能夠想到最幸福的事情,他絕對不會離開她們。

再則。就算慕辭典想明白了,絕望了,不想再打擾辛早早的生活,他也不至於等到現在,等到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時間段來離婚,她總覺得中間出了什麼問題。

在她正欲開口那一刻。

她身邊的季白間突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要說。

宋知之接到自己老公的眼神,一下就明白了。

她接著辛早早的話,問道,「那現在你怎麼想?」

「我不知道。」

「你不想離婚是嗎?」宋知之一針見血。

辛早早咬牙。

「如果你想離婚,你就不會給我打電話了。」

「我很矛盾。」辛早早坦率的告訴宋知之,「我原本真的很排斥慕辭典,我真的覺得他給我這輩子帶來了很多不快樂,我很長一段時間真的很想他遠離自己,真的不要在靠近我。」

「然後呢?」

「然後……我發現我除了他,接受不了任何其他男人。宋厲飛也好,季白里也好,就是……接受不了。」辛早早諷刺的笑了笑,「我有時候真的看不起我自己。」

「為什麼你要那麼排斥慕辭典?」宋知之問。

現在最應該的是弄明白這個問題。

「因為……他曾經是傷害我很深,深到我不想去忘記,不想去忘記曾經的痛。」

「你是不是還怕,慕辭典會再次來傷害你?」

「也許吧。」辛早早承認。

「事實上你其實也很清楚,慕辭典現在對你的好已經人神共憤。」宋知之說,「與其說你怕慕辭典再傷害你,不如說,你是在給自己不和慕辭典在一起找一個合理的借口。」

辛早早心口一動。

宋知之說得很對。

她很清楚,慕辭典現在對她的好,很好很好。

好到,不可能再來傷害她。

「早早,我大概明白了,你和慕辭點之間最大的問題不是愛不愛,好不好的事情了,而是你內心的那點驕傲在作祟。」

辛早早皺眉。

「說直白一點就是,你對慕辭典不甘心。不甘心他那麼傷害了你之後,你還愛著他。不甘心,他做了那麼多,他身邊人做了那麼多傷害你的事情,你還要和他不計前嫌的在一起。」宋知之剖析,「你抱著這樣的心態,在你們之間平平淡淡相處的時候就會相安無事,畢竟你也不是喜歡找是非的人,但也絕對不會有感情的深入發展。而在你們之間一旦發生了有關慕辭典引起的事故時,你就會瘋狂的爆發出對慕辭典的仇恨和排斥。」

辛早早咬著唇瓣。

是因為被宋知之說到深處。

「現在慕辭典要和你離婚了,你又開始接受不了了。這其實就充分的說明了,你內心深處其實很想和他在一起,你內心深處很愛他。只是因為你的不甘心所以不想示弱,更不會服軟。」宋知之說,有些嘆氣的說道,「早早,我知道讓你去原諒一個曾經傷害你的人很難,畢竟誰都不是聖母瑪利亞,做不到那麼慷慨那麼無私。但是,你仔細想想,慕辭典這些年對你做的,就真的沒辦法彌補他曾經的過錯嗎?就沒辦法彌補他曾經在家庭的逼迫下,對你做的那些傷害嗎?」

辛早早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很多時候甚至故意忽視這個問題。

「早早,曾經畢竟是曾經,活在曾經的世界里永遠得不到快樂。偉人說一切要往前看,過去終究會成為歷史。死拽著過去不放,傷害的是自己還有自己身邊對你最好的人。」宋知之苦口婆心的說道,「敞開心扉,珍惜眼前人。」

敞開心扉,珍惜眼前人!

珍惜……慕辭典嗎?

過去,就真的讓它成為過去嗎?

她拿著手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宋知之。

宋知之也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猶豫,她說,「慕辭典明天就要和你離婚了。」

辛早早聽到這句,心口一下就痛了。

很明顯,忽視不了。

她說,「知之,我該怎麼做?」

宋知之嘴角一笑。

看來,辛早早對慕辭典的感情,也比她自己想的深很多。

否則不會在慕辭典真的要離開了,會承認了自己的感情。

會想要試圖挽救。

「夫妻之間,沒有什麼是睡一次解決不了的,如果一次不行,就兩次。」宋知之陰險一笑,「直到,睡服為止。」

辛早早心口波動。

「相信我,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我……」辛早早咬唇,「嗯。」

「明天等你好消息。」宋知之笑。

「嗯。」辛早早重重的點頭。

那一刻似乎也在為自己鼓氣。

「晚……安。」

宋知之掛斷電話。

掛斷電話,就覺得抱著她的男人眼神不對勁兒了。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誰告訴你夫妻之間,沒有什麼事睡解決不了的問題?」

「季白間你別亂來,你明天還要趕飛機……」

「慕辭典明天也要趕飛機。」

「不一樣……」

「你是覺得我體力沒他好?」

「……」我特么只是很困了!

卧槽。

……

辛早早掛斷電話。

夜風其實很涼,她心口卻突然很熱。

其實對慕辭典,對慕辭典……前幾天就已經想過了。

她咬緊唇瓣。

既然,既然不想他走……

她走進房間。

房間中依舊很暗,一道很淺很淺的燈光照耀著房間。

她彎下身,突然抱起晚晚。

慕辭典一下就驚醒了,他睜開眼睛猛然看著辛早早,看著她把晚晚抱了起來,有些詫異,「醒了嗎?」

「不是,我想把晚晚抱給月嫂那邊。」

慕辭典眉頭微皺。

「她……我有些失眠,我想是不是她……」辛早早解釋。

解釋的時候,臉都紅透了。

好在燈光很暗,根本看不出來。

慕辭典從床上起來,他說,「我抱過去吧,你睡。」

辛早早猶豫了一下,「嗯。」

她把胖嘟嘟的晚晚抱給慕辭典。

慕辭典抱著晚晚就離開了。

辛早早在房間有些心跳加速。

她沒有對慕辭典主動過,不,有一次主動過,那是她中了葯,在如此理智清醒的情況下,她真的有些緊張。

緊張到,有些不知所措。

她努力讓自己冷靜,迅速的跑去衣帽間,把自己的睡衣全部翻了出來,其實身上這套就已經比較露了,她想會不會有更風塵一點的,終於找到了一條,大紅色的真絲弔帶裙,裙子後面就是幾根系帶子,前面也就薄薄的一層,她記得這條裙子還是Lina送給她的。

還好她沒有扔了。

她換上,換上之後又噴了一點香水。

然後才走出衣帽間回到卧室。

慕辭典還沒有回來。

晚晚醒了嗎?

辛早早躺在床上又等了一會兒。

等了好一會兒。

就算晚晚醒了,吃奶哄睡覺,應該也回來了。

她赤腳下床,打開房門。

房門外,客廳沙發上,睡著一個人。

辛早早腳步就站在沙發不遠處,看著慕辭典睡在了那裡。

所以,他壓根沒打算回房間。

所以,沒有晚晚,他壓根沒想過會和她同房。

也是。

都要離婚的關係了,他怎麼可能還會跟她單獨睡在一張床上。

辛早早眼眶有些微紅。

慕辭典的排斥真的讓她心口很難受。

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她在拒絕慕辭典,現在,她終於感受到,被拒絕的滋味。

而這一刻,她卻沒有轉身離開,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慕辭典。

走到他身邊,蹲在他的面前。

慕辭典睡著了嗎?

她一個晚上輾轉難眠,而他卻睡得很安穩。

心口,就是有些刺痛。

一直刺痛著……

她臉頰靠近慕辭典,唇瓣輕輕的應在了他的唇瓣上。

她親吻著他。

細細的親吻著他。

他的唇瓣,熟悉的唇瓣,讓她心口在不停的顫抖。

她深處舌頭,探入的時候……

身體突然被人推開。

慕辭典從沙發上坐起來,「辛早早?」

辛早早咬著唇瓣看著他。

「你在夢遊嗎?」慕辭典問。

辛早早沒有回答。

慕辭典從沙發上站起來,拉著她的手臂,大概是真的以為她在夢遊,在帶她回到房間。

辛早早就這麼跟在慕辭典的身後。

慕辭典把她拉回到房間,讓她上床。

辛早早一動不動。

慕辭典彎腰抱起她,然後將她放下,放下那一刻,辛早早猛地抱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住他的唇瓣。

慕辭典一怔。

辛早早的氣息,夾雜著淡淡香水味的氣息就這麼全部在他身體之中,讓他身體瞬間變得緊繃。

他甚至感覺到辛早早的急切,急切的想要……

慕辭典一把推開她。

他說,「辛早早你清醒點。」

辛早早眼眶很紅。

原來被人推開,真的很不好受。

「睡吧,很晚了。」慕辭典聲音稍微溫柔了些。

他幫辛早早蓋上被子,蓋上被子,遮擋她太過淡薄的睡衣。

蓋上被子之後,就轉身離開。

「是不是……真的不再碰我了?」辛早早問他。

慕辭典離開的背影一怔。

「我沒夢遊。」她直言。

慕辭典喉嚨微動。

「我想和你……睡。」

慕辭典僵硬的身體,轉身看著她,那一刻以為自己聽錯了。

「慕辭典,我想和你上床。」辛早早一字一頓,說得清清楚楚。

慕辭典眼眸微動,「你怎麼了?」

沒有什麼。

就是想你,就是想你,就是想你不要走。

辛早早從床上爬起來。

她重新下地,她走到慕辭典的面前。

她嬌小玲瓏的身段,在清涼的衣服下,展現得淋漓盡致。

她伸出白皙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拉著慕辭典的手。

慕辭典手心顫抖。

心口在跳動。

「慕辭典,真的不再碰我了嗎?」她低垂著眼眸,小心翼翼的問他。

慕辭典緊抿著唇瓣。

他沒有回答。

他不知道今晚的辛早早,到底怎麼了?

他甚至覺得,眼前的一切就好像一場虛無縹緲的夢。

辛早早沒有得到慕辭典回應。

她突然放開了他的手。

放開他手那一刻,慕辭典本能的想要抓住,又強迫的讓自己選擇了放手。

他看著辛早早,以為辛早早會轉身離開的那一刻,辛早早突然踮起腳尖,雙手摟抱著他的脖子,將自己的所有美好,全部奉獻給他。

慕辭典緊捏著拳頭。

在知道辛早早清醒的情況下,沒有再推開她。

事實上,兩次的推開,都已經用盡了他的理智。

他一直僵硬著,一直僵硬著,被動的……

纏綿了一夜。

……

一夜過去。

辛早早看著慕辭典離開。

看著他還是拖著自己的行李離開了。

就是沒有為她留下來。

甚至離開的時候,沒有告訴她一聲。

如果不是她一夜沒睡,她可能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的。

房門關過來那一刻。

她眼淚就這麼順著眼眶,順著眼眶,流了下來,打濕了她的枕頭。

不知道多久。

電話響起。

辛早早看著來電,她不著痕迹的擦了擦眼淚,接通,「知之。」

「怎麼樣?」

「他走了。」辛早早說,低啞的嗓音。

「我知道。我看到他了。」

「嗯?」

「他要出國嗎?」宋知之問。

辛早早心口一動。

慕辭典除了離開她,還要離開炎尚國嗎?

「我現在在機場,和季白間去國外考察,碰巧遇到慕辭典了。你昨晚上沒有睡服他嗎?」宋知之有些焦急的問道。

「嗯。」辛早早點頭。

慕辭典,睡不服。

她昨晚……儘力了。

用盡了自己的所有。

今天還是沒讓他改變主意。

「哎。你們到底有沒有好好溝通。」宋知之有些崩潰,「你趕緊來,來國際機場,慕辭典還有一會兒才會登機。」

「來做什麼?」

「當然是阻止他離開啊。你想他出國了還會回來嗎?他出國了你們還能見面嗎?我剛剛聽慕辭典和季白間聊天說在國外已經找好了定居的地方,你再不來,慕辭典就真的走了,就真的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馬上就來!」辛早早那一刻甚至沒有猶豫。

她掀開被子跑到衣帽間迅速換衣服。

換好衣服連妝都沒化直接就沖了出去。

月嫂被辛早早模樣完全驚嚇到了。

她還沒見過辛早早這麼著急的時候,上次上班遲到也沒有這麼慌張啊,就好像,就好像再晚點就世界末日似的。

辛早早很久沒有自己開車了,她那一刻甚至是有些瘋狂的在街道上行駛,完全忘記了害怕一般,一腳油門一口氣直接開到了機場,迅速跑進了機場大廳裡面。

一邊奔跑一邊給宋知之打電話,「在哪裡?走了嗎?」

「還沒,但好像要進安檢了,我一直攔著的。你現在在哪裡?」

「我進機場了。」

「你往國際航班這邊,靠近落地窗,我們在這裡。」

「好。」

辛早早迅速往宋知之的方向跑去。

遠遠的。

她看到了慕辭典,看到慕辭典和季白間站在落地窗前,兩個人似乎在談事情。

宋知之此刻站在他們另外一邊,左右環視似乎是在等她。

那一刻看到她,連忙揮手。

辛早早咬牙,她重新邁步跑了過去,從後面一把抱住了慕辭典。

慕辭典身體一緊。

就一秒,他就能夠感覺到是辛早早。

他身體微動。

昨晚上那麼累,他早上都是盡量小聲沒吵醒她,想她好好休息一下,現在怎麼突然來了機場。

他正欲轉身。

辛早早抱著他,大聲說道,「慕辭典你別回頭。」

慕辭典僵硬著身體。

「我怕你回頭,我就說不出來了。」

慕辭典喉嚨微動。

旁邊的季白間看了一眼宋知之。

宋知之得逞的一笑。

季白間無奈,招呼著宋知之。

宋知之乖巧的靠近了季白間的懷抱。

辛早早在沉默了幾秒之後,鼓起勇氣說道,「慕辭典,我愛你。」

慕辭典僵硬的身體,那一刻似乎就石化了一般。

「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我不想你離開我,我不想你離開晚晚,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辛早早說,說出來那一刻,眼淚瞬間崩塌了,「我不想你走,我不想離婚,我不想你成為別人的男人,我不想……」

聲音一直在哽咽。

那一刻,哽咽的不是辛早早。

慕辭典的眼眶似乎也紅了。

他這輩子都沒有想過,他會等到辛早早的一句「我愛你」。

她永遠都不知道,這三個字對他,到底有多震撼。

這三個字到底會對他人生產生多大的影響。

這三個字可以讓他,可以讓他……承受這世間所有的傷痛。

「慕辭典,之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夠勇敢,是我不夠堅決,是我自私,是我不敢表露自己的感情,分明很愛你卻一直無法忘記你曾經對我的傷害,分明很愛你卻說了那麼多傷害你的話!我真的後悔了,我求你別走,我求你別拋棄我……不要拋棄我好不好?」

辛早早哭得崩潰。

慕辭典轉身。

轉身看著辛早早淚流滿面的樣子。

他抬起她的臉頰。

看著她哭得傷心欲絕的模樣。

他說,「我不會拋棄你,這輩子都不會。」

做好了被她冷漠一輩子的準備。

如果她不提分手,他絕不可能離開。

「那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求你不要走。」辛早早拉著他的衣服,真的很怕很怕他會離開。

「那可不行。」季白間突然插嘴。

辛早早淚眼模糊的看過去。

也顧不了什麼形象了。

季白間說,「已經約定了時間不能反悔。何況和國際領導人談合作,失信就是一個國家的失信,不能為了兒女情長影響了國家榮譽。」

什麼?

辛早早顯然聽懵逼了。

什麼約定時間,什麼和國際領導人談合作?

慕辭典溫柔的嗓音說道,「我會儘快回來。」

「你不是去國外定居嗎?」辛早早問。

慕辭典一怔。

他不知道辛早早在說什麼。

辛早早那一刻似乎也反應了過來。

她轉頭看向宋知之。

宋知之一臉坦然,「能和好不就對了。」

辛早早一下就明白了,她忍不住問道,「你今天離開只是……出國談事情?」

慕辭典點頭。

「你的離開,不是要離婚?」辛早早再次確定。

他什麼時候說過要離婚了?

辛早早咬牙。

那一刻臉一下就紅了,窘迫到不行。

她突然轉身。

剛剛像個瘋子一樣,讓她此刻完全是無地自容。

所以從頭到尾,都是她誤會了。

然而她卻做了這麼瘋狂的事情。

她好像有條地縫可以鑽進去。

季白間和宋知之也是非常識趣的人,宋知之說,「慕辭典,我們先進去了,快登機了,別溫存太久。」

慕辭典點頭。

季白間和宋知之離開。

就剩下慕辭典和辛早早。

辛早早那一刻也不轉頭看慕辭典了,她看到季白間和宋知之離開,咬牙說道,「我先回去了。」

「早早。」慕辭典突然從後面抱住她。

將她整個人抱在自己的懷抱里。

辛早早緊咬著唇瓣。

「謝謝你。」慕辭典說。

說出來這三個字,讓辛早早鼻子一酸。

「謝謝你告訴我,你愛我。」慕辭典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在她耳邊深深的說道。

辛早早眼眶有些紅。

「還記得有一次我送你去機場嗎?」慕辭典在她耳邊說道。

辛早早回憶。

那個時候,她離開,她決定永遠離開這個傷心的城市。

當時慕辭典送她。

送她離開。

「那個時候我就想告訴你,我愛你。」

很愛很愛。

辛早早眼眶紅透。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和慕辭典這麼多年,原來……原來彼此都愛了彼此這麼多年。

「等我回來。」他的唇瓣,親吻著她的耳垂。

辛早早心口一動。

身體就突然顫慄了一下。

慕辭典不舍的放開她。

不舍的,往機場安檢走去。

辛早早就這麼看著他,看著他的身影在她眼前消失……

她此刻恍惚體會到了當年,當年慕辭典送她離開時候的心情。

那個時候,慕辭典是絕望的吧。

而現在,她滿懷希望。

滿懷希望,等他回來……

從此……往後餘生,不離不棄。

《全劇終》

------題外話------

終於完結了。

早早和辭典的甜蜜文字描述是少了一下,但以後在沒有文字描述的以後,都是幸福甜蜜,溫馨快樂的。

在此,宅真誠的感謝各位小仙女跟我到現在。

這是宅生完寶寶的第一篇文,宅自己是不滿意的。

所以真的很感動你們會一直不離不棄,陪到現在。

下本文,宅會在3月份左右開文。

到時候會提前在各大群,微博等地方通知,敬請期待。

最後。

宅說過,宅會補一些小福利。

會不定時的通過群發布出來,沒有加群的親看評論區頂置。

宅,愛你們。

?(′???`)比心

新文。

不見不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夫人虐渣要趁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夫人虐渣要趁早 夫人虐渣要趁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107 從此……往後餘生,不離不棄(大結局,終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