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殺意

第一百章 殺意

「迎夏呢?」韓三千問道。

蔣嵐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能感受到蘇迎夏對韓三千的態度突然冷淡了,而且還讓何婷給韓三千收拾出來一個房間,這分明是要跟韓三千分房睡。

發生什麼不重要,兩人的關係破裂,對蔣嵐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火上澆油肯定是免不了,最好是能讓韓三千離開別墅,她也就眼不見心不煩了。

「你有什麼資格問迎夏在哪,她已經給你收拾好了房間,要跟你分房,你難道還不明白她的意思?」蔣嵐笑着說道,這多好啊,要是能借這個機會,把韓三千一腳踹了,那就更好了。

「你給我閉嘴。」韓三千冷聲呵斥道。

三年前,哪怕蘇迎夏非常不願意和他完婚,兩人也是睡在同一個房間里,如今分房對韓三千來說,是這段關係的第一次大地震,關鍵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讓蔣嵐繼續在這裏攪爛泥,只會把事情變得更加嚴重。

「韓三千,你什麼意思,現在是迎夏不滿你,你跟我吼什麼吼。」蔣嵐叉著腰,氣勢洶洶的走到韓三千面前。

「蔣嵐,這棟別墅是我的,你不會忘了吧?」韓三千說道。

蔣嵐一愣,頓時顯得有些心虛,不過想了想蘇迎夏,又有了底氣,說道:「難道你要把我們都趕出去?」

這時候,蘇迎夏突然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說道:「如果你不要我們住在這裏,我們現在就可以搬走。」

聽到這話,蔣嵐急了,一頓小跑到蘇迎夏身邊,小聲說道:「閨女,你是不是傻,怎麼能我們搬走啊,要走也是他走啊。」

「媽,這別墅可不是我們的。」蘇迎夏說道。

看到蘇迎夏冷如冰霜的臉,韓三千無奈的說道:「能不能讓我知道發生了什麼?」

「重要嗎?」對一個女人來說,男人已經肉體出軌,就算他只是單純的洩慾,蘇迎夏也無法接受,因為她是乾淨的,同理她也希望韓三千亦是如此。

以前的韓三千做過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結婚之後。

而且他口口聲聲說愛,卻背着去做那些事情,這讓蘇迎夏覺得自己遭到了背叛和謊言,這才是她變臉的最大原因。

「當然重要,就算死,也要讓我死得明明白白吧。」韓三千說道。

「好啊,我就讓你死得明白,昨晚你去了金橋城吧。」蘇迎夏說道。

「什麼!」蔣嵐大驚,金橋城在雲城非常出名,雖然她沒有去過,但是也聽很多姐妹提起過,那可是個男人玩女人的地方。

「韓三千,你現在有錢了,竟然去玩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離婚,必須離婚。」蔣嵐怒道。

韓三千沒想到竟然是因為這件事情,不過她怎麼會知道呢?

昨天離開家的時候,韓三千可是把蘇迎夏送到家裏的。

聯想到今天沈靈瑤打來的電話,不會是正巧被她撞見,然後給蘇迎夏告密的吧?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見韓三千不為自己辯解,而是沉默,蘇迎夏徹底的心灰意冷,這是她給韓三千的解釋機會,但是韓三千卻什麼也不說。

「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韓三千說道。

「那是什麼樣,你說啊。」蘇迎夏說道。

殺了葉飛!

這件事情要是讓蘇迎夏知道,韓三千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對於社會的陰暗面,蘇迎夏如今根本沒有見識過,殺人這種事情更不能讓她知道。

「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是我沒有跟任何女人發生關係。」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你說這種話,我們能信嗎?那種地方,難道你當動物園逛?把我們當三歲小孩騙嗎?」蔣嵐唯恐天下不亂,恨不得就趁著這個機會,讓蘇迎夏和韓三千脫離關係,當然,前提是得把別墅的擁有權拿到手裏。

「你信我嗎?」韓三千看着蘇迎夏,嚴肅的問道。

蘇迎夏很想要相信韓三千,可是金橋城那種地方,她不相信韓三千真的只是去看看什麼都沒做。

「你做了什麼都不肯告訴我,要我怎麼相信你?」蘇迎夏說道。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以後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要等外面的野女人懷上野種嗎?」蔣嵐質問道。

韓三千第一次對蔣嵐起了殺意,這個女人再這麼多嘴下去,誤會會越來越深,而且蘇迎夏也會越來越不相信他。

一雙冰冷眸子盯着蔣嵐,蔣嵐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只感覺此刻的韓三千似乎非常可怕。

「你……你盯着我幹什麼。」蔣嵐退後了兩步,懼怕的看着韓三千。

「迎夏,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韓三千說道。

「行,你什麼時候能給我解釋清楚,什麼時候再回房間。」蘇迎夏說完,轉身回了房間。

韓三千哭笑不得,要讓她知道這些事情,起碼還得好幾年,難不成這幾年都得分房睡?而且這樣一來,兩人的感情必然會越來越疏遠的。

得想個辦法把這件事情解決好了才行。

「迎夏,這是你和他離婚的好機會,你不會就這麼放過他吧?」蔣嵐跟着蘇迎夏回了房間,第一時間就開始使壞。

「他現在可是已經跟別的女人上床了,那些出來賣的,一個個多臟,你想想看他跟那些女人乾的事情,這種臟男人,怎麼還能要。」

「而且指不定還染了病,這要是傳染給你怎麼辦?」

「媽,你別說了。」蘇迎夏不耐煩的說道。

「你這傻丫頭,不會真的信他吧?男人的話能信,母豬都能上樹。」蔣嵐急切道。

見蘇迎夏低着頭,蔣嵐誤以為自己勸服了蘇迎夏,繼續說道:「不過離婚之前,你得把別墅弄到手,不能便宜了他,聽媽的話,明天就和他去過戶,過完戶就離婚,以你的條件,要找個好男人還不簡單嗎?」

「媽,你閉嘴行不行,這是我自己的事情,該怎麼決定,是我的事。」蘇迎夏說道。

「媽是為了你好,難不成還能害你?真染了什麼病,你後悔都來不及。」蔣嵐斥責道。

蘇迎夏本來是願意給韓三千一個機會,但是被蔣嵐這麼說着,也有些動搖了。

韓三千的人品她相信,但是在慾望面前,他是不是能控制住自己,這也說不準。

「媽,你很想要這個別墅嗎?」蘇迎夏說道。

「你說的不是廢話嗎?這麼值錢的地方,誰不想要。」蔣嵐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蘇迎夏點着頭,說道:「我明天讓他跟我去過戶,但是我現在還不會跟他離婚。」

「真的嗎?」蔣嵐一臉驚喜,離不離婚那是后說,關鍵是先過戶,等過了戶,她在這個家裏,也能直起腰板了。

「恩。」蘇迎夏這麼做,不為別的,就是想給韓三千一個警告,哪怕這一次他真的什麼都沒做,但是以後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得有危機感。

新房間,新氣象。

但是韓三千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他能夠理解蘇迎夏的心情,這要是換做他,肯定也淡定不了,就怕蔣嵐在背後添油加醋,這事就會越來越麻煩。

看來,是時候給蔣嵐一點教訓了,忍辱三年,不能讓這個女人一直囂張下去。

第二天早餐時間,韓三千在飯桌上和蘇迎夏碰面。

本想開口說送蘇迎夏去上班的,沒想到蘇迎夏卻率先開口了,說道:「我今天不去公司。」

蘇迎夏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不會無緣無故的請假,難道是因為別墅的事情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章 殺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