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他不配是我孫子

第一百零二章 他不配是我孫子

離開秦城之後,南宮千秋去了醫院。

VIP的病房,病重的韓成有專屬的醫護人員照料,不過施菁只要有時間,就會陪在韓成身邊。

韓成陷入深度昏迷已經好幾個月的時間,對於他是否還能夠醒來,醫生的態度不是很樂觀,而且施菁自己也知道,他很有可能這輩子會以這種方式死去。

「媽,你怎麼來了。」看到南宮千秋,施菁趕緊站起身。

南宮千秋神情冷峻,雙眸冰冷,說道:「韓三千這個廢物,是無法替代韓君的。」

聽到這句話,施菁皺起了眉頭,問道:「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把韓三千抓回來,讓他替韓君坐牢。」南宮千秋說道。

之前明明就已經說好了給韓三千一個機會,怎麼會突然間變壓了呢?

施菁知道,老太太今天肯定去看過韓君了,不然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想必韓君又在老太太面前說了些什麼。

「媽,暗中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韓家,我們那些競爭對手,巴不得韓家倒下,如果你真要這麼做,被他們抓到了把柄,到時候不止救不了韓君,韓家也會受牽連。」施菁說道。

「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韓君受牢獄之災嗎?我做不到。」南宮千秋冷聲說道。

施菁咬著牙,說道:「媽,有些話我知道你不愛聽,但我還是要說,韓三千也是你是親孫子啊。」

「他?」南宮千秋臉上濃濃的不屑,說道:「他這種廢物,不配是我南宮千秋的孫子。」

施菁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你更加看重韓君,可是讓整個韓家冒險,值得嗎?說不定正有人希望我們這麼做呢,你怎麼確定秦城沒有那些家族的人?」

南宮千秋之前因為心痛韓君,所以才一時失去了理智。

韓家仇人眾多,這些仇怨他們不敢放在檯面上解決,是因為韓家在燕京頗有勢力,一旦沒能給韓家致命一擊,那些人就是自尋死路。

他們在等待機會,救韓君,就是他們的機會。

這件事情被抓住把柄,不管韓家有多大的勢力,有多少的人脈,都是無力回天的。

可是,老太太也不忍韓君繼續坐牢。

「你說的我懂,但是不賭一把,我還能幹什麼呢?」南宮千秋說道。

要挽回老太太的固執肯定不行,因為施菁知道韓君在她心目中有多麼重要的地位,就連韓成這個親兒子都比不過。

韓成入院幾個月的時間,老太太來醫院的次數,一隻手都數的過來,可是她去秦城卻是非常頻繁的。

「媽,你給我點時間,如果安排妥當,能夠確保這件事情不被人抓住把柄,就按照你說的來,行嗎?」施菁說道。

「你辦事最好利索點,不然老太太我只能親自出面。」說完,南宮千秋離開了病房,這期間,她看都沒有看一眼韓成。

施菁嘆了口氣,看來這件事情,勢在必行了,就算她能為韓三千爭取一些時間,可韓三千又能做什麼呢?

就算他做了,也不可能得到老太太的認同。

「一張會說好聽話的嘴,很重要,只可惜你這輩子也學不會。」施菁重新坐在病床旁,拉著韓成的手,繼續說道:「這輩子,我們都對不起他,但他也只能認命了。」

雲城。

韓三千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終於把別墅的過戶手續辦完了。

現在,山腰別墅的真正主人,已經屬於蘇迎夏,不過韓三千沒有任何的失去感,不管是錢和別墅對他來說,都沒有任何的價值。

「你聽說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嗎?」在回家的路上,開著車的蘇迎夏突然對韓三千問道。

韓三千心裡一驚,她怎麼會突然提起這句話,難道是察覺到了什麼嗎?

一副波瀾不驚的表情,隨即又露出了笑意,說道:「這句話,源自於佛經當中的一段故事,佛祖在菩提樹下講與一位不知如何取捨的凡人。」

「佛說,有一個遊客快因口渴而死,佛祖憐憫此人,置一湖水在他面前,但是他卻滴水未進。因為他認為湖水很多,既然不能一肚子喝下去,乾脆一口都不喝。佛說人的一生可能會遇到很多美好的東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樣就足夠了。弱水有三千,只需取一瓢飲。」

見韓三千這麼認真的解釋,蘇迎夏秀眉微皺,難道真的只是她想多了嗎?

或許吧,畢竟弱水房產的後台,可是燕京韓家。

雖然他同樣姓韓,可是怎麼可能跟燕京韓家扯上關係呢?

「你會不會覺得我這麼做,不近人情?」蘇迎夏繼續問道,之前答應蔣嵐之後,她心裡其實也有些後悔,因為她心裡雖然有個疙瘩,但是她認為自己不應該懷疑韓三千,畢竟這麼多年了,或許,他真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如果韓三千真的需要女人,他何必留在蘇家受委屈?

有一個那麼厲害的同學,隨隨便便跟著同學混,也不可能缺錢缺女人的。

聽蘇迎夏這麼問,韓三千笑了起來,說道:「你會這麼問我,我很開心。」

「但是你沒有給我解釋清楚之前,還是不能回房間睡覺。」蘇迎夏冷聲道。

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韓三千耷拉著腦袋,等這事解釋清楚,還得猴年馬月呢。

回到家裡,當蔣嵐看到房產證的時候,高興得在客廳里蹦躂,又是親又是把房產證抱在懷裡,就跟是她的一樣。

「韓三千,現在這個別墅,可是我們蘇家的了,跟你沒有半點關係,你想住在這裡也不是不行,從今天開始,要認清自己的身份。」蔣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沒說話,這種場景,他不用想也知道會發生,因為蔣嵐就是這種人,不過不代表他會像以前那樣低聲下氣的妥協。

「媽,別墅每年有十多萬的物業管理費,你要記得去繳。」韓三千提醒道。

聽到這話,蔣嵐頓時愣住了,說道:「多……多少?」

「不是很多,我記得,十七萬吧。」韓三千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怎麼可能會這麼高,這別墅物業是坑人的吧。」蔣嵐蒙了,她們家以前一年也賺不了這麼多錢啊。

「別墅附近,都屬於私人地方,物業要保證其他人不能到你的私人地方,物業費自然會很貴,而且雲頂山別墅的養護,每年還會花不少錢。」韓三千說道。

蔣嵐沒想到別墅還是一塊燙手山芋,只是住在這裡,每年都要花這麼多錢,現在別墅是蘇迎夏的,就代表著這錢得是她們家出。

「養護又是多少錢?」蔣嵐心驚膽寒的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十幾萬肯定不會少,所以每年至少要準備三十萬。」韓三千說道。

蔣嵐雙眼一黑,差點暈過去,癱坐在沙發上,說道:「這是擺明的坑人,我不繳他能拿我怎麼樣。」

「別墅區的物業是天家管理,你不繳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招惹天家是什麼後果,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吧。」韓三千說道。

蔣嵐就像是打了雞血,突然間站起身,指著韓三千說道:「你也住在這裡,這錢你也要出一部分。」

「行啊,家裡四個人,就算三十萬,我出八萬,沒問題啊。」韓三千痛快的說道。

除開八萬,還剩下二十二萬,對蔣嵐來說也是不少了。

又指著何婷,說道:「她是你請來的,當然也要算一份。」

「三十萬,五個人,我出十二萬,也沒問題。」

這時候,就連何婷都看不下去了,原來人不要臉,竟然可以到這種地步。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他不配是我孫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