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擺架子?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擺架子?

費靈兒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而且表情非常真摯,因為她對韓三千的好奇,除了境界修為,就是韓三千從何而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的確是對韓三千坦白了,只是沒有坦白完全而已。

「你認為我還能幹什麼,難道和你打一架嗎?」費靈兒說道。

韓三千眉頭微皺,心想難不成真是自己多想了嗎?

可是她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境界,又何必假扮成乞丐呢,堂堂極師境強者,整個皇庭境內,帝尊一人之下,這樣的大人物,竟然全然不顧自己的面子?

「想要知道我的境界,何苦假扮乞丐?」韓三千質疑道。

「難道我走到你面前,趾高氣昂的問你,你是何境界,你會告訴我嗎?」說完,費靈兒便做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樣子,繼續說道:「小子,說吧,你是什麼境界。」

韓三千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他現在是什麼境界,就連自己都難以界定,因為軒轅世界鑒定境界的方式,根本就不適用於他,而且韓三千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找到本命物。

「帝尊應該已經等久了,你還不帶我去?」韓三千說道。

「這就是我要假扮乞丐的原因。」說完,費靈兒便帶路先行。

詹台流月默不作聲的跟在韓三千身邊,此時她內心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詹台流月萬萬沒有想到,還沒真正的進入皇龍殿,就遇到了費靈生這樣的大人物,真正的極師境強者,這可是許多人一輩子也無法見到的大人物。

韓三千發現了詹台流月的小心翼翼,笑着問道:「你害怕她?」

詹台流月搖了搖頭,她和費靈生無冤無仇,又怎麼可能用到害怕二字呢,只是在這種強者面前,她難免會有一些緊張,這只是非常正常的表現。

「她可是極師,是整個皇庭境內最強大的人,見了她,緊張也是正常。」詹台流月解釋道。

韓三千不屑一笑,緊張?

見她有什麼值得緊張的,這個天山童姥也沒有長得一副吃人的樣子,只是不知道她的真實樣貌,是什麼樣的。

韓三千不免在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張人臉,滿臉褶子的老嫗,就連牙齒也沒剩下幾顆,也不知道和費靈生的真實形象是否附和。

要真是這樣的話,韓三千真的會吐,而且會覺得這世界太過兇險。

地球雖然有逆天美顏和修圖的功能,讓許多女人醜小鴨變天鵝,但是不管怎麼變,只要見了真人就會暴露,可是像費靈生這種人,即便是見了真人也看不出真實樣貌,這才是真正的恐怖。

這等技術流,要是發展到地球,不知道會引起多少女人的強烈追捧。

「你在想什麼呢?」見韓三千突然沉默了,詹台流月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沒,沒有什麼。」韓三千正想着如果這能發展成技術,回到地球不知道得賣多少錢,不過想想錢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這種想法自然而然也就沒了價值。

皇龍殿。

皇庭境內最為至高無上之地,看上去依舊沒有韓三千想像的那般恢宏壯麗,相反還略帶寒酸,甚至連龍雲城陳家都不如。

「看樣子,帝尊是個窮鬼啊。」韓三千開着玩笑說道。

馬上就要面見帝尊,詹台流月已經緊張得手足無措,沒想到韓三千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這話要是讓帝尊聽見,你想活命都難。」詹台流月提醒道。

「不至於吧,堂堂帝尊,會這麼小氣?」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詹台流月瞥了韓三千一眼,和他接觸的時間越長,越是無法理解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他似乎就連帝尊都沒有放在眼裏,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

「私底下非議帝尊,這可是死罪,你要是不信的話,當我什麼都沒說。」詹台流月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看似一副不會再說的樣子,但馬上就對詹台流月問道:「這帝尊長得丑不醜,多大年紀?」

詹台流月心肝具顫,韓三千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而且帝尊的長相,跟他有什麼關係。

「你別害了我,這些話就不能在你腦子裏想想作罷嗎?」詹台流月急切的說道。

看着詹台流月是真的怕了,韓三千也就不再調戲她。

不過一進皇龍殿,韓三千就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這氣息看似不強,但異常的渾厚,而且幾乎籠罩了整個大殿。

韓三千曾經猜測過帝尊為什麼能在皇龍殿有手段壓制極師境強者,看樣子便和這股氣息有關係。

「等著吧。」來到大殿之後,空無一人,費靈生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這帝尊明明已經等候他多時了,卻非要刻意的擺譜,讓他等著。

「沒關係,帝尊既然想拖延時間,我等著便是,不過暗黑森林的情況,卻不會等人。」韓三千說道。

「你知道什麼?」費靈生聽到這話,忍不住問道。

「你知道什麼,我便知道什麼,難道你知道的,我就不能知道嗎?」韓三千笑着說道。

費靈兒咬了咬牙,這傢伙不光是境界難對付,就連嘴皮子都不是常人能夠對抗的。

「帝尊,我來皇龍殿的消息,想必你早就知道,我猜你也一直在等我,我既然已經到了,你又何必再浪費時間呢,難道非要擺夠了帝尊的架子,你才肯見我?」韓三千突然開口說道,聲音不大,但力量渾厚,幾乎響徹了整個皇龍殿。

詹台流月臉色大變,從未有人敢在皇龍殿如此放肆。

帝尊本就有誅殺韓三千之心,如今韓三千以下犯上,這不是正好給了帝尊借口殺他嗎?

這傢伙難道是腦子被門夾出了毛病?

「韓宗主,不可不敬!」詹台流月趕緊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雙手負后,沒有絲毫下人姿態,也不聽從詹台流月的勸告,繼續說道:「帝尊,若你不見,等你有時間了,鄙人改天再登門拜訪,如何?」

詹台流月低着頭,渾身微微發抖,韓三千的膽子太大了,讓她不敢想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擺架子?

35.35%
目錄
共29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