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朝夕相處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朝夕相處

皇龍殿方面。

帝尊一直在關注著三千宗的動靜,但是最新消息卻遲遲沒有傳回,讓帝尊有些著急。

「不是說很快就會有最新消息了嗎,怎麼回事,為什麼一整天過去了,我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帝尊對心腹質問道,三千宗的眼線,一直是由心腹在聯繫的,這種小事,帝尊自然不會親自插手,不過他現在的好奇,已經讓他等不下去了。

心腹也覺得奇怪,三千宗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消息應該逐步傳來才對,怎麼會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消息傳回呢。

「帝尊,會不會,他們出現了什麼意外?」心腹猜測道,如果是正常的情況,不可能沒有消息傳回,所以他不得不想,派去的眼線很有可能出了事。

但是韓三千真的敢這麼做嗎?

當初哪怕他明知道那些長老是皇龍殿派去的眼線,他也只能接受,這說明韓三千還是忌憚皇龍殿的。

「你是說,韓三千殺了他們?」帝尊冷聲說道。

「殺了是一種可能,但是在我看來,更大的可能,應該是把人囚禁了,韓三千應該沒有這麼大的膽子。」心腹說道。

帝尊點了點頭,如果是囚禁,還真說得過去,韓三千應該不至於膽大妄為到這種地步,明知道那些長老是他的人,還要痛下殺手,這豈不是擺著明面跟他做對嗎?

「帝尊,他的徒弟還在皇龍殿,他肯定還會回來,您不用著急。」心腹安撫道,哪怕現在不知道三千宗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只要韓三千會回到皇龍殿,他們遲早都能知道這件事情。

帝尊點了點頭,幸好他還留了一手,不怕韓三千不回皇龍殿。

費靈生的家。

除了黃驍勇被困在這裡,詹台流月也是同樣如此。

兩人此刻在涼亭下,臉上都帶著些許無奈的表情,自從知道被困在這裡之後,他們就沒想過逃跑,因為這畢竟是皇龍殿,被帝尊的人盯上,就算是插翅也難飛。

不過對黃驍勇來說,這倒也不全是壞事,畢竟能和詹台流月這樣的絕色美女朝夕相處,可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

雖然說黃驍勇現在喜歡姜瑩瑩是真,但是對於出生在軒轅世界的他來說,花心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點也不妨礙黃驍勇對詹台流月有好感。

不過黃驍勇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很清楚詹台流月這樣的女人,只有自己的師父才配得上,所以他也沒有太多的其他想法。

「詹台宗主,你說我師父救到師姑了嗎?」黃驍勇有些擔憂的說道。

詹台流月已經從黃驍勇口中得知了三千宗發生的事情,雖然她不知道對手究竟是什麼人,不過有韓三千出面,再大的事情,肯定也能夠解決,畢竟韓三千可是在大殿之上和帝尊抗衡而不輸的人。

「放心吧,有你師父出面,什麼事情解決不了。」詹台流月說道。

黃驍勇滿臉傲氣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倒是,怎麼可能有我師父解決不了的麻煩呢。」

「與其擔心你師父,還不如擔心擔心我們現在的處境。」詹台流月無奈的說道。

黃驍勇搖了搖頭,對這件事情他可是一點沒有放在心上,雖然現在失去了自由,但這只是暫時的,因為他清楚,韓三千遲早會來救他。

「詹台宗主,你就放心吧,等師父解決了宗門的麻煩,他肯定會來接我們離開。」黃驍勇說道。

詹台流月搖了搖頭,黃驍勇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而且以韓三千的火爆脾氣,萬一和帝尊發生衝突,這件事情可就不是離開與否那麼簡單了。

「怎麼了?難不成我們要一輩子被關在這裡嗎?」黃驍勇笑著說道。

「你怎麼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詹台流月皺眉看著黃驍勇。

黃驍勇連忙搖頭,雖然他心裡的確覺得這不是一件壞事,不過要高攀詹台流月,黃驍勇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沒有,當然沒有,一輩子被關在這裡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只是想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師父怎麼可能允許我們一直被帝尊當作人質呢,而且他帶你來皇龍殿,肯定會安全帶你離開,我師父的為人,我是很清楚的。」黃驍勇說道。

詹台流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雖然韓三千的確可以帶她離開這裡,但是如果帝尊對此心生懷恨,在不敢報復韓三千的情況下,飄渺宗很有可能會成為出氣筒。

韓三千能夠對抗帝尊,不代表飄渺宗有這種資格。

一旦帝尊要對付飄渺宗,飄渺宗很有可能會遭到滅宗的下場。

「詹台宗主,你怎麼了,看你一副擔心的樣子,在擔心什麼?」黃驍勇不解的問道,皺著眉頭的詹台流月別有一番風味,但終究不如笑容來得迷人。

詹台流月搖了搖頭,她心中的顧慮目前只是猜測而已,沒有告訴黃驍勇的必要。

「沒什麼。」詹台流月說道。

黃驍勇沒有繼續追問,詹台流月畢竟是宗門宗主,他一個小小的人物,哪有資格去過問詹台流月的事情呢。

「哎。」黃驍勇突然間嘆了口氣,自顧自的說道:「也不知道師父會不會殺了那傢伙,要是他敢傷害我師姑,肯定沒活路。」

「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詹台流月好奇的問道,之前她就在猜測這件事情,畢竟以韓三千現在的影響力,一般人是不可能去三千宗找麻煩的。

韓三千大戰西門家族二十八客卿,不知道成為了多少人心目中的陰影,在明知韓三千實力的情況下還去找麻煩,不就是找死嗎?

「費靈兒的弟弟,叫什麼易青山。」黃驍勇說道。

費靈兒就是費靈生,這事詹台流月已經知道了。

可是費靈生什麼時候有弟弟?這可是以前從未聽說過的。

而且這個易青山的名字,異常耳熟,就像是在哪聽過一般。

「易青山,怎麼會這麼熟悉呢?」詹台流月疑惑的說道。

「詹台宗主,難道你認識他嗎?」

詹台流月突然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驚恐不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朝夕相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