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規矩是人定的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規矩是人定的

但是武極峰會,同樣面臨著一個讓南宮博陵困擾的問題,根據鍾長秋所收集的消息,如今韓三千的對手,紛紛選擇了棄賽,也就是說,在短時間內想要看到韓三千登場,這幾乎是不太可能的。

「他真的能夠有這麼大的威懾力嗎?」南宮博陵懷疑道,一個十四歲的孩子,究竟展現出了什麼樣的實力,才會讓他的對手選擇棄賽,而且要知道棄賽可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情,這些棄賽的人,相當於放棄了自己今後參加武極峰會的可能性。

面對一個孩子棄賽,今後還有臉參加武極峰會嗎?

即便真的是厚著臉皮參加,恐怕也只能迎來噓聲吧,這對於一個武道中人來說,可是非常丟臉的事情。

「根據目前的信息所知,的確是這樣,韓三千擊敗了一個奪冠的熱門人物,所以才導致他對人的威懾力變強。」鍾長秋解釋道。

韓三千和閆冰峰一戰,鍾長秋已經打探清楚了,但是這種事情,若不是親眼所見的情況,是很難依靠想象去猜想韓三千表現的,所以他也不知道韓三千給武極峰會造成了什麼樣的震撼。

「幫我約見武極峰會的最高負責人。」南宮博陵說道。

「是。」鍾長秋領命而去。

燕京武極峰會,算是頂尖的武道界內的賽事,而這方面的負責人,在燕京也是地位不低的人,不過這裡的地位不低,對於南宮博陵來說,卻是如螻蟻一般的人物,根本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對於南宮博陵來說,不管武極峰會有著什麼樣的規矩,只要他出面,就可以去更改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韓三千的對手全都選擇了棄賽,那麼南宮博陵就只能給他強行安排一個對手了。

鍾長秋離開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便帶著一位滿頭白髮的老者出現,看他的表情,顯然是有些不情願的。

「家主,他就是武極峰會的最高負責人。」鍾長秋對南宮博陵說道。

南宮博陵看也沒有看老者一眼,說道:「三天之內,我要給韓三千安排一場比賽,人選由我定。」

老者這般被無視,心有不滿,他好歹也是一個響噹噹的大人物,在燕京不少達官顯貴看了他都得尊敬有佳的。

而現在,南宮博陵卻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我來見你,已經給足你面子,你以為你是什麼人,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嗎?」老者說道。

南宮博陵淡淡一笑,說道:「我想做的任何事情,目前只有一件事是做不到的,但絕不是這一件。」

「我不做又如何?」老者挑釁道。

「你知道這世間有易容高手嗎?他們的手藝,不會讓人看出任何破綻,你死了,將會有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傀儡出現,他將會對我言聽計從,而你,或許,會永遠屍沉江底。當然,你還有其他的選擇,乖乖聽我的話,讓我省去這些麻煩,也能保住你的性命。」南宮博陵說道。

「別嚇唬我,你真敢殺我嗎?」老者不屑的說道,他的地位,一旦要是出了意外,整個燕京,必然會有很多人會徹查這件事情,所以在他看來,南宮博陵這番話,不過是危言聳聽而已,他真敢不顧後果的這麼做嗎?

「一把年紀了,還是不見官差不掉淚啊。」南宮博陵聳了聳肩,對鍾長秋說道:「既然這樣,我們就只能再多浪費一點時間了。」

鍾長秋目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朝著老者走去。

袖中藏刃,只要鍾長秋出手,老者必定會倒在血泊當中。

當然,這老者能夠成為武極峰會的最高負責人,也不是泛泛之輩,他同樣擁有著不俗的實力,這也是他不懼南宮博陵的原因。

「你能選擇的時間不多了,希望你不要後悔。」鍾長秋說道。

「我敢跟你來,你不會真的認為我只是一副老骨頭吧?」老者冷笑道。

話已至此,多說無益。

兩人打起來的時候,南宮博陵依舊沒有看一眼,因為他還有自己的底牌,隨身攜帶的武器,哪怕鍾長秋打不過這個老者,他還是有制勝的辦法。

對於南宮博陵這樣的人來說,他只要離開南宮家族的地盤,必然會隨身攜帶熱武器,畢竟他控制著世界經濟大脈,這樣的人不論去哪,必然是非常謹慎的。

「年輕人,雖然我老了,但是你也不能小看我,今天就當作是給你的教訓吧。」沒一會兒時間,老者便露出了得意的一面,很顯然,在和鍾長秋交手的過程中,他已經佔據了上峰。

鍾長秋實力不俗,但是面對上這種武道界的老師傅,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是實力上的差距,和年齡無關。

南宮博陵知道,是時候輪到他出手了。

「你能躲得過子彈嗎?」南宮博陵掏出熱武器,對老者說道。

看著黝黑髮亮的熱武器,老者頓時間愣住了,拳腳功夫,怎麼可能敵得過這種東西呢?

「武道中人,從不屑於使用熱武器。」老者不屑的說道。

「我可不是什麼武道中人,我只是一位商人,利益至上的商人,只要是對我有好處,千般手段都可以為我所用。」南宮博陵笑著說道。

老者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他自持自己武藝高強,所以才敢來見南宮博陵,但是卻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你既然願意來,肯定是圖謀利益,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做,我會給你想象不到的好處。」南宮博陵說道。

這句話算是戳中了老者的內心,要是不為了好處,他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跑一趟呢?

只是南宮博陵提出的要求太過分了,所以才會發展到動手的局面。

「你要知道,武極峰會的規矩,是所有比賽開始之前,參賽人員已經足額報名,在這種時候安插人參加比賽,這是破壞大會規矩的。」老者說道。

「規矩是人定的,既然人能定規矩,自然也能更改規矩,你可是武極峰會的最高負責人,難道這點權利都沒有嗎?」南宮博陵笑著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規矩是人定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