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地心之上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地心之上

「只有死人,才能夠真正的保守秘密,你們要是怪我,下輩子來找我報仇吧。」王禮語氣平淡的說道,這些人,都是在王家多年的下人,但是在這種關鍵時刻,王禮不得不捨棄這些棋子,因為他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

「家主,韓三千究竟擁有什麼能力,怎麼可能會這麼厲害?」領頭人對王禮問道,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還在他腦海里回蕩,但是他卻無法想明白韓三千是怎麼做到的,這完全是一件靈異事件一般。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是我們普通人無法理解的,或許,他的身份,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強大。」王禮說道。

「身份?」領頭人不解的看着王禮,這是韓三千的能力,跟他是什麼身份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知道天啟嗎?」王禮問道。

領頭人點了點頭,說道:「聽說過一些傳聞,但是並沒有人確定天啟真的存在。」

王禮淡淡一笑,沒有人確定天啟存在?

他之所以會說出這種話,是因為他的地位不足以讓他知道這些事情。

因為真正上流地位的人,都很清楚天啟的的確確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那也是真正的強者世界。

但是究竟有多強,這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

「天啟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我懷疑,韓三千很有可能就是天啟人,也只有天啟人,才有可能擁有這種力量。」王禮說道。

以前只是聽聞天啟人有多厲害,王禮現在也算是真的見識到了,這不禁讓他感嘆。

經常聽那些武道界的人士說,天啟人和普通世俗是完全不同的,以前王禮還不相信,但是在見了韓三千的手段之後,他對這件事情不再有絲毫的懷疑。

領頭人面色一凝,既然王禮都這麼說了,那麼這個傳聞中的天啟,應該就是存在的,這不禁讓領頭人好奇,那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家主,難道天啟人,都擁有韓三千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嗎?這……會不會是一群異能人士?」領頭人說道。

王禮搖了搖頭,想要知道這些事情,除非能夠加入天啟,但是這種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進去的。

每一年的武極峰會,傳說都有天啟的人會出現,他們會把真正有潛力的人帶走,只可惜,這些年並沒有聽到有人被帶走的消息。

「既然不是我們能夠觸摸到的世界,就懶得費心思去想了,我只需要知道一點,那就是韓三千不能招惹就行了。」王禮說道,

領頭人點着頭,天啟是什麼樣的,他們沒有資格知道,多想也不過是庸人自擾,只要明確的知道不能招惹韓三千就行了。

而且現在王家是韓三千的傀儡,只要不犯錯,想必韓三千也不會針對王家。

「燕京三大家族,現在可都是韓三千的人了,表面上三大家族控制着燕京商界,可實際上,卻是由韓三千一個人說了算的,這短短時間之內發生的事情,真是讓人難以想像啊。」王禮苦笑着說道,雖然他不是特別清楚楊家和莫家的情況,可是跟韓三千這種人合作,韓三千必然是核心,而楊家和莫家,肯定都是附屬的存在,這也就意味着,韓三千現在才是燕京的第一人,只是這些事情還沒有浮出水面而已。

「一個十四歲的孩子,能夠有這樣的成就,的確讓人難以想像。」領頭人說道。

「看看王林奇,我現在可真是羨慕韓天養啊,有個這麼爭氣的孫子。」王禮說道。

「韓天養已經死了,就算韓家風光,跟他也沒有關係。」

「這倒也是,要是他沒死,到我面前來耀武揚威,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畢竟以前韓天養找我合作,我可是讓他吃了閉門羹啊。」

這一點是王禮所慶幸的,當初拒絕韓天養的合作,他可是一點都沒有給韓天養面子,如今韓三千強勢崛起,按理來說韓天養的身份也應該是水漲船高,只可惜,他沒有這福分了。

某海域之上。

巨大的貨輪在大浪之中也不過是輕微的擺動,似乎大海的力量都不足以對它形成太大的威脅。

而此時,甲板上站着兩人。

其中一人,便是已經被外界誤認為已經死去的韓天養。

而另一人,則是南宮博陵。

看着自己身處大海之中,韓天養一臉感嘆,當初來到這裏,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偶爾的震蕩,也被他當作地震,恐怕地心的所有人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是漂泊在大海之上。

難怪地心會被稱之為世界上最神秘的監禁之地,因為它隨時都在改變位置,誰能輕易的找到它呢?

「這就是南宮家族的手筆嗎,真是驚人啊。」韓天養一臉感嘆的說道,除了南宮家族,這世界上恐怕沒有人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了。

「這不過是南宮家族的冰山一角而已,算不得什麼。」南宮博陵淡淡的說道。

「我這個棋子並沒有讓你滿意,也該到了消失的時候了吧?」韓天養問道,在他看來,南宮博陵親自來見他,這大概就是已經徹底沒有利用價值了,或許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不過韓天養並沒有害怕,畢竟他已經死過一次,而且就算是怕也沒有用,面對南宮博陵這種人物,而且還是在漂泊的大海上,他又怎麼逃得過呢?

「你覺得我會殺你?」南宮博陵問道。

「除了殺我,我想不出你來見我的理由,不過我這種人,竟然還值得你來見最後一面,也是讓我有些意外,對你來說,我們這種棋子,難道不應該是可有可無的嗎?怎麼可能讓你親自現身呢?」韓天養不解的說道。

「你想錯了,我不會殺你,而且還會放了你。」南宮博陵說道。

韓天養皺起了眉頭,從他進入地心的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自己難逃一死,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而已,怎麼可能還有生還的機會呢?

南宮博陵絕不是一個心善的人,放了他,也絕不會這麼簡單。

「你要我做什麼?」韓天養問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地心之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