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狂妄的代價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狂妄的代價

「我要進去看看。」

當韓三千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中年男人明顯冷冷一笑,這小屁孩究竟是哪家的孩子,竟然有這麼大的口氣。

他的語氣,可不是求情和詢問,並不是說想要進去看看,而是要進去看看,似乎連拒絕的機會都不給。

「小朋友,你父母知道你在這裡嗎?」中年男人冷聲說道,雖然對方只是一個孩子,但是無視別墅區的規矩,更沒有把他放在眼裡,這讓他非常不滿。

「我做事,從來不給父母交代。」韓三千說道。

中年男人臉上冷意更甚,這是什麼樣的家庭,才能夠教育出如此狂妄且不知好歹的孩子。

哪怕是天家的人,也要給他幾分薄面,但是這小屁孩,卻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行,你想進去看,就去看吧。」中年男人說道。

韓三千禮貌性的點了點頭,也沒有說感謝。

中年男人直接撥通了天昌盛的號碼,這還不僅僅是找別墅區的安保部,而是打算直接讓天昌盛來處理這件事情,不管這小屁孩背後是什麼樣的家庭,冒犯了他,註定在雲城走上了絕路。

既然他的狂妄沒有家人的教育,中年男人只要自己出手,讓他見識見識社會的險惡。

韓三千來到家裡之後,這裡的裝修風格,完全不是蘇迎夏喜歡的類型,所以走到哪,韓三千都是搖頭嘆息,心裡想著整改的方案。

「看你的樣子,對我這裡頗為不滿啊。」中年男人語氣生硬的對韓三千說道。

「確實,不是我喜歡的樣子。」韓三千說道。

中年男人快被這句話給氣岔了,這是他家,又不是給韓三千住的,為什麼要他喜歡?

為了剋制自己的憤怒,中年男人接連深呼吸了幾口氣,以此來平復自己內心的怒火。

「不是給你住的,為什麼要你喜歡?」中年男人問道。

「因為我會買下這裡,之後就會住在這裡,當然要我喜歡才行。」韓三千解釋道。

中年男人嘴角抽搐,這大概是他人生中聽到最荒謬的一句話,就算是正常買賣,也得他這個賣家願意才行,可是韓三千的態度,卻完全忽視了這一點,似乎只要他想買,他就必須賣一般。

「我很好奇,你家裡究竟是怎麼教育你的,難道你的家人沒有告訴你,狂妄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嗎?這種代價,甚至會連累家人。」中年男人說道。

狂妄的代價。

這幾個字,沒有誰比韓三千更加清楚,因為曾經有不少人在他面前狂妄,都成為了悲劇,韓三千幾乎是這方面的締造者,他創造了無數讓人後悔的場景。

不過這都是韓三千對手的下場,跟他沒有關係。

而且這一次韓三千之所以會這麼狂妄的找上門,單純是因為他迫切的想要住進這裡,並且把這裡改造成蘇迎夏喜歡的樣子,才不願意浪費那麼多時間。

更重要的是,韓三千有狂妄的資本。

「當然知道,但資本足夠,付出代價的,就不會是我。」韓三千淡淡道。

中年男人咬了咬牙,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人,而且還是十多歲的年紀,他只能理解為韓三千根本就不懂社會險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資本。」中年男人說道。

「天昌盛應該在來的路上了吧?」韓三千突然對中年男人說道。

能夠住進山腰別墅,他在雲城的地位必然不低,而且和天家的關係估計也非常親密,所以韓三千知道,他直接闖進山腰別墅的事情,必然會驚動到天家,而且他地位不低,自然會由天昌盛這位家主出面。

中年男人對於韓三千能夠說出這番話,感到非常意外。

他這是明知道有什麼後果,但還是闖進他家裡來?

真的是有資本對抗天家嗎?

可是整個雲城,誰能夠和天家相比?

哪怕是其他城市的大家族,也不可能到雲城來和天家對抗啊,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這點淺顯的道理,是個人都應該知道。

「你明知道這件事情會驚動天昌盛?」中年男人問道。

「猜的,不過聽你這麼說,天昌盛應該會來,既然這樣,我等等他吧。」說完,韓三千直接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意思。

除了年少輕狂,不諳世事,中年男人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可以形容此刻的韓三千。

初生之犢不畏虎,他或許根本就不了解天家的做事手段,所以才敢這麼囂張吧。

可是中年男人又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因為韓三千的表現實在太淡定了,這不免讓他有些懷疑,韓三千是真的沒有把天家放在眼裡。

這時候的天昌盛,已經著急忙慌的離開了自家別墅,並且身後帶著一群打手。

別墅區出現意外,一般是由安保部出面解決的,而這一次卻是有人直接闖進了山腰別墅,他不出面可不行。

「媽的,這是哪家不長眼的狗東西,竟然敢去山腰別墅鬧事。」天昌盛罵罵咧咧。

現在的天昌盛,年輕許多,天家的所有事情,也是由他來處理的,暫時還沒有交給天宏輝,而天昌盛的手段,在雲城是出了名的毒辣,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願意和天家發生任何的矛盾衝突。

所有住在雲頂山別墅區的業主,都是小心翼翼的遵守著別墅區的規矩,就是為了避免招惹到天家。

「老闆,我已經跟安保部聯繫過了,他們說是一個小孩。」某個手下對天昌盛說道。

「小孩?」天昌盛咬牙切齒的痛罵道:「一群廢物,難道他們連一個小屁孩都攔不下來嗎?」

「這個,我們有一個兄弟,被他打倒了,但具體是怎麼回事,目前還不清楚。」

天昌盛上了車之後,面如冰霜的說道:「不管這小屁孩是什麼家庭背景,一天之內,我要他家在雲城所有資產蒸發,敢得罪我的客人,這就是代價。」

車輛呼嘯,三輛車近二十個打手,朝著雲頂山別墅區而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狂妄的代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