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蔣嵐耳光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蔣嵐耳光

當晚在飯桌上,韓三千對蘇迎夏提起了要離開一段時間的事情,蘇迎夏表面上一副平淡漠不關心的表情,很冷淡的點了點頭。

但是蔣嵐卻覺得韓三千肯定不會去幹什麼好事,冷聲說道:「韓三千,你要是在外麵包養了女人,最好別讓我們發現,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滾出蘇家。」

對於蔣嵐的話,韓三千直接就過濾了,這個女人帶着仇視的眼神看他,自然說不出什麼好話來。

「對了,你要走之前,把身上的錢全部留下來,我不可能讓你用蘇家的錢去養別的女人。」蔣嵐說道。

韓三千笑着說道:「我有幾百個億,你要嗎?」

蔣嵐冷冷一笑,這廢物竟然敢說自己有幾百個億,這不是吹牛嗎?

「你要是有幾百億,我就是四大行的老闆,吹什麼牛。」蔣嵐不屑道。

韓三千聳了聳肩,說道:「既然你不信,讓我拿什麼錢呢?」

「韓三千,你別在我面前裝,我知道你還有錢,今天最好全部拿出來,這是我們蘇家的,你要死哪去我不管,但是錢一分不能帶走。」蔣嵐站起身,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媽,你別再說了,他的錢,跟我們蘇家有什麼關係。」蘇迎夏對蔣嵐說道。

「什麼叫沒關係,他入贅蘇家,就是蘇家的人,就算身上一條內褲,那也是我們蘇家的。」蔣嵐厚顏無恥的說道。

韓三千禁不住蔣嵐這麼不要臉,再說下去,指不定她又會說出些什麼毀三觀的話來,站起身準備回房間。

蔣嵐着急之下,一把拉住了韓三千:「想走沒那麼容易,趕緊把錢拿出來。」

韓三千不耐煩的甩開蔣嵐的手,目光陰沉的轉頭看向蔣嵐,說道:「你要是再胡鬧,別怪我不客氣。」

聽到這話,蔣嵐的潑婦勁頭上來了,厲聲罵道:「韓三千,你是個什麼東西,知道你在這個家是什麼地位嗎?」

「蔣嵐,你又是個什麼東西,住在我家裏,對我頤指氣使,在我面前高高在上,你有資格嗎?」韓三千冷聲道。

「哈哈哈哈。」蔣嵐聞言大笑,說道:「韓三千,這裏什麼時候是你家了,別墅的戶主可是迎夏,你是不是腦子抽風了?」

這時候,蘇迎夏趕緊擋在兩人中間,雖然戶主的確是她,但是她從不認為自己是別墅的主人,這只是她一時糊塗才做出來的事情,而且她覺得也是因為這件事情才拉開了她和韓三千之間的距離。

蘇迎夏已經不止一次的後悔過這件事,自然不會拿這一點在韓三千面前耀武揚威。

「媽,你少說幾句吧。」蘇迎夏說道。

「迎夏,這個男人要出去包養別的女人了,你還替他說話?」蔣嵐怒不可遏的說道。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走到蔣嵐面前。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得整個別墅鴉雀無聲。

蔣嵐摸著臉,不敢置信的看着韓三千,這……這個窩囊廢,竟然敢打她!

「我的忍讓,並不是你蹭鼻子上臉的理由,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再胡說八道,我會對你不客氣。」韓三千面如冰霜,寒冷徹骨。

蔣嵐眼神里閃爍著害怕,就連蘇國耀也在一旁呆若木雞,他似乎又看到了韓三千上次打蘇海超時的那種氣勢,令人害怕膽寒。

「韓三千,你在幹什麼!」蘇迎夏回過神來之後,不敢置信的對韓三千吼道。

蔣嵐畢竟是她的母親,而韓三千身為晚輩,怎麼能夠打長輩呢?

韓三千一臉苦笑,搖了搖頭,回到自己的房間。

聽着蔣嵐在外面大吵大鬧,韓三千心裏卻很平靜,這種人,早就該給她點教訓了,雖然這點教訓還不夠,但韓三千遲早有一天,會讓她認清真正的自己!

蘇迎夏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就像是丟了魂一樣,剛才韓三千表情當中的無奈,似乎又讓他們兩人的距離相隔得更遠了一些。

她知道,韓三千並沒有錯,是蔣嵐的無理取鬧韓三千才會出手,可是……可是蔣嵐畢竟是她的母親。

蔣嵐在客廳里撒潑打滾,蘇國耀怎麼也勸不住,這時候蘇迎夏突然站起身,冷聲對蔣嵐說道:「你們搬出去住吧。」

哭鬧中的蔣嵐聽到這句話頓時愣住了,搬出去?她現在還能去住哪?而且山腰別墅這麼豪華的地方,她可捨不得離開啊,這是她在姐妹們面前炫耀自己的資本,要是讓姐妹知道她沒有住在山腰別墅的資格,豈不是要把臉丟光。

蔣嵐趕緊站起身,走到蘇迎夏身邊說道:「迎夏,媽不鬧了,以後也不鬧了。」

蘇迎夏直接把他們趕走也有些不近人情,畢竟是一家人,她做不到這麼決絕,淡淡的說道:「再有下一次,我們全部搬走,這個地方是他花錢買的,你別以為我是戶主就是這裏的主人,他才是真正的主人。」

蔣嵐不服氣,戶主都是蘇迎夏,憑什麼別墅主人還是韓三千,可是她知道,蘇迎夏現在正在氣頭上,雖然這個女兒平時大多數時候會聽她的,可是蘇迎夏一旦真正生氣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更重要的是,他們老兩口現在的生活全靠蘇迎夏,蔣嵐也不敢太過分了。

「行行行,你怎麼說都行,媽不鬧了,反正這個窩囊廢也要走。」蔣嵐說道。

第二天,韓三千並沒有告知蘇迎夏,獨自開着車離開了別墅。

某酒店裏,上官黑白因為昨天的事情還沒有解氣,雖然贏了韓三千,但贏得無比的窩囊和憋屈,這件事情一旦傳了出去,對於他名聲的破壞是很大的。

圍棋界的泰斗,竟然在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面前小勝十目,這不是被人當笑話看嗎?

不過現在對上官黑白來說,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他得去見一個人。

「師父,什麼人這麼厲害,竟然還要你親自去接見?」歐陽修傑不解的看着上官黑白,以往不管他們去了哪個城市,都會有當地的大人物親自接見,師父主動去見人,這在歐陽修傑的記憶中,還是頭一次。

「跟你沒關係,你在酒店裏打譜,不用跟着我。」上官黑白冷聲說道。

歐陽修傑雖然好奇,可是看到上官黑白的堅決態度,也不敢多說什麼,而且昨天敗在韓三千的手裏,歐陽修傑感受到了莫大的恥辱,他暗自發過誓,一定要在下次贏回來,所以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精進自己的棋藝。

離開酒店之後,上官黑白打車到了另一個酒店,進酒店大門的時候,上官黑白深吸了幾口氣,到了房間門外,敲門之前又是深吸了幾口氣,足以見得他是有多麼的緊張。

摁響門鈴,不多時房門便打開了。

上官黑白看到門內的人,恭敬的彎腰喊道:「炎先生。」

房間里的人,正是韓三千的師父,炎君。

炎君作為韓家的保鏢,當年的手下很多,而且受過他恩惠的人也是無數,上官黑白就是其中一個,如果不是炎君,上官黑白很難有今天這樣的成就。

「進來吧。」炎君淡淡的說道。

走到房間里,上官黑白如履薄冰,和炎君很多年沒見,如今他也算是一個大人物了,可是在炎君面前,他一點也剋制不住自己的緊張,因為他清楚,眼前這個比他年紀更大,卻比他看上去更加精神的老人,手染無數鮮血,是個徹頭徹尾的兇悍人物。

「聽說你昨天,差點輸給了一個年輕人?」炎君笑着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蔣嵐耳光

4.56%
目錄
共29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