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紙糊的老虎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紙糊的老虎

陳陽是陳家人的寶,從小受盡了寵溺,所以養成了他張揚跋扈的性格,陳陽從來沒有對任何人事產生過畏懼,因為他知道,不管自己犯下多大的錯誤,家裡人都可以幫他搞定。

以至於小小年紀的陳陽,目空一切。

而韓三千的這番話,直接觸怒了陳陽。

「你叫我什麼?」陳陽咬牙切齒,眼神兇狠的看著韓三千說道。

「小東西,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韓三千的眼神如同兩座冰窖,如果是熟悉他的人,應該知道他真正起了殺意。

陳陽卻毫無察覺,因為他囂張狂妄已經習慣了,而且在他眼裡,韓三千這種人又怎麼斗得過他呢,所以他根本沒有在意韓三千的變化。

鬆開蘇迎夏之後,陳陽直接走到韓三千面前,揮起了拳頭,並且呵斥道:「你敢罵我,去死吧。」

這就是陳陽的性格,一句話不和便動作,反正他是不需要去考慮後果的,就算曾經打斷了別人的腿,也不過是家裡花錢了事而已,這也就給陳陽造成了一種錯覺,只要有錢,他就可以為所欲為。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麼做是可行的。

但是當陳陽面對韓三千的時候,便註定了不論是他,還是整個陳家,都會遭遇一場大難。

韓三千在空中握著陳陽的手腕。

陳陽動彈不得,竟又用另一個手攻擊韓三千。

韓三千嘴角上揚出一絲冷意,說道:「你這種廢物,也有資格對我出手?」

話音剛落,陳剛便感覺整個人瞬間失重,也不知如何被韓三千拋起,在空中飛了足足十米,才落在地上。

劇烈的疼痛讓陳陽大叫出聲,吸引了整個餐廳的目光。

當然,這些目光當中,也包括了陳家人。

一個大背頭的中年人,第一時間衝到了陳陽身邊。

「陽陽,你怎麼樣,沒事吧。」中年人驚慌的問道。

隨即還有一個穿著大紅裙的少婦,打扮得張揚妖艷,也是一臉緊張的跑到了陳陽身邊。

這兩人便是陳陽的父母,兩人本意是出來在結婚紀念日過二人世界,可是陳陽執意要跟著他們,他們便只能把陳陽帶著一起,可是誰都沒有想到,在這個地方,竟然還有人敢動手打陳陽。

陳陽痛苦的叫喚,畢竟對他來說,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挨過打,而韓三千出手的疼痛,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住的。

蘇迎夏臉色慘白的拉著韓三千,說道:「我們趕緊走吧,陳家家裡很有錢,而且很厲害。」

韓三千握著蘇迎夏的手腕,柔聲說道:「你放心吧,不管他家裡有多厲害,我都不怕,而且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你,所以你也不用害怕。」

蘇迎夏驚詫的看著韓三千,她發現當韓三千握著自己手的時候,她竟然不是那麼害怕了,而且韓三千堅定的眼神,更像是一劑定魂針,穩住了她慌張的心神。

「可是,可是陳家在雲城,真的很厲害。」蘇迎夏說道。

真的很厲害?

韓三千不屑一笑,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這是真的。

但是對於韓三千來說,陳陽不過就是一張紙糊的老虎而已,他有一萬種方式將其撕裂。

陳陽父親這時候也注意到了韓三千,對於他來說,敢傷害他的兒子,就是要他的命。

陳陽父親站起身,朝著韓三千走來,順手還在桌面上拿了一瓶紅酒,一副氣勢洶洶的墨陽。

在水晶餐廳吃飯的其他客人,有一些認識陳陽父親的人,不禁都用可憐的眼神看著韓三千,因為他們知道陳陽父親有多護犢子,而韓三千敢對陳陽下手,必然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小子,膽子真不小啊,連陳陽都敢打。」

「陳風可是出了名的愛兒子,這小子下場可慘了。」

「不過這事,應該是陳陽那小子挑事的,他在雲城,可真是沒少惹是生非啊,都快成麻煩種了。」

陳風怒氣沖沖走到韓三千面前之後,二話不說就舉起了酒瓶,看樣子他根本就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既然韓三千對陳陽動了手,而他要做的,就是幫陳陽打回來。

「陳家,真是好大的威風。」韓三千冷冷一笑。

酒瓶還未落下之際,韓三千一腳踹出。

陳風整個人如斷線風箏,直接倒飛了出去。

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的其他客人,無不是傻眼驚愕。

這……這就是一個小孩子而已,面對成年人,竟然能迸發出這麼大的力量。

「哎喲卧槽,這小子力氣可真不小啊!」

「居然能把陳風一腳踹飛,我沒看錯吧。」

「沒想到事情居然還有反轉,真有意思啊。」

有人揉眼,有人晃腦,有人對韓三千表示了震驚,但也有人無奈搖頭。

在雲城得罪了陳家,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就算他現在能打得過陳風又怎麼樣,難道還斗得過陳風在雲城的勢力嗎?

陳風也是沒想到自己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小腹劇烈的疼痛,讓他根本就直不起腰。

這時候,陳風不敢再小看韓三千。

一個小屁孩能夠擁有這麼大的力量,絕非一般人。

而且這時候陳風才發現,韓三千臉上的淡定,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小孩子有的,他冷漠的眼神,更是不帶著任何的懼怕。

這讓陳風心裡咯噔一下。

陳家在雲城,雖然有一定的勢力,但也不是最厲害的,而韓三千淡定的表現,就像是也有背景一樣。

如果說他的背景比陳家更厲害,這件事情對陳家來說,可就麻煩了。

這時候,陳風的老婆開始痛罵陳飛了:「你怎麼這麼沒用,連一個小屁孩都搞不定,你趕緊幫你兒子報仇啊。」

陳風咬著后槽牙,才能夠讓自己直起腰,但是再對韓三千出手,他已經沒有勇氣了,因為他知道,不管試幾次,自己都會是同樣的下場,這小傢伙的身手,絕對不容小覷。

「你是什麼人。」陳風對韓三千問道。

「現在才想要了解我的身份嗎?你有什麼資格知道呢?」韓三千滿臉不屑的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紙糊的老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