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簡單直接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簡單直接

南宮千秋臉色鐵青,讓韓君給韓三千下跪,她內心已經不太能夠接受,甚至已經忍不住想要為韓君說兩句好話,讓韓天養別做這麼過分的事情,但是讓南宮千秋萬萬沒想到的是,韓天養不止要求韓君下跪,竟然還有她!

「你瘋了嗎?要我給他下跪,他受得起嗎?」南宮千秋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天養滿臉冷意的走到南宮千秋面前,南宮千秋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畢竟剛才韓君被打耳光她都是看在眼裡的。

「你怕什麼?」韓天養問道。

「我……我沒有怕。」南宮千秋說道。

「從小到大,你沒有盡到自己的義務,沒有把他照顧好,難倒這不是你的錯嗎?」韓天養說道,雖然對韓三千的虧欠已經找不回來了,但是讓南宮千秋承認錯誤,終究會讓韓三千心裡舒服一些,所以他才會這麼做。

南宮千秋冷冷一笑,說道:「我沒有照顧好他,就需要給他下跪嗎?」

「你讓他的童年充滿了噩夢和陰影,這是你應該要付出的代價。」韓天養語氣堅定的說道。

南宮千秋脾氣也上來了。

在她心裡,韓三千一直都是一個窩囊廢,雖然說現在的確為韓家做出了一些貢獻,可是還不至於到她需要承認錯誤的地步,而且這種承認錯誤的方式,更加不是她能夠接受的。

「那是他自己沒用,跟我有什麼關係。」南宮千秋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天養聽到這話,瞬間怒了,兩步上前,上揚的手重重揮下。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得南宮千秋幾乎暈頭轉向。

一旁的施菁看到這一幕,不斷的給韓三千使眼色,希望韓三千能夠說幾句話阻止這件事情,因為韓天養的怒火,只有韓三千才能夠澆滅。

但韓三千站在原地不為所動,雖然說他早就已經看開了以前的事情,不過能夠讓南宮千秋得到教訓,這也是不錯的。

「三千,你快阻止你爺爺啊。」見自己的眼色不管用,施菁無奈的走到韓三千身邊,輕聲提醒道。

「阻止什麼,為什麼要阻止?」韓三千淡淡道。

「難到你真要奶奶給你下跪嗎?」施菁說道,這種輩分問題,施菁還真怕韓三千遭遇天打雷劈。

「奶奶?我有嗎?」韓三千輕蔑一笑,他雖然看開了以前的事情,但不代表他不在乎對南宮千秋這樣的稱呼。

在韓三千心裡,他早就已經不把南宮千秋當做奶奶了,這就是一個陌生人,一個毫無感情的陌生人而以。

施菁臉色有些難看,如果韓三千不原意出面阻止的話,就沒有人能夠遏制事態繼續嚴重下去。

「哪怕你不承認,你身上還是流淌著她的血,她要是給你下跪,你會被天打雷劈的。」施菁說道。

面對天打雷劈這四個字,韓三千微微一笑,對於早就受過雷劫的他來說,天打雷劈算得了什麼呢?

這時候,韓天養發現了施菁和稀泥,冷著臉轉頭,對施菁說道:「滾一邊去。」

施菁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韓天養眼神里的殺意,讓她瞬間產生退意,雖然她不想看到南宮千秋下跪,可她不願意因此在韓天養心裡被記下一筆。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韓天養對南宮千秋說道。

南宮千秋表情堅毅,態度強硬,說道:「韓天養,你別忘了,我終究是南宮家族的人,哪怕我只是一個工具人,可我也是姓南宮的,讓我下跪,你可曾想過後果。」

要是換做以前,這番話對韓天養來說還是有一定威懾力的,雖然南宮千秋的確是一個工具人,可她的後台,終究是南宮家族,是世界頂尖人物南宮博陵。

但是現在,對於南宮博陵這四個字,韓天養已經毫無懼意,因為他在韓三千面前,不過就是一個下人而以,如果沒有韓三千,南宮博陵說不定早就死在了槍林彈雨之中。

「南宮博陵於我韓家而言,就是一個跳樑小丑。」韓天養冷聲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宮千秋突然間笑了起來,對她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個國際笑話,南宮博陵是跳樑小丑,小小韓家又算得了什麼?

「韓天養,你的膽子真是大啊,居然敢說南宮博陵是跳樑小丑,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傳回南宮家族。」南宮千秋惡狠狠的看著韓天養,她已經不懼和韓天養魚死網破。

「不用了。」

這時,一個外人的聲音,在韓家大院響起。

當眾人循聲望去的時候。

韓三千表情充滿了不解。

而韓天養則是明顯的愣了一下。

至於南宮千秋,幾乎高興得快要笑出聲來。

因為來人,正是他們說起的南宮博陵。

對於南宮博陵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韓家,韓三千有些不太理解,這傢伙不好好的躲在自己的島上,怎麼會出來了呢。

「家主,韓天養剛才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嗎?」南宮千秋趕忙走到了南宮博陵身邊,她現在非常興奮,因為南宮博陵的出現在她看來,不僅僅是可以給韓天養一個教訓,還能夠讓韓三千付出代價。

「聽見了。」南宮博陵淡淡道。

「家主,他對你如此不敬,真是罪該萬死。」南宮千秋煽風點火的說道。

南宮博陵微微一笑,韓天養罪該萬死?他連這方面一點念頭都不敢有,因為他清楚,如果韓三千要他死,連大羅金仙現世都沒有用。

而且讓南宮博陵給韓三千下跪,這不更加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罪該萬死?我看你才是罪該萬死,你對自己的孫子造成這麼嚴重的傷害,難到不應該付出代價嗎?」南宮博陵說道。

這話一出,南宮千秋瞬間就懵了。

她本以為南宮博陵的出現,是她的幫手,可是看南宮博陵說這話的意思,也是要讓她跪下給韓三千道歉,這是什麼情況?

「家主,你……你是什麼意思?」南宮千秋不解的問道。

「跪下道歉,夠簡單直接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簡單直接

52.78%
目錄
共29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