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真付錢了!

第十五章 真付錢了!

看到韓三千半天拿不出錢包,暴發戶鬆了口氣,臉上又露出了囂張的神色。

「完了完了,這下把牛吹破了,錢包沒帶這種借口,你要是說出來,可是要笑話死人的。」暴發戶落井下石的說道。

妖艷女人笑得陰陽怪氣,說道:「窮逼,你能不能別打擾我買衣服,趕緊滾吧,丟人現眼。」

沈靈瑤悄悄扯了扯蘇迎夏的衣角,低聲說道:「我們還是走吧,別跟他一起丟臉,我可受不了這種羞辱。」

蘇迎夏不解的看著韓三千,為了面子而吹牛?韓三千不是這種人,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蘇迎夏搖了搖頭,走到韓三千身邊問道:「忘了帶錢包?」

韓三千一臉尷尬,錢包倒是帶了,但是卡卻給了鍾良,剛才完全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聽到蘇迎夏的話,暴發戶大笑著說道:「這種話,你還真有臉說出口,誰信啊。」

沈靈瑤俏臉滾燙,已經紅到了耳根,她很想一走了之,但蘇迎夏是她的姐妹,她要是就這麼走了,也太不講義氣了。

「迎夏,聽我的話,跟我走,他吹的牛,讓他自己丟臉。」沈靈瑤走到蘇迎夏身邊,拉起她的手。

「先生,你要是沒錢的話,現在走還來得及。」導購也沒有耐心繼續和韓三千浪費時間,直接下了逐客令。

這時候,店裡跑來一個氣喘吁吁的年輕人,到韓三千面前的時候,雙手遞上一張銀行卡,說道:「韓先生,這是您的銀行卡。」

韓三千訝異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年輕人,他手裡的銀行卡,也的確是自己的,看來是鍾良讓人給他送來的。

暴發戶還想調侃幾句,但當他看清送銀行卡年輕人的模樣時,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他今天去湊熱鬧,看了看山腰別墅的拍賣會,今天叫價八千九百萬的人,不就是他嗎?

所有在競拍現場的人都知道,神秘買家不願意現身,所以才找了一個跑腿的,現在這個年輕人把銀行卡遞給韓三千,暴發戶哪怕是個傻子,也能猜到韓三千就是雲城所有人都想知道的神秘買家。

雙腿顫顫巍巍的發抖,臉上肥肉就像是裝了電動馬達一樣跳動,八千九百萬的驚人價格買下山腰別墅,這年輕人的身份,想都不敢想啊!

暴發戶現在只有一個念頭,走!準確來說,是逃,因為他清楚眼前這個人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走。」暴發戶低聲對身邊的妖艷女人說道。

妖艷女人好面子,而且她不信這張卡里真能刷出錢來,說不定就是找人演了一場戲而已,說道:「走哪去,好戲還沒看完呢,我倒要看看這卡里有沒有錢。」

暴發戶恨不得把妖艷女人掐死,跟這種有錢人結仇,那不是找死嗎?

當韓三千把銀行卡交給收銀員的時候,沈靈瑤緊張得握緊了拳頭,手心冒汗,蘇迎夏也莫名的跟著緊張了起來。

「請輸入密碼。」收銀員雙手發抖的把POS機遞到韓三千面前,這麼大的單,生平第一次見,她也有些緊張。

韓三千看了看蘇迎夏,笑著說道:「要不你來輸密碼?」

「啊?」蘇迎夏錯愕的看著韓三千,怎麼會讓她輸密碼呢,她又不知道密碼是多少。

「試試吧。」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腦海里想到的第一個數字,是她們兩人的結婚紀念日,難道……

「喂,你自己丟臉就行了,非要迎夏跟著你一起丟臉嗎?」沈靈瑤不滿的看著韓三千。

蘇迎夏伸出手,輸入了腦海中的幾個數字。

刷卡成功!

剛才那個看不起韓三千的導購員一臉茫然,真……真就付款了!

暴發戶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八千九百萬的山腰別墅他都買了,四十多萬還算個屁啊。

妖艷女人魂不附體,還等著看笑話,他居然真的付了錢。

「迎夏,你……你怎麼知道密碼?」沈靈瑤不敢置信有兩個點,第一是韓三千真的有錢,第二是蘇迎夏明明不知道密碼,為什麼會輸入正確呢?

蘇迎夏低著頭,說道:「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沈靈瑤聽到這句話,臉上閃爍著不可掩飾的羨慕。

「剛才誰說要從這裡滾出去的。」韓三千突然開口說道。

暴發戶和妖艷女人剛走到門口,準備悄悄溜掉,聽到韓三千這句話,立馬愣在了原地。

「有錢又怎麼樣,我也不是窮人,你憑什麼讓我滾?」妖艷女人不服氣的看向韓三千。

韓三千笑而不語。

暴發戶看著韓三千一臉笑意,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知道今天要是不做到自己剛才說的話,韓三千肯定不會放過他。

這種人,得罪不起啊!

暴發戶重新走到了店裡,然後像是一個肉球般滾了出去。

「對不起,剛才的事情是我不對。」暴發戶說道。

妖艷女人感覺面子上掛不住,對暴發戶吼道:「你是不是瘋了,他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你是狗嗎?」

暴發戶眉宇間閃過一絲獰色,一耳光扇在妖艷女人臉上:「你他媽哪來的廢話,算個什麼東西,咋咋嗚嗚。」

蘇迎夏和沈靈瑤懵了,暴發戶滾出去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發這麼大的火,腦子抽筋了?他雖然說了韓三千能付錢就從這裡滾出去,可是要食言,也沒人敢把他怎麼樣啊。

妖艷女人捂著臉,不敢再有半點廢話,她可以躺在暴發戶懷裡撒嬌,但她也知道自己只是個小三而已,他要是真生氣了,隨時可以一腳把她踹開。

「對不起。」妖艷女人對暴發戶說道。

「韓先生,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暴發戶對韓三千問道,很明顯的詢問語氣。

韓三千點下頭之後,他才帶著妖艷女人離開。

沈靈瑤咽了咽口水,直覺告訴她,這件事情,絕不僅僅是韓三千付了錢那麼簡單,這個暴發戶,明顯很害怕韓三千。

可他是雲城出了名的廢物入贅女婿,誰都把他當笑話看,怎麼會有人怕他呢?

「韓先生,我為剛才的態度給您說句對不起,是我的錯。」之前那個導購彎腰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冷冷的看了一眼,對蘇迎夏說道:「這些衣服都是你的了,你打算怎麼處理?」

蘇迎夏還像是做夢一樣,不過她不是沉浸在韓三千花了多少錢這件事情,而是銀行卡密碼,結婚紀念日,很快就要到了啊,她沒有放在心上的事情,韓三千卻把它作為了銀行卡的密碼。

「我……我也不知道。」蘇迎夏苦笑道,這麼多衣服,得什麼時候才能穿得完啊。

「你們兩人不是同號吧?」韓三千看了一眼沈靈瑤,從身材上來看,兩人的尺碼應該是不同的。

沈靈瑤點了點頭。

「把適合她們兩人的衣服尺碼分出來,至於剩下的,不要了。」韓三千對導購說道。

不……不要了!

這句話讓導購哭笑不得,這才是真正的有錢人啊,付了錢,說不要就不要了,她居然看走了眼。

「這,這怎麼行,剩下的尺碼,都給我吧。」沈靈瑤激動之下說出這番話之後,才反映過來是韓三千付了錢,他才有資格支配這些衣服的歸屬權,弱弱的對韓三千問道:「行……行嗎?」

「沒問題。」韓三千說道。

處理好了衣服的事情,店家會送貨上門,不至於讓韓三千當苦力,這算是一大幸事,不然今天得累成狗。

買了整個店,剩下的也不用逛了,到百貨一樓準備離開的時候,沈靈瑤把蘇迎夏拉去了洗手間,是不是上廁所不知道,肯定有些私密話要說。

韓三千在一樓等著,正巧有一家鋼琴培訓班在招生,湊上去看了看熱鬧。

「先生,我們學校也有成人班,你有興趣嗎?」一個推廣員走到韓三千身邊,遞了一張廣告給韓三千。

韓三千看著鋼琴,有一種莫名的衝動,這是他小時候最大的興趣,但是在離開韓家之後,已經三年沒有碰過鋼琴了。

「我能試試嗎?」韓三千指著鋼琴問道。

「當然可以。」

撫著黑白相間的琴鍵,熟悉的感覺油然心生,摁下一鍵,動作略顯生澀。

隨著熟悉感慢慢找回,漸入佳境,旋律激昂高亢的音符從指尖跳躍而出,駐足的人越來越多,全是被琴聲所吸引的,就連幾個鋼琴培訓班的老師都驚呆了。

圍觀的人很快就擠得水泄不通,里三層外三層的看著熱鬧,還有人用手機拍著小視頻。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是馬克西姆的代表作,音樂用明快的節奏描述了飽受戰火洗禮后克羅埃西亞灰燼中的殘垣斷壁,夕陽倒映在血淚和塵埃之中的悲慘的畫面。

韓三千,也用這首曲子,點燃了現場人的激情。

曲畢,一陣如潮湧般的掌聲響起。

「怎麼回事,那邊怎麼這麼熱鬧。」從洗手間出來的沈靈瑤好奇的問道。

蘇迎夏也覺得奇怪,怎麼那些人都擠在一起。

這時候,韓三千從人群中擠了出來,連忙走到蘇迎夏身邊說道:「我們走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真付錢了!

0.51%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