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殺了她!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殺了她!

韓三千挑了挑眉,或許真如麟龍所說,它根本就沒想到自己會死在上古戰場。

不過這也說明了這條巨龍太過自傲,而且它自傲的代價,便衰落了整個龍族。

「屍體這麼大,龍族之心要怎麼找,不會還要在這裡浪費一年半載的時間吧?」韓三千對麟龍問道。

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韓三千自然也就不希望在上古戰場浪費太多的時間。

而且韓三千心裡已經盤算起了另一件事情。

玉劍他絕不會輕易的交給蚩夢。

以那位上古強者之言,蚩夢不過是玉劍的劍靈而已,既然它在沒有住人的情況下,自己是否能夠控制它?

如果可以做到的話,韓三千的實力必然會更上一層樓。

「龍族之心有特殊的氣息,如果我沒有受傷的話,應該能夠更快找到。」麟龍說道,這番話的潛在意思,就是因為它受傷了,所以才要花更多的時間。

韓三千總不能去責怪蘇迎夏吧,畢竟蘇迎夏讓麟龍重傷,也是為了保護他。

「行,我陪你慢慢找吧。」

兩人尋找龍族之心的時候,八方世界發生了一件大事。

離開天牢的蘇迎夏,在得知扶天準備殺掉韓三千之後,不得不將自己的計劃加快進度。

以她現在的情況,她沒辦法回到軒轅世界幫助韓三千,也不知道軒轅世界現在是什麼情況,所以對於蘇迎夏來說,只有儘快的扳倒扶天,她才能夠制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但樓蘭亭閣,卻不是一個誰人都可以進的禁地。

由於太過冒進,蘇迎夏在潛入樓蘭亭閣的時候,被抓了個正著。

這對於蘇迎夏來說,可以說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因為觸犯這種禁忌,她將受到家族最嚴厲的懲罰。

扶氏一脈大殿之上,所有高層集結。

坐於族長高位的扶天,面色陰冷。

他知道蘇迎夏為什麼要這麼做,看樣子她已經相信了扶莽的話,這對於扶天來說,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因為篡位族長之事,絕不能夠被查出來,否者他將面臨死亡,而扶莽,則會離開天牢,代替他的位置。

對於扶天來說,殺了蘇迎夏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讓這件事情永遠不被曝光。

可是蘇迎夏又有著不能死的理由。

扶氏一脈的真神需要她來孕育,如果她死了,扶氏一脈恐難有真神出現,這件事情對扶氏一脈來說,同樣有著致命打擊。

「蘇迎夏,你知不知道這麼做的代價是什麼,樓蘭亭閣為我扶氏一脈禁地,任何人都不得進入。」扶天厲聲對蘇迎夏說道。

同時,還有其他的高層紛紛開始指責蘇迎夏。

「你別以為自己能夠肆無忌憚,擅闖禁地之人,必死無疑。」

「仗著自己能夠孕育真神,胡作非為,你以為我們不敢殺你嗎?」

「族長,天牢的教訓明顯不夠,我們應該給這個女人更慘痛的教訓。」

聽著這些人的話,蘇迎夏卻笑了起來,說道:「不如,殺了我怎麼樣?」

這話讓那些人更加氣憤了,因為在他們看來,蘇迎夏就是有恃無恐。

讓一個女人在大殿之上如此狂妄,自然不是那麼高層能夠接受的事情。

所以處死蘇迎夏的話,從那些高層中脫口而出。

但是做為族長的扶天,卻並沒有想要蘇迎夏死。

他必須要考慮大局,為了扶氏一脈的未來著想。

蘇迎夏死了,意味著扶氏一脈徹底和真神無緣,而扶氏一脈也將掉落出八方世界三大家族的地位,這對於整個家族來說,都是致命的。

因為扶氏一脈一旦不能穩固自己的地位,讓其他家族乘機而上,以往的那些仇家,恐怕都不會放過扶氏一脈。

而且一位真神的隕落,需要上萬年時間,這也就意味著,扶氏一脈將會被打壓萬年。

在這長久的萬年時間內,扶氏一脈是否能夠撐住,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很有可能,不出千年時間,八方世界便再也沒有扶氏一脈的名號了。

「都給我住嘴。」聽著七嘴八舌的審判,扶天冷聲呵止道。

大殿之上瞬間安靜了下來,雖然他們非常氣憤蘇迎夏,巴不得蘇迎夏死,但是最終的決定權,依舊在扶天的手裡。

「蘇迎夏,你的族人榮譽呢?難倒你非要讓整個扶氏一脈沒落才甘心嗎?」扶天咬牙切齒的對蘇迎夏說道。

「族人榮譽?」蘇迎夏冷冷一笑,早在很多年前,蘇迎夏便不再看重這件事情,而且她對於扶氏一脈來說,不過是一個利用工具而已,何來榮譽可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殺了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