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做人得有骨氣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做人得有骨氣

「韓……韓三千?哦,他去園子里幹活去了。」折虛子有些發虛,其後尷尬的慌張掩飾道。

秦霜倒並未懷疑,這本身就是奴隸應該做的事。「去把他叫回來。」

「叫回來?現在?」

秦霜臉色一冷:「難不成還要等你吃個飯再去?」

「嘿嘿,師姐要是願意的話,那我……」折虛子下半句沒有再敢說下去了,因為秦霜此時已經將劍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秦霜冷聲道:「還不去叫?」

折虛子點點頭,看了眼旁邊的小黑子,那王八蛋一直縮站在那,眼神非常複雜,有對秦霜的貪戀,也有一些折虛子說不上來的陰險。

「韓三千到底在哪?」

秦霜當然不僅僅是個花架子,天資向來聰穎的她,很快便發生了折虛子的不對勁。

面對秦霜的質問,折虛子一下就慌了神,一時間更加哽咽了。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當秦霜再將劍頂在折虛子的脖子上時,折虛子這才尿著臉,道:「他……他去了慈雲洞!」

「慈雲洞!」

聽到這話,秦霜冷若冰霜的臉上頓時多了一絲愁容,去那地方幹嘛?找死嗎?!

不再多想,秦霜趕緊一個起身,直朝慈雲洞飛去,折虛子想了半天,最後還是選擇了上山去找師姐師兄們幫忙。

慈雲洞那個地方,他根本就不敢去。

到了慈雲洞,看到緊閉的洞口大門,秦霜冷冷的眼裡有了那麼一絲的同情,這廢物雖然是真廢物,但畢竟才從秦清風手裡接到四峰幾天,便就此殞命。

想想他的人生,倒也蠻可悲的。

而此時的洞內,幾個回合以後,麟龍龍身連續被打,最終鑽回了韓三千的手臂中,而韓三千,也被打的因流血過多而體力開始不支。

那飛頭那雙牙齒實在太厲害了,只要從韓三千的身邊鑽過,就算韓三千早有準備的去躲,可依然會被他瞬間划傷,而一旦被划傷,哪怕只是一條很細的裂縫,傷口也會一直血流不止。

「媽的,你牙很厲害嗎?」韓三千怒聲一喝,下一秒,當人頭再次飛來之時,韓三千怒聲一抽,頓時身上光芒大勝,一大斧頭猛的擋在自己身前。

「砰!」

一聲巨響,飛頭頓時撞的有些七暈八素。

「來啊,繼續啊!看你硬還是它硬!」韓三千頓時來了精神。

拿著個逆天神器,這世上又有誰能跟它比硬。

飛頭不再攻擊,一個轉身,鑽進了黑暗之中,那隻骷髏手,也緊隨其後。

片刻后,裡面傳來了一聲冷淡的聲音:「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關你屁事。!」韓三千怒聲道。「要打趕緊的。」

媽的,剛才一言不合就要打要殺,現在要老子回答老子就回答嗎?!

「年輕人,不要那麼衝動,我們談筆生意,又是如何?!」

「不談,跟你沒什麼好談的。」韓三千說道。

做人要有骨氣,不是你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你!」裡面的聲音頓時氣結,要玩這些東西,韓三千玩起來那可比很多人都要一套一套的,畢竟地球這個大染缸,什麼招術他沒見過。片刻后,裡面又傳來了那人的冷笑。

「也是,林夢夕那個賤婆娘的人,都是這個臭德行,所以這麼多年來,來一個我殺一個,殺的我好生過癮。」

「林夢夕是誰?」韓三千奇怪道。

「呵呵,小子,你連你師父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就是這麼做人徒弟的嗎?」聲音不屑道。

韓三千搖搖頭,他其實是拒絕聊天的,畢竟不能太沒骨氣,但想想自己也需要點時間恢復,這才應道:「我師父的名字我怎麼不記得,他叫秦清風,可不叫林夢夕。」

「秦清風?你是秦清風的徒弟?」聽到韓三千的回答,裡面的聲音忽然變的非常緊張,夾帶著一種激動與興奮。

韓三千正欲回答,裡面,卻忽然傳來了恐怖的嗚嗚哭聲。

但片刻,她又停下了哭泣:「你師父他還好嗎?虛無宗在他的帶領下,應該非常繁榮了吧?」

韓三千吧唧了下嘴巴:「前輩,您這是多久沒出去過了嗎?」

「多久,連我也記不清了。」

「那就不奇怪了,虛無宗連七峰都不存在了,哪有什麼帶領不帶領的。」

「什麼?七峰不存在了?」聲音一疑惑,下一秒,頓時一怒:「那你們這些做徒弟的,都在吃屎嗎?一定是你們不爭氣,所以才導致七峰沒落,對不對?」

「我來之前,七峰已經一個人都沒了,我是我師傅最後,且唯一的徒弟。」

「你是他的徒弟,不在七峰呆著,來四峰做甚?」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做人得有骨氣

0%